叛徒

第582章 温暖

第五百八十二章 温暖

安德烈.谢廖夫少校就是这支特种作战部队的指挥官,他没有说明自己这是什么部队,仅仅表达了自己的军衔身份,整个特种作战队伍四十三人的成员,全部站在训练场边看同样四十余人的E分队廓尔喀成员做了编队战术演练之后,一声不吭了。

站在后排的谢廖夫少校静默了一阵,看着自己下属们在枪炮爆炸声中聚精会神的样子,开口:“你之前说你的人干掉了美国特种作战群的人,你为什么还会给美国人做事?”

齐天林回答得很简单:“钱啊!”

谢廖夫侧脸看了他一眼,还是不解:“美国人能忍受你杀了他们的人?”

齐天林还是很简单:“这就是规则了,当我不是一个可以随便拿捏的人,他们就只能按照正规的法律程序来走,是他们的人错在先,那就别怪我格杀勿论,于是他们的战士就只能当做战损,就跟你今天的行为一样,你强大,你直接灭了我们,你的政府怎么说都有理,就算拉到国际法庭或者安理会,大不了给你降职另谋高就,我的人死了就死了,但是我够硬,你信不信,把你的人全部杀死在这里,我们也大不了公司注销,这个培训中心撤销,但是我的人都可以活得好好的,换个地方继续折腾!”

谢廖夫就是受不了他这个口气:“你别这么牛皮哄哄的好不好?我们现在是技不如人,你也不用一口一个挂在嘴边?!”这冷峻的脸上,又有点怒意。

齐天林哈哈笑:“以前我都不这样,也是个沉默寡言的小兵,但是当你格杀过海豹、政府高官、SAS、将军、甚至国家元首,你就会有数不尽的勇气跟胆量,不只是在训练场上没有见过血的娘娘腔!”

谢廖夫真是受不了他:“你!”

齐天林看他:“我什么我!你们在车臣这些地方还是有一大批血战老兵的,不过都太久了,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大多数经历过那些战斗的老兵已经不在你们这样的队伍里面了,没有战争的洗练,士兵就只能是士兵,不是战士,能打仗的战士!”

不等谢廖夫开口,齐天林继续嘲讽:“而且你看看你们在车臣打出了个什么名堂,死了多少人?才取得什么样的战绩?你们俄罗斯人一贯就只喜欢用人命来堆么?”

谢廖夫涨红了脸:“我们已经发展了,已经在改变了!”却闭口不谈自己的军内机密,这些年俄罗斯随着石油价格攀高,经济终于开始复苏,慢慢的开始为军备提供新鲜血液,但是前面欠下的帐太多,现在还债有点慢。

齐天林见好就收:“我只是称述事实,你也是派出来执行任务的指

挥官,我把真实的培训中心情况展示在你面前了,我为美国人服务,只因为美国人给了钱,我也可以为任何人服务,业务合同都是可以商量的,现在这个社会是有规则,讲究表面的东西一定要光亮干净,换一种思维方式吧,我又不是你们的敌人,不一定非要喊打喊杀的……”

齐天林只有一个目的,面对有时候会犯横的北极熊,力求得到一个正面沟通的机会,以自己跟奥尔马、拉胡子都能沟通的状态,有什么不能说说呢?任何事情都是趋利的,谁愿意没事儿死一堆人呢?

谢廖夫不吭声了,最后召集所有的海军陆战队士兵一起到培训中心的大餐厅吃了顿饭,全体顺着那条山谷小路撤离了……当然是分批分批撤离的,谁知道那下面还埋着多少炸药?

看起来气势汹汹的俄罗斯人攻击,在齐天林这样有些匪夷所思的散手之下,烟消云散了,当齐天林跟萨奇在山崖上送走了最后一批俄罗斯人,回到餐厅的时候,坐在里面进餐的东欧组成员跟廓尔喀们站起来整齐的高喊:“乌拉……乌拉……”实在是最近在这边,哥萨克们鼓劲的时候,太喜欢这么叫了,简单明了又容易哄抬气氛。

也实在是齐天林今天的一系列行为,都在所有自己下属的众目睽睽之下,还是那句话,用自己的生命冒险,换来部属的安全跟胜利,这样的长官,永远都会得到部属的拥戴。

齐天林伸手按了按,廓尔喀们立刻就齐刷刷的坐下了,东欧组的几十号人胆子大一些:“您说点什么吧?说点?”今天确实有点惊心动魄,从一开始几百号武装人员的压过来,到最后太太平平的送走,说到底,谁也不愿意跟只北极熊没事儿折腾,谁也不愿去给美国人当枪使。

齐天林控制住了自己准备挠头的手,作为领导,或者说自己已经成为这些人的主心骨,就必须要有个主心骨的样子,也就是那种领袖的气质,所以先抬下巴昂头,这是安妮叮嘱过的窍门,当面对什么演讲场面,一时半会还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先昂头,深吸一口气,必要的话,这个动作都可以凝固几秒钟,这几秒种的清明,足够自己揣摩出第一句话了。

齐天林一试,果然有点效果:“今天……”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就马上凝聚到他的脸上来,偌大可以容纳超过三四百人的餐厅里面鸦雀无声,E队的分队长悄无声息的站起来,廓尔喀们也不由自主的全部站起来,挺直了胸膛面向他站好,那些波黑组员们也放弃吊儿郎当动作,用军人的姿态面向他,只有实力才是让这些人仰慕的唯一途径,齐天林……现在当得起这份荣誉跟尊敬。

因为齐天林的表情有点严肃:“如果我们只会表达抗议和愤慨……是最没有骨气的,谁都可以肆无忌惮的来欺负我们!这样的我们,是最低贱,也最没有前途的,我们只有用炸药的爆鸣声跟步枪的射击,来表明我们的态度,我们只有用震耳欲聋的枪炮声吓得敌人屁滚尿流,去践踏他们的生命跟尊严,让他们惧怕我们的存在!”

略微停顿一下:“所以,我的员工们,我希望你们能够紧紧跟随大家的脚步,在每一场战斗中体现你们自己的价值,对得起我们这个团体,我们这家会越来越强大的公司,让你获得尊严,获得骄傲,能够老有所依的公司,会一直陪伴你们在一起!我说完了……”

不等萨奇带头鼓掌,掌声就热烈的响起!

大家都是雇佣兵,最不被人看得起的雇佣兵,但跟随齐天林走南闯北打拼的荣誉,已经让跟随他的PMC们有了不一样的职业感受,就好像萨奇这样战争老鼠一般东躲西藏的人物,似乎都好像找到了生活的轨迹,就更别提那些被当做下等人的廓尔喀了……

只是因为危机没有完全解除,进餐完毕以后,趁着天还没有黑,近百人的武装队伍,就四散开来,依旧按照模拟的战斗状态进行防备,连齐天林都在半山腰建立了一个野营帐篷,坐在一张折叠椅上,接过阿里端过来的一杯咖啡,看着下面灯火辉煌的培训中心,其实里面一个人都没有,防的就是俄罗斯人要是脑子短路依旧要来摸营,那就说不得要硬碰硬的干一场了。

齐天林坐得舒坦,阿里还打开一张帆布折叠马扎弓着腰要给他垫到脚下,齐天林照做了,舒坦得就好像一个出来游山玩水的恶少,转头看看还在继续忙碌转悠的阿里:“你倒是坐下……我们是打仗的,你搞得自己那么忙做什么?”

少年立刻就跳正转身面对他,一本正经的回答:“雷……雷斯特说了,没有事情也要找到事情来做,才是一个管家应该做的事情。”

齐天林被这英兰格管家的不二法门差点把咖啡给笑喷出来:“我们是战士,你也是……难道你不想作战,想以后都留在岛上或者别墅当管家么?”

阿里马上跟个拨浪鼓似的摇头:“雷斯特说,他只会在家里,所以外出就要我好好侍奉您,小夫人也说她不陪着您的时候,我就不能让您累着了!”

齐天林笑骂着收起搭在马扎上的腿,用脚尖挑过去递给他:“坐下说话,别听他们的,亚亚当年也是这样跟着我走的,我把他当弟弟,你是不是还记恨我当年你不愿意带你离开伊克拉?”

阿里原本已经喜笑颜开

的接过马扎坐下,听到齐天林最后一句,急得要跳起来,有些语无伦次:“不是……我没……我不……我知道……”

齐天林一手拿着咖啡杯子,说起来这个他都不习惯,在战地上喝点饮料什么的最多就是个金属缸子,阿里居然用一个超高级的真皮爱马仕野餐包,给他带了一整套水晶玻璃杯加咖啡杯加不锈钢亮银餐具,还有一套骨瓷碗碟!

都是单人套装,据说是柳子越指示,安妮指点,玛若出钱买的!

所以这个高级镶金边的咖啡杯怎么都跟手边的那支MSR狙击步枪一样,太过炫目了,另一只手还是伸过去按住了少年的肩膀:“既然你现在已经到了公司,我就把你也当成我的弟弟,我就给你说道说道。”

阿里有些僵住,肩头单薄的T恤能感觉到齐天林温暖的手掌,他所能做的就是使劲挺直胸膛,认真听齐天林说话,“弟弟”这个词,或者亲人这样的说法,这个流浪儿已经好久都没有听到过了,似乎从记事起就没有听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