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83章 派系

第五百八十三章 派系

齐天林喝了一口咖啡,味道确实调配得好,不愧是雷斯特教出来的:“我不是救世主,我只是一个人,我从来都不认为只有伦敦或者巴黎那样的生活环境才能生存,你在巴格达长大,亚亚是在索马里长大,安妮在皇宫长大,我认为都是一样的,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环境长大,变成什么样,依靠的是自己,而不是别人。”

阿里听得很认真,但脸上还有些迷惑,齐天林不管他,自顾自的说下去:“当然,我可以很轻易的改变你,把你从巴格达带走,你完全就能过上跟以前不同的生活,但是我要说的是人,懂得做怎样一个人,这跟环境是无关的。”

“就算你还在巴格达,就算你还是在过以前一样的生活,假如现在把你一个人放回去,你现在敢不敢反抗别人欺负你,敢不敢利用自己学会的战斗技能悄悄的生存下来,建立自己的营地、储物点、后备基地,敢不敢一个人在一栋满是尸体的屋顶用狙击步枪蹲守一个月不离开?”

阿里真的思考的一下,很有信心:“我敢!”

齐天林就笑了:“对吧,重点是你的心,而不是环境,我不想带走你,就是因为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去锤炼我身边每个人的心,特别是年龄还比较小的心,我太忙了,如果我看见谁都要带走改变锤炼,我就只做这一件事都忙不过来了,你明白么?”

阿里使劲点头:“我明白!您是做大事情的,所以他们在教导我,也对我很好!真的很好。”

齐天林难得有机会对他说这么多:“我的意思就是,你在慢慢长大就要学会思考,自己希望做什么,擅长做什么,你看看那个萨奇娜,她也是我们从阿汗富救回来的,她不愿意战斗,希望学习,就好好的学习,现在城堡里面的孩子不有很多都在专心学习么,你有空就要给他们讲讲这些,学会规划自己人生的道路,你自己也是,生活不只是战争和步枪的。”实在是自己那个小老婆就被自己带偏了道儿,岛上救回来的孩子越来越多,齐天林偶尔看见,经常不大点个孩子都乐淘淘的挎个步枪,很伤脑筋,玛若只把注意力放在儿子跟公司上,蒂雅不去当军事教练都算是收敛了,真该改一下。

阿里不假思索还带点不屑:“萨奇娜是书呆子,我就做狙击手跟侦察兵,在野外就给您当管家……”顿了一下:“只要不让我碰炸药就成!”这孩子自从当过人肉炸弹,就对炸药有种发自内心的恐惧心理,还不好改变。

齐天林翻白眼,只觉得自己这番话有点白说……谁叫自己那个岛上的氛围太军事化了一点,得琢磨着改变一下。

散布

在整个培训中心周围的PMC们把这个伏击就当做了演练,一个个小队长指挥各自的人马在山地沟壑之间穿行宿营,总之就是把这一带撒开了一张大网,那两名美国特工也被一个小队带着跟在齐天林附近,齐天林想想最后还是过去看望一下客户:“事态有点复杂,只有委屈两位一下了。”却没说这事儿还不是美国人自己捣鼓出来的,要不是他们故意泄露,俄罗斯人哪里会注意到身边的这个培训中心?

看见这些全副武装的PMC厉兵秣马,俩明显的探子型特工也不炸刺,老老实实的被带着蹲在一个山脊下的工事里面,也许他们来执行这个任务就是有了心理准备的,只是尽量保住自己的命就好了,看来对齐天林也是寄予了一些希望。

所以知道自己的安全也是跟齐天林这伙人联系在一起的,态度也很好:“没事儿没事……今天……处理得怎么样?我们看俄罗斯人也没有闹起来,还吃了个饭?”

齐天林点点头:“不然怎么办?难道真的在这里跟他们打一场?”摄像机拍摄的东西他也看了下,距离太远,镜头能看见个大概,有些细节是没捕捉到的,最重要的是后面那一段这俩也被廓尔喀给摁住了,没法用望远镜细细观察。

另一名特工申请:“我们需要用卫星电话跟上级汇报一下。”

齐天林允许:“但最好别再激怒俄罗斯人了,把我们当枪使可不是什么让人舒服的事情。”俩特工才讪笑着从自己的登山背包里取出卫星电话开始拨打,之前廓尔喀是严禁他们有这种行为的,跟这些手握弯刀的土货就没什么可争辩的,那种油然而生的血腥味指不定下一步就真的拔刀砍过来了,总之就跟身边站了条狼狗差不多,看着是严格训练过的,但咬死人也是完全可能的。

结果他们没说两句,就把电话递给齐天林:“保罗先生,麦克将军找您。”

齐天林接过来:“哈罗?”

麦克的声音依旧跟钢丝弹奏的一样清晰坚定:“卫星监控发现你那边有爆炸?”看来监视这边的设备一直都盯着。

齐天林轻描淡写:“嗯,给他们海军陆战队上来时候,放了个二踢脚。”

麦克哈哈大笑:“具体怎么搞的,说来听听?”就好像一个蜗居在家的老退伍兵想听后辈讲讲前线的新鲜事儿。

齐天林才不满足这老狐狸:“您还笑?惹这么大一摊子事情,我疏散公司员工跟您的那些受训者还有调集人手都多大一笔开支?”

麦克不讳言:“锻炼嘛,人都是在不停的斗争中锻炼出来的,叫你平平安安的一直做个

培训中心,你难道愿意?”

齐天林气得乐:“哟?我还得感谢您把俄罗斯人招来了?”

麦克一本正经:“迟早都要来,晚来不如早点,说说,你们怎么捣鼓的?”

齐天林卖关子:“你们不是有米级以下的监控卫星么?”

麦克乐:“有图像没声音啊?”

齐天林很想回应他要不要自己配个字幕,估计人家不懂这个笑话:“还不就是那样,又吓又哄,总之局部的小小动一下手镇住他们又不要人家下不来台,这事儿就暂时搁置了,我就表明一个态度,我这里就是个商业培训中心,跟政治没有关系,不要把意识形态的那些东西拿到我这里来。”

麦克惊讶:“我看你们又打又炸的,没搞出什么大事情吧?”听起来怎么都有点假惺惺的味道。

齐天林反问:“您觉得这件事情我们应该怎么处理呢?”

麦克回答得就跟个国务院发言人似的:“这是你们的商业处理手法,我作为一个美国军方人员,不好置评吧?”

齐天林很想伸手从电话里面把这老头儿拉过来扇一巴掌:“我们要是真被俄罗斯人一股脑儿的用舰炮轰了咋办?”

麦克严肃批评:“你们就不能把防御工事建立在山脊另一面么,舰炮都是直射炮来着。”

齐天林对这位美国老狐狸的无耻真有点甘拜下风:“您!嗨……就不用说了,这样吧,您能给我介绍点类似PMRI这样的培训系统人员么,我也想自己有一些高水平的培训人员。”他这两家培训中心说到底,现在高级教官都是麦克派过来的人,自己的PMC中间除了马克可以带着些人搞培训,比较系统化的高级培训人员还没有,何况齐天林提出这件事的根源肯定不在找培训师本身。

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原本打哈哈的麦克话锋一转,就有些冷冷的:“PMRI?我不熟悉……你对这家公司很感兴趣?”

齐天林懵懂:“做我们PMC行当的,军事化培训不就PMRI做得最好么?”

麦克居然随便爆粗口:“你知道个屁!他们就是一群软蛋!好了,你这边的事情我就是给你说说,俄罗斯人一贯都不会轻易放过任何在他们地盘上的不和谐因素,你千万留心了,我们还是希望在那里留下一个我们的军事培训点,有什么事情你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然后就挂了电话。

齐天林颇有些摸不着头脑的也挂上电话,转头询问两名特工:“老头子很不待见PMRI?”

两名美国人对看一眼,才开口:“一般情况下我们

是不会在麦克面前提到PMRI的,这个在五角大楼……有公认的文官体系跟武官体系,麦克是典型的武官,PMRI很多都是文官,不对盘。”

齐天林惊讶:“我听说PMRI里面很多都是退役将军啊,怎么还是文官了。”

特工讪讪的跟说八卦似的:“将军也不都是通过战功上去的,有些参谋幕僚系的文职将军现在更容易出头一些,这些事儿不能多说,我们的通话完成了。”还是有保密习惯。

但这几乎是个很偶然的试探,却得到了一个极为诧异的结果。

他一直都有些好奇,美国方面对于在土其耳损失了两名PMRI的退役将军怎么看,另外同样都是在执行海外的特种作战任务,为什么麦克跟自己打交道都往来次数多到了这个地步,难道那只一直隐藏起来的老鹰就一点没有得到风声么?

所以他想故意的试探一下,PMRI究竟跟自己目前的距离有多远,谁知道居然得到这样的结果,美军内部也是有派系的?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派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