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84章 警告

第五百八十四章 警告

齐天林没有继续纠缠在这个意外的消息上面,若无其事的继续等待俄罗斯人的反应。

一夜无事……

但是三天后,一点都不焦躁的齐天林跟萨奇,就等来了意外的结果,俄罗斯人派出了一个正式的军事观察团上门,直接就是从一百多公里以外的黑海舰队过来的,打着黑海舰队的旗号,但是齐天林看见谢廖夫在里面,就觉得黑海舰队能养得起他那支K6盔队伍?俄罗斯这样的队伍全都隶属于俄罗斯联邦安全局之类的强力部门,所以眼前这些让谢廖夫都有点刻意态度恭敬的军官,就真不一定来自黑海舰队了。

大白天嘛,齐天林态度很好,那些东欧组的家伙也佯装工作人员,摘了身上的枪械,穿着统一的培训中心制服,在各个地方假模假样的忙碌着修剪点花草,搬运点物资什么的,就不太会做戏的廓尔喀们还是专心的分成几拨儿,在几个不同的训练场地上面消耗子弹,亲卫队也混在里面,反而是买买提等几个人被齐天林要求陪在自己身边,他得看住这五个家伙,天晓得这些家伙中间有没有什么卧底的背景,这种时候,自己祖国的人还没有廓尔喀跟东欧组来得信任,人家都是只看钱的,当然廓尔喀也要看对他的忠诚了。

俄军的军官帽子很有特色,同样是大盖帽,但是比一般的要大很多,谢廖夫挂着少校衔的常服很帅气,有十来名跟他一样身手矫健的军官在周围起保护作用,虽然没有携带长枪,但是常服下面明显都携带了手枪,齐天林看看面孔好几个都是那天跟自己打斗过的,一看几乎个个都是尉级军官,最差都是少尉,这也是俄罗斯特种部队的一个特点,大多数人都是从经验丰富年龄在二十五到三十岁之间的军官中间招收,重犯当年要不是因为在内务部干过一段儿,以二十来岁的年纪,都没法进去。

而美国的特种作战体系就官兵分离,中间有一道很严格的鸿沟,再强悍的士兵也就是士兵,可以成为很高级的士官体系,但也还是士兵,除非经过严格的军官培训跟晋升系统,很有趣的不同。

齐天林听谢廖夫介绍领导只说名字不说职务,也就明白不是什么黑海舰队的海军将领,保持平常心的摆足了生意人样子:“欢迎各位到‘热爱家园’哥萨克军事俱乐部培训中心参观,这是我的名片,叫我保罗好了,希望能跟各位建立良好的业务往来……”

两名美国特工也站在他的身后,一个劲的使劲眨自己眼睛,似乎想把自己的眼睛转变成为摄像机,拍摄下眼前的这些俄罗斯面孔,回头交给技术部门辨认,可惜他们安装在黑框眼镜和包里的微型摄像机

,在接客之前,都被齐天林毫不客气的全部收缴了:“这个时候有点敏感,我就怕两位的设备被人家怀疑,引起什么国际纠纷就不划算了,麦克也会理解我的做法。”

还真是,因为来了七八位参观者,其中三四个人就是那种典型不拘言笑的风格,一直冷冰冰的四处打量观察,要是眼前有个黑框眼镜,没准儿人家就要专心看一看了。

齐天林开场白说了英语,看领导不是完全能听懂,后面就是萨奇带着人游览解说了,齐天林跟在后面陪着,也没有表现出跟谢廖夫特别亲热的举动,他明白谢廖夫回去还是报告了什么,现在这些人一来眼见为实的勘察一下,确认美国人在这里到底能干什么,会不会在培训中心之外还隐藏了什么,二来估计也就是看看既然美国人能用,齐天林说的那句话也不是没道理,只要给钱,为什么俄罗斯人不能用呢,非要把这里推到对方阵营去?

所以齐天林就完全放开,什么地方都允许这个观察团来看,人家开始还有点遮遮掩掩的到处打量,后来索性全部分开,齐天林也不限制,只是让人跟着就行,随便人家都有些不礼貌的随便进入房间查看。

最后的他坐在培训中心的会客室经过萨奇翻译,洽谈一番以后,俄罗斯人留下两名冷面人作为观察员,就撤离了。

真有趣,这样一个培训中心里面,既有美国人的特工,还有俄罗斯人的观察员,看这模样估计也是联邦安全局的什么特工,所以萨奇就主动给这两位指出那俩是美国人,你们要互看就互看了,别拉扯我们什么事儿。

接着就通过卫星电话把数百名叙亚利受训人员全部从周围的山区调回来,再加上从市区回来的工作人员、家属以及一部分哥萨克,整个培训中心顿时热闹非凡,萨奇还嫌不够,立刻把四层酒店那边的装修工人全部召回来,热火朝天的就开始装修酒店,说是要尽早搞出个高价居住地儿,把这些特工、高级培训专家都请进去住,爱折腾就折腾,最好搞成跟板门店三八线那样的奇葩游览胜地,还可以从市区拉游客过来。

果然,原本冷清的大型培训中心,陡然热闹起来以后,两名俄罗斯人顿时就感觉势单力薄,陆陆续续就来了一两支打着民间培训旗号的俄罗斯内务部下属作战单位的队伍,申请了中高级战术培训教程。

让萨奇的脸上乐开了花!

齐天林观察他的东欧组基本能够适应好服务的角色,哥萨克也能够不偏不倚的做好生意人的本分,就带队离开了,只叮嘱萨奇不要太玩火,让两边火并起来就行。

他终于在停留

巴黎见到自己妻女的时候,才跟苏珊电话联络过来见面,当面询问了自己关于五角大楼文武官体系的疑问,之前他都小心翼翼的做出自己对这种美国军政体系不感兴趣的样子,连电话都不敢打,直到回到欧洲大陆。

苏珊在他刚从非洲逃回来以后,就去过美国一段时间希望拓展业务,最后不得不因为那时的沙漠鹰规模太小偃旗息鼓,自然是对美国军政界的一些事情脑海中有些看法,加上处在情报体系中就更明白:“这不是什么大事情,因为美国人本来就是一个多族裔的国家,一般来说他们的派系斗争都能够遵循美国宪法的架构之下,所以这不会成为什么被利用的裂痕,就好像他们的两党制一个道理,一旦任何事情损害到美利坚合众国的利益,他们一定会放弃隔阂,优先保证国家的安全,这是这个国家的基本原则,那些被他们挑动内斗的国家反对派恰好就是违背了这一条。”

齐天林有点羡慕的啧啧:“那您就给我讲讲故事?”柳子越只进来端上一杯咖啡给玛若的母亲,笑笑就出去了,苏珊还给齐天林做了个鬼脸:“她不会在这里面下毒吧……”看齐天林略微有些尴尬的表情,才笑着开始说正事……

“其实很简单,美国的宪法明文规定了军队不得干预国内的任何事务,你看看就连国内受灾,美国也绝不会动用军队去救援,就在手边都不会动手,不是不会而是不允许,宁可花钱雇佣人手去救援,军队都不能动手,这是铁律,军队只能是政府指挥的一杆枪,作为这个星球上最强大的军事力量,这些掌握了美军实力的将军,必须服从于白宫政府,只要违抗这个铁律,立刻就会被免职,失去对军队的控制力,这才是防止这支最强大军事力量不要失控的绝对法则,这一点欧美人都能够对规则遵守,因为所有人都明白,只有在规则之下才能保证底线,当然规则之外的对手就不用遵守规则了,对内一定会遵守规则的,祝贺你,保罗,你努力的这两三年,沙漠鹰因为你,已经变成了规则内的一部分,所以我才说,我跟你的家人,理论上来说,都是安全的,这一点跟东方国家有很大的区别,有些国家总认为规则是死的,人是活的,殊不知欧美社会有一个最基本的理念就是,如果我不遵守这个规则,或者不制止别人违反这个规则,有一天这种不公正的情况落到我的头上怎么办?所以规则在自我范围内是必须遵守的!”

看齐天林略有思考的样子,老太太笑得安详:“说走题了……跟你说说这些,还真是比较轻松了,说回美军体系的这个事情,历来就有这样的争端,一方面是从战场起来的军事将领,

另一方面是从政治幕僚成长的文职将领,前者在军中拥有更大影响力,但基本不从政,后者会逐渐转往政坛,所以这两部分在对待军队就有截然不同的态度,麦克……跟前任的阿汗富最高指挥官,都应该属于军事将领系统,而这位阿汗富最高指挥官就因为表达了对白宫的不信任,立刻被免职,接替他的就是文职将领,这说明武将系统最近有些受到了来自白宫的压制……”

老太太喝一口咖啡,目光轻轻的看齐天林:“但,不管怎么说,美国军队是铁板一块,不要企图用他们挑拨第三世界国家内斗的方式去利用这条缝隙,不同层面的国家,心态是完全不同的,美国政坛跟军界的所有领导人,都是把美国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的,这才是这个国家现在成为第一强国的根本点!”

似乎在警告提醒齐天林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