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90章 消失

第五百九十章 消失

直升机载一直都是从越战以来最风行的特种作战方式,从最开始的直升机后勤医疗、人员运输,到后来的武装直升机以及机降特种作战,已经衍生出了非常多的战术。

而在PMC界,是否拥有直升机也是一家防务公司档次的体现,就跟很多富翁觉得私人飞机是个门槛一样,拥有自己的直升机系统以后,业务范围将大大的扩展,这是别的交通载具都不能比拟的,齐天林上一次跟马克当赏金猎人的时候,算是深切的体会了一把这种感受。

所以借着法西兰这边对他有所求的机会,齐天林悄悄的开始晋级到这个级别上,毕竟在索马里的行动也用得着这个东西,这个要求无可厚非,虽然曾经有过黑鹰坠落以及这次法西兰人在索马里的惨痛教训,但同样的工具,要看在谁的手里。

而在迪拜使用直升机,不过算是为索马里的行动做个预演,毕竟这一次算是带有商业性质的非暴力行为。

廓尔喀们对于直升机降是很熟悉的,每两人一边,站在松鼠直升机的滑橇式起落架上,原本这种多用途军用直升机除了驾驶员还可以携带四到六名全副武装战士的,可这些廓尔喀都习惯这种标准的机降方式,不安安稳稳的坐在机舱里面,只有一条腰间的机降安全绳扣在了直升机舱安全环上,他们连降落伞都没有!

加上齐天林三个人,本来正好八个人,分列在两架直升机的两侧,可蒂雅跟阿里尝试了两次,大腿都会不由自主的筛糠,这纯粹是身体机能的正常反应,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机降训练,光是坐在这种两边滑门大大开着的直升机上,都是对胆量的一个极大考验。

齐天林笑着把嘟嘴的蒂雅抱着固定在座位上,另一架直升机上面的阿里也涨红着脸,尽力把自己的步枪取出来拉过旁边的一个枪架固定在上面,力求能够做点什么。

齐天林大喊着安慰姑娘:“这都是要练习很多次才能适应的,不是你胆怯……”

少女戴着风镜很不满:“我……真的不是!害怕!”声音都被直升机的轰鸣声和呼呼的风声吹散了,还是能听出那种不由自主的颤抖!

是的,每秒八点五米的爬升速度,让松鼠有些昂着头往上窜!站在两边起落架上的廓尔喀们都要紧紧抓住舱门才能保证自己不滑倒变成吊在机舱边,两架直升机正在按照计划偷偷的穿越黑幕,躲避着空中到处璀璨的探照灯跟烟火,遮遮掩掩的接近同样夺目的迪拜塔!

一百六十九层的迪拜塔,八百二十八米的高度,在直升机的拉升飞驰中很快就超越了这个高度,飞速的穿过夜空盘旋在云

层之间,满脸兴奋的苏威典直升机驾驶员通过耳麦跟齐天林确认了安全以及没有被发现以后,拉着嗓子叫一声:“他奶奶的!太过瘾了,在军队哪里有这么不守条规大过瘾的事情?”在副驾驶员也哈哈大笑的声音中,这架松鼠就一头扎下去,另一架却纹丝不动的继续在高空做警戒,机上那四名廓尔喀纵然再认真,也忍不住自己满脸好奇的表情,毕竟在迪拜城的高空这样悬空,也不是大多人能够经历的事情。

非常美丽……

迪拜塔本来就是一个三菱型的建筑,旁边还有卫星楼,周围简直就构成了一片日间看不到的妖冶光海,以及波光粼粼的异型水池,映衬出周围的任何光源,似梦似幻,著名的迪拜塔喷泉还拉出了一两百米高的水幕,加上时不时升腾起来的烟花,恍若在天间!

齐天林这一架松鼠,就俯冲得好像战斗机一样,飞行员显然也有点嗨过头的感觉,蒂雅只觉得自己靠在椅背上,全身仿佛过山车一般,要不是安全带紧紧的绑住她,估计都要飞出外面去了!

为的就是快!

就在这架直升机仿佛要羊肉串一般穿上迪拜塔尖的时候,松鼠来了个鱼钩跳,就是骤然拉升,却借助这个惯性,还有一个小小的下坠,就好像鱼钩弯起来在钩尖好像倒刺那样凸起一下,稳稳的就顿在那里了!

这就是超过五百小时任务飞行时间的专业军事飞行员的技巧!当然被称为黑夜行者的美国第160特种作战航空团的直升机飞行员就更传奇,所有美国特种部队的空中机降都是他们搞定的。

松鼠稳稳的悬停在距离迪拜塔尖只有五六米的地方!齐天林身边的廓尔喀顺手就扔下一根空降索,齐天林双手上下抓住,粗粗的空降索正好一握,双脚绷直把身体跟起落架形成弓形,廓尔喀的口中大喊一声:“GO!”

齐天林就双手虚握,顺着十多米长的空降索下溜,真有一种跟跳伞差不多的虚无感!

八百二十八米高的迪拜塔,在一般情况,光是高空强风摇摆,塔尖的移动幅度都可以达到一米多的距离!

齐天林就对着这样一个本体只有一米直径不到的塔尖,却可能有超过一米的移动,就这么跳下去了!

高耸入云的八百多米的高空中,身边的风似乎都能把人吹走,纵然廓尔喀已经很熟练的把空降索尽量垂直的甩下来,现在还使劲控制住绳索的晃动幅度,可是太高了,连美军最高难度的直升机滑索也不过是在高于海平面数十米的航母上面操作,跟这八百多米的高空,真是没法比,况且还有直升机旋翼带来的巨大强

风!

塔尖上是一个金属圆柱体,内空的,安装着三个方箱体的天线,齐天林就好像惊涛骇浪中的飘叶一样,堪堪用脚尖一下钩住其中一根,把全身荡过去,只用右手紧紧扣住不知道价值多少钱的高档天线,左手就松开了绳索远远荡开,用骨震通话器就发出讯号:“OK!”

直升机就好像被松开束缚的雄鹰一样,嗖的一声又窜飞起来!

整个急剧降落,扔下齐天林,再到窜起离开,不过堪堪的几十秒钟!

烟火灯光中,根本没有人能注意到这惊险的一幕!

以齐天林的大胆,在这塔尖上,都稍微停留了一下,似乎才能把自己的心脏重新找准原来的位置放好,双手并用,扣住塔尖圆柱体上的脚踏孔,一点点把身穿灰色套装的自己送下去……

光是从三级塔尖到楼体都有一百七十多米,这一百多米可不是舒适的楼梯,在这样高空的攀爬,不单是体力上的消耗,精神上带来的兴奋感才会急剧的耗费体力,就算是专业的高楼空中工作人员,也是要停顿好几次才能完成这样的距离移动,可见难度。

从最开始的踩踏孔,到后来的盘旋钢梯,齐天林都一气呵成,最后熟练起来,甚至在扶手梯上快速滑动,亏得他手上的战术手套,不然刚才光是滑下空降索的一段,就可以把双手拉出血花来!

终于到达锥型楼体的顶部,齐天林才摘下腰间的顶级登山救生绳在屋顶找到一个金属锁扣,把自己绕在绳子上,没有那些电影中炫目的什么升降器定距机,就是直接用这根穿过锁扣的小手指粗救生绳双股在手,飞速的踩在光滑的超透光玻璃幕墙上,就往下移动!

口中念念有词的盘算计数,在十七米左右的地方停住,再确认一下距离高度没有问题之后,就利用绳索的荡动,在这一段的玻璃上面游走,寻找到其中窗户的位置,才把绳索在自己的腰间安全带上打个结,开始捣鼓这扇气窗的合页……

就算下降了这么多,六百多米的高空跟八百多米也没什么区别,连登山绳在这个高度,稍微抛动一下,都会带来那种轻飘飘的感觉,齐天林吊在这根绳子下都没有什么分量感,时不时都会有强劲的风推动他摇摆!

下面的烟火表演已经结束,灯光和喷泉还在摇曳,几架摄像的直升机也带着灯光在盘旋,只是可能为了集中体现在一百二十二层观景台上的什么镜头,所以都在齐天林所处的一百六十多层下面,偶尔这么低头下去,真有一种超然于所有人之上的感觉,当然前提是能够忍受这种高空的晕眩感……

用战刃挑开一个缝隙,从腰间的工具袋里掏出一把电动螺丝刀,快速的下掉几颗螺丝,松开一扇换气窗,才把自己灵活的钻进去,解下绳子,拉离那个扣环来收在一起,解开身上的小背包跟绳索一起放在窗下,才倒扣战刃在手掌中,无声无息的行进!

这是一个仅有阿联酋顶级王公们才能到来的地方,代表世界第一高度,从中东的埃及金字塔被西方夺走,又回到中东的神圣地方!

剩下的内容就极为简单,找到马克他们联系的那位掌管外籍军团业务的亲王私有房间,放下一张代表沙漠鹰外籍军团的贺卡在地毯中央,然后就算完成任务。

这样的地方,对沙漠鹰来说,依旧可以如入无人之境……

能力可见一斑?

剩下的,齐天林不过就是爬出几百米高空的窗户,单手扣住窗框,把螺丝上回去,窗户回归原位,深吸一口气,转身高高跃起!

在通讯频道里面报送一句:“完成……护航……”

不久两架直升机就远离了迪拜塔的光彩范围,利用热传感仪找到他,一起消失在黑暗的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