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91章 扫射

第五百九十一章 扫射

齐天林是采用的滑翔衣,这种如同丛林飞鼠一般的衣服,没有滑翔翼的骨架跟篷布,就是在腋下跟两腿间增加了蹼一样的伸缩蓬,就能够把人自由落体的速度从一百九十公里的时速下降到一百二十公里左右,更重要的是不再垂直下落,而是滑翔……

当然一般滑翔服爱好者最后还是要用降落伞完成最后的落地,齐天林不用,只是带着战刃这么地上一卸力就完成最后的距离,还顺着惯性跑了几步,已经堪堪的离开最繁华的迪拜街道而在周围的荒漠地区了,那架他之前跳落的直升机追过来,把他带上机舱,又一起升腾而去!

马克只是要求给主管这个项目的亲王一点能力展示,齐天林就自己想了这么一出,反正不是有直升机了么,接下来才是马克自己准备的对阿布扎比郊外那个黑水的“本能反应”外籍军团大本营发起的攻击!

阿联酋就如同它的名字那样,其实是七个阿拉伯酋长国合起来的,首都在阿布扎比,绝大多数的达官贵人也在那边,所以本能反应这个外籍军团也是为了保护那边的亲王们万一在伊琅发起攻击的时候快速撤离。

而从迪拜到阿布扎比只有一百多公里,这点距离对于六百多公里航程的松鼠来说,就是小菜一碟,半个小时以内,齐天林刚在蒂雅的帮助下脱掉滑翔服,换上阿拉伯长袍,就从耳机里面传来负责观察的廓尔喀声音:“已经看见马克他们的信号了!”

鉴于直升机太过明显的空中轰鸣声,绝大多数时候,这种空中载具其实最好不要直接到达战斗场所,之前美国海豹在击毙那个假冒拉胡子的时候,就用直升机直接空降作战,说难听一点,真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就是给总统和美国人民装样子的,地面居然还要CIA的人乘车过去拉开阵势维护围观秩序,这件事在行业内都是作为笑柄的。

因为直升机的能力是强,可当不是作为武装直升机直接战斗而是作为战士载具空降的时候,就是个漂浮在空中的大靶子啊!

无论黑鹰坠落还是击杀假拉胡子的时候坠落的那架直升机,以及在阿汗富战场上被击落的那些支奴干,都说明运载直升机还是远离交战地区最好。

支奴干的体积大一些,是被毒刺或者RPG打掉的,类似黑鹰松鼠这种小型直升机用AK步枪在五十米之内打掉,真是太容易了,何况绳降的教材高度也就二十多米!

从这个细节,都能说明拉胡子的那场猎杀袭击就是一场戏,还是一个比较蹩脚编剧捣鼓出来,连总统都煞有其事出演的戏。

所以齐天林他们就选择在两

公里外降落,几辆LAPV就停在荒漠中,等他们这两组人一上车,就风驰电掣一般带着滚滚的夜间沙尘,却没有多少声音的直奔而去,两架直升机等待一阵信号才重新升空绕了一个圈子,从另一个方向接近那个荒漠中的营地!

齐天林已经在马克先期传递给他的资料中,详细的看过无数次这个营地的卫星图片,他跟马克都是喜欢把准备工作做得详细一点的作风,特别是现在需要面对四百名全副武装,受过系统训练的PMC,虽然其中大半都是从南美洲哥伦比亚等国家找来的便宜退伍警察充数骗钱,但是总归是拿着枪支的军事人员,必须要小心。

马克自己有二十多个欧洲组成员,齐天林带来的人也不过二十多个,真的是要以一当十?

齐天林回头看看坐在后面一脸严肃的买买提等人,按照他的要求,只要他不同行的时候,就是马克或者亚亚严格管理这五个人,总之要获得他的信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起码要经过几次战斗的洗礼,就好像当年的向左跟冀冬阳那样:“紧张么?”

买买提他们一路上也练习了不少的次数跟场景,说不紧张不可能,点点头:“在竭力控制肾上腺素的分泌。”

这就是老兵跟新手的区别,以前的人不懂,为什么同样的事情,在战斗中做就特别累,为什么同样的事情,老兵就比新兵驾轻就熟,成活的几率高,现在的研究表明,就是这个肾上腺素在作祟。

很简单,一旦激动兴奋,肾上腺素大量分泌以后,全身的肌肉跟血液能力都大量提升,作战能力提高很多,但是相应的后果就是,一旦兴奋消退,身体格外的疲乏,而一直的兴奋是不可能的,这个肾上腺素的刺激过程越长,之后的疲乏就越难受,难受得就好像要昏死过去一样,这个时候的战斗力可想而知的低。

而老兵就知道能够调节自己的情绪,他们不明白这个道理,但是久经沙场的他们就没有这么激动,就能够以平常心对待眼前的冲突跟激动,也许只有在生死之交的关键时刻才爆发一下,绝大多数时候都能够平静的处理,保证自己的体力一直都有合理分配。

当然齐天林这样的怪物不在其中,点点头:“今天只是个低强度,你们先适应着看看……”

八辆G系装甲越野车上每部都装了六七个人,打头的马克已经跟另一部过来的侦察车联系上:“情况正常,因为那边搞诞辰庆祝,他们也搞了一个派对,并没有什么额外的人员警戒配备……”

这就是菜鸟自己找死了,作为雇佣军或者外籍军团,既然在保护这个国家或者

某些人,越在这种庆祝的时候,就越应该做文章给雇主看,防止什么敌人乘机来袭击,看来普林顿这个黑水的老板真是把合同搞到手就不要脸的敷衍了。

越野车的声音在沙漠中的声音很小,关掉车灯,都用头戴夜视仪驾驶前进在黑漆漆的沙漠中,直到看见一片高墙围起来的军营中明亮的灯光,才静悄悄的分列开停在沙丘后面,车头一律朝着过来的方向,所有人下车……

齐天林先一身阿拉伯白色长袍,带着头巾裹头,抖抖索索的走出这一片黑暗,蒂雅也换了一身显眼的白色长袍,背了个背包婀娜的挽着他走在一起,就跟这一带的当地人没什么区别,一直朝着军营围墙这么走过去。

耳机里面能传来马克的声音:“墙头……嗯,真没有哨兵……草,这帮人真是来度假的么!”他们有热感应测距仪,可以严格的观察围墙走道上的哨兵。

原以为会被喝问一下的齐天林,一点没有受到什么监视的就走到了墙边,抬头这么观察一下,还调节了一下用红白格子头巾遮住的夜视仪,都没有发现这边的墙头有什么探头,蒂雅也从挽着他的肘内掏出一个电流检测仪在墙面轻轻移动了一段,就好像一个约会的少女在羞涩的摸着墙面走几步一样,低头用自己面纱下面的LED头灯检查一下摇头:“确实没有任何墙面电子设备安装的痕迹……”

真是个骗钱的坑!

齐天林把消息反馈回去以后,马克还是小心,又叫了两个侦察小组展开队形,拉开角度,从不同方向远远观测,一样是没有任何防备,当然这一切都是在非正面大门那边,齐天林在墙角看见那边还是有两个在聊天的哨兵……

然后就从他探头看的这个军营正面墙角边开始,齐天林每隔几米蹲下去用战刃在墙面上无声的挖了一个拳头大深到手肘的洞,因为从卫星地图上能分辨,这里的围墙是设计成上面可以巡逻走人的厚度,大约有一米多厚的沙石工事墙,足有百来米见方的一个营房。

蒂雅就跟农家姑娘点豆子一般跟在他身后,从自己背着的包里掏出一个个拳头大的C4炸药包塞进去,再把电雷管带着电线一根根连起来……

战刃用来掏这种水泥基座的沙石工事墙格外轻松,跟掏豆腐没多少区别,蒂雅的C4炸药也是事先都分好的,就跟一块块橡皮泥似的,这姑娘估计是小时候没有玩儿过这个,现在很有点喜欢捏这个,只是阿里一看见就会神经质的起鸡皮疙瘩。

所以炸药不难,主要就是线有点麻烦,蒂雅在这种时候似乎才能体现出那种女孩儿本能的细心,不

慌不忙的慢慢拉扯,直到两人花了一个多小时把整个两侧以及后面的墙壁都这样走了一遍,到另一头的墙角收尾……

齐天林就在墙角坐下,从兜里掏出一张毛巾帮已经香汗淋漓的姑娘擦擦汗水:“我来做不是很好么?没这么累。”

姑娘有点执拗:“我说了要跟你一起做这些事情的,我是你的帮手不是累赘。”

齐天林使劲抱她一下,本来想亲一下的,想着十多部夜视仪跟好几部热感仪看着这边,还是算了,从步话机发过信号:“OK!”

以他的耳力,从墙内有些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干扰中听见,两部车已经被发动,从沙丘的后面开过来,开过这几百米的军营周围空旷地带,有些招摇的开到军营正面百余米外,两名欧洲组的PMC打开顶盖,各抬出一挺MG4机枪,对着这边军营突然从黑暗中,哒哒哒的就扫射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