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96章 钱串子

第五百九十六章 钱串子

齐天林不是阿拉伯人,由于自己长期在阿拉伯世界活动,看见各种各样的情况,加上奥塔尔的关系,对阿拉伯人有一种特别的亲近。

但并不证明他就完全认同这些阿拉伯世界的架构,反而一直都是有些不以为然的。

首先就是不团结,这个族群里面的分支太多,宗教信仰虽然都是伊斯兰教,里面的派别也太多,不比基督教新教逊色,所以一直都不能捏成团,总是被欺负得苦哈哈的。

然后就是所谓的体制了……

这才是齐天林内心最诟病的东西!

美国以及北约收拾阿拉伯世界的这些国家,最喜欢用的一个口号就是打倒独裁统治,搞民主建设,那些美国民众也信以为真,大兵们都以为自己有多神圣的使命。

其实所有被美国和北约推翻的国家,都比不上没被推翻的沙特或者阿联酋!

特别是沙特,这个跟美国签订了共同防卫协定的国家,作为美国在中东最大的盟友,美国就选择视而不见,从来不说对这些表面上的盟友进行制裁。

和沙特比,卡菲扎或者萨达姆的所谓独裁统治,就是小巫见大巫,这才是全球最那啥的国家,也没见谁去找沙特谈民主的事情,所以说还是个派系站队或者顺不顺美国意的事情。

当然,齐天林也秉承一个概念,一个国家,自己延续了多少年的国家结构是人家自己的事情,不应该由任何人打着自由或者民主的旗号去指手画脚,当然这也是理想主义了,但是他自己能遵守,所以面对眼前这些可以说站在中东巅峰上的人物,他就能很自然的保持一种不偏不倚,不献媚不惧怕但也不太在意的态度,可能也有奥塔尔的底气吧。

笑着伸手把隐形眼镜取下来晃晃就戴回去:“顶级的……透气性能好,能够暂时改变眼珠颜色,实在是乔装打扮的必备上品。”

对方没有因为他的俏皮话有丝毫的表情波动:“你究竟是什么人?”

齐天林也学着对方的坐姿自在:“你们这两天也应该去查过我的资料了,资料是什么,我就是什么。”

迪拜塔现在的名字就是眼前这位长官的名字,据说是因为差点建不完,长官自掏腰包百亿美元援助,就换了个冠名权,他就不说话了,手继续还是肘部支撑靠在垫子上,只是手指掸了掸,扎伊德亲王就继续开口:“那么回到我刚才的提问吧?”

齐天林思考着调整一下内容:“很简单,我们组建了一家SGM联合防务机械公司,有可能在不远的将来会升级为集团,苏威典德国联合军事承包防务机械公司,

主营低强度的防务设备产品,从轻型装甲车到高级防弹车以及防爆车是初期主打产品,后期根据市场反应,无限度的扩展产品范围,甚至于切入到军工产品中去,要知道维拉迪家族和瓦伦家族的军工底蕴是相当深的,他们只是借助跟我合作这个平台,一起拓展军用跟民用之间的这个模糊产品带,这样的解释能明了了吧?至于安妮公主,作为我的未婚妻,我在工作间隙陪着一起旅游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还有什么需要询问的?”

扎伊德亲王的态度很认真:“从能够获取到的公共以及情报系统信息中,你是出生在华国,更换国籍到南非,之后又在华国结婚,然后曾经拥有一家已经转让出去的小型防务公司,现在属于宙斯盾防务公司的小股东,而你实际控制的那家小型防务公司这两年来的业务量没有什么出奇的大概保持在年营业额三百万欧元左右,却每年有超过五千万到一亿欧元的资金流动,如果算上索菲亚公主那个资金流量更不正常的足球俱乐部,我们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这些企业都只是在洗钱?”

齐天林不否认:“PMC是个灰色地带的行业,所以资金流转很隐晦,不过我所有的资金情况应该经得起各国政府税务部门的检查,不然我就要炒掉我现在的财务运营官了,但理论上来说,除非有限的那么几个著名财务系统,应该不会有太过详细我的资金状况吧?”

扎伊德亲王指指长官身侧的一位看上去年轻很多的白袍男子:“这是我们外交部长阿卜杜拉亲王,他曾经是阿布扎比投资局的领导,现在也领导着我们的主权投资基金项目,通过他,我们不难找到任何跟你有关的资金项目,甚至有几笔看上去很诡异,从阿汗富以及尼日尔辗转出来,经过了很多道转换门槛的资金……”

齐天林的心里真的忍不住狂跳了几下,那是他最隐秘的几件事情之一,没有想到还是被人注意到了,而且还是名不见经传的阿布扎比投资局,那么CIA或者MI6就没有查找到这些疑点?脸上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灰色隐秘收入当然很多,还有些你们没有发现的……”

那个年轻得四十岁左右的胡茬男开口了,声音很柔和:“您可能不了解阿布扎比投资局?”

齐天林不怕认怂:“从这里出去,我会打电话叫人给我科普一下,毕竟我只是个对枪械型号倒背如流的战斗指挥官。”

这种坦白的口气,倒是让这位年轻外长笑了一下:“简单一句话,阿布扎比投资局是全球最大的主权基金管理机构,我们一直没有公布过实际资产,外界估计是8700亿美元,所以我们

的雇员以及财务专家就是全球最多,最顶尖的,遍布全球所有的金融财务市场,任何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监控之中……”

齐天林主动举手打住:“嗯,我知道你们很厉害了,也知道大概别人都没有你们这么注意发掘到我的一些金融秘密……好了,我说过,我是个战地指挥官,这些事情我不擅长,您跟我谈这个的意图是?”

阿卜杜拉亲王其实身材有些彪悍,但不壮硕,典型的阿拉伯美男子那种,不知道是多少代优良皇家血统凝结出来的:“我的意思是,鉴于你的金融活动里面漏洞不少,我建议你可以把你的金融资金运作交给阿布扎比投资局。”

齐天林乐得笑了:“我那才多大点资金,你们瞧得起?何况是我来找你们签合同做业务的,怎么变成了你们找我拉储蓄做基金了?”这几位基金经理的头衔也未免太高了点,所以一亿来欧元的资金他们应该是瞧不上吧?

阿卜杜拉摇头:“您还有没有暴露出来的资金,这是我的直觉,而且数量还不少……”

齐天林真的惊讶了:“你会算命?”还直觉?!要不要找根竹竿扮瞎子?当然齐天林也是有点心惊的,看来自己那些被苏珊和安妮掩饰过的东西,在顶级专业人士面前就是纸糊的。

阿卜杜拉还是和风细雨:“您得注意了,你在资金流向上做了太多的掩盖举动,这在专家眼中就是疑点,所以我建议你把有些东西交给我们来处理,你也明白,多大的资金流量,在阿布扎比投资局的流量中,都不是流量……”那种傲气,真的不是平凡人可以学来的。

齐天林使劲的揉自己的鼻梁眼窝,整个交谈对话往来几次,他的动作很少很小,但是现在不得不用这样的动作来掩饰自己的心惊肉跳,放开手的时候已经尽可能的平静:“我的主要资金流量在伦敦和巴黎,回头再谈这个问题,今天我是来听你们给我投资的……”既然都关心起自己的钱袋子,估计合作是没有问题了。

阿卜杜拉就笑着点点头,用手掌指一指自己身边的另一位白袍男子,这位年长一些,但和长官那种鹰隼一般的气质不同,这位白白胖胖一脸和气生财的样子,自我介绍:“叫我曼苏尔好了,我是外事部长,第一海湾银行主席和国际石油投资公司主席……”看齐天林表情一脸茫然,干脆说个最有名的:“我之前收购了英超的曼城俱乐部……跟索菲亚公主也有过接触。”

哦……这个就很有名了,齐天林算是明白了:“原来是你们收购的……那个台前的CEO叫什么来着。”很有名的一个海湾石油基金的财团老板,原

来不过是被曼苏尔支到台前的人物罢了。

曼苏尔看来也不在意那个台前人物,身家多少亿的人物被他一笔带过:“如果你有这个资金管理的意向,让索菲亚在伦敦跟我沟通,剩下的事情我们都不用操心了,当然阿布扎比投资局的年均回报率在过去三十年有8%,是能够保证你的资金安全的。”

齐天林哭笑不得,给面前这一堆钱串子正色:“我现在是以SGM防务机械或者沙漠鹰防务咨询公司的身份来跟你们谈阿联酋外籍军团的项目,投资的事情我们放到以后再说?怎么样?我还马上要到别的地方作战,时间非常紧的,你们能不能先从投资金融界把话题拉回来?”

于是主管外籍军团的哈萨德亲王终于在一堆白袍子中坐正一点开口:“我们会协助在周边八个海和会国家组建外籍军团的工作,首期阿联酋的第一军团定员一千人,这都是小事情,我们还是来谈谈关于别的事情吧?”

在周边八个中东海湾国家挨个建立外籍军团,每单每个月都是数百万美元,前后有数万人!

这还是小事?这群钱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