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97章 就是你吧

第五百九十七章 就是你吧

齐天林算是见识到什么叫不把钱当钱的态度了,也怪不得普林顿那样都可以忽悠出来一个每个月数百万美元的军团来。

哈萨德亲王真的有一种赶紧把这些事情说了好说正事的态度,拍拍手掌就有侍从捧着一叠文件给齐天林:“你只需要在上面签字就行了,我们也会看你的行动来确定以后的发展,所以这个第一军团就是试金石,暂定一千人,因为你预期的是四百人,要求在半年内满员,金额我们也按照你提出来的价码,五百万一个月,这么低是因为你说的,我们也不会随便增加,但是一年为期,如果效果好,我们肯定不会吝惜金钱。”

齐天林拿着薄薄的文件,两份,他在后面签上保罗的名字,人家那边已经都盖上了王室印章,点点头:“一千人是要筹措一下,毕竟我别的战斗任务也很重,我也不会滥竽充数,以后看效果吧,至于推广到海和会国家,我当然愿意,但是也有个过程,一来这样的事态有些明显容易引人注意,二来实际作用跟战斗力才是我关心的。”

合同就算签下了,哈萨德指指送过去给他的那份最后一页:“就在阿布扎比到迪拜之间有个房地产开发项目的人工岛,面积为四平方公里左右,距离海岸线有一条两公里长的直线车道连接,现在已经有一部分修建的建筑,就作为第一军团的驻地,海岸车道为界,具体的建设方案由你们提出,我们建设,金额不限,但只有一个要求,这支军团入驻一个我们的三人观察小组,军团必须命名为奥塔尔军团。”此言一出,166层的空间里面清风雅静,全都把注意力放在齐天林身上,看他能不能针对这个传奇人物的名字做出什么反应。

齐天林没来得及细看呢,正在看附页上的地形图,就听见军团的名字差点没有呛住,观察他表情的扎伊德亲王细心:“怎么?不方便么?”

齐天林摇摇头收起文件,准备回头就去现场勘查一下,笑着说:“我的儿子就取名小奥塔尔……”

就好像他说过的那样,有些事情是只能做不能说,所以双方似乎都用这个名字确认了对方在干什么,却什么都没有说。

齐天林小心的把这份文件夹合拢,就打算告辞,扎伊德亲王伸手拉住他:“这真的是小事情……接下来才是我们讨论的事情。”也对,五百万美元一个月的事情,对他们来说也就是买一两部车的事情,真的是小事情。

齐天林耐住性子坐下来,搁在别人也许是巴不得跟这些超级富翁多坐一会儿,捞点好处,他是真没什么兴趣,自己的人正紧锣密鼓的准备到索马里去干一票呢,哪有耐心跟一

帮说话斯条慢理的大老爷们儿坐在这里唠嗑?

一直都是让周围人说话的长官,从头至尾都在观察齐天林,自然也注意到他这有些刻意不耐烦的表情:“你怎么看待迪拜?”

齐天林真的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就是个作战人员,只擅长作战,经济跟城市都不懂,国际上的事情也不懂,这种事情问我就是问道于盲。”

长官摇摇头:“你还是在掩饰……你掩饰了很多的秘密,真主在上,所有的秘密都终究会展现出来的,你越掩饰就越暴露你自己。”

也许是跟奥塔尔有种同宗同族的感觉,齐天林在这些处在人类巅峰的亲王面前,一群并不脑残的亲王面前,这有点难以招架的感觉,尽量控制自己有任何多余的动作:“您究竟想表达什么?”

长官稍微坐正式一点:“越是复杂的人,我就越有兴趣剖析了解,而你的经历跟事件,我似乎能够隐约的把握到其中的脉络,这两天交到我这里关于你的情报非常丰富,很惊讶这是一个在三年前还一无所有的穷人,而你的行动轨迹似乎暗合了有些事件的发生,当然,目前西方情报机构肯定还没有注意到这些,但如果你被一个非常熟悉阿拉伯世界的西方情报专家注意到,你就有些危险了……”

这话已经说得很直白了……齐天林在这些土生土长的阿拉伯人物面前露马脚了,从他在北非到中非、从中东到中亚的行踪里,这些人比CIA、MI6拥有更多天时地利人和的渠道,除了在军事上无法跟欧美抗衡,金钱对他们来说已经不是问题,要查一个人,真的跟英美有不同的渠道跟方式。

齐天林已经不心惊肉跳了,有点麻木,实在是对方这十多个白袍让他一直都在吃惊,现在只是吸一口气,把自己的目光有意无意的在周围十多张垂下的白毯上看了一下。

长官点点头,伸手轻轻击一下,就有人过来用手拉升起了这些白色编制的羊毛毯,十余名同样的白袍长者出现在眼前,长官介绍:“这是阿联酋酋长院的最高酋长以及长老们,重大事情都会聚议一下。”

齐天林笑着摇摇头:“我只是一个军事承包商,有着非洲跟中东以及欧洲的人脉,所以没有什么格外特别的事情,跟你们酋长院这么高水平的事情拉不上关系。”人多就愈发不能相信开口了,这一圈都有快三十人了!

天晓得里面有没有什么亲美派?

政治上的东西是最复杂的。

长官利诱:“我们准备向你的防务公司进行投资,高额的投资,所以我们需要详细的了解你的情况,于是才会

跟你谈你整个投资的问题,只有你化解了那些会被人抓住的漏洞,才能保证我们的投资权益。”

齐天林不为所动:“我不缺钱……维拉迪家族跟瓦伦家族也是以不差钱著称的,何况一个阿拉伯国家突然高额注资一家武装防务公司,我可不认为是什么好事情!”

长官有些略胖的络腮胡专注的看着齐天林,齐天林回看,一脸的不为所动,足足有三十秒,长官转头看自己身侧已经坐过去的情报头子扎伊德亲王,小声看过扎伊德手中展开的一张什么小纸片,才抬头看看周围的白袍点点头,扎伊德起身开始往外走,陆陆续续所有的白袍都开始往外走,只有那个年轻的阿卜杜拉被要求留下来,坐在长官的身后。

等所有人都出去之后,长官才摊开双手指指空旷的整层楼,升起毯子以后,真的可以三百六十度俯瞰整个迪拜周围的风景跟海洋:“都走了……你是个很谨慎的人,我也不跟你解释这些人对民族有什么样的热爱跟忠诚度,我先来走出这一步……”

闭目思考了一下,似乎在回忆和组织什么,睁开眼的时候:“你应该就是从阿威兰德取走了圣锤的那个人!”

他身后的阿卜杜拉显然知道这个事件,但是不知道这个推断,满脸的惊讶!

齐天林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长官点点头:“这里没有任何电子设备,所以不会有窃听,所有的情报都是扎伊德的人在这两天筛选出来的,这名把所有事件串联起来的情报分析师已经被控制起来,一旦确认,他就会被处死。”说得轻描淡写。

齐天林还是没有表情,长官才开始根据手中的纸片,比较长篇大论的讲述他们推断得到的讯息:“西方肯定不会注意到这个圣锤,但是那个时候距离你们那支沙漠鹰战队覆灭的时间刚好吻合,你就是那个时候生还出来的,地点也刚好吻合,当然,单看这件事也无法联系到你身上……”

“之后,你出现在公众视野就是在南非和那个苏威典公主在一起,中间的时间呢?看上去是无踪可觅,但是你的小妾带了一只绿猴,这是一只肯尼亚跟坦桑尼亚交界一带的品种,这说明了什么?你从利亚比逃出来去过中非……”

“漏洞不止这一个,还有你那个忠心耿耿的黑奴,他是索马里人,所以我们通过摩加迪沙的宗教分子回忆查询到那段日子曾经有一个枪手和一个北非小女孩带着一只绿猴,在摩加迪沙进行过一场枪战,让人印象很深刻……”

“那么……由此而来的结论就是,你不是从利亚比北面海岸线或者埃及这边离境,而是往南离开的……往南

……倒推你们的时间,这名分析员认为你的外逃时间跟卡菲扎的逃亡路径有一定的吻合,他没有死,我们知道他活着,对吧?”

齐天林没有回答,因为更惊悚的在后面,长官摇摇手中的纸片:“奥尔马身边的人说他最近两年有一个神秘的交易者,这个消息知道的人非常少,奥尔马身边没有叛徒,泄露这个消息的人同样是瓦哈比,他必须把任何消息传递到我们的耳中,让我们了解我们的投资到哪里去了……”什么是瓦哈比?拉胡子就是一个瓦哈比,阿拉伯世界最极端最古老的教派之一!是拉胡子基地组织的最大支持者,可瓦哈比的大本营却在沙特跟阿联酋这样的海湾亲美国家,很有趣是不是?

“这个神秘交易者出现的时间,就在奥尔马大规模清洗身边叛徒跟不同政见者的时间前后,当时他遭受了一次很大的损失,很多亲信都葬身在山谷中,他也差点被美国人抓住,这一切,只有奥尔马最亲信的人才知道,所以我们知道了……”

“但是我们又在北约的赏金猎人系统里面检索到你那两天也在艾卡什村,一个距离血腥山谷二十公里外的村庄执行猎杀,你还单人消失了超过二十四小时,这是报告中提到的……”

“那个交易者……就是你吧?”

“就是你吧?!”这样的话语终于回荡在齐天林的耳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