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98章 愤怒满怀

第五百九十八章 愤怒满怀

齐天林在迪拜塔的最高处跟人匪夷所思的直面真相时候,姑娘们也遇见了事情……

实在是那个全免费让消费力陡然上升一个层次!

玛若还认真的跟安妮探讨自己要是买一辆那边专卖店的兰博基尼是不是也能全免费,柳子越一边咂舌一边猜测:“应该还是指一般的日用消费品吧,太过奢华的东西就不行了。”

安妮好看的白一眼玛若:“只要你能交上账单,肯定都会给你买单,但是如果你真买一辆兰博基尼,我就真的丢不起那个脸,有这么死皮赖脸的么?”

玛若就有点啧啧的盘算到底要不要脸,旁边抱着塔塔跟大耳猫的蒂雅就面纱不动声音轻微:“继续往前走,有人在跟踪我们……”还很随意的打了两个响指,两名黑妞就会意的慢慢解开自己衬衫的口子,好像在这个商场里面有点热的样子,方便拔枪,方位也从本来的一侧,不经意的变成了和蒂雅站成三角形,随时准备突击了!

顺便说一句,迪拜人对空调有一种病态一般的喜欢,炎炎夏日,总会让人走在商场里面有种在冰窟的感觉,姑娘们都穿着黑纱还会觉得冷,所以这两天又加上了披肩头巾什么的,蒂雅就趁着一块三角形的披肩,慢慢把手滑进了自己裹起来的黑纱中,轻轻推开了沙发里兰快拔枪套的卡榫,她的P239都是随时上膛的,只是伸手从柳子越手中接过婴儿推车的时候,柳子越才看见折叠起来的婴儿车遮阳棚中间夹住了一支MP7冲锋枪!

因为一贯都是车开到地下停车场才取出婴儿车抱出孩子坐在上面的,所以这个遮阳棚一直都折叠着在扶手处,原来里面藏着这个?!柳主播惊诧莫名到极点,低声急切:“有这么危险?”

蒂雅满不在乎:“所有的危险都是因为不重视造成的,重视就能把危险降到最低……杰夫……妈妈牵着你……”金发小孩儿笑呵呵的背着一个儿童小书包过来,蒂雅顺手就把书包拉丝拉开,才牵着他的手前进,柳子越忍不住探头,两颗手雷正在里面晃荡!

安妮这个时候就跟玛若交流经验了:“一般来说,还是柱子后面比较好一点?”

玛若也算是跟着公司见识不少:“尽量粗一点,现在这些柱子很多都是装饰面板里面的水泥柱很细的……”声音还是有点颤抖,可能有点兴奋,摸出一个电话招呼停车场另一部车上的几名小黑准备上来支援。

柳子越觉得自己的腿部肌肉都僵硬了!

走路的动作都不自然起来……蒂雅还给她传授:“深呼吸……慢慢的呼,把注意力放到呼吸上……慢慢就好了……

要不要我拿支手枪给你?”

柳子越一个劲摇头!

偌大的巨型商场有好多层,蒂雅引导女人孩子们往稍微偏僻一点,柱子比较多的地方走,玛若还不解,安妮就明了:“说起来偏僻的地方容易出事,其实偏僻的地方也方便躲藏反击,反正都要被袭击,不如找个能防守的……”她是真的驾轻就熟,被保护得娴熟。

果然一走过人流如织的部分,后面两名身着西装的阿拉伯男子就快步上前,这边索性站住,两人出示一张证件卡:“我们是阿联酋安全部门的工作人员,请……”话音未落,蒂雅的手枪就滑出来面无表情的指着他:“我们有北约军事承包商编号,这里有苏威典索菲亚公主殿下,任何对我们的强制行为都视为武装袭击,将受到我们自卫反击,这段警告已经被录音……”

两名男子背后还有四五个人在二十米开外,看见这边持枪的动作,正要跑过来,两名黑妞一个半跪,身体前倾,一支P90就从腋下荡出来,被静静的抵肩按照一个外八字的防御角度对着他们……

四五名成年男子简直就是紧急刹车,脚上的皮鞋在光可鉴人的商场地砖上滑行!立刻站住了,从那两名黑人姑娘的眼中,明显就是一种毫不在乎的冷漠,再靠近一定会不加警告的开枪!

两名领头靠近的安全人员也立刻就双手张开在胸前:“我们没有任何动手的意向,安全!安全……现在是安全时间……请不要发动……请不要……”

因为他们看见的也是杀气,从眼前这个之前看起来娇媚苗条姑娘眼中流露出来的杀气,还有那根本不紧张,张弛有度扣在扳机上的手指,都说明还是站远一点的好……

紧接着四名小黑就穿着摄影背心,戴着墨镜从玛若报出的通道冲出来,快速的占领人群周围的四个角落,外观虽然看不到什么,但是背心拉丝被拉开的缝隙中间,一支支折叠托的马萨达短突击步枪若隐若现……

安全人员们立刻抱头鼠窜!

所以这个时候站在一百六十五层迪拜塔的扎伊德接到的电话就是:“商场靠近女眷的行为立刻就被武装保镖制止,至于别墅,有十余名全副武装的战斗人员在洗车,所有特工都建议不要靠近……”

嗯,亚亚觉得在船上挺闷的,就带了些人过来洗车做清洁……

齐天林依旧不做声,静静的看着长官。

长官正要说话,阿卜杜拉的手机滴了一声,他看看递给长官,长官看了又递给齐天林:“我们只是想确认圣锤的位置,没有任何进攻的企图,你给他们解释一下?”

长官滞了一下,拿起手机直接拨打:“所有靠近的行为撤销……”挂上电话,静静的看着齐天林,好一会儿才开口:“你的气质已经不是一个逃命的小兵了。”

齐天林看着眼前的两位王爷:“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长官看着手里的电话沉默一阵,拿起来重新拨打:“封锁消息……”再次挂上电话:“那名情报分析员和接触到交叉情报的人员都会以叛国罪即可处死。”

齐天林眼皮抬了一下:“这是表达一种善意么?”

长官转头看看阿卜杜拉:“说说你今天早上来之前说过的事情。”

原本一直处于旁听的阿卜杜拉还楞了一下才醒悟自己该说什么:“2010年,我在摩洛哥跟一名飞行员驾驶单发飞机,被人从空中袭击,掉进湖里,差点丧命,我原本说想请你帮我暗杀对方人手的,现在看起来像个玩笑?”

长官回头看齐天林:“这就是我们的生活……他只因为在挑战美联储的金融地位,作为投资局的领导就遭到这样的暗杀,你还不相信我们么?”

齐天林执拗:“你还分析出来什么……”指指那个纸片。

长官紧皱眉头:“日本发生坠机事件的时候,你正好前后经过,以列色发生核爆炸是在你去过以后一个月,利亚比的核爆期间,你不在欧洲和任何一个可知的战场,我相信还有更多的事情没有被我们发现,但是却多少留下了痕迹,我着急!你知道么?我着急!我怕你失败!我怕你被美国人发现!”

满脸络腮胡的六十多岁老人因为保养极好,胡须都还是全黑的,精神也很好,但是这个时候却忍不住站起来,一扫之前安坐不语的样子,焦躁的在地毯上到处走动:“我从昨天晚上接到消息就急于确认你是不是拿到了圣锤的那个人!我确信你就是即将敲响圣锤召唤恶魔的那个人!你说你眼前反复奔波在欧洲大陆的各个国家再到中东亚洲,不都是在穿针引线么?你就是神谕的那个人?!”

阿卜杜拉就彻底呆住,一脸痴痴的盘坐在矮榻上,却不由自主的坐得端端正正,这个全球最有影响力人物中排名27位的金融界巨头一动不敢动了!

齐天林依旧平静如昔:“神谕很重要么?那个召唤恶魔的人很重要么?”

长官猛然从面对落地玻璃的窗前转头:“重要?!你问我是不是重要?!你认为我们忍气吞声的看着一个个伊斯兰弟兄被杀戮,就真能端着酒杯畅饮高声欢笑?!”

语气提高一些:“你认为阿拉伯财团真的是傻子一般到处撒钱只懂得享受?!”有些高

声叫喊的气息:“阿卜杜拉!说你凭什么去领导投资局!”

一米九的四十岁帅气男人噌的一下跳起来,挺胸抬头高声诵经一般:“所有的阿拉伯弟兄都要用尽自己所有的力量,抗衡犹太人!投资局的宗旨就是从经济金融市场上跟犹太人进行斗争,只有打垮了犹太人,才能让美国人彻底衰败下去!”

老头儿依旧激动万分的指着关上的大门:“要不要我把曼苏尔叫进来跪在你面前讲他为什么要去收购球队,去收购华纳兄弟!去收购克莱斯勒大厦!去收购法拉利车队?!这就是我们的战斗!”

老头儿开始嘶吼起来:“战斗!你知道吗?这就是我们在经济领域的战斗!我们现在利用石油,唯一能做的事情,为那个敲响战锤召唤恶魔,召唤出雄兵百万的人做的唯一准备!”

“让我去战斗吧!让我这个老头子拿上枪到第一线去战斗吧!我受够了!我受够了对我们阿拉伯人无穷无尽的折磨了,我六十五岁了,我就要不能为阿拉伯战斗了!”

“我受够了面对美国人的卑躬屈膝跟苟延喘息,让我去战斗吧!求求你了!战斗吧!”

这个老头子最后几乎是双手抓着齐天林的肩膀使劲的摇晃起来,根根胡须都似乎贲张起来边长一根根尖刺!

愤怒满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