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00章 虔诚

第六百章 虔诚

齐天林拍拍自己的脑袋,把重心还是转移到自己的事情上面来,不想再继续纠缠在政治经济学的层面上,那不是他这样一个战士需要去了解的,他急需了解的战锤本源看来这些阿拉伯王室也只有传说而没有根本,那就基本结束了。

现在他需要表明自己的态度了。

实在是有些出乎他的预料,原本这一趟的行为只是为到索马里战斗放的一颗烟雾弹,顺便过来处理一下马克的业务问题,谁曾想居然拉出了这么一大摊子事情,找到了奥塔尔的原始信徒,还莫名其妙的知道了阿拉伯世界这些匪夷所思的内幕消息。

那么自己如何在其中去获得自己需要的东西,却不影响自己所有的架构跟前进的步伐呢?

他还是要做那一颗嵌在雇佣兵战线上闪亮的叛徒之石!

这才是齐天林心底里最重要的东西,尽自己的一切可能去削弱美国这种一家独大的局面,也只有这样,无论华国还是阿拉伯才能透气,才不会永远被欺负。

至于这种思想的核心在什么地方,苏珊给他讲述过一些,安妮也表达过,但她们都有她们自己的立场,就好像齐天林有意无意会有一些华国的立场一个道理。

这没有什么神圣的东西,就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遏制与反遏制,只是自己自发的做这个事情罢了,还得是偷偷摸摸的。

当然现在这种偷偷摸摸已经被人发现了:“我想我有一个基本的观点表述,要跟二位说得很清楚,也是放在最前面说的,我并没有利用暴力手段,直接解决所有问题的想法,OK?”

“我是一个军事人员,但并不说明我的目标是要用暴力和军队战争去解决问题,相反,我更愿意用局部的小型战斗一点点去破坏,不着痕迹的破坏眼前的局面,而不是大张旗鼓的跟美国人正面战斗,甚至对美国本土发起任何攻击。”

“我一直都认为,对美国本土发动任何暴力袭击,都是极为不明智的,这除了让美国人更加具有凝聚力和战斗力,不会有任何帮助,关于这点,两位可以借鉴二战时期的珍珠港事件和911事件,但是我很赞同你们关于把美国拖入一个个泥沼,在境外解决问题的方式,让美国人把遍布全球的手爪一个个收回去。”

就在两名阿拉伯王公表情喜悦一直点头,就好像在接受神谕的时候,齐天林话锋一转:“所以,我不是你们在寻找的那个击鼓召唤恶魔的人,我只是在同样的情绪下面做我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仅此而已,我绝对不会,也没有能力去独自改变现在根深蒂固的格局,让各位失望了。”

说完这番有点威胁的话,就要转身离开,长官却一下跳起来,一点不像六十多岁的老人伸手拉住了齐天林的衣服,年轻一些的阿卜杜拉亲王,更是一跃就到了齐天林的身前:“我们是盟友,是战友!”

长官的的态度更悲凉一些:“您理解一下一个老人!一个失去了兄长,却只能把仇恨藏在心底的老人,我的弟弟……”指着阿卜杜拉脸上都要流泪了:“我最喜爱的弟弟,差点也步上他们的后尘,被他们暗杀……您让我……让我怎么能不期待一场暴风骤雨一样的战争来革命?”齐天林没有被悲痛感染,心里还在想,所谓民主革命要是在这片土地上进行呢?

六十多岁的老人却说着就跪了下去,是跪坐,不是跪拜,有些喃喃自语的松懈掉自己的力量:“我当然知道,什么事情都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我们的迪拜塔也是一砖一瓦汇集起来的,但是当我们看见希望的时候,请您理解这种急切!”

阿卜杜拉比齐天林还高那么一点,相比老人的动作,更敏捷一些,但是却刻意的退开了半步开口表示尊重:“先生……关于您,我们确实只是猜测,我都只是刚才才知道这件事,没有激怒您的意思,我们能够尽我们的一切可能去掩盖您的踪迹,这对于我们,我们整个阿拉伯世界都是福音,不管您是不是战神,您都永远是我们的战友,我还不太清楚您做过的事迹,但是从刚才的表述中,您一直在默默的努力,这种感受我能理解,我很能理解,当一个人行走在沙漠中的时候,最需要的就是朋友,一起同甘共苦的朋友,接受我们吧……我们不会利用您,您一切按照您的计划去行动,只是在需要帮助的时候,请随时开口,我们会用我们的一切,包括我们的生命去帮助您……”

可能是年轻一点,脑子转得更快一些,阿联酋有七个酋长国,著名的迪拜酋长只是其中之一,而长官就是七个酋长里面权力最大,推选出来掌管全国的,这位老人刻意留下了阿卜杜拉,看来也是有原因的,一个留下来之前还一无所知的亲王,理清了前后关系,就能飞快的把握到齐天林的关键点所在,日后必成大器!

不愧是曾经掌控全球最大金融投资集团的顶尖人物,真不是虚名来的。

齐天林看阿卜杜拉就挡在自己出门的路上,总不能在这种气氛下把人家摔开出门,也不愿一个老人跪坐在自己身后,伸手扶起长官在旁边的垫子上坐下:“您觉得应该怎么做呢?”

老长官摇摇头,情绪确实很波动:“我是太惊喜了,盼望了多少代人……现在终于有了一线曙光,您做主就行。”

安妮轻笑两声:“好得很,只是现在玛若很纠结今天上午买了好几万美元的东西,刚才小小的对抗了一下,会不会取消那个全免费的事儿。”

旁边的真的传来玛若的声音:“对!问问他,还能继续买不!”

齐天林满心温馨的感觉,冲淡一点刚才那些政治的沉重:“你们干脆一起到迪拜塔来一趟?吃个饭,这边的事情要结束了,算是高层见面。”

安妮干净利落:“好!”就挂了电话,招呼几部车掉头,其实她们这个时候早已经离开了商业区,万分警惕的准备返回棕榈岛,打算会合更多的武装人员,没谁敢在那里随便攻击他们吧。

齐天林笑着挂上电话:“我请我的家人,一起来觐见长官陛下,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

这边当然满口欢欣的答应:“安妮公主也是我们难得的贵宾,阿卜杜拉,你去安排一下!”

齐天林等年轻的亲王出门,看看偌大的空间里面就自己跟长官,想想开口:“圣锤确实在我手里……”

长官的表情就是那种要晕厥的前兆,齐天林想试试看:“另外的那件圣物也被我按照圣锤的指引呼唤找到了……”

心肌梗塞的表现立刻出现在六十多岁的老人身上,一口气憋住的感觉,脸上的浓密胡须跟腮帮子剧烈的抖动,一只手举起来抖得更厉害!

齐天林伸出手过去,在老人的背上舒缓几下,老人才亟不可待的开口:“圣锤能指引您!您还说您不是!我……我……我,我都亲手摸过圣锤的!”

齐天林笑得很安详,刚才阿卜杜拉的那个比喻是真有些打动他,一个人孤零零跋涉的感觉,真的不好受,不停的寻找各种心理上的依靠,寻找理论上的证明,都是在巩固自己那颗孤独的心,不敢相信战友,不敢相信祖国,那种什么事情都要防备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受。

就在刚才这么短短的几步之间,齐天林觉得还是可以有限的相信这些人,有一些有限的合作,也许能够带来更好的效果,只要前提是在不干扰他的整体步骤之下。

齐天林话语更轻微:“我确实需要你们的帮助,但需要看上去更像是商业上的行为,我不会掠取你们什么,相反会给你们带来更多!”

他的动作跟话语,也许是承诺了什么,又好像是承认了什么,快速的深呼吸几下,毕竟不是一般人,长官终于让自己平静下来,慢慢的点头:“您要怎么做!”

齐天林轻轻的摇头:“我不知道……但是我能给你罗列出一些点,提醒你们自己思考该怎么做,或许你们从政治跟

国家的层面,找到一些切入点……”

长官认真的表情,就好像刚加入少先队的队员一样虔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