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01章 痛哭

第六百零一章 痛哭

但玛若在确认了要去迪拜塔蹭饭,明白全免待遇依旧有效以后,刚欢喜一下,就转头看着安妮:“他说什么?是去跟迪拜的酋长高层吃饭?”

安妮点点头:“应该是吧,他们本来就是去跟酋长们谈事情的,总不会是什么公司聚餐的档次,一般人我还不去呢!”最后一句有点傲气。

玛若没这么傲气,立刻跟柳子越分享:“迪拜酋长……迪拜王室!”口气充满憧憬。

柳子越莫名其妙:“王室很……稀罕么?”以前可能稀罕,现在么,天天看多了也习惯了。

安妮明白点,笑开花:“花痴!你都有男朋友了,还表现得这样,待会儿别丢脸!”

玛若嘿嘿嘿笑:“迪拜酋长的王储,全球最性感王子啊……我在学校那会儿,我们学校可是迷得颠颠儿的!”

安妮一语道破天机:“是不是保罗也有点类似他的风格?带点胡须,黑发?皮肤黝黑,棱角分明?”

花痴姑娘一回忆才咂舌:“咦!好像就是哦!就是那几年的事情,战队里面就那么几个亚洲人,那个罗圈腿的日本人就别提了……哎呀,没想到居然是这个原因!”

柳子越才来了兴趣:“那我倒是要看看了,是什么人让我的婚姻状况变成这样的!”

人家这位著名的王储还真是无辜,什么都没做,就因为长得帅,就被非议成这样了。

齐天林在等待家人到来的期间,借着只有一个人的局面,静静的把贾拉尔在叙亚利的局面中所处的地位、卡菲扎在利亚比现在局势中扮演的角色,尤思福在巴勒坦斯局面中代表着跟欧洲人的某些立场转变,以及大约有百吨以上的黄金可能流入市场需要接纳、还有在伊琅跟巴基坦斯到华国之间的石油管道架设,最后从巴基坦斯临海口偷偷转运到美国的毒品,一系列事情有所保留的给老头儿讲了一遍:“这些事情中,我是不会承认也不会暴露我在做什么,但我跟华国军方也建立了一个类似的机制,我希望你们能在其中找到方向,去发挥你们的作用。”

六十四岁的长官啊,满脸的表情剧烈的咬牙,张开,咧嘴,拉自己的胡须,时而笑时而惊,更多时候,忍不住伸手拉齐天林的袖子,不停的拍齐天林的手背,口中有些无意义的用荷荷声,毫不掩饰的表达了自己的情绪。

齐天林还是用的跟吕少将那一套:“事情我想你尽量缩小范围在有限的人里面知道,就当成是你的信息渠道来源或者决策,我现在在欧美体系里面的地位有上升的趋势,就不能在明里暗里都跟阿拉

伯世界或者别的区域发生关系了,别人也怎么都不会想到我这样一个华国人南非裔会跟你有什么关联,这样不知不觉的行为,才更有效果,以后会带来更多的出击点,不是么?”

其实跟吕少将的事情已经有很大区别了,这是一位真正的国家元首,在任的国家元首,虽然有大小国之分,但是这种能动性的区别太大了。

长官表情严肃的给齐天林做出一个庄重的承诺:“以后只会有阿卜杜拉跟您联系,某些项目会通过曼苏尔从足球俱乐部那边联系,不然您跟我的外长联系太多也会被注意到的,我会尽我所有的力量去掩藏您的一切,当然这些东西我也会酌情选择跟哈瓦比交流,对于我来说,为您保守秘密,是我的荣幸!”

齐天林没什么可得意的:“这是个艰难浩瀚的工程,但一蹴而就的事情对我们来说,不也没什么意义么?一点一滴的做下去,会带来更丰厚的回报,对么?”

老人深深的吸了口气,按捺住自己还是有些激动的心情:“感谢真主……”

齐天林顺便考问:“回到最开始,那个本能反应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长官略微思考几秒钟,笑了:“保留原样,再招募一两个来自美国的外籍雇佣兵团!”

齐天林也笑了,轻轻鼓掌:“有道理!”

反正不在乎花钱,悄无声息的把奥塔尔军团隐藏到几个差不多的美国军团中间,才真的达到了拥兵保力的结果。

但最终齐天林也付出了一点,那个SGM联合防务机械公司的中东和亚洲总代理权给了曼苏尔名下一家不知名的贸易公司,这家公司会全面采购SGM的机械产品作为奥塔尔军团的装备,以及为海和会其他国家即将建立的雇佣兵团采购装甲车辆!

高层会谈,到此结束,剩下的就是实际操作中再去磨合了。

安妮带头,仪态万千的跟阿卜杜拉在一众白袍挠头的簇拥下走上观景台,连两位小公子都专门有人帮忙推着,当然冲锋枪什么的蒂雅已经全部收到杰夫的小书包里。

这个时候玛若就知道自己的华语有什么好处了,轻声的跟柳子越交谈:“还真……是些亲王?什么时候,可以大把大把的跟这样的王公贵族打交道了?”

柳子越看看周围的环境:“如果说人生是一段旅程,我估计我们家的旅程就是太空旅行级别的,外面的景色确实一般人都没法见识。”

玛若也给自己打气:“平常心,平常心!”

恢复了国君气质的长官,带着宽厚的笑容,接待了齐天林家人,特别是介绍

到小奥塔尔的时候,还伸手抱起来,静静的凝视了好久,特别要求某位亲王找了台相机,反复跟自己一起合照了好多张,这种行为似乎被有些白袍注意到,于是玛若的儿子就被抱来抱去的拍照,让柳子越很是撇嘴,还好杰夫跟弟弟都不会有嫉妒的心理,好奇的睁大眼睛看着平时难以看见的这么多白袍子飘来飘去,何况还有那凌空巅峰的窗边奇景。

齐天林就抽了个空,带蒂雅到卫生间,换过了自己那套腋下的装备,少女不在乎圣物,只关心场面:“这些是好人还是坏人?”

齐天林笑着抱一下:“听说今天你指挥了保护她们的行动?”

蒂雅还是骄傲:“当然!你不在的时候,我能帮你了!”嗯,就算是个卫生间,旁边也有落地玻璃看街景,估计也没谁能够在外面窥探吧。

齐天林也有点骄傲:“确实不一般了!”

但他的一举一动显然是被长官等人用余光严密关注的,看见他带着那个北非小妾回避了一会儿,似乎能猜到什么,眼巴巴的目光跟小猫摇着尾巴没什么区别!

齐天林请一家人过来,除了用自己的家人表达一下亲近,也就是这个目的,阿卜杜拉多人精一个人?灵活的介绍了几位亲王,请他们带领几位夫人到楼上一座很袖珍但藏品极为丰富的顶级艺术画廊参观一下,自己就跟长官一直跟在了齐天林的旁边,不说话,但是屏退了所有人,留出足够的空间。

齐天林就跟个卖黄片的,还是不由自主找了个狭窄的角落,才从腋下掏出那柄圣锤,整个动作都被这边两兄弟看得认认真真,喉头里面小欢呼一下,还是阿卜杜拉抬一抬自己兄长的手肘,长官才恭敬的接过战锤仔细打量:“见过!就是这样……没有任何变化,嗯?新了……有种崭新的感觉,以前在阿威兰德也有专人擦拭,但是……感觉不一样?”一边啧啧,一边递给自己的弟弟,目光放到齐天林身上。

齐天林没比较:“估计可能是经常在用,死在这下面的人可不少。”

阿卜杜拉不觉得恶心:“战神当年就杀了不少人,难道是最近沾了血气跟杀气?”阿拉伯世界还是跟一般社会不一样,说起这些东西没什么困难的,听他那个口气,要杀个人来试验一下,都可以。

长官表情多丰富的看齐天林,眉毛一个劲的抬:“那一件……那一件呢?也看看!”

齐天林越不卖关子,伸手从另一边抽出战刃,也不直接递给长官,平端着在空中撒开手,如果说圣本身除了精美绝伦的纹路,就是一件艺术品,憨杵杵的没什么出奇,那么战刃就

属于一出场都会让人屏息凝神的那种神器。

就那么静静的停留在空中,这边俩见惯了人世间珍稀的大人物立刻就跟施了定身法一样,半张着嘴,一动不动的看着,好一阵阿卜杜拉才咳了一下,喉头捅了一口口水说话,声音有点干:“都是……阿格拉曼王朝的纹样,图案都是一组的,真的是一套!”

战刃是没有鞘的,齐天林前前后后为这把刀配的鞘都是为了遮掩黄光,所以这把薄如蝉翼的刀刃也就那样展示在亲王面前,长官看着伸手指给齐天林一个探询的目光,齐天林笑笑:“你随意……只是漂浮,谁都做得到,没有什么特别的机关。”

亲王才如饥似渴的拿在手里摩挲,甚至还刻意的把手指放到刀刃上划伤,流点血在上面,滴血认亲么?阿卜杜拉笑着给齐天林解释:“是个荣誉,是个荣誉,能在上面留下血迹,算是我们家族的荣耀了!”他也接过来小心的留了点血在上面,再轻轻的擦拭,光亮如昔。

长官递给弟弟以后就转头看齐天林,目光又不同了:“很轻,很轻,从来没有看见过跟它有关的记载,您是怎么找到的?”

齐天林手中拿着战锤,是阿卜杜拉跟长官开始欣赏战刃,就毕恭毕敬交还给他的,想一想,之前在卡菲扎和贾拉尔面前都展示过,也没什么顾忌的,轻轻的那么一挥,一道黄芒突然就冲出来!

情绪激动了一下午的老头儿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毫不掩饰的是靠在狭窄的桃木雕刻饰面墙壁上,捂住自己的脸痛哭流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