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02章 祝福

第六百零二章 祝福

唯一陪在身边的阿卜杜拉也使劲的捂住自己的嘴,让自己口中的呜呜声无声的随着肩头**,这个2010年差点就被暗杀掉的超级富翁手中还拿着战刃呢,差点没把自己脸给划开。

齐天林尽量平缓:“我拿着它在快接近索马里的时候,光芒指引了方向,顺着方向就找到了另一半……”

长官哽咽:“真主……是真主的指引,指引我们也找到了您……”

齐天林伸手从阿卜杜拉的手中拿过了战刃,轻轻的晃动,同样也放出黄芒以后解释:“这件东西之前是被德国人找到的,用在了跟纳粹有关的事情上面,所以你们要千万保守它的秘密,不能让它被任何人,特别是维拉迪这一系的德国人知道,我现在基本都不用它暴露在战斗中了,见过的人基本死完了。”

满脸激动的两人不停点头,阿卜杜拉还壮着胆子去碰黄芒,看样子,为这个掉个手指头都是可以的,齐天林又递过去:“以前还要旺盛一些,现在也许是熟悉了,消减很多。”

说也奇怪,兄弟俩分别把东西接过去,黄芒立刻就收敛了,变得古朴安静,没有刚才那种择人而噬的狂放感觉,长官毫不在意,轻轻的摩挲一番就递回来:“我心里有底了……”

齐天林接过装回去:“时代不同了,不是光有战斗的能力就能逆反整个人世间,把美国人都杀光?把核弹都扔过去?大家同归于尽?有什么意义?怎么在获得尊严的同时,抵抗美国对我们的遏制,这才是我们要做的,不是要灭掉美国,而是获得我们应该获得东西。”

阿卜杜拉显然思考得就比他深刻多了:“美元石油体系就是美国人的根底,卡菲扎只是试探的用欧元结算石油,就导致了这样的结果,所以我的投资局就是在一点一滴的汲取美国人的经济命脉,当然这些年华国人也做得不少,他们采取的是另外的形式,相比之下,欧洲人反而要差一点,也许美国人带来的经济危机对他们危害更大吧。”

长官表情已经转冷:“美国人的瘟疫!”这趟经济危机对阿联酋的伤害也不用说了,迪拜差点没熬过去,脚下的迪拜塔要不是他自己掏钱出来,估计也建不成。

阿卜杜拉不愿在这个有些高兴的时刻说这些,改变气氛:“那……我们就邀请保罗一家到家里用餐?”

长官也调整情绪:“走吧……见见我们的家人……您现在就四位夫人?”

齐天林没在意:“就四位?已经很头疼了!”

安妮一行人只是在最高楼层的画廊参观了一下,看看景色,坐在高耸入云的窗边喝了个茶,

转悠着会合了。

也许就是长官跟阿卜杜拉这种略显激动的表情残留了一点在脸上,出来时候被安妮捕捉到,一家人登上那辆蓝色的劳斯劳斯前往赴宴的时候,公主似笑非笑的看着齐天林:“事情很顺利哦?”

齐天林也有点没想到这个结果,点点头:“目前看起来是顺利的,明天我们就返回了,你们直接乘飞机回去,我带人把船弄回去。”

蒂雅终于插嘴:“我一起!”

齐天林不抵抗:“好吧……”

安妮的注意力不在这里:“我是说你跟王室这边的关系建立得很好哦?”

齐天林理所当然的回应:“是不错,怎么?”玛若跟柳子越也有点不解的看安妮。

安妮终于敲警钟:“我听说阿联酋王室可光不是以那位王子著称,最有名的应该是他们还没出嫁的几位美艳公主,我可不希望看见什么事情发生。”

玛若估计是被超级帅哥影响了思维能力,这个时候才恍然大悟:“对啊!”

连柳子越都听说过:“嗯……在华国,她们比安妮都有名!”

确实是,有那么几位从1988年到2000年出生的阿联酋公主,极其漂亮,风头比有些影星还强劲,特别是这种萝莉般的年龄阶段更是让安妮百般嘲笑。

齐天林啼笑皆非的保证:“绝对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结果等到了占地极广,到处都是草坪跟动物的王宫,三位姑娘立刻就没了这种担忧,只把注意力放在了那位三十岁,号称最帅气的王子身上,因为那几位公主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印证了那句小时了了大未必佳的老话,不是胖乎乎的走了样,就是眉眼之间失去了灵性,看上去呆板得很,一点没有了漂亮的气息,就连那位传说中的王子,玛若最后的评价都是:“其实近一点看,也就那样,皮肤还没保罗好。”

弄得柳子越哈哈大笑!得拉住儿子,草坪上的动物不少,要是这家伙以为那边是小猫,不管不顾的就要去抱那只白虎!都不认识,待会儿一口吞了怎么办?再看来那些几乎每一只猛禽猛兽都有专人负责看管照顾的架势,似乎家里的那种场景也不是不可以接受了,算是开了个眼界。

蒂雅的注意力不在这些人身上,贫民出身的她,就算进过同样金碧辉煌的苏威典王宫,在踏进到处都晃眼睛的阿拉伯风格皇宫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有些拘谨,跟柳子越玛若这样受过高等教育的现代女性不同,她与生俱来的那种阶级感,还是在这个特别强调阶级的地方萌发出来,还好安妮伸手牵住了她。

于是等跨过了高大的皇宫主殿,进入到空旷的草坪上时候,蒂雅的目光就转移到草坪上那些懒洋洋的超级宠物了,一直有点紧张的姑娘终于泛起了一点笑容:“跟小猫一样……没那么威武,还有那是什么,家里没有……”

安妮小心的撇一下嘴,她现在是越来越没那么多架子了:“这都饲养了好几代的狮子,哪里能跟小猫那种还有野生气息的比,说起来现在也就他们还在家里养狮子,不过我们家也差不多了,那边是孔雀,还有鹞鹰……”

不过这样的对话倒是引来公主们好奇的交流,蒂雅就又不说话了,只是在面纱下面静静的打量这些跟安妮还是感觉有些不一样的天之骄女们,安妮应付自如:“这是我们家的小公主蒂雅,保罗也给她找了一头狮子跟棕熊,还有嗯?塔塔呢?”逛街的时候都还一块儿呢,转头一看,这小王八蛋正在偷偷摸摸的去偷袭孔雀呢!

再看看被用项圈拴在塔塔背上的大耳猫,等塔塔被蒂雅一个唿哨招过来以后,沙狐那种萌死人的长相和表情让见惯了珍奇动物的公主们也有点啧啧称奇。

还好都是超过十七八岁以上的姑娘,不会出现那种看见什么都要争抢的局面,再看看亲王们对齐天林的态度,在皇宫里面长大的公主,对蒂雅也算是相敬如宾了。

中途在那个跟操场一样的餐厅用餐时候,确实有安排几位适龄公主展示一下的意思,安妮毫不掩饰自己的态度,直接就出言给掐了:“目前我跟保罗的未婚夫妻关系都还没有得到议会的认可,他还跟夫人有婚姻关系在身,法西兰这边更多是以情人关系相处,还有那位北非的小老婆,这关系已经够复杂了,我们不希望再节外生枝!”

这种时候,确实只有她才能正儿八经的摆开外交的架势,抵挡来自外界凶猛的进攻,看看齐天林也在摇头的表情,长官这边终于有些失望的放弃了。

对齐天林来说,这也是个难得的经历,毕竟这种自己坐在上宾位,右侧是自己的家人,左侧是长官面前一溜家人亲王,各自一张小桌吃饭的场景,自己只有在历史课本上或者影视剧里看见过秦始皇有类似的架势?

当然以飞碟射击著称的奥运冠军艾哈迈迪王子,在餐后跟齐天林较量了一下射击,以骑马闻名的法蒂玛公主跟安妮在两匹单价超过千万美元的阿拉伯纯种马上交流了一下骑术,还有酷爱艺术的玛娜尔公主陪玛若看皇宫里面的藏品真迹,同样尝试着在传媒行业发展的玛利亚姆公主陪柳子越聊双方合作的可能性,总之人人都能照顾到。

只有亚运会跆拳道冠军玛伊莎公

主打算邀请蒂雅跟她较量一下拳脚的时候,这姑娘拉开黑袍,露出两支手枪,一枚手雷,一柄军刺跟一把匕首紧紧挂在身上:“我的招式都是杀人的,最好别比划,动起手来就要死人……”一点不给面子,把人家公主吓得够呛!远远的安保人员也不敢过来招呼,只能不着痕迹的带着这姑娘到打靶场玩儿,可蒂雅还瞧不起人家那些重金购买的枪支:“都是些花架子,不是专业器材……”

看来还是有点穷人骨子里的仇富心态,虽然她现在也够富了。

但这样的皇室交流,终究还是掩藏在接待安妮的幌子下面,还煞有其事的拍了几张王子公主跟安妮的照片,齐天林一家只是合影的背景路人,一顿丰盛的晚餐和密谈之后,齐天林就带着两艘船重新上路了!

穿针引线的孤独之路,终究还是要他自己完成!

这就是阿联酋长官亲自送他离开时候,坐在车上对他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