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03章 接船

第六百零三章 接船

维拉迪跟洛克都是典型的空中飞人,跟齐天林敲定了事情,看到了结果,自然不会在迪拜这个稍微玩乐一下就没有什么底蕴的不毛之地过多停留,但是很快也打过电话来,显然是看见了阿联酋王室对外的报道:“安妮还是帮你跟王室搭上了线?”

齐天林一点不在乎扮演软饭王:“嗯,有些时候王室之间的沟通,是比我们来得更容易一些,报道上有提到SGM公司吧?”

就是因为这个才打电话的:“那就意味着我们的产品已经有了下家,现在就可以开始边试验边生产了?”

齐天林大包大揽:“只要质量上能保证,这边的沙漠军团一概接收,尽快推出更有诱惑力的产品吧,要能切实符合沙漠地区战斗以及通用性的,我们还要向其他国家进行推销呢!”

洛克开始来劲:“好!”

军工产品在国外大多是非官方企业自行设计研制招投标的,这中间就有一个费用的问题,一个装甲车辆或者舰艇战机的研制周期动辄以年来计算,一二十年成功都算是顺利的,花费现在也动不动就是用亿美元作为单位来衡量,如果非要等到某个国家某个采购项目才开始按照要求进行设计,怎么都赶不上,所以有一定的前瞻性,考虑到通用性,稍微改改就能糊弄投标的设计样品才是能大行其道,而这笔钱通常在招投标以前都是公司自掏腰包的,所以军工行业不是随便哪家都能做,洛克希德、波音、萨博等等公司哪个不是财大气粗到可以用亿为单位来不停投入研发,参加一个又一个招投标?

但这次不同,这次这个所谓的阿联酋王室通告在某个角落不经意的提到曼苏尔的一家公司将负责SGM公司的产品总代,看起来好像是安妮出访获得的一个跟苏威典有关的政治跟经济上的交换筹码,实际上却是为SGM公司的产品做了一个一揽子的收购承诺。

等于就是提供了研发资金,只要做出来就给钱,还是按照这边开价,那边就直接收购的形式,换了别人,真不会让人相信,但是对随便买匹马都是数百上千万美元的中东富豪们来说,那就是真没人怀疑了,而且对于这种试制的东西都掏钱买,也只有这些不在乎钱的人才做得出来,其军事敏感性一下就降低了。

可是洛克跟维拉迪的背景决定他们的产品显然不同于美国人喜欢拿来忽悠人的那些东西,瓦伦家族的特点就是广泛撒网重点培养,他们家训就是看准一切机会投资,但不一定非要控股,这样他们有不断的资金投资别的企业,又能保证当某个企业在出现问题的时候全身而退,伤一指不伤其筋骨,从伊莱克斯

吸尘器到ABB变压器,从萨博战斗机到爱立信手机,再从CV90装甲车到顶级隐身护卫舰,什么他们都能参与其中,然后通过他们自己的银行系统跟证券市场化成无数条涓涓细流产生无数的经济效益,这样的结构,保证了瓦伦家族拥有一般企业难以企及的技术优势,可以调动的资源也是难以想象的,要知道,就连美国军队,所有的反坦克火箭筒都是萨博提供的!更别提几个每个美国大兵步枪上装着的艾穆珀因特瞄准镜,也是苏威典的产品!

所以他们能够以CV90作为基础,很快的拿出高质量的改动设计方案……

同时以工业制造业投资起家,然后才转为房地产岛业投资的维拉迪家族拥有德国人著名的精密生产能力,无论设备还是人员都是许多发展中国家乃至发达国家都难望其项背的,最终还是考虑到税收的问题,维拉迪这边决定把工厂开设在波兰,作为超过二十亿美元的总投资生产线项目,初期投入一亿七千万美元,齐天林承担七千万,另外两家平分剩下的,没有人问齐天林这七千万怎么来的,三言两语把事情敲定,洛克筹建研发机构在斯德哥摩尔,维拉迪马上开始建设工厂甚至局部先搞一个车间立刻试产,反正样车都可以全手工打造嘛,齐天林……负责产品研发后的试用、销售,嗯,他的工作已经完成了大半,那七千万都是这边投资局给他掏的。

许多人穷其一生都难以达到的商业高度,齐天林短短几年之间就达到了,其中掺杂了太多搏杀、贵族、宝藏、政治的因素,所以他自己看着手上这部卫星电话,也有点感叹,挂上电话,蹲在甲板上出神。

身后传来清晰而灵动的声音:“全部都谈完了?”转过头,是安妮端着一杯热腾腾的咖啡,身上是高领绒衣加修长的运动绒裤,一条阿拉伯风格的围巾似乎表明了她刚从中东回来。

姑娘和孩子们最后还是跟齐天林一起踏上了船,用柳子越的话来说,一家人本来就该是在一起的,何况齐天林能跟家人在一起不受打扰的时间真不多,在海上也是个不错的体验,所以就都一起乘船回欧洲。

齐天林笑着伸手接过咖啡杯,点点头。

姑娘过来随意的在柚木地板上坐下,双手撑在身后,上半身略微后仰:“怎么样?还有没有之前在这艘船上,你只是个小兵的感觉?”

齐天林思考了一下:“还在适应,我要尽量把自己当成小兵,不能因为这些东西改变了,就目空一切的以为什么都有了,艰难的路还在前面。”

安妮赞许的拍拍他的手:“也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事

业是一辈子的事情,如果你的一生没有点什么值得追求的事情,那也太无趣了,对吧?要当成一个世代相传的事业来做,你做不完给儿子孙子做……这样才有意思,对了,你会不会衰老乃至死亡?”表情相当的期待。

齐天林笑着摸摸她的金发:“要用事实来说明……”

安妮已经把动作转化为靠在他的身上:“要是你不会死……嗯,没有谁能赢得了你,对于一个不死之身的人来说,如果还不折腾点事情,那也太无聊了……让我生个孩子吧,看见那些公主王子,我越发想看看我们的后代是怎样的。”

齐天林下意识的看了一下平台甲板后驾驶台下的舷窗,一般玛若柳子越她们都会在那里休息,安妮发现了,笑着就拍他的后脑勺:“偷偷摸摸的干什么!”说是这么说,脚尖却勾着两人身前的一块甲板盖板,茶色的深邃眼眸荡漾着提醒齐天林,这边还有个通道是可以到卧室的。

齐天林眼观八方的没感觉什么情况,就抱着姑娘溜下去了……

回程其实很快的就靠近了索马里,毕竟只要顺着阿拉伯海掠过亚丁湾就顺着索马里东侧的海岸线往中非前进,途中在经过亚丁湾海角的时候,还真遇见过两次海盗小艇,因为渔船还不具备行进间起降直升机的能力,两艘几乎同样大小,但性能优异许多的小艇就被放下来迎上去,没有战斗,亚亚带着人嘻嘻哈哈的靠上去跟人家拉交情,打听近况,让帆船上的柳子越抱着儿子好惊讶的在双筒望远镜里观察:“那真的是海盗?”在新闻上看见不是都穷凶极恶的么。

玛若也在看:“亚亚就是他们一伙儿的,我们公司的黑人员工超过半数以上都是海盗出身!”

柳子越还赞许:“嗯,那老齐还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她们没发觉还有十多个海盗不见了呢。

齐天林这两艘船从欧洲穿越地中海的时候,是从利亚比的培训中心这边接了十多个小黑上船的,都是原来参与美国侦搜队的人手,在两艘船经过了苏伊士运河,暂停吉布提的时候,就把这帮家伙放下去了,这些在侦搜队已经具备相当特工技能的小黑,主要工作就是在法西兰给出的初步情报下,先于齐天林这边的战斗队伍,转移到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一带周围,去打探情报,打探那个法西兰情报特工人质德利.阿莱的踪迹。

这些索马里土生土长的小海盗无论放到这片土地的哪个角落,都能如鱼得水的如入无人之境,所以穿越大半个国家再到摩加迪沙,对他们来说跟在自己家里没什么区别。

齐天林的船现在就

只需要根据他们给出来的坐标方位靠近就行了。

成建制分兵种的索马里士兵,这就是法西兰人在自己解救人质的时候,不具备的关键因素!

而只要知道对方叫做索马里青年军,这十多个小黑中有两个小队长,其中一个就带了大部分人携带AK步枪明目张胆的投奔进去,只留下一个小队长带着三四个人乐呵呵的在海岸边准备了两部破得要命的皮卡车接船。

这种情况下,留下了五名廓尔喀没有去投入战斗,跟捕虾船一起靠在近海等待并兼做保镖,因为这片土地确实不太欢迎外来人。

买买提五人就完全是为了要到战斗中去检验,才被齐天林亲自带着出发。

空中两架直升机,地上两部皮卡车,从摩加迪沙西南方向的海岸边一百五十公里不到的地方,朝着目的地飞快的压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