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05章 操蛋

第六百零五章 操蛋

齐天林带着人跟着侦搜队的外围队长步行了剩下的两公里多,静静的蹲在了一片丘陵的高处灌木丛里,浑身也是破破烂烂的他们,这个时候才开始打开提着的大包开始穿戴装备,只有蒂雅解开了外面的袍子,里面的防弹衣跟战术背心都紧紧的裹在身上,小心的检查自己的短突击步枪和背在背上的MP7冲锋枪,外加腰际和胸前的两支手枪,都确认已经上膛并安全无误以后,才重新找了一块头巾随意的包裹自己的头部,也蹲在灌木丛,半跪在齐天林的身后,一脸肃穆的等着命令到来。

同样带着墨镜的阿里端着自己的精确步枪趴在灌木丛里,旁边是一名侦搜队员架着高倍观测镜,两人低声的印证着观察。

“十点方向,三百二十米距离,一个点,两个,确认是两个……”

“确认两个……已经记录……”

“这两个点右侧十五米左右,三个点……”

“确认三个……已经记录……”

齐天林和小队长就根据耳机里面听见的报告,一边观察着观测手们提出的亮点,一边轻声商量行进路线。

是的,只要他们带上那副很平常的带红外线涂层的战术墨镜,就能看见红外可见光点,在急促的频闪!

在确认对方索马里青年军没有学会使用任何缴获的夜视仪跟墨镜都被“不经意”的踩坏以后,卧底的侦搜队就堂而皇之的利用一名队员衣服上缀着几十颗扣子一样的“装饰品”,为后来的队伍指明了一条道路……

从村庄口开始,转角,路线都是绿色频闪,岗哨、暗哨、战斗人员驻扎地都是红色频闪,唯一一颗蓝色频闪就是人质所在的房屋,还有一颗黄色的频闪标明了他们卧底所处的位置。

这种一美元一个小型红外线频闪灯,一颗钮扣电池就可以持续好几天。

齐天林他们观察了好一阵,依旧一动不动,直到几公里外的枪声突然热烈的响起来,这边村庄里面才涌出了大量的武装人员,朝着东面张望。

朝着天上升腾飞起来的火箭弹说明这应该不是庆祝的仪式,主要掌控着这一带的青年军,就分出了一辆皮卡车过去看看情况……

车辆来去几公里非常快,特别是在这些熟悉当地地形条件的民兵来说,很快就心急火燎的冲回来:“打过来了!自由军打过来了……”

这一叫喊,整个村庄上百人的武装人员没有过多犹豫,呼啦啦的就端着枪支长矛弓箭的就冲出去了!

甚至能看见其中还有一些频闪的黄色灯也在跟着移动……

这是卧底们

也混在了这些人中间,阿里跟观测手依旧对这些人也在点数。

频闪灯本来就是发明来用作敌我识别的,功能不出奇,关键是看怎么用,那些法国特种兵身上稀里哗啦带那么多装备,有个鸟用!

齐天林的卫星电话里面传来亚亚嘻嘻的声音:“我们完成任务了,已经带着摩加迪沙边的自由军打过来了。”

本来就是军阀割据,派系林立的索马里,里面的关系错综复杂到可以写一本书,从部落,种族,政治理念,割据地盘到谁偷过谁一支羊都可以成为结仇的原因,也只有这些小黑才清晰这中间的关系,稍微挑拨一下,或者打个冷枪,就骑着摩托车在前面勾引着过来了,几十公里的距离嘛,人家追个羚羊都不止这点步程。

齐天林只叮嘱:“注意安全,混在里面帮着打打自由军,伺机撤退。”

亚亚在那边试着严谨一点:“好!我一定把每个弟兄都带回去。”可怎么都还是有点游戏的感觉。

不管那些在组织欢乐舞会的家伙了,齐天林点点头,通过自身的通讯频道下达命令:“准备进攻!”

所有人第一个动作都是伸手打开自己前胸后背的各两盏频闪灯,并观察自己身边战友的灯是否正常,然后才默默的分成一组小黑,一组买买提等人,齐天林跟蒂雅在中间的格局,散开队形无声无息的在灌木丛之间穿行,慢慢的靠近丘陵下的村庄……

高点只留下了阿里和专业狙击手阿迪力,跟另外那名观测手担当这两人的护卫,其他人都下去了。

这是个周围几公里范围内有很多村庄城镇的地方,这就是索马里民兵惯用的招式,只要发现了敌迹,四面八方都会来包围!

特别是直升机!

法西兰直升机还距离目标在十来公里外,声音就被人家捕捉到,无数的武装人员就朝这边聚集,等他们到来,哪里还有直升机的远距离突袭效果?下面明明就是一张大网等着的。

也许从村庄里面看出来,周围什么动静都没有,但是佩戴了隐形眼镜的卧底侦搜队员就能看见无数的频闪黄色光点,从丘陵上下来,于是很快齐天林就听见耳机里面阿里的报告:“有人做讯号……一切正常,重复一遍,有黄灯画圈,一切正常,在村庄的G6位置……请老板注意人质方位的周边搜寻,讯号指示那边是重点。”简单,但是有效的讯号仅仅通过一盏灯就传递出来,其实跟当年那个红灯记也差不多嘛,而把一个战场快速的分割成为经纬方格图,也是现在训练的必修课,看来阿里比这些小孩在这些技术层面的科目上,完成

得是要好一些。

齐天林回应一声,就指挥外围队长的小黑队伍:“你们到G6位置去接引卧底组别……买买提,你们到村口堵住,跟在我们的后面隐蔽,保持距离,不要跟上来,等待下一个命令。”

阿迪力的守卫方向在另一侧,距离更远:“有几个我们的卧底摆脱了冲出去的人,往回在走,已经跟我接洽上……”他也是拿了一个频闪灯在空中画圈,那几个完全索马里民兵打扮的小黑在装着躲进路边,摆脱了大部队以后,就按照指示,快速的回撤,找到了阿迪力,不需要对话,只是指了指灌木丛里的装备包,就扔了手里的长矛破AK,过来拿上自己熟悉的马萨达步枪,跟阿迪力一起建立高位阻击阵地,不是狙击,他们的作用是阻击也许会出现的外围增援部队,就凭这一点,就比那个什么法西兰特种作战部队要从容得多了。

村庄边缘的买买提等四人跟在齐天林两口子的后面,看着脸上涂了黑色油彩,佯装黑人的齐天林穿着一件很平常的阿拉伯衬衫,拉着蒂雅两人歪歪扭扭一点没有作战人员那种敏捷感觉的走在村庄里,他们握住步枪的手心还是禁不住的渗出了细汗。

和东边热闹非凡的枪声不同,刚才咋咋呼呼喧闹一片的村庄里面寂静如水,长年的战乱让这些地方也没有电力设备,所以基本都不点灯,油灯都不点,晚上早点睡觉,早上早点起来,多健康环保的生活方式。

但正是这种安静,任何一个黑暗的角落都可能隐藏着对方的暗哨,那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未知感觉,更让人紧张。

齐天林不紧张,伸手把姑娘搂在怀里,两人有些跌跌撞撞的前进,口中还发出那些滋滋的亲吻声,少女也娇羞的推来推去,所以两人行进的路线就很有点东倒西歪,嘻嘻哈哈的感觉!

只是从买买提他们的眼镜里面看出去,两人不停靠到黑暗角落亲热的地方,正好就是那些频闪灯指示出来的明哨暗哨位!

一个个的清场一般的靠上去,理所当然的靠过去,确认每一个点都没有了人手,才能安全的接近最后目的地。

只是这样紧张气氛下,蒂雅一边随意的把舌尖在齐天林脖子上发出声音,左手紧紧搂住丈夫的腰后自己插在那里的手枪,右手就攥住MP7冲锋枪,随时准备为齐天林的身后洒出一片弹雨来。

因为齐天林的手中就拿着隐藏在指间的战刃,难得发现过一个哨兵,还嘻嘻的伸头来看两人亲热场面的时候,就被他一刀甩过去,割掉了喉管跟血管,然后单手抓住对方的胸口衣领,慢慢放倒在墙角。

机里面传来了卧底头头图安的声音:“老板……计划有点改动!”他们已经被外围组的侦搜队接应上,也佩戴上了无线通讯系统跟枪械。

齐天林就搂着姑娘把少女挡在墙角,皱眉:“怎么?”

图安显然这段时间在这里收获不少:“他们说一共打死了超过五名法西兰人,留下一具尸体,就是外面流传最多图片的那个,其他的尸体都被法西兰人当场抢回去了,但是他们俘虏了一个活的!”

这倒是个例外的情况,外面一直流传的是他们击毙了两名法西兰特种队员,人质也被杀了,但是鉴于一直没有出现那名特别重要的特工人质的尸体照片,所以法西兰方面才不松口的委托齐天林这边动手,却也没有提到那名被俘的突击队员,只说失踪了一人,请齐天林他们顺便尽可能的打探消息。

图安的结论就是:“两个人是分开关押的,这边是人质,突击队员在距离这里一公里外的营地,怎么办?”

怎么办?凉拌!

齐天林真的有点在心里面大骂,这些政府部门的官僚主义,做个事情都特么遮遮掩掩的,要做什么一揽子交出来就行了,自己这边的计划制定肯定都会调整,说是只救一个人质,他所有的安排都是只针对这一个人,临到头现在冒出来一个俘虏,要是齐天林救走了人质,对,是完成了任务,业务也算圆满,可只要这边青年军泄愤的杀掉剩下的俘虏,公之于众,所有人都会认为是解救不彻底,倒了他的金字招牌啊!

真有点操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