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06章 接客

第六百零六章 接客

但是在下属面前,在整个通讯频道还等着他指挥的时候,齐天林只能镇定的吩咐:“图安注意找寻一个明了那地形分布的目标俘虏,这边照原计划行动,完成以后,你给我指导一下,我单独过去!”因为他的眼睛瞥见了前面土房背后的一辆摩托车,刚才混乱中,那些青年军可能没有看见这件交通工具。

图安迅疾的答应下来,蒂雅的眸子在月夜中闪闪发亮的看着齐天林,齐天林明白她的意思:“我单独奔袭,你跟他们撤离,注意我的电话联络,图安我都不会要跟着我一起,知道么?”这种超出常人承受能力的计划外行动,都得他自己亲手完成,大不了自己怎么都能逃掉,要是多一个部属就多一分累赘。

少女还是充满信任的点点头,不做声了,两人身体动作没有停顿,耳中听得图安的声音:“到位!”他俩就已经靠近了那个关押点的巷道拐角,这里有个哨卡,肯定不会因为那边的战斗被吸引开。

果然,两名本来靠坐在地面角落的武装分子听见男女加重喘息的声音,嬉笑着就站起来伸头拐角看:“谁?哪里去找的……”

齐天林把蒂雅往旁边的黑暗角落里面一推,少女发出一声嘤咛,现在她可不是那会儿什么都不懂,怎么都装不出来效果的时候,那种带点青春气息的小喘息声,让齐天林都忍不住瞥了一眼笑吟吟的那张面纱下有些娇媚的脸。

蒂雅还有功夫给了他一个媚眼,才隐没到黑暗中,齐天林就挥挥手也跟上去,随意的拉住姑娘的袍子找个角撕开,这种声音顿时把那俩哨兵吸引过来,伸手去拉齐天林的肩膀。笑骂:“哪有这么急,我们也看……”

话音未落,齐天林就把近的这个头部侧面用左手掌缘一击,右手的战刃就从后面那名同样背着步枪的哨兵从喉部侧面一刀拉下,一直破开到胸前!

蒂雅右手的MP7几乎就是抵在了前面这名哨兵的胸口,连续开枪,只有沉闷的枪机撞击声,枪声被一体消声器压抑到了最低限度,轻轻松开手,尸体缓缓倒下。

齐天林也把那个身体正在喷血的哨兵放下,毫无生命迹象的躯干顺着墙根滑下去,齐天林躬身就开始往哨卡里面潜行,左手战刃,右手已经把步枪单手提在手中,口边的骨震动通话器轻声:“GO!”

三四条黑影就鬼魅一般的从哨卡的另一边巷子冲出来,跟在他的身后,快速往里面冲,后面两个人留在了蒂雅的身边,三个人建立第三道防御阵线……

除了高点的第一道防御,买买提他们听到这边已经发动,就根据之前齐天林两口子清理过的通

道直奔那个用三颗红色频闪灯标明的敌军驻扎地,刚才从这边走了不少人,但是一定还有剩下的……

这是第二道防御线。

但最早打出响动的,反而就是中间的这道线……

他们太紧张了……因为不知道是刚刚睡醒,还是有别的什么通讯方式,总之有那么十来个人,在买买提四个人刚刚冲到驻扎地外围,还没有开始屏息凝神的建立阵地,就突然从几间房里冲出来,就奔着村庄外面的方向去。

按道理说这多半是追赶那些迎击自由军的人,是可以放出去的,可沙迪克江的上半身还没有来得及趴下,对面就冲出来几名挥舞步枪的武装分子,他几乎就已经暴露在人家面前了。

换个老兵,可能就这么僵着动作,黑暗之中这样的视觉盲区也不是没有,人家的注意力说不定都在打仗那边,没一定能注意到这个路边土坎下的人影,可沙迪克江就真认为自己暴露了,先下手为强,直接一个半跪,就开枪了!

所有参与这种特种夜间隐秘作战的步枪,都装上了消音器,这在欧美特种部队都是惯例了,可对方没有啊……

就算是买买提三人跟着也开枪射击,对方总归是有人还击了,清脆的枪声顿时划破这一片的宁静!

当然,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也不算是打破了计划,本来就是遇敌就要开枪的,只是早晚而已,经验不足导致了枪战开始得略早!

但是好处就是,齐天林他们这边前方本来未知的小心翼翼前行,顿时也被打破,几个人同时就好像跳蚤一样弹开,跃到两边的墙根,只有齐天林左手拿着战刃贴在步枪机匣上,右手平端步枪快速跃进,双腿呈半蹲的姿势飞快交替移动,这是一种极费力气的走法,好处就是随时可以趴倒隐蔽,而且矮了一大截的身形,就算接敌,对方也有个调整枪口的过程,可以占得那么一丝一毫的先机。

口中快速:“身后两侧,跟上,快速跟上,距离我保持五米,注意隐蔽,跟上……”

图安以及那名队长带着人毫不犹豫的就在两侧的黑暗中跟上他,所以当几支电筒在室内亮起,从几扇门里冲出几名听见枪声的守卫时候,迎接他们就是快速的一连串射击!

这个射击还是在获得了齐天林许可才开始的,这就是老手,他们并不因为情绪上的突然变化就马上开枪,居然有闲暇确认对方都已经冲出来,感觉室内没有故意躲在门边的人,才施施然的在齐天林一声:“OK!”之下,哒哒哒的放倒这几个。

然后齐天林当先跃上这栋两层小楼的门口:“图安

带人跟我进去,剩下警戒!”

这是第四道警戒线……

就算只有十多二十个人投入战斗,也要这样层层叠叠的设立有效的防御机制,才不会导致那种被人打得一锅粥的状况,这是个战术素养的问题,和齐天林有没有什么特殊能力无关。

图安这几人都是卧底的,熟悉地形,翻下刚才卡在头上的夜视仪,就跟着齐天林冲到楼边,口中还在喋喋不休的报告情况:“一般情况这边的用餐都有给人质送,我们观察过……”

齐天林已经半身蹲下,作为老板,他可真不讲究!

那些小黑更不讲究,战斗中,一切都是按照实际需要来的,图安把步枪往背上一甩,拔出带了消音器的手枪从往齐天林的身上踩,齐天林最后兜住他的脚,双手一抛,灵巧的黑人就腾空翻到了二楼上的天台!

后面三个人按照同样的方式无声的翻上去,齐天林才自己端着步枪从正门进去,轻轻的掩盖自己的脚步声,反而是楼顶大张旗鼓的就用枪托砸开天台门从上面开始搜查踹门。

这是欧美进入建筑的一个常规技巧,只要有条件,都要尽量从建筑上部进入,因为把敌人往上挤压,很不方便战斗,也会给上面的敌人一种拼命一搏拖延时间的心理暗示,而自上而下的攻击,很可能就会让人首先考虑从地面撤离,抵抗意识下降很多。

果然,伴随天台的声音,一楼几个明显开始是隐藏起来的脚步声突然就跳起来,楼上的动静太出乎意料了,只是他们刚跃出自己的隐蔽角落,就被也翻下夜视仪的齐天林快速击毙!

在绿油油的夜视仪视场里面,房间的各个角落说不上是纤毫毕现也算得上清清楚楚了,楼上也有弹壳掉在地上的声音,说明带着消声器的射击也在进行,而且占据主动压制了房间内的武装分子开枪,配合这样的动静,齐天林加快了脚步,正要往楼上冲,耳机里面就传来图安的声音:“二楼清扫完毕!老板记得查看地窖!”

接着楼梯就噌的跃下一个人,但是身上耀眼的频闪灯,让双方都控制住自己已经放在扳机上手指不要误伤对方。

对的!

地窖,所有的情报都说人质是关押在地窖,齐天林暗骂自己还是把自己部下的安全放在了第一位,差点忘记。

不让老板冲地窖,似乎也是这些小黑自己共有的默契,后面各个跟着跃下的频闪灯从齐天林面前冲过去,拖下来一名还在流血的青年军俘虏扔在墙角,这些卧底熟悉这些房屋结构,把齐天林挡在身后,快速拉开角落毯子下面的一块盖板,二话不说

就先扔了两枚爆炸物下去!

这是侦搜队出身的一帮小黑熟悉的美式流程,这个时候是不管下面有没有人质跟人质的身体健康,先扔一枚M34白磷闪光弹跟一枚M7催泪瓦斯下去,听到里面嘭的一声轻响,从缝隙都能感觉到那种复印机下面强光滑过的感觉,下面混杂着三四个人难以抑制的咳嗽声,图安一边带着夜视仪吃吃的笑,一边从手边抓过下属递上来的防毒面具,也不套上,只把口罩住,单手持手枪,就在另两人同时快速拉开的盖板口中直接跳下去!

能听见手枪射击的声音,同时还有大量的烟雾从下面冲起来,上面几个人来不及戴防毒面具,都随手用手肘遮住口鼻,但齐天林的耳机中能听见图安兴奋的声音:“人质在!活着!”

齐天林松一口气,忍住想咳的感觉,在门口探出头用卫星电话通知直升机:“小鸟起飞,过来接客了!”

听着外面噼里啪啦的射击声,看着被图安双手推上来的一个困住双手的外国人,打开电筒对照一下面孔,确实是那个被关了三年半的倒霉蛋,齐天林一把拉起图安,全部撤离!

除了他跟那个青年军俘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