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07章 闪

第六百零七章 闪

没有那么简单撤离的……

买买提等人面前开始黑影瞳瞳的晃动,带着最简易单目夜视仪的四个人,分摊在巷道建立了简单的防御工事,能做的就是不停的扣动扳机!

只要冲过来的人身上没有黄色频闪灯,步枪就不停的喷吐火焰,买买提还不停的在频道里面叫喊:“节省子弹,节省子弹,还有可能带来更多增援!”

是的,他们四个作为最靠近村口的防御线,几乎就要把村子前后所有聚集过来的武装人员都抵挡住,要不是大多数人被亚亚的所谓自由军袭击吸引走了,这边真的会尸横遍野双方伤亡都惊人的。

打棍子节很简单,就是和双方手持树枝模拟冷兵器打仗的游戏,周围是非洲鼓拍得震天动地,无数的树枝在空中飞舞,对阵双方都毫不手软,朝着对方猛抽猛打,勇猛的家伙越战越狂热,受不了的就开始仓皇逃窜,引来不少的奚落声,整个彪悍的古朴非洲风格体现得淋漓尽致,亚亚他们几个的摩托车就是在游戏比赛正酣的时候冲过来的。

骑着摩托车,同样的非洲小伙子打扮,并没有引起什么抵触,可是他们一过来就朝天开枪,高喊:“自由军袭击我们来了,前面已经血洗了两个村子!”

所有现场,能战斗的人都抄起了步枪,纷纷开始迎战后面几百米外皮卡车装载的武装分子……

在黄色频闪灯的指引下,亚亚迅速的收拢人手登上齐天林他们遗留下的皮卡车,在混乱激烈的枪战中,选择朝着海岸的方向,用摩托车先导的形式,悄悄的就撤退了,他们是最顺利的,因为他们人数最多,齐天林舍不得自己的弟弟们陷入混战,没有告诉他们计划有变,所以他们在看见空中腾跃过去的直升机的时候,满心兴奋跟骄傲!

我们自己的直升机!

直升机的作战效应实际上是被放大了,一般来说都分两种直升机,专业的武装直升机以阿帕奇这种为代表,另一类就是松鼠、黑鹰、海豚之类的运输直升机,前者带着导弹机炮主要是打坦克,后者最多外挂点火箭弹和机枪。

受到各种影视作品的影响,很多人都以为直升机一到天下臣服,其实在战场上,直升机是最没有震慑力的大型作战武器,上面的机枪看起来扫射很吓人,精度低得要命,在几十上百米空中用机枪扫射,每颗子弹弹着点距离都在好几米以上,想打中一个目标,就好像一边荡秋千一边弹玻璃珠一样难度大,还是用泼出去的弹雨吓人的成分比较高。

而火箭弹跟子弹在开阔地带的效果好一些,在这样的楼房巷战中,跳弹率极高,这在美

军教材中都是反复提醒的,而且最大的问题就在于直升机在枪林弹雨中更不能悬停,一旦停住就是活靶子,无论火箭弹还是子弹都能造成威胁,特别是四面八方都有敌人的时候。

所以齐天林的安排就是直升机只在最后作为撤离工具,来了就走,千万不要跟黑鹰坠落和法西兰特种突击队这样,在战场停留。

于是按照GPS坐标扑过来的直升机速度极快,直扑事先确定好的降落地点,一架在丘陵上,一架在村子边……

阿里一直趴在高点,利用夜视仪打了一个弹匣的子弹,算是给买买提等人做了另一个方向上的支援,那架直升机就扑下来了,带着让人偏偏倒倒的强风,高点阻击组很顺利的没有看见那些迎击自由军的人回来,就跟那些卧底一起爬上机舱,有点超载,但不会影响,多余的就挂在机橇上,迅速拉升到空中,除了直升机自带的红色频闪灯,没有打开任何灯具,高高的在空中盘旋为另一架做警戒。

难点就在这边的一架……

难点就在买买提等人这边……

找到人质的图安裹带着人很快就扑出来,让蒂雅和其他人上了直升机,他跟齐天林在村子边交接一下,指引了方向,齐天林执意拒绝了他的跟随,让他指挥撤离,自己就挟带了那个俘虏,骑着摩托车过去。

图安端着步枪跑到买买提这边,他们已经陷入了有些疯狂的杀戮当中!

要不是图安身上的频闪灯,估计突然听见身后脚步声的他们连图安都要打!

之前就说过,这里关押人质的特点就是周围四面八方都有小镇、部落和村庄,一开始可能还认为是自由军的袭击,当直升机的声音传来以后,就变成了外国入侵者,有些奔着自由军战场方向去的武装分子都开始往这边汇集了。

阿迪力作为狙击手已经跟着第一架直升机升空了,剩下的四个人中间,除了沙迪克江是机枪手,其他都是步枪,因为那种初次参加血战的兴奋战栗,让他们纠缠进去了!

这在新手中很常见,这不是零星的小型交火,而是人数众多的正面作战,那种五六发子弹打中一个人,有时候人体还在往前冲的情况,都是在以前的训练中没见过的,人体到底能够承受多少弹头,怎么还不会死去或者停止反击的细节,都不是在训练场上能训练出来,只有在实战中才能感受。

买买提第一个弹匣就撂倒了三个人,沙迪克江在他的叫喊之下,尽量的不要用机枪连续射击,可是一百发子弹的弹匣还是很快打完了,人人都以为端着机枪就跟兰博似的到处扫射,其实

只有在战场上才知道,机枪唯一的好处也就是子弹的延续性好一点,沙迪克江背了六个弹匣包,每包一百发,挂上新的弹链,又开始突突突,带了消音器的M249还是有比较明显的声音……

急剧狂飙的肾上腺素分泌,让这个小组打发了性,两人一个角度的封住村口,不停的朝那些在也是一种看得清清楚楚的身影点射、扫射、补枪、投掷手雷!

中途甚至出现过措不及防,突然有人冲近了,不得不拔出手枪迎头射击的纰漏,只是万幸他们都有个简单的土墙石砌工事,而且是在夜间,对方也不容易把握到他们的方位,就更不用说精确射击了。

当然青年军地方武装分子的战术素养低下也就体现在这个地方,他们没有主动包抄的习惯,而是在明确了哪里有敌人,前仆后继的都往这个点冲,从而顺带就降低了其他所有地方的攻击,别的小黑们才能顺利登机。

于是买买提这个小队长也就没能分心按照现在场面局势,主动的做出撤退或者掩护的举动来,只知道死死的守住自己这个被冲击重点!

图安过来就只能大喊大叫:“走了!走了!全部都登机了,在等你们!”还伸手去拉机枪手沙迪克江,自己也单手端着步枪朝远处胡乱射击。

买买提等人就有点惊醒的感觉,跳起来想撤退,对面的弹雨嗖嗖嗖的撒过来划破附近的空气带来声音,而周围的土墙上打出来那种噗噗噗的弹着声更提醒自己的身体要是被击中也是差不多的。

从激战到撤退有一个心理上的转换,很剧烈的转换,也就是死死顶住到终于可以走了,说难听点就是掌握不好就会泄劲,那种横下一条心死战的心理一下就松懈下来的感觉,在新手中是很容易出现的。

一枚火箭弹打在旁边十来米外的土墙上爆炸,那种冲击气浪一下撞得买买提头昏脑胀,旁边弹头溅起的土坷垃甚至打到脸上还一片生疼,刚刚起身站起来准备转身,爆炸声跟弹雨带来的威慑力,让他下意识的缩了一下脖子躲避,就这么一个细小的动作,那种被兴奋剂抽空了身体机能的后遗症就导致他一个踉跄,居然就跌倒下去!

旁边的同伴也差不多,这是生理机能的问题,身体不是天天在训练场上折腾就可以完全属于自己掌控的,当一些自己没有经历过的战斗状况时候,由不得自己!

但意志力还是在,咬着牙两人相互拉着在地上一滚,就用步枪撑着躬身站起来,只是刚一起身,买买提就感觉自己的屁股上被咬了一下,又一个踉跄就半跪下去,低声轻呼:“我中弹了!我中弹了!”这

种叫声也是下意识的。

图安距离他们不远,能听见,手上重重的把沙迪克江往直升机方向一推:“赶紧登机!”自己就在通讯系统里面呼叫:“紧急支援,有人受伤!重复一遍,紧急火力支援!”说完就扑过去,一手抓住买买提,半跪把他揽到自己背上扛起来,左手从身上取出一个大一些的频闪灯打开,使劲的朝远处进攻的青年军方向扔过去,拉住另一名华国菜鸟掉头就跑。

对方肯定看不见这个强烈闪烁着白色光芒的灯具,在夜视仪和红外线镀膜镜片中,就好像一个一直爆闪的闪光灯一样东西,带来的就是高空中那架直升机低头一个俯冲!

一挺六管加特林机枪,和六七支步枪,顺着这个爆闪的白光,铺天盖地的把子弹倾泻下来,给图安他们营造出了那么一点点的逃跑间隙!

同样坐在这架直升机上的阿迪力抱着狙击步枪,甚至都没有为这样可能到来的行为做好准备,这个时候单发射击的狙击步枪就是个烧火棍,所以他手忙脚乱中,只扔了一颗手雷下去,在腰上顺手抓了就扔下去。

一颗M84震撼闪光雷,没有任何的杀伤效果,反而让直升机驾驶员大喊一声谢特!拉住机柄就快速爬升,要不是SPH直升机头盔上的反强光镜片遮挡了一下,瞬间雪亮一片的光线,甚至会导致直升机失控!

其他机上人员也被闪到,带着一机舱战友的大骂跟嘲笑,阿迪力懊恼得只想把自己丢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