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08章 失声痛哭

第六百零八章 失声痛哭

雪亮一片的闪光,倒是帮助图安他们背身撤退的时候争取到一点时间,带着沉重的脚步和急促的喘息声,受伤的买买提被直升机上的人伸手拉过去,图安扣住机舱门,就使劲拍打旋翼已经急速转动的驾驶舱,第二架直升机也在这个豹子一样强壮的小黑大声叫喊中,腾升而起!

仅仅前后停留了不到七分钟,没有跟法西兰部队那样放下人等待行动完成,也就没被人包围住,快速的撤离了……

整个解救人质作战就只剩下齐天林一个人!

骑在摩托车上那名俘虏被他横放在油箱上,有些惊恐的想要挣扎,却被齐天林的手肘重重的压住,

一公里左右的距离,一会儿就到,中途甚至还远远看见了一些匆匆忙忙端着枪支挥舞着冲向直升机轰鸣方向的黑人,齐天林一张黑油油的脸倒是没有引起怀疑,把人和摩托车都甩在村子边,低声威胁:“我只是来救人,救到了就走,不想杀掉你,赶紧告诉我那个俘虏在什么地方关押?”

图安只是肯定的告诉齐天林这个在特工关押点抓到的黑人是青年军的头头之一,肯定知道这边俘虏的下落,齐天林看对方白花花的眼珠子在转,就劈头一掌砍过去,单凭手掌的力量打在对方的头部,剧烈的震荡让对方有些愣神,带着消音器的手枪抵在了胸口:“我不想杀你!我不恨你们,但是我必须要把人救走,赶紧说话,不然我就只有调动直升机来推平这里,让这里所有的人跟着一起陪葬!”

耳中隐约能够听见的空中直升机轰鸣声,让这名黑人犹豫了一下,低声:“右边第三栋,门口有两棵树,里面有十五个人把守,希望你……”后面说不出来,他现在显然很矛盾,一方面不愿齐天林真的扫荡了自己的据点,另一方面又不想齐天林杀掉自己那些看守。

齐天林娴熟的从后腰掏出几根捆扎带,把这个人手脚都绑在摩托车胎上:“找到人我再来放开你……没人知道这回事,但是如果没找到,我就立刻上来杀掉你再炸平这个区域!”

在堵上对方嘴的时刻,齐天林最后询问:“没有更改了?”黑人有些默默的摇了摇头。

齐天林对他们是真没恶感,拍拍对方的肩膀:“只要能救到人,我能不杀人就不会杀人的。”转身提着步枪就低身冲进了村庄。

得益于战刃的轻盈,齐天林在有些杂乱的村庄巷道里面左贴右靠,很快接近了那栋有些靠近中央的大屋,静静的把自己贴在混杂了植物的泥土墙面上,倾听里面有没有什么声音,刚把耳朵贴上去,就传来好明显的打击声:“听见没有?!又有人来

救你们,又有人掉下来了!”也许是这边安安静静没有枪声的原因,让这边的看守没有丝毫的压迫感,反而开始虐打俘虏泄愤。

齐天林心中就是一喜,看来还是没有被欺骗,把步枪慢慢的滑到胸前挂好,拔出腰间的手枪,用脚掌碾压的方式轻轻的顺着墙根过去,脑子里开始随意的思量十五个人?该不会是撒开了在周围防守吧?

这其实是一种对自己的放松方式,就是避免自己的弦绷得太紧,右手无名指尾指也不停的在P226的手柄上面快速敲击……

刚刚转过屋角就瞥见这边三两成堆的一群武装分子扎堆在大门周围,也许就是听见了轰鸣声才过来开始防守的,带着黑人们的固有思维方式,全都挤在门口这边,齐天林看看人数,忍不住摇了摇头,这一片,自己用步枪打掉两个弹匣估计都还不能顺利的攻进去,万一里面听见枪声就杀了人就前功尽弃了。

枪口轻轻的低垂下去一点,脚步轻移的往后退,口中长长的吐一口气,把那种已经做好准备厮杀的情绪慢慢滑出来,力图让自己不要那么紧张,抬头看看周围,从屋檐伸出来的干枯枝干估计屋顶是用茅草或者别的什么植物构成,再用戴着半指手套的手指在墙面轻轻抠剥一下,感知这种材质不是很坚固的那种,就打消了从墙面攀爬上去的念头,这一翻上去就是挺大的动静。

蹲下身来战刃顺着手腕滑出来轻轻的在墙上画圈,摁动通讯频道:“能听见么?”这一带都是平原地区,又没有高楼大厦遮挡,一两公里之内,也许空中的直升机能接到自己的声音,果然蒂雅、图安的声音都跟着驾驶员一起出现,有点激动:“能听见!一切正常!需要我们来搭载您么?”

果然那边也不过是刚刚升空准备离开,齐天林看看自己手臂上的高明GPS,摁动一下找到坐标数字:“到这边来周围随意扫射一下分散注意力,只来一架,另一架往别的方向牵制一下。”

“明白!”

齐天林手中的战刃刚刺进墙面画了一个大洞的范围,退开一部距离,就听见头上的空中传来巨大的直升机声音,然后没有什么停顿,也许是发现了这边村庄的存在,何况图安知道他在做什么,机枪和步枪就开始在直升机上开始射击,全都是朝着村庄外围的植物空地射击!

果然那些从听见轰鸣声就翘首以待的守卫们发现真的是奔着这边来的,马上就开始举起步枪朝空中射击,一两枚火箭弹也升空而起!

提供火力援助的直升机盘旋位置非常高,再持续的拉升一点,可枪声好像在撩拨守卫一样,持

续进行,下面彻底热闹起来,咒骂着射击,一些原本不参与战斗的人也从自己的房间里面出来大吼大叫,似乎这样就能让直升机无法降落。

齐天林看准乱成一片的时机,双手紧紧握住手枪,翻下来的夜视仪扣在眼睛上,低下头免得撞到了仪器,深吸一口气,就团身而上,用自己的左肩重重的撞在墙面上!

带着腾起来的尘土,绿油油的夜视仪里面,飞快的这么一扫而过,把整个房间都看了个通透,这是一间堂屋,不是那种里面分了好几间的房子,整个就好像祠堂一样就一间,一条人影双手高举,被吊挂起来,旁边一个身影的手也高高举起来,好像拿着什么,齐天林来不及辨认,右手食指已经击发了!

除了抛壳口溅出来的火星,消音器前面的火焰也非常小,声音甚至还没有齐天林这么撞进来,土墙破碎的声音大,那个身体就应声倒下,齐天林的本意是把所有人都吸引出去,没想到这个拷打者还留在里面,只有击倒,抢上两步看看身体还在扭动,就连续扣动扳机击毙,左手已经把战刃在吊挂者的手中间割掉绳索,打开夜视仪旁边的LED灯看看是个白人,低声在对方耳边:“我代表法西兰政府前来营救你!”

那个已经奄奄一息的家伙居然勉强回应了一句:“那帮狗娘养的婊子!”语调无比的虚弱,却好像钢丝一样顽强体现了生命力的存在,这特种作战突击队的身体就是不一样。

齐天林心下大乐,单手就把这个家伙拦腰抱起来,转身钻过那个墙洞,然后才扛到肩膀上,一口气往外跑!

肩头的人是有闷哼几声的,显然齐天林颠到了他的伤口,却一言不发,任由齐天林奔跑,一直跑到那个摩托车边,齐天林伸手滑出战刃正要给那个黑人俘虏割开约束,白人俘虏却勉力歪歪倒倒的撑住身子靠在齐天林身边,掰开对方的脸,齐天林一边打着摩托车,一边会意的伸头过去,让头上一点微弱的LED灯光照在黑人脸上。

白人低声要求:“弄……弄走,一起!”

齐天林看看破烂的小摩托车:“有这个必要?”让白人跨坐上来抱住自己的腰,白人却无论如何都要抓住那个黑人:“必须!”

齐天林只能暗骂不知道这中间又有什么原因,抓过咬着牙的黑人俘虏放在身前的油箱上面,于是摩托车启动的时候,齐天林真能感觉到机件都在发出艰难的嘎叽声,真不知道稍微快一点会不会突然一下崩开!

借助黑漆漆的夜晚,在直升机的枪击掩护下,小摩托车突突突的就顺着齐天林事先考虑的西南方走了……

可仅仅跑出去十公里不到,距离海岸线还有二三十公里的距离,齐天林就明显感觉到自己腰间的手力量在慢慢减退,后面那个白人有些支撑不住了,他能理解,这基本上是太过艰难的关押以后,身体机能完全是靠意志力坚持过来,在骤然获得释放以后,能坚持这么好一会儿,已经很难得了,看看周围的环境,找了一个起伏的土坎把摩托车骑过去,停好转身,那个白人就一头栽倒在土地上,全身都蜷缩起来,却难以抑制的呜呜呜哭泣起来!

完全是浑身都在抖动的那种失声痛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