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12章 波及

第六百一十二章 波及

迪达确实有些不同于亚亚他们这种边缘地区的乡巴佬,一直都在首都摩加迪沙周边长大,大多数时间都在首都混迹的这个二十五岁黑人,无论视野还是文化程度都比小海盗们强了太多。

他能说英语和不太流利的意利大语,因为索马里被这两个国家殖民了一百来年的时间,家里的长辈曾经给殖民者做过仆人,这些不同的经历跟背景让他首先意识到自己是个非洲人,是个索马里人,然后才是部落族群。

亚亚他们基本上就是只认同于自己的部族,对国家没什么概念,所以对这个自认为比他们更深刻一些的青年革命家一直都持嗤笑的态度。

齐天林帮他一起办理了一揽子的阿尔及利亚护照,船一靠岸就送到了迷雾岛岸边的学校念法语进修班,齐天林给他的承诺就是随便他学什么,随便他学到什么程度,也随便他决定以后干什么,自己都会负担他的学习费用跟生活费,去留自愿。

刚开始迪达有些震惊,反而有些警惕:“您需要我做什么?”

齐天林摇头:“我说过了,随便你做什么,彻底离开非洲争取进入欧美人主流社会也行,学成归国去做个独裁者或者民主主义者也可以,都看你自己的造化,我不在乎这点钱,只在乎也许能看见的那个未来。”

迪达更迷惑:“也许能看见的未来?”

齐天林点头:“你做的一切,迷惑的一切在一百年前的亚洲跟南美洲都是很常见的事情,有人走出来了,有更多的人迷失了,我不影响你,你凭借自己的感觉去学习,需要我帮助的时候到公司开口就是了,只要不是乱花钱,都能满足你。”

迪达就是这么离开的……

德让呢,这个可怜的军人没有被带回岛上,他还属于不能确认的人员,只能先放在穆尼那个最早的训练庄园里面,据说每天都呆呆的晒太阳,看一些新加入人员做基础军事训练,跟个叫花子似的,齐天林叫人拍了几张照片就带着去巴黎了。

他现在越发觉得自己好像一个商人多过于军事人员,但是摊子越铺越大,事情也越来越多,自己也不得不这样西装革履的周旋在各国政府机构之间。

身边只带了一名廓尔喀随从,亚亚现在也没有机会跟着他,随着队伍里面的小黑越来越多,他也要不停的安排培训、训练、作战、轮休、调动方面的事情,手下也不知不觉有超过百名非洲裔战士。

马嘉的廓尔喀士兵也是不断增长轮训的,鉴于阿联酋的奥塔尔军团马上就要开始派人驻守,他也在加快自己人手增加的速度。

因为萨奇

那边显然才是速度最快的,东欧跟哥萨克里面能够抽调出来想上战场挣钱的人太多了,加上那边有个现成的流水线一般培训中心,先期已经有五六十名哥萨克被送到阿汗富的特别行动队替换人手,进行实战考验,据说那家军事俱乐部的注册人员已经超过了三千人,以后可以按照每个月一百人的速度跟这边输送轮训!

而马克才是所有主管当中,可见以后掌控人手最多的,因为几乎所有的人手都会到他的中东军团去轮休,仅仅一个阿联酋奥塔尔军团都要保证一千人的规模!

不知不觉期间,齐天林手底下已经隐约掌控了数千名战士,还是那种经常在战地上战斗的真正士兵!

各大武装承包商公司都号称自己有上万名武装雇员,可这都是临时工的性质,一般能保持个几百人的常备骨干队伍都是很大的公司了,因为高质量的PMC每个月动不动都是几千过万美元工资,白养着不做事的话,算算帐吧,那真是吃钱的鬼。

而齐天林这上千人的队伍也不起眼,全都是几十百把人的分散在各个培训中心跟业务战场上,所有人都是有正在运作的工作合同在身,一点不会有屯兵的感觉,如果非要分析挑刺,也只能说齐天林的业务太好了!

所以当一名法西兰国防部的官员坐在他面前跟他提到,沙漠鹰公司现在同时在册并取得工作合同的武装雇员有一千二百余人之多,他自己都吃了一惊。

因为包括萨奇马克在内,他们所有的人员都是跟苏珊这边签订的雇佣合同,都要从法西兰政府这边注册备案,对他的人员流动最清楚不过!

这还是沙漠军团在筹建阶段,等那边的人手开始满员,人数几乎可以按照几何数增长!

这名官员还出示了一张单据:“这家公司去年的各种项目营业额超过了两千多万欧元,今年很可能再翻番,你在法西兰拥有这么大规模的公司,却愿意到英兰格一家同行公司去当个小股东?”

齐天林摊开双手:“我有什么办法,跟着英兰格人更容易从美国人那里得到大合同项目,法西兰可一直没有给我提供过什么大型业务,所以从税收考虑,我不得不准备把公司转移到摩纳哥去。”

他的对面坐了一排官员,两名穿着军装四名西装,玛若以为是个给齐天林授勋奖励之类的会议,还想跟着一起来见证一下,齐天林却觉得跟这些政府打交道没那么容易,最后只带了一个随从就来了。

另一名官员的脸色就更难看:“这就是你为什么最终把SGM公司放在了伦敦的原因?”作为一家军事设备公司,

投资过亿美元在欧洲也不是多大个事情,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家公司意味着什么,成熟的北欧军火设计加上高精密的德国机械制造,再有中东财团若隐若现的经济支持,这家公司的效益和地位指日可待。

齐天林还是很泰然:“我是个商人,这都是商业上的选择,跟国家没有关系,当法西兰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很乐意效劳,好比这一次,你们明白我们仅仅就是看在公司所在法西兰的原因,几乎是免费服务,但这种事情肯定不会再有,我们的行业口碑放在那里,一定会提供高质高效,同样也是较高价位的服务,至于我们做什么,这是由客户决定的。”

官员都很皱眉:“你就没有什么政治倾向?”

齐天林反问:“我需要什么倾向?我们就是拿钱做事,只要不惹麻烦,不违反道德底线跟国际法,利益是我们的唯一倾向。”

官员也有点语塞,跟这种商人谈什么国家利益呢,假如这里没有利益,人家可以随时关闭公司到别的国家去另起炉灶,凭什么要求人家就要为法西兰服务呢?当然,齐天林也说得很明显了,只要给钱,啥都可以,否则免谈。

上校衔的两名军官一直坐在一边没有参与谈话,直到官员们停顿下来,他们才礼貌的开口:“保罗先生,我们想详细的了解一下你们的作战经过,毕竟阿莱先生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船上了。”

齐天林摇摇头:“我们之间关于这次没有签署任何形式的合同,所以我没有这个义务给你们汇报我们的工作经过,只需要交出结果就行了。”言下之意就是免费服务的活动就不要挑三拣四的打探了,如果给了钱自然就是另一种服务态度,现在他越来越有这样的底气了,欧美国家不是最喜欢标榜法治么,那么他所有的事情都按照法律规程来,就愈发不容易抓到自己的把柄了。

两位军官显然被他的无耻有点惊讶住了,吞咽了一下才继续开口:“你们体现出来的战斗力很让我们惊讶,毕竟有一个我们之前的失败战例放在那里,所以我们希望能够了解一下过程,做一些战术上的探讨。”

齐天林还有更无耻的:“这就更是商业机密了,我们是有索马里籍的员工,但是作战本身是我们的强项,如果军方觉得有什么不是很满意自身作战水平的,我们可以提供一揽子的培训计划,我们同样在为苏威典军方、美国军方以及俄罗斯军方提供类似的培训,如果你们有兴趣,可以安排到我们位于乌克兰的培训中心参观。”

这样的唇枪舌剑,你来我往虽然不血腥激烈,但是也有点步步紧逼,你进我

退的感觉,齐天林现在是真有点底气了,相比之下法西兰真没有什么特别拿得出手的作战部队,这个自认为自己是大国的老牌欧洲国家,什么都要强调自己的地位,但没有强硬的军力在背后作支撑,就连之前对利亚比的封锁攻击都是联合了好几个欧洲国家才勉强完成,何况背后还有很多美国人的影子。

这次在国防部特种战略中心办公室的会谈,持续了两个多小时,这几名官员最终才说出他们的实际目的,在见证过了齐天林这家PMC公司的作战能力以后,他们需要更有实质性的合作,价格么……可以谈。

齐天林心里就有点了然了,这其实跟英兰格要求他们帮忙在阿尔及利亚动手是一码事。

这两个紧邻的国家都在利亚比的西部,也紧靠卡菲扎出逃的尼日尔,四个田字形分布的国家,发生的一切事情说到底,还是因为沙漠鹰几年前遭遇覆灭的那一场国家叛乱。

自己到底能如何利用一下这场波及开来的动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