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13章 主意

第六百一十三章 主意

局势其实很简单,当年的卡菲扎在抵挡反政府武装的时候,大量招募了雇佣兵来作战,像罗伯特那样赌错了方向的欧洲PMC公司还是不多,所以政府军这边的雇佣兵除了少量沙漠鹰这样的外籍雇佣兵,大部分还是来自非洲各国的人手。

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马里的一拨叫做图阿雷格的部族,当利亚比反政府上台以后,这些携带了大量武器装备的雇佣兵就只能越过阿尔及利亚返回了马里,就在靠近利亚比这边的北部跟其他一些势力纠集起来,拥兵自重的闹起了独立,甚至打算攻克政府,学利亚比反政府武装夺取政权。

活脱脱的就是利亚比的翻版,只是西方社会这回支持的是政府一方。

赶尽杀绝是做不到的,这些非洲人在无数次的战斗动乱中,就好像蝗灾一样,不事生产不求建设,只有打倒破坏,一旦被包围重击,立刻化整为零变成平民销声匿迹。

所以当法西兰军队在马里发起强大攻势的时候,这些乱军就逃往阿尔及利亚祸害那边,英兰格的计划就是抓住这个机会,打着帮阿尔及利亚政府肃清这些叛乱分子的旗号,插手一贯都是法西兰人后花园的这个北非国家。

怪不得英法两国都对齐天林这个摇摆在中间的战斗力量又打又拉。

齐天林第一次有种下棋的感觉了……

当他还是个挣扎在利亚比中部的小雇佣兵的时候,只能是棋盘上一颗微不足道棋子的瑕疵,连一颗棋子都算不上,所以不但连自己的生命无法掌控,连自己附着的战队都被别人随意的决定命运。

时过境迁,在多方苦心经营的局面之下,他终于也成了操纵者之一,甚至还是明面上的英法两国背后的操纵者!

他现在拥有很多着后手可以下,可以联络尼日尔的卡菲扎,那边一定不声不响的聚集了一些力量等待发力,火中取栗,说不定就可以趁乱在这个局面获得什么结果;

也可以通过中东的瓦哈比找上现在的非洲基地组织沟通,因为国际舆论现在都集中在说图阿雷格勾结的是在马里北部的非洲基地分支;

还可以悄无声息的利用英法两国在两边国家对图阿雷格部族的围追堵截,趁乱摘个熟桃子,把这支武装力量顺势拉到自己的麾下……

可能性太多了!

这一切甚至把美国都可以算计在其中,他不相信这种英法之间都在争夺的局面,背后没有美国人的影子。

有时候事情就是这样,他一直埋头默默的经营着方方面面,看起来好像微不足道或者不着边际的人或事,点点滴滴的汇集

起来,就给他夯实了一个逐渐成形的基础,正应了那句话平地一声雷,突然一下,他就发现自己手中握有了各种各样的牌面跟资源了!

他跟法西兰的人的会谈是暂时没有什么结果的,因为他以自己不太擅长局势把握为理由,要求考虑几天时间再答复。

而实际上他是要抑制自己那种想做点什么的冲动!

就是穷人乍富老想显摆点什么的那种冲动……

反复提醒自己时候还没有到,自己才刚刚上路,前面的路还远得很!

从法西兰国防部下属的一个对外作战部门回来,他就一直坐在柳子越的房间阳台上,双脚高高的搭在雕花铁栏杆上,慢腾腾的吞云吐雾,脑子里面使劲的转悠自己该怎么做。

法西兰已经调动了数千军队到马里,但是目前的行动更多还是一种驱散的模式,那些发政府武装看起来被打得七零八落溃不成军,可是并没有太多实质性的伤亡,一下就消失在这几个国家之间的区域,很显而易见,只要法西兰军队撤离马里,他们就会卷土重来,现在阿尔及利亚频繁发生的人质绑架等恶性事件就说明他们已经散布到邻国。

马里正在变成一个类似阿汗富的泥沼,以战养兵以盗养兵的叛乱者们可以无限制的耗下去,而数千人的军队对法西兰来说,就是一笔难以消化的巨额军费开支了。

马里政府当然是没法为这笔开销承担费用的,这个被联合国列为最不发达国家之一的穷国家没有太多值得发达国家赚取的利益,欧美国家在这一带伸手,到底还有什么用意呢?

所以说现在打着的旗号就是保护侨民跟肃清其中的非洲基地恐怖分子,齐天林很怀疑其中的真实性。

只有了解了背后的真实含义,他才能决定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做。

柳子越处理完办公室的事情上楼来,看见丈夫一脸沉思的坐在阳台上发呆,儿子一张脸上乱七八糟的涂满自己的化妆品在地摊上自得其乐的爬来爬去,旁边自己收拾的化妆品箱子更是被打开翻得到处都是,顿时有点呈昏厥状:“我们还是赶紧回岛上去好了,就算我在做事,你习惯性的发呆时候,还有你那个小老婆跟女朋友可以顺带帮我照顾儿子!”

齐天林茫然的摆两下脑袋才回到现实中,转头看见儿子的惨状,也有点莞尔,伸手把儿子抓起来,齐天骄就顺着父亲强壮的臂膀爬过去,齐天林随手就撩起自己身上的T恤给儿子擦脸:“男子汉大丈夫,什么时候学着涂脂抹粉了!这可不是我们齐家的风格!”

柳子越没好气的过来收拾自己的

东西:“还不是你那个小老婆,我看见她没事儿就把小孩儿当成洋娃娃来玩,你跟她早点生一个女儿,别来毒害我的儿子!”

齐天林把儿子的脸上倒是弄得香喷喷的:“还有这样的事情,可别把我的儿子给教成了断背山!那才要命……还要呆几天吧,跟巴黎这边有点事情要商谈,嗯,晚点我跟爸打个电话唠唠,早点处理了回家。”自从中东索马里回来,他就没停顿过,比打仗的时候还要忙。

可是晚间跟柳成林的电话翁婿俩都集中在了孩子身上,柳成林彻底退休的感觉非常好:“过段时间把天骄送回来,我真的闲得慌,那些挠头的事情,你跟老吕说!”

吕将军确实也在找机会跟齐天林沟通:“我们已经跟阿联酋方面沟通上了,很有惊喜,他们表达出了很多商业跟政治上的诚意,我们能够操作腾挪的空间很大,你的功劳不小……但我们现在也在跟伊琅实施能源通道,希望两边互不影响吧。”

齐天林觉得不能把阿拉伯世界自弹自唱的高度机密随便说,只提醒:“跟我没什么关系,我不在乎这些,但你们小心谨慎没坏事。”

老吕能明白他的心思:“这也就是跟你说说,毕竟海和会一直都有自己的一套准则,也一直在国际社会中有自己的地位,和我们的关系也不远不近,希望这次能够有些实质性的进展,但都是掩盖在国家别的步骤之下的,这个契机也掩盖住了,没有人知道是你拉的线,到我这里为止了……”

话锋一转,就把内容拉到索马里的事情上面来:“这次是不是你们替法西兰擦了屁股?”

齐天林敏锐了一回:“买买提他们还是跟上级有联系?”他可是最忌讳这件事的,这帮来自华国的战士如果能够摆正自己的位置,他也不介意逐步多接收一些战士出来轮战,但是如果继续扮演国内探子的身份,说不得就只有斩断这边的联系以求自保,不然迟早出事。

老吕一个劲摇头:“推测,推测!我们在法西兰欧洲地区也是有情报人员的,法西兰前面栽了大跟斗,看着他们笑话的人不少,所以也知道他们在找人收拾残局,你不是有索马里的人手么,能这么干净利落的在那边干这件事,就你们了,应该说是情报界都知道了。”

齐天林不骄傲:“是我们,不过没多大赚头,但是现在法西兰找我们到马里去帮忙,你有什么建议我听听?”

老吕就深谙这些局势了:“我只能提供形势介绍给你,不说华国的立场,你自己衡量,对吧,这才是你现在需要的。”他也在试着适应齐天林的方式。

老吕介绍得也很简单:“整个西非,都是法西兰以前的殖民地,搞伊克拉和阿汗富,他们是跟美国人唱了反调的,不是很上心,但利亚比的事情上就赶紧充当急先锋,就是要表现他们对这一带的掌控……马里本身是没有资源和太多地缘好处,就因为周围都是传统的法系地区,现在马里出了事儿,法西兰就必须出手,表现他们在这一带的存在感,巩固自己在这一带的影响力,理解没?”

齐天林总算是恍然大悟:“英兰格人想插手这一带,目的也就是趁乱跟法西兰人抢点影响力?”

老吕认可:“当然,区域影响是主要目的,附带也是为了防止这些区域如果变成不受控制的反对派地区会产生更多的基地恐怖分子,对欧洲造成威胁,但是现在却产生了逆反效果,被剿杀的马里北部溃散分子已经放出话来,要到欧洲制造更多的恐怖行动报复!”

原来是这样!

齐天林心里总算是有点底,能拿定主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