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14章 口气

第六百一十四章 口气

从华国的习俗来说,很喜欢用红色基调的东西表达喜庆,金色的装饰表现皇权,齐天林小时候还是被纪玉莲带到平京故宫参观过,对比今天自己呆的这个皇宫,华国那个真是五彩缤纷了。

伦敦西北部的这个宫殿真的就只有红色跟金色两种颜色,放眼看过去,齐腰以下的地方到处都是红色,之上就金灿灿的一片了,所有的男士都穿着严谨的黑色燕尾礼服,女士也绝对没有花里胡哨的打扮,能在头上增加点头饰都是安妮这样熟谙这一套的大胆之举了。

齐天林准许颁发这个男爵头衔已经快一年的时间,以前每年英兰格王室都会举行两次授勋封爵仪式,现在女王老太太身体大不如前,次数就在减少,而且参与仪式的人也比较少,免得老太太支撑不过去,以前每次好几百人,一圈下来,就算王储也要应付一部分,老太太还是很吃力的。

所以也变相的造成现在勋章爵位愈发抢手珍贵。

爵位真不是那么好拿的,一年也就十来个,那个著名的足坛佛爵爷,其实不过也就是拿到了最低第七档的二级爵士勋章,连传统意义的爵位都还没有摸到边,齐天林却一跃而上,直接拿下第五档的男爵爵位,虽然是最低爵位,却已经是平民能拿到的最高爵位,他做的那些隐蔽战线的工作,当然是为英兰格政府获得了不少的利益,但以他的年龄还不足以能够得到这么高的封赏,从爵士到准男爵一步步晋升最后才开始进入爵位才是正常的。

唉,说到底,他还是沾了安妮的光!

整个大厅里面鸦雀无声的站着好几十名成功人士,少数功勋卓绝的运动员跟士兵和演员稍微年轻点,大多都是得个低级爵士勋章,今年能获得封爵的几个人无一不是五十岁以上的高龄,就齐天林年纪轻轻的站在最前面,但他还不是最显眼的,因为安妮是唯一一个坐着的!

可以带家属见证自己这个无上荣光的一刻,但是都得在后面隔离带站着观礼,唯独安妮可以陪在齐天林身边,还有侍从搬了一把金灿灿的椅子给她坐在前排,好几十号人呢,亏她有双长腿,居然可以绞着斜靠在一起,半边蕾丝面罩的帽子仪态大方的坐在那里,毫不怯场。

齐天林都只能照婚纱照似的站在椅子旁,耳中能听见安妮嘴唇不动的警告他:“腰挺直了!别东张西望!”

远远站在好几十米外的玛若跟柳子越就尽量挺直了腰板,嘴唇微动的讨论:“亏得……我是出不得这个台面的!”

柳子越嘴硬:“有多了不起?我上台都上腻了!”早上还是小争论了一下的,她说自己是正儿八

经的夫人,应该陪着一起,安妮轻笑:“要是你陪他结果被隔开,我却可以坐在女王侧面怎么办?”

民女溃败……

整个过程非常肃穆,无论是只有受颁勋章的低级爵士,还是能得到长剑触肩的伯爵,无一不是在延续那些流传了数百年的仪式,老太太白发苍苍,穿着就跟个稍微正规一点的街头老大妈似的,但丝毫不损场面的庄重感。

虽然不是在类似宏大教堂之类的影视剧场面下,周围也没有彩旗飘飘的骑士助阵,仅有几名穿着黑色镶红边的礼仪士官拱卫,但依旧让所有的成功人士感到紧张。

所以齐天林这东张西望的习惯是真不好,来的路上安妮就警告过他很多次了:“这是一种尊重,对传统和礼仪的尊重,就当演戏好了……”她开始还担心齐天林不愿给英女王半跪呢。

齐天林倒是满不在乎:“端个步枪都是半跪着射击的,有什么不能跪的……”

可真扶着一个专门帮助半跪的把手半跪下去,看见那柄明晃晃却没有开刃的礼仪军刀放在自己肩头,齐天林还是强忍了一下不让自己跳起来劈手抢过刀,这种被人用刀架脖子上的感觉太不爽了,虽然是个老太太。

老太太眼神儿不太好了,拿着刀端详了他好一会儿:“你是搞什么的?”提名是政府的事情,这边只管封,做了什么老太太哪能都知道?

齐天林觉得自己的事情只言片语也说不清楚,简单明了:“我是007……”

老太太恍然大悟:“哇哦……演电影的!”轻轻把刀尖在他肩膀上敲两下,就算完成了,没想象中那么啰里啰嗦和神圣,还有不少人等着呢。

大厅里面是不允许拍照的,直到出了皇宫,仨姑娘才跟齐天林轮流拿着授勋证书拍个照片,回头上车回家,开车是蒂雅,这姑娘没兴趣进皇宫,因为要安检,所以就留在车上照顾俩小孩儿,杰夫还是被送回岛上去念幼儿园了。

柳子越对英兰格的爵位还是没有那么仰慕,毕竟这些欧洲国家的皇宫什么的跟华国一比就是个小殿堂,具有党员背景的她还是能藐视权贵的:“以前老看那些小说里面什么男爵夫人,估计现在就是我这样的了?”

安妮不跟她抢头衔:“他还早得很呢……仪式完结了以后,包租公给你说什么?”

这口气让齐天林憋了一下:“还不是客套话,感谢我为英兰格政府所做的一切,顺带邀请我改天到他的办公室谈一谈,估计还是到阿尔及利亚的事情,政府是很希望插手进去,但是军队调动过去民意肯定不太好,而且那么多国家看

着呢,想让我们去。”

玛若终于开口:“包租公是谁?”刚才在那个大厅里面看见太多名人了,连搞软件那个名义上的世界首富,都只得了个二级爵士勋章,这姑娘愈发后悔自己该早点拿下男朋友,不然现在该是多得瑟啊!

柳子越也拿眼睛看安妮,安妮又是那种高于所有人的嘲弄口吻:“首相先生喽,英兰格居然出了个这种首相,自己搬到首相府还把原来的寓所出租,真是笑掉大牙了。”

连齐天林都忍不住伸手抓过公主在屁股上打几巴掌,柳子越跟玛若立刻鼓掌!

还真是这样,齐天林没有再获得跟首相直接面谈的机会,但是首相办公室的一位发言人在记者会上表达了英兰格政府已经和阿尔及利亚政府达成共识,希望能够共同面对消除不安定的恐怖分子因素以后,宙斯盾公司获得一份派遣少数民族裔PMC到阿尔及利亚进行军队培训的合同,这还只是第一步不会触怒法西兰政府的行动,站稳脚跟以后,再通过一些特种战术小队,逐渐帮助阿尔及利亚政府肃清武装分子。

少数民族裔,就只能是齐天林这边调动人手了,两个廓尔喀小队和三个黑人小队先期出发,这样的商业行为被新闻媒体报道以后,都没有激起什么浪花,英兰格政府甚至不用为这样的行为承担任何压力,连财政上的费用都是一个民间慈善机构提供的,都不经过国会批准……

所以,当齐天林再接到法西兰国防部电话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多半得脚踏两只船了。

道理是一样的,英法两国都不是没有自己的军队跟精锐,特别是法西兰这几年颇有些咄咄逼人的气势,先在利亚比出手空袭扶持反对派,又在科特迪瓦出兵练手,现在数千人进驻马里,势头一时无两,要不是索马里的事情,最近他们可真是志得意满,可现在这个资讯发达的社会,容不得国家官方军队有任何闪失,一旦内幕被捅出来,政府就下不了台,如果能够辗转通过PMC公司做同样的事情,就可以有好处抢功劳,出了事一概不认帐。

而跟英兰格政府是学着美国政府搞承包商制度不同,法西兰的雇佣兵风气本来就非常重,他们拥有一支非常有名的外籍军团,所以这些年一直都没有怎么利用PMC来处理战争事务,但现在这支外籍军团愈发的被等同于法西兰政府军队,所受到的限制也越来越多,于是法西兰在利用PMC上面反而落后于英美太多。

法西兰是很多PMC公司选择的落脚点,就因为他们的地理位置到各个地区都很方便,也因为这个国家浓厚的雇佣传统,政策比较宽松,

吸纳PMC人员比较容易,但是也因为外籍军团包揽了太多任务的原因,跟法西兰政府合作的PMC公司反而不算很多。

于是当现在英兰格已经明目张胆的开始往他们的自留地伸手的时候,齐天林就成为了一个很有分量的选择,因为他熟悉非洲战场,拥有不俗的战力,还有成功率颇高的口碑,更重要的是,他同时还在运作英兰格的单子。

“你怎么处理同时接受法英两国事务的情况?”说话的已经是一位法西兰国防部的上校,坐在国防部办公室里面,态度不卑不亢,介绍自己只是为了了解如果签下合同,后续发展是否可控邀请他而来。

齐天林笑着递上一支雪茄,帮忙点燃:“两份合同互不抵触,英兰格是要求我们培训阿尔及利亚的军事人员,协助打击阿尔及利亚境内的武装恐怖分子,你们的要求是在马里境内对吧?”

上校摇摇头:“他们到阿尔及利亚就已经触碰到了我们的利益范围,越界了……”

齐天林也摇头,舒适的翘起二郎腿,靠在椅子里面,把身体还在这种老式实木办公椅里面摇了两下才开口:“这是你们的政治,不是我的生意,不过从一个生意人的角度,我只能提醒一句,你们为什么非要在意这些苦哈哈的传统区域,不到那些油水丰厚的地方去分一杯羹?与其说守在这些不毛之地按了葫芦起了瓢,不如主动出击到回报更大的地方去获得利益。”

“这些地方能收拾保持安定就好了,非要纠结于你多一点我少一点跟个小孩子似的?”

男爵先生的口气是真有点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