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16章 内线

第六百一十六章 内线

但齐天林总归是蹲不住的,等维拉迪那边有四部样车一出来,立刻就打着试车的旗号,一溜烟的跑了!

新型装甲越野车的说法很多,从MRAP防地雷反伏击车,到LAPV轻型装甲巡逻越野车,其实都是各个生产厂家给自己产品的定位,脱胎于CV90底盘的SGM公司的这种轮式装甲车,敢厚着脸皮说自己是越野车,也真是有点不要脸的。

齐天林第一次看见这图纸的时候,就感觉是把CV90的炮塔取掉,再把履带部分换成六轮的形式,但是一个活动遥控30毫米机关炮平台,借助葫芦吊就可以人工安装到车顶,比那些在车顶上焊个钢板围住一挺机枪的越野车火力强得不是一点半点,把这种东西用到跟其他厂家的同类产品中竞争,真的是有点开了外挂的感觉!

洛克的研发中心也够无耻,为了跟越野车扯上边,硬生生的把尖尖的装甲车头改成了引擎盖似的方头,然后一改一般装甲车比较简陋的内部军用座位,全部按照越野车的标准来安排座位,一个实际能装十一个人的装甲车体,变成了一般七人座越野车的内部,中控台电子设备也尽量朝着民用车的感觉走。

其实CV90装甲车是好几家公司的合成品,无论装甲和机动性能都堪称轻型装甲车的佼佼者,最为精华的就是底盘,而恰恰洛克的家族就控股了其中底盘研发制造公司,所以只要拿出跟CV90同出一门的招牌,这种被维拉迪命名为沙狐的装甲越野车立刻获得了不少人的关注。

齐天林在马里的机场亲眼看见用C27运过来的四部沙狐,蒂雅同样一身戎装的站在他旁边,大耳猫的卡通造型已经被画到车体上作为吉祥物,齐天林是没看出来这个杀气腾腾的东西和那个小精灵的外表有什么关联,也许是维拉迪还在怀念那个第三帝国的元帅?

他其实是接到了马嘉的报告,才决定过来的,英兰格人在对他的这个廓尔喀行动队搞复辟!

在阿汗富的时候,当齐天林离开以后,因为整个特别行动队是按照自己的战斗模式跟轮休体系进行的,英兰格军队只提供了后勤保障,插不上手脚,也许就是在那边觉得好像这支部队有体现出来不同风貌的感觉,又也许是英兰格人安插在廓尔喀中间的眼线被马嘉等人不留痕迹的辣手消除,借着这次把廓尔喀行动队雇佣过来和特别空勤团连队混编在一起,开始重新进行他们那一套对英女王效忠的洗脑工作!

别以为外国军队就没有政治思想工作,以美军为代表的救世思维,就是在军队里面反复灌输的,搞得美国大兵一个个都认为自己是来

解救世界的,而欧洲国家譬如英兰格灌输得比较多的就是对国家跟王室效忠的荣誉感……

阶级划分是君主立宪制国家里面真实存在的东西,如果在以前那些廓尔喀中间,还只是完全为着温饱而去的,很容易就会被教得服服帖帖,但当这些人真的意识到自己除了工资除了钱,还想有尊严的时候,再想拉回去就有点难了。

齐天林从来没有在自己的队伍里面灌输过政治意识形态的东西,也没有谈过为国家民族之类的高调子,就是简简单单的为自己,加上他有些别人难以复制的个人崇拜,已经跟随他不短时间的廓尔喀真的有些不一样了。

第一时间齐天林就得到了下面的报告,所以齐天林除了要求队长们不动声色之外,自己也顺着测试新车的由头,过来检查安抚自己的部队。

这英兰格人还真是习惯性的喜欢做手脚!

跟他一起的自然还是蒂雅和亲卫队,大家都习惯这样的规模,看见越野车从机舱里面倒退着下来,纷纷按照战术小队的分组,小黑、廓尔喀跟买买提等人各上一辆车,齐天林俩人也跟买买提他们在一起,维拉迪那边配备的专业技术人员和维修配件以及一些设备一辆车,算是为测试工作提供保障。

驾驶方式自然也是按照越野车的形式,只是座位就特别宽大,三米的车辆宽度比起二米二的悍马军用越野车也宽松太多,齐天林感觉有点满意了,打算什么时候再试试这种车的真实载重量,这个很关键。

廓尔喀行动队和英军的驻地在这个首都军用机场以北四百公里外的一个大型军营,不光是三四千名法英士兵驻扎在那里,扼守反政府武装向首都进发的咽喉要道,也在那里源源不断的培训政府军士兵,毕竟英军过来的名头就是为马里和西共体(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支援团提供培训和技术支持,之前还信誓旦旦英兰格军队绝对不会踏上马里的国土,现在耍了这个一个小花招,三百多人就堂而皇之的过来了。

其实马里的国土面积在西非国家里面算是比较大的,和阿汗富差不多,比英兰格大,只是北部地区大多是贫瘠的不毛之地,但还算平坦,所以路上的时间不算长,车速能拉得比较快的越野车顺利到达重兵把守的营地。

这种造型比较独特的装甲车,自然也引来不少营地里面军人驻足观看,下车来的齐天林一目了然的就能分辨出对方的身份。

英法两国都是死要面子的老牌国家,非要独立采用自己那不太好用的轻武器系统,所以英军的L85步枪和法军的法玛斯步枪都是很容易区分的,自己的部

属又全部是马萨达步枪,再加上配备给政府军的大量二手M16步枪,泾渭分明,只是不知道这次的这些M16步枪业务都是谁做的,可算是赚了不少。

在电话联系里面就拒绝了马嘉要带着所有人列队欢迎的形式,齐天林觉得那样更会让人警惕自己坐拥私军的感觉,还是平和一点好,可当他走进戒备森严的行动队营地的时候,刚走进一顶大帐篷的时候,里面黑压压的廓尔喀全部齐刷刷的站起来,用廓尔喀语低声齐呼:“老板好!”

看来最近频频被英兰格军队搞思想教育的廓尔喀们也希望能够确切的表达自己的忠诚,齐天林挥挥手:“都坐下吧……”亲卫队过来就把外面的廓尔喀全部换防进来了,没有任何外人在这边。

齐天林看部属们坐下,这本来就是个五十人的宿舍帐篷,折叠行军**坐得端端正正的廓尔喀们脸上没有那种以前的呆滞跟严肃,有些人看着他还不由自主的带着点笑意,齐天林自己也就笑了:“你们有些人是在阿联酋晒太阳度假的,还有些是在乌克兰和利亚比找外快的,大多数是在阿汗富被调过来的,怎么样,觉得马里这边艰苦不?”

一改廓尔喀以前有点沉默不语的场面,居然有点七嘴八舌了:“老板……还是放我们回原单位吧,换到其他地方去都可以啊,跟那些英军官兵相处真不是个滋味!”

齐天林笑着指指外面搞挑拨:“大家大概也能猜到是为什么,他们舍不得我们这样的廉价劳动力,不想我们按照自己的价值来工作,。”

马嘉带头鄙夷:“翻来覆去都给我们说,我们在阿汗富的薪水都是大英帝国掏钱,您剥削了一块儿才给我们的……”其他士兵轰然大笑。

齐天林是哑然失笑,廓尔喀们以前在英兰格军队的时候每年还不到一万美元,现在每个月都在一两万美元的基本工资之上还有战斗奖金,英兰格人付出的齐天林不但一分未拿,还要补一部分奖金,这个传统从一开始,马嘉他们就明白,所以从头彻尾都知道谁怎么对他们,哪能不死心塌地?

“现在我们有三百多廓尔喀兄弟,还有一部分在阿汗富,大部分集中在这边的就轮战一下,注意跟非洲弟兄们的侦察小队配合,跟着英格兰军队做做样子,千万注意自己的战损,至于他们说什么,就当耳边风……我这段时间也跟大家轮流呆一段,如果能有什么油水大的业务,就看大家哪个小队运气好,能跟着我去吃肉!”

引得这些背井离乡把打仗当做打工赚钱的汉子们嗷嗷叫,跟他们说那么多效忠有个屁用!

比起之前刚开

始的一百多人廓尔喀部队,已经扩展了近一倍,新进的廓尔喀不少,感情不光是用钱,也要用时间来培养的,齐天林跟自己部属的感情,当然是用战斗来培养。

而齐天林说这番话也是有底气的,因为还在伦敦,他就跟曼苏尔做了一个沟通,这块土地上的所谓极端宗教武装,真是瓦哈比辗转好几层偷偷资助的组织,相比齐天林现在用PMC的方式慢慢养兵,一直被定义为恐怖分子的极端宗教武装,就真的有些上不得台面,可以被放弃了。

齐天林一直反对那种有些神厌鬼憎的恐怖活动,真的没什么必要,除了让美国有更多的借口可以到处征战,没有任何好处。

所以就算是粗放式的资助这个极端宗教武装,曼苏尔他们还是能联系上两三个安插在里面的内线,得到一些情报传递给齐天林。

齐天林倒也没有把这些人斩尽杀绝的想法,他需要的只是达到自己的目的,但是后面发展的进程却完全出人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