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17章 他们

第六百一十七章 他们

整个在马里的外国军队接近八千人,其中法西兰军队近四千,非洲其他国家三千多,然后才是英兰格和他的人。

亚亚没有来,因为马嘉把廓尔喀的主力带过来了,阿汗富战场上的人员就组成比较乱,马克和萨奇的岁数又稍微大了点,都负责的是非战区,所以还是这个弟弟亲自过去指挥,但五十余名小黑就在图安的带领下,散布成七八个小队,用摩托车和皮卡车穿梭在马里的北部战乱地区,装成散乱的武装分子,到处不着痕迹的刺探情报。

齐天林就跟自己的廓尔喀主力在一起,真的是每天换一两个小队一起呆一呆,有时候是跟着一个人数多点的分队出去执行巡逻任务,有时只带小队到处试车,偶尔才跟着整个廓尔塔行动队参与欧洲部队对地面城镇的攻击。

这种攻击过程中,他更像是个游手好闲的贵族一般晃悠在外围当甩手掌柜,从头至尾都没有对自己的部队发出过什么指令,全是马嘉自己按照英军指挥官的要求指挥作战,让一直观察着齐天林对这支廓尔喀掌控力的特工并没有感到他有多强烈的控制欲。

这就足够了。

齐天林坐在舒适的“越野车”里面,这几部样车甚至还是真皮座椅,加上舒适的空调降温,当那些军人在酷热的撒哈拉地区受苦的时候,他这帮人条件确实是太好了一点。

到达军营以后,维护人员就把遥控机关炮装上了车顶,他们经常也在旷野之中练习这种游戏手柄一样,利用三个屏幕两支摇杆控制的先进武器,蒂雅就跟绝大多数青少年接触到电子游戏一样,经常在后面嘻嘻哈哈的操纵着练习打靶。

因为维护人员在前面排除过几次问题以后,就常驻在军营里面不用跟车,三个亲卫小队各开一部车,齐天林两口子自己开一部。

车载通讯系统里面能听见,亲卫队的几名狙击手在做周围的警戒观察,也能听见廓尔喀行动队的内部通讯跟法英军队之间的联络,就是没有人关心他们这个试车的PMC队伍。

这已经是外国联军攻打的第六个小镇了,和前面的情况如出一辙,只要军队展开队形过来,镇子里面就空空如也,寥寥无几的当地居民,基本上找不到什么武器,偶尔能看见一两具尸体说明还在战地,除此之外,完全没有反政府武装分子激战的痕迹。

每一个战场都是有自己特点的,马里这种颇有些坚壁清野的游击战术,让指挥联军作战的法西兰总指挥官也很挠头,当然,交出来的新闻简报很漂亮,攻克了一个又一个的城镇,但所有参战人员里都明白,马里的叛军主力一直都在躲

藏,根本就没有和大军作战的想法。

这种有点作秀的作战场面很好看,法西兰派过来的还是外籍军团的一部分,拥有不少装甲车,搭配特别空勤团的装甲车,沙场上展开队形,轰隆隆的压过去,很有气势,反而是马嘉摆足了我们PMC没那么多强悍的装甲能力,能蹭车就蹭车,不能蹭就跟着非洲军队乘坐卡车慢悠悠的跟在后面,有时候催急了无奈的回应:“我们承包合同本来就是协助你们战斗的,你们速度那么快,我们跟不上,你看我们公司的装甲越野车都只有四部还在测试,实在是没有办法。”

只有图安的侦察小队,搭配很少的法西兰非洲裔侦察人员,用得非常勤,甚至被要求突入到极为危险的马里山区跟阿尔及利亚交界部分去查找主力,小黑们最后都只能找到一些小股部队交差,整个联军就好像攥紧的铁拳,老是打在空空如也的地方。

反而是国境线那边打着英兰格援助PMC培训队名义的人手,带着阿尔及利亚的当地军队,击毙击溃过不少越境过去,准备向那边的城镇渗入的武装分子,让英兰格跟阿尔及利亚政府的合作计划也很好看。

国际舆论一片大好……但所有知道内情的政府和军方官员都有点着急。

齐天林不着急,他得到的情报远比那些拥有卫星空军高科技的北约军队要多……

他在寻找一个七寸,因为无论是小黑们给他的报告还是从曼苏尔那边内线得出来的讯息,都说明有一帮不太清楚身份的人在这次叛军行动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

既不是伊斯兰极端宗教组织的成员,也不是那些从利亚比逃回来的图阿雷格族人……

很神秘也很有趣不是?

齐天林自己打的如意算盘是猜测也许和那个失踪的前政府总统有关,目前这个马里政府是刚刚政变上台的,之前在中非政变狠狠捞了一把的齐天林,打算赌一次,看自己能不能又从这次平乱当中搞到什么,毕竟游离在国家之外的武装力量最喜欢的就是大炮一响,黄金万两。

所以他一直转悠在大军周围,等待机会……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过了快一个月,联军甚至已经推进到真正的马里北部唯一一个拥有机场的重镇,建立了最靠近北部的据点,大量军用运输机把给养和人员都运输到这个距离首都已经一千多公里外的地方,而这个以前北部反叛的据点被攻克带有很大的象征意义,似乎所有马里境内的反政府武装分子都被击溃赶走了。

法西兰军队甚至已经在开始考虑撤离人手了,齐天林才在某个清晨,跟往常

没有两样的,带着四部装甲越野车组成的测试小组,离开了自己的廓尔喀军营。

车上其实却坐得满满当当!

那些豪华座椅都被拆掉藏在帐篷里,每辆车上都有十二名全副武装的乘员!

这里距离马里到阿尔及路亚的边境线只有一百公里左右,无论他在国境线那边的支援团成员,还是这边的小黑侦察队,都已经把他在追查的团体缩小到一个很小的范围,曼苏尔的情报更是把极端宗教组织的方位排除在另一边,所以他决定突击看看结果!

和之前大多都是荒漠不同,这一带略微有些山区,说起来有点接近阿汗富的感觉,但更沙化一些,没有那么险峻,但是依山而建的山区村落在卫星地图上都很不显眼。

从城镇出来不到三十公里,就有三三两两的摩托车过来接头引路,最后甚至还来了几头骆驼!图安的解释是在这边的沙漠地区,骆驼才是最常见的交通工具,更不显眼一些。

于是越过国境线以后,就变成了骆驼队在前面侦查开路,摩托车在后面警戒扫尾,六七十人的队伍有些悄悄的靠近了预定区域。

骆驼队传达的讯息跟小黑们上交给联军指挥部的没有什么区别:“很安静,这一带只有这里有个村庄,唯一的水源点……”步话机里甚至能听见悠扬的驼铃声。

已经是中午时分,天上的阳光格外的明晃晃。

车队上的所有人都下来了,娴熟的用头巾包裹住自己的头手脸,身上都是土黄色的迷彩伪装布,直接在中间开个洞套在脖子上,这样行进在荒漠上的时候,正午的阳光把影子缩小到最低程度,被人远远发现的可能性被降到了最小。

因为这里已经越过了国境线,是阿尔及利亚的山区村庄,没有所谓的联合国授权,这边也没有正儿八经被攻击过。

剩下的步行路程只有几公里,对于这些长期保持高强度训练的PMC们来说,小菜一碟,随着前面骆驼队的汇报,几十个人逐渐在一片石崖背后建立了攻击阵地,齐天林才带着那个幸运的分队长和图安一起慢慢的伸出头,往下看……

明晃晃的沙崖下面,是一片很平坦的空地,也许在无数个世纪以前,这里有条宽宽的河流吧,很多残垣断壁一般的沙土小屋罗列在平地上,带有明显的西非风格,齐天林有点奇怪,自己手中的卫星地图上却绝对没有这个细节,军用级的地图放大多少倍都没有看出点端倪,都是曼苏尔那边提供的内线指向这一带,图安的人又反复找寻才发现这个本来并不难找到的村庄的!

刚才驼队走过的

脚印在砂石上都能看见,还有些浅浅的车辙印,看上去残破的村子里,能住人的小房子最多也就是十多间,自己带来的都是精兵,也许有些人会头脑一热就冲下去了。

齐天林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看看正午的太阳,轻声吩咐:“安排各个小队的狙击手到山崖附近来做好观测准备,标定射击诸元,其他人休息一下,等到太阳西斜,确认了人数和判定是武装分子,就在天黑以前动手,攻击这个村庄!”

两个兴奋的中层干部得令一声,转头就悄悄的退着溜下去,然后包括阿迪力在内的六七名狙击手,还有那个只要齐天林出差就会担任野外管家的少年阿里,就抱着自己的步枪间隔远远的排开,慢吞吞的谨慎爬上山崖,各自寻找狙击位,开始工作。

齐天林回到其他人的休息位,这里连个所谓的阴凉处都没有,但是蒂雅已经娴熟的用那张沙漠迷彩篷布结合步枪跟刺刀搭了个单人遮阳棚,其他战士也是类似的方法,躺在滚烫的沙砾上开始休息打盹,为随后到来的厮杀积蓄力量。

但是直到天色没有那么毒辣,也许村庄里面的人开始出来活动,惊醒齐天林他们的却是阿迪力的一声惊呼:“怎么是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