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19章 不过

第六百一十九章 不过

上午的晴朗天气,非洲的天空通常都是蓝蓝的一片带点白云,今天的空气中却带着很多因为燃烧热空气变化产生的扭曲感,但这种状态丝毫不影响枪支瞄准。

超过五百米以上的距离,大多数自动武器都不在有效射程,就算亲卫队处在一个高处打空旷低处的有利位置,突突突打出去都是大概的碰个运气,最多有点震慑的作用。

但是那三四支狙击步枪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因为不用掩藏自己的方位跟作战意图,只需要不停的快速拨动枪栓,换弹匣,不到一千米的距离内,尽可能快速的放倒那些四散奔跑的人体,难度真的不大!

当然这是面对移动目标,也不可能枪枪命中,狙击手只能是针对那些稍微停留的反抗目标进行点名,主要的就还得其他人近战,齐天林已经带着从山崖两侧往下冲了。

机体爆炸带来的惊恐和狙击手射击掩护的效果很明显,两侧迂回包抄的突击手没有受到太多的攻击,他们面对的就是山崖脚下的两侧到中间小村庄的开阔地带,很容易被枪击的一个死亡地带。

在迫不得已需要穿越战斗中的开阔地带的时候,通常都是一部分强攻队员散开队形全力冲刺,另外一部分在后方用较为精确的点射压制对方的枪手,这都是习以为常的配合战术了,齐天林通常都是冲在最前面,似乎只有这种类似于冷兵器时代的冲杀才是让他最上瘾的感觉!

其实距离只有一两百米,但全副武装端着枪械奔跑的感觉和运动员完全不一样,那种不知道哪里会有一颗子弹突如其来的战栗感会刺激人格外的兴奋,当然有些新手会感觉脚软也就是这么来的……所以买买提有一洗前耻的决心,跑步下山的时候就格外注意调节自己的呼吸频率,压制自己的情绪不要太过激动,从平坦的外围往那片小房子区域冲击,穿越开阔地带的时候,才陡然加速,不停的张开嘴快速呼吸,让自己浑身都开始兴奋起来,手中的步枪倒是一直斜指着前方,随着步伐的颠簸,并没有随便开枪……

齐天林一边在通讯系统里面高喊狙击手们打击哪些方位,一边呼叫身后的部属加快脚步靠近掩体冲锋,自己当头冲近一栋土屋,最后两步带着巨大的惯性一个滑铲,就把自己甩到墙脚处,身体仰面半侧斜躺在地面,马萨达步枪被侧端在手中,快速的扣动点射,死死压住村落小巷里面的散乱枪手,为后面的战友提供掩护,一个又一个的亲卫队员重重的带着惯性撞在墙面上,这种快速冲刺穿越的感觉不亚于打了一针兴奋剂,劫后余生的感觉非常强烈!

但不能停歇,马上就切出墙

角屋边,开始快速的交叉压制点射,为的是让那些开始在后面掩护的战友可以借助这个间隙,在几十秒的时间内,跟着来冲刺上来!

其实在高点是可以静观其变,采用狙击手挨个清理掉所有威胁再下来收拾残局的稳妥做法,齐天林就是下意识的觉得既然这帮人可以联络飞机,不能让他们把消息顺畅的传递出去,速战速决才是自己的目的。

所以看见除了一个小黑的上臂被擦伤,其他人都已经冲到村落边,马上就跳起来:“改变队形!开始清除房屋!”

如果说之前的村子两边突击冲刺,每边七八个人是一半突击跟一半掩护,现在立刻就按照自己熟悉的搭档两两一组,每四个人变成一个清除组和一个掩护组,快速的散开,就近选择一个方向一间土屋就开始清除房间!

这种清除是非常危险又要求很快速的,通常掩护的两个人站住巷道的两边,朝着不同的角度看住避免有枪手突然袭击,两名清除人员快速的在门口先用步枪尽可能贴着墙面大角度的扫射里面几枪,绝大多数里面有枪手的话,都会下意识的反应,有人就扔手雷再突击,没人就冲进去检查一番。

高点的狙击手能够观察到整体局势,也记得大概哪些房间里面有人躲藏,不停的在通讯频道里面叫喊:“卡卡!右前,右前有人!”“沙迪!看住买买提的前面!投掷手雷!”

总的来说,这就是一场老师对学生级别的战斗,但只要对手有枪在手,就绝不能掉以轻心,每个战术动作都严格按照平时训练的流程来进行,这才是平时千锤百炼的目的。

齐天林没有参与这样的清除行动,小村落是个半废弃的状态,这些天的观察没有当地平民,所以他们毫无心理障碍的对这里进行全面清除,所有的土屋都是从山崖脚下延伸过来的,于是他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山崖脚下,这边有两间观测背后应该连接了山洞的小屋。

西非国家的这种土质小屋其实是陶土,圆形方的都有,高度不会超过两三米,门洞更是只有一米多高,有些还是拱形跟个洞口似的,所以亲卫队员们作战很有点弓着腰的状态,齐天林也差不多,单手提着步枪,侧身轻轻的靠贴在一座小屋外壁上,上午还没有被晒出高温的陶土墙面,温温的,里面能够听见相当混乱的声音,因为大多数卫星电话或者无线电通讯都要在开阔地带,爆炸首先解决了飞机驾驶员,接着对外面的枪手进行了狙击,现在又在挨个清除,消息应该是封锁住了,但是那架飞机肯定时刻被人关注着的,所以动作还要加快,齐天林没有等待的心思,也从后腰摘下

一枚手雷,轻轻的挑动上面的保险栓,拇指慢慢松开,因为不是防御破片雷,听见压簧弹开就立刻往身侧的门内扔进去,清晰的手雷落地滚动声,让里面都刹那间安静了一下,然后惊慌失措的就往外冲!

嘭的一声炸开,不是剧烈的爆炸杀伤,但是浓密的白色烟雾瞬间就充满了里面的密闭空间,烟雾悬浮在空中,越来越密,很快就不能呼吸,那种对呼吸道的刺激感,促使里面的人争先恐后的朝着唯一有点光线指引方向的门口冲过来,躬身进出的门口都有被堵住的迹象!

齐天林面无表情的半蹲在门外墙脚,对冲出来的武装分子一律开枪射击,两名清除了附近房屋的小黑也在他的同一边协助射击,同时对另一个洞口房屋的清剿也在进行,情况基本类似……

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原有的几十号人加上新来的人手,还有机组人员,全部都被永远的留在了这个荒芜得在地图上都找不到标记的废弃小山村里,齐天林让部属赶紧打扫战场,狙击手们捡起自己的弹壳,自己稍微的到处巡视了一番,没有留下任何值得获取的证据,这些纯粹是来作乱的武装分子根本就没有什么战利品,连那些绑架都没有获得任何赎金,那就赶紧撤退吧……

这是一次可以说没有一分钱经济收入的行动,那就只能从政治上去获取一点好处来弥补齐天林的投入吧。

毕竟自己这些部属可都要按照行动付钱的,身为雇佣兵,做事拿钱才是天经地义的,他不想违背这个行规。

还在步行离开这个区域的阶段,过来接他们的越野车也还在路上,他打电话联络了阿尔及利亚这边的援助培训队,让他们散布关于这个地点的消息,再让图安通知自己的侦察小队有意无意的带领法西兰侦察兵接近这边,最后是曼苏尔传递讯息给极端组织的内线,到这边来插一脚。

不到一天的时间,齐天林这二十来个人悄悄的回到军营以后,那边的侦察兵援助队还有阿尔及利亚的政府军,已经跟突然出现的小股极端宗教组织武装分子,在小村庄附近发生了接触战斗,极端组织又是一击即溃的跑了,剩下他们发现了那个刚刚被清剿的村庄!

这段时间以来,第一次出现这么多反政府武装分子的尸体,让军营这边的英法联军指挥官也立刻得到了消息,连夜在十来部装甲车的引导下,还有三架直升机协同,赶到了现场。

除了图安的侦察队用的AK步枪杀死的小部分尸体散落在外面,其他尸体都被扔到熊熊燃烧的军机上面烧掉了,结合之前逃窜的极端宗教组织人员,战地上

的勘察可没有刑事案件勘察那么仔细,简单的就定性为反政府武装之间的内讧。

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军机上了!

一架C27军用飞机,虽然没有任何涂装标记,但这不是任何一个非洲国家能办得到的,就算驾驶舱已烧成一片狼藉,但是残存的焦炭一般尸体上还是能看见北约飞行员的基本装备,起码那支挂在焦炭飞行员座椅背后灰烬中的一把烧变形的M9手枪都能说明他们的身份!

齐天林的目的就只能是让英法两边都意识到是谁在这中间做手脚了……

由此而来的外交抗议或者内幕爆出,才算让自己这边发出去的战斗奖金有个心理平衡吧?

在完全是意料之外的发现了美国在西非反政府武装叛乱中扮演的角色,仓促之间也来不及做什么完备的安排,但终归还是不露痕迹的把证据暴露在了英法两国眼前,总要产生点什么效果吧?

他是这么期待的……

不过,最终他发现自己还是不了解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