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20章 只欠东风

第六百二十章 只欠东风

没有任何的波澜!

联军战地指挥官甚至安排爆破手把这一带重新专业的爆破了一遍,炸得面目全非,不留痕迹!

过了几天,就开始陆陆续续安排驻扎人手,培训非洲国家军队,高调的把大部分撤离,一切都做得井井有条,丝毫不关美国人的事,没有人向美国提出过什么,也没有人爆料,美国人也丝毫不提自己是不是损失了一架飞机,就好像那个场景那件事没有发生过一样。

连马嘉的廓尔喀行动队也转成了一份继续在这个北方基地进行防守清剿反政府武装人员的合同,其他特别空勤团的成员都撤离了。

没有了美国人支应的那一部分人,剩下想议和的图阿雷格族人,打算换个地方继续搞伊斯兰运动的极端宗教组织,都似乎不会对这一带构成什么威胁了……

不到一千人的驻军,就足够解决剩下的问题。

齐天林除了亡羊补牢的做了一些后续掩盖工作,很有些怅然的带着自己的亲卫队跟一支法西兰外籍军团部队,搭乘美军的C17运输机返回穆尼,那四辆越野车被他叫自己的运输机过来运送到利亚比那个培训中心做长期沙漠化测试,后面还有两部履带式的“越野车”也要送到那里测试。

然后他自己颇有些兴趣索然的不知道干嘛……

费了力气跟金钱,却完全没有效果,连泡都没有冒一个,还不够他郁闷的?

本来是搭外籍军团的顺风飞机回来,视察一下这边的公司,跟苏珊打个招呼,就考虑是回岛上还是伦敦去,丈母娘看出了他的表情:“怎么?很少看你这么有点垂头丧气的样子。”

齐天林在她面前确实不太掩饰,把事情大概的说了一下:“还不如把这些钱拿去做慈善呢。”受未婚妻影响,他也在学着贵族们最爱把慈善挂在嘴边的派头。

苏珊一点不惊讶:“这就是政治啊,你还指望什么?难道你认为英兰格跟法西兰被挑拨了,就应该合起来去跟美国打?他们根本就不是对手,也不可能去打,连私底下都会装作不知道这件事,这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了。”

齐天林难以理解:“那……起码的……”这个时候他也说不出来什么。

苏珊举例子:“远了不说,就说华国最近闹得最厉害的钓鱼岛事件吧,根源在哪里知道么?那个被华国奉为华美邦交大使的基辛格国务卿,就在他1971年秘密访华前的二十天,把钓鱼岛的二战战胜国管辖权交给了日本人,大家都知道啊……美国人就是**裸的留下个楔子,你能奈他何?”

齐天林是真不知道

这一茬,有点目瞪口呆:“这么无耻?”

苏珊笑得和蔼:“政治本来就无所谓对错无耻高尚,不是有句欧洲的老话帝国从来没有神圣……一切都是从自己国家利益出发,这才是根本,你这次做得是有点幼稚,但是也没错,起码在英法两国心里多了点疙瘩,这种东西都是日积月累的,也许某一天,当形势发生了变化的时候,就会产生作用了。”

齐天林自己都跟阿拉伯亲王们讲不要着急,这么一反思,才终于也笑起来:“对啊,我是有点急于求成了,以为能爆出个金娃娃呢。”

苏珊递过一份公司的财务报表:“看来你心里也是有征兆想搞点钱,西非这次确实是亏了,SGM公司的军工企业那边,现在还没有开始产生效益,阿汗富战场我们的PMC是在倒贴钱的,萨奇的培训中心利润除了保证他那边的营运,还没有把投入挣回来,马克的稍微好一些,但只能是帮我们减负,现在还没有效益回报,利亚比培训中心赚美国人的钱,仅能保证公司这边的正常运转,岛上就基本要吃老本了,虽然老本还算厚实,但如果你最近不再来点什么诡异收入,你是不是找安妮那边把钱转点过来?她独立核算的,听玛若说,赚得可不少?”老太太慈眉善目的有些玩笑的口吻。

齐天林作保证:“收入一定有,很快!很快了,大笔的!”他的心里解开了疙瘩,有些事情要顺其自然,就好像他刚从死地回来寻找叛徒一样,刻意的去做什么事情还不如自然一点好,眼前的自然嘛,当然还是要赚钱!

谁叫自己现在已经不是那个一个人吃饱全家都不饿的单身汉了,别说这么多部下员工跟随自己,一大家子老婆孩子还要养呢。

可他刚刚带着人回到岛上,麦克的电话倒是打过来找到他了:“你刚去过马里?”说起来那些在利亚比培训的人,都是他的管辖范围,那架爆炸的C27运输机也应该跟他有一定的关系。

齐天林不否认:“主要是我的廓尔喀分部接了英兰格的单子,我是过去带着装甲车辆公司的人试车的。”

麦克直言不讳:“法英军队最后在阿尔及利亚境内和极端宗教组织发生激战,你参加没?”

齐天林一口否认:“没有,这次我没捞到任何好处,基本就没参加过他们的作战,只能说是车辆测试的结果还不错,您能不能给我个机会,让我这个公司的产品参加特种作战司令部的竞标?”

麦克不满意他的打岔:“极端组织内讧的事情你清楚不?竞标的事情你按照正常流程走,我又不负责那个。”

齐天林继

续否认:“这次我个人没有跟英兰格人签合同,基本就是去借用那个地形测试的,嘿嘿,英兰格人把我的廓尔喀分部也看得严,我都没有指挥权,内讧的事情,我倒是在新闻上看见了,军营里面没有人谈这个。”

麦克有点沉吟:“基地组织的一个分支也通过半岛电视台宣布对这次内讧负责,可是……这……”

齐天林的确是要求曼苏尔那边安排个什么人宣布对这件事负责,算是帮自己解脱出来,没有谁会联想到自己居然会跟伊斯兰极端教派在一边吧?于是也还是尽量好奇:“怎么?我的廓尔喀分部因为是完全PMC配备,没有步兵战车,所以没有参加最后在阿尔及利亚境内的战斗,所以我才不太清楚,有什么需要我去打听的么?”

麦克可能是真的有点困惑,但又没法解释,犹豫一下才说:“你有机会跟英兰格方面的高层了解一下这个事情,有详细的一手资料最好,他们没有共享。”

有共享才怪了!

现在齐天林才明白那些英法指挥官为什么会第一时间就把现场毁掉,反正美国人捣乱已经是既成事实,他们也没法做什么,看见美国人吃亏了,就干脆炸得一干二净,管他是谁搞的,总归是让美国人吃了个闷亏,反过来却帮齐天林掩盖了剩下的踪迹,他那点人当时能都烧掉尸体就不错了,哪有那么多炸药。

抱着已经有点红褐色头发的儿子,齐天林想着麦克有点吃瘪的样子,自己的情绪终于完全好起来,把这件事也打电话给吕叔说了一声,提醒最近英法跟美国之间有点龌龊,华国是不是可以趁机做点什么。

那边才是老狐狸,立刻就没口子的笑着答应:“好事儿好事儿!”

齐天林就好奇了,想看看这专家能倒腾出什么结果来。

玛若一直等他挂上电话才过来,生了孩子,她没有跟柳子越那样丰腴一些,基本没什么变化:“苏珊说你这几天可能心情不好,我看不出来?”

齐天林拍马屁:“看见你跟孩子,心情就好了……”

已为人母的姑娘可没那么花痴了,笑着踢他一脚,才拨过一把椅子坐在旁边,学着齐天林的样子,翘起双脚放在城堡垛口上:“我觉得我是最没存在感的!”

齐天林理解姑娘的意思:“你别跟安妮那种一般人遇不到的情况比,我倒觉得要是没有她们,我们过的也就是这样的生活,对不对?我经常外出工作,回来老婆孩子,快快乐乐的哪点不好?”

玛若一边撇嘴鄙夷:“说得倒是好听,不知道是谁刚才通知机库晚点要飞伦敦!”一边

却还是笑着把头给靠在齐天林肩头,拿手指去逗弄儿子,小奥塔尔就趴在石头垛口边,高高的从城堡尖角的高处俯瞰小岛,也不觉得害怕,依依呀呀的使劲想高声叫喊,呼应传来的狮吼熊叫声,却始终摆脱不了婴儿的稚气尖叫。

齐天林把儿子放在大腿上站好:“你还不是也要一起回家,最近打仗的事情不会太多,我得把主要精力放到SGM公司上面,所以一家人都在那边好好呆一段。”柳子越就干脆呆在伦敦了,因为她还真的邀请到了一位阿拉伯王室的公主一起做节目,安妮友情客串了一下,结果最近录了几档,无论在华国还是欧洲,都有不少电视台愿意购买,眼瞅着经济效益也在高涨。

齐天林可是跟苏珊承诺了要尽快倒腾一笔钱出来呢,那就需要多从SGM公司这边着手了。

现在基本上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