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22章 保险

第六百二十二章 保险

安妮确实最喜欢这样的事情,对她来说,寻找生命中的新鲜点,比那些宝藏本身更有乐趣。

她在怀孕呢,虽然现在不怎么显怀,但关注这件事情的人还不少啊,听见齐天林说要去利亚比,给了一个询问的眼神,得到齐天林肯定的回应以后,就决定一定要一起去看看了。

好吧,一家人都打着到沙漠去看看风景的旗号出发了。

玛若是只看过各种文件报表,知道自己的公司有个培训中心在这里,还有机场跟飞机,连照片都没有看过,等齐天林和安妮驾驶那架公司能乘坐十人左右的单发飞机降落滑行在这个海边的机场上,这姑娘才从舷窗里面张大嘴看着跑道边停着的两架C27:“这……真是我的飞机?”占用了两个有蓬的射击场作为停机库,近三十米长的机身,看上去还是很庞大威武的,自己公司居然有两架飞机的事实,很让她雀跃。

齐天林回应:“挂在亚亚他们的名字下面……”

柳子越在打量这个有点特殊的环境:“这里就是利亚比?是有些荒凉,是蒂雅的家乡?”却不知道这里对自己的丈夫有多么重要的意义。

培训中心的人很不少,图安完成了马里的侦察协助合同,重新回来带领这边的侦搜队,顺带也就看管着这边,虽然运作都是东欧部的波波维奇带着人跟美国人打交道,但是无论培训中心的防守还是纪律管理,都是图安带着小黑在做。

两三百的培训人员,齐天林的PMC部下,美国培训教官加上后勤保障人员,运输机小组,林林总总也有百来人,不管理是不可能的。

和一般人的想象不一样,美国人从来都没有试图夺权,这样的小型跳板对他们来说,根本就不放在心上,随时都可以新建也随时都可以放弃,所以培训中心跟他们没有关系是最好,反正就是一个简单的雇佣于被雇佣的关系,全部按照商业流程来做,这也是齐天林感觉学到的一点东西,战争或者政治真的就当成生意来做,心安理得分拆成无数个步骤交给专业人士来做就是了。

所以培训中心的管理者,居然是通过SGM公司从欧洲聘请的职业经理来做,一切井井有条,连美国人都对这边赞不绝口,有扩大的倾向,只是大家都没有提到过那些培训者最后去了哪里。

齐天林一家人跟别的到非洲来的欧洲贵族家庭差不多,摆足了主人的排场,阿里跑前跑后的指挥这边招聘的仆人服务,得益于长期以来的等级观念,没有人提出无产阶级应该推翻上层社会,只有柳子越浑身不习惯了两天,好像觉得只要伸手,咖啡就会送到手边的

感觉还真不错,也不吭声了。

玛若跟蒂雅就是全身心的享受这种地主婆一般的生活,安妮反而会指点仆人们怎样才能更有档次,不能让自己的家庭环境如同蒂雅所认知的那样仅仅是个阿威兰德的地主档次。

因为按照蒂雅的理解,仆人就应该跪着给主人舔脚趾丫,玛若是一知半解,等安妮开始灌输那种带着贵族风格的侍从仆人范儿,这两位就立刻不吱声了,瞎子都能看出来这才是正统的。

习惯的威力是巨大的,被人服侍的感觉真的很爽!

齐天林俨然一副把这里当成自己领地的感觉,招待维拉迪跟洛克都来做客,坐在海边的沙滩上,一边是浩瀚湿润的地中海,另一边就是苍茫干涸的沙漠,坐在由仆人们支起来的凉棚下面,齐天林那点占山为王,贪图享受,急着把自己塑造成为贵族的感觉表露无遗。

欧洲贵族都没这么腐败,觉得不错,可以经常来玩儿,只是他们还有别的事情,就只能玩玩就离开……

安妮坐在土屋露台的凉棚下面,喝一口据说是什么阿尔卑斯山脉的空运冰泉,当然叫冰泉不等于温度就是冰的,她可是准妈妈了,水都是按照规定控制在八到十度的样子,她还说条件不好,误差两度也就将就了,让其他人都翻白眼,不过现在似笑非笑的看齐天林:“你这把自己塑造形象的工作完成了,是不是我们就该动身了?”这些日子她的做派都是在配合齐天林的伪装。

齐天林没有被看穿的尴尬:“洛克就是龙套,主要是做给维拉迪看,他毕竟也知道大概在北非吧?”

安妮表扬:“前后安排得不错,看上去维拉迪似乎没有太多针对政治的心思,还是为了钱,你那个关于海底藏宝的计划显然打动了他,他的注意力可能真有些转移,毕竟以你们仨的财力物力,要搞定一个海底打捞宝藏,比他那个叔叔的宝藏更靠谱。”

齐天林皱眉:“好比泰坦尼克那样的打捞?”他是有能力,但真不了解这个。

安妮摇摇手指头:“NO,NO,NO,那都是炒作的东西,泰坦尼克根本排不上号,关于海底宝藏全球数以兆亿计的沉船等待开发,很多著名的沉船都是有确切记载大概方位的,但有些是政治上的争端,有些是发掘的难度,但是我看洛克跟维拉迪的打算一开始就是奔着盗墓式的开采去的,最终可能又要你来顶这个包,不然他们不敢这么做。”

齐天林虱子多了不怕痒:“我帮人顶包还少了?你怎么看出来的?”

贵族确实内行:“海底探宝船一般都是利用声纳和海底雷达扫

描,都会把船弄得跟科考船似的,嗯,顺便说一句,很多国家所谓的科考船,不是间谍情报船就是探宝船,这是政府之间心照不宣的秘密,可这二位一开始就朝着半军舰的规格去,首先是船体是用的隐身船体,嘿嘿嘿,我可知道维斯比护卫舰的隐身碳纤维技术全球顶尖,他们想干嘛?”

齐天林只能耸肩膀:“总之就没有谁是瓷笨的,相互利用吧。”

安妮再点出最关键的一点:“只有国家级和财大气粗的寻宝船才会配备潜艇直升机,他们俩弄直升机不用说了,难度不大,正在全球找合适的科研级潜艇,只有拥有了好的深潜潜艇,一来能够找到目标,二来才能不知不觉的把东西拿走,而不是零零碎碎用潜水员去完成大多数不可能完成的深度。”

齐天林小卖弄一下,低声:“我有两艘日本的核泄漏地区的科研潜艇,看上去都是深潜级别的,只是核辐射很严重。”

安妮来劲:“大海就是最好的消除辐射手段,几年时间就可以衰减到没有危害的地步,你可以尽早准备,弄一个离岸很远的岛屿躲避监控,然后修建海底工程……嗯,这件事你可以跟维拉迪合作,他不会问你从哪里搞来潜艇的,因为这种国家级真正在使用的顶级深潜潜艇市面上很难搞到。”看她的表情,显然也跟维拉迪差不多,一个新的世界似乎又展示在她的面前,海洋呢,比陆地还广袤的空间呢。

齐天林奇怪:“你都不问我是怎么弄来的?”

安妮笑得雍容:“维拉迪不问你,是因为他知道你干的都是杀人越货的事情,军火界的铁律就是不问来处,知道得越多就越面临灭口的危险,而我……嗯,对于你,我还有什么会惊奇的呢,只有无所不能才能满足我对你的期望。”

齐天林飘飘然:“唉……蒂雅就做不到你这么能让我满足!”

安妮轻轻踢他一下:“少跟我来这一套,我还不知道你疼她?好了,现在基本你把外面的注意力都支应开了,我们什么时候去?”

齐天林不卖关子:“马上还要来两部新车,履带版,载重七吨的,到了我们就出发。”

现代的新款履带装甲车,早就摒弃了早年技术落后的时候,通过两根手柄通过履带之间的速度差来转弯操控的阶段,全自动变速器和方向盘都是顶尖装甲车的必备了,何况SGM公司这种故意朝着越野车化设计的产品,上手真的不难。

可这一次的货到了以后,公主殿下兴致勃勃的就提出她来操控一辆,想当年她也是拿到了CV90装甲车驾驶技能章的车长,所以试车员们诚惶

诚恐的就交出了测试权,齐天林驾驶另一部,不等测试人员上车,似乎就跟公主嘻嘻哈哈的比划着谁的速度快,突突突的就开走了……

唉,有钱人的特权就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苦命的员工只好继续回到空调房做技术准备。

从这一家其他人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异常,依旧带孩子的带孩子,苦练枪法的不停烧子弹,没有人问那俩开车去了哪……

这一次齐天林就不绕弯子了,确定这两部车没有被任何定位跟踪就直奔茫茫沙漠中的那个神秘沙丘。

中途甚至还经过了他跟蒂雅杀掉大量游牧民族的地方,能够吞噬任何痕迹的沙漠中,真的再也找不到什么了,连地形都不同了。

所以当两人驾驶在沙漠中,速度其实不比越野车慢的装甲车到达那只很隐晦的沙漠鹰旁边,没有齐天林的提醒,安妮都没有看出端倪来。

说起来,这才是最安全的保险柜,所以他俩的打算就是,一次次的蚂蚁搬家,一次搬十来吨,嗯,这一次也价值几亿美元的黄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