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23章 专长

第六百二十三章 专长

安妮确实是在享受这种探险的过程,把两部车停在沙崖前面,用两张沙漠色迷彩布遮住车体,防止高空卫星捕捉到这个细节,却不着急马上去打开近在咫尺的宝库,指挥齐天林刨开一个车辆坟墓的角落给她看看。

当然她是不会伸手帮忙的,戴着一顶观光的遮阳帽,完整的轻纱从帽檐边伸展下来保证自己的面部不会被晒伤,手上脖子更是遮得严严实实,一身宽松的白纱孕妇装,肚子没有很大的起伏,但也足以这么撑着腰在旁边心安理得的看着齐天林挥汗如雨了。

齐天林一边凭着记忆铲沙,一边有点难以理解:“你就不怕里面的木乃伊把孩子给惊吓到了?”那可是一车一车的干枯德军尸体来的!

安妮轻轻的拿一张丝印给自己扇风,毫不在意:“能有几个孩子经历过这种事情?你那个老大跟老二也没经历过吧,以后也算是对孩子有个心理暗示,从小就是个不平凡的起点!”这样的家庭状况,其实每个姑娘都在在意吧。

齐天林就不言语了,笑着专心挖掘,当然他选择的是车辆低矮一点的军官越野车,这样尸体少一点,那种顶级车辆也配得上安妮的好奇心。

果然,当那一辆B20渐渐露出真容的时候,安妮才摆出一副考古的架势,毫不在意的掸掸手:“现在去开门,待会儿你搬运的时候,我再来这里做剩下的细节清理。”

等齐天林小心翼翼的用战刃插进那个仍旧充满炸药的机械门时候,安妮也毫不畏惧的站在他身边,聚精会神的观察整个过程,当机械门在粘稠的黄油润滑下,无声滑开的时候,她脸上的那种兴奋的表情,齐天林就只有在两人那啥**的时候看见过了。

安妮不讳言,声音略微颤抖:“对我来说,生命中没有什么可以太值得惊喜和感叹的,所以我才不停的追求冒险跟新奇,所以才会被你那些完全与众不同的生活吸引,也只有这种事情才会让我感到由衷的享受,让我多享受一会儿吧……”

好吧,齐天林就专心扮演自己的搬运工角色,当安妮大略的检查了一下黄金箱体没有什么格外的科研价值以后,选择了一列让他开始搬,自己就戴着头灯和一副口罩,好整以暇的再戴上一双橡皮手套,开始轻轻的检索翻看那些惊世骇俗的首饰。

其实十来吨黄金,说起来很多,对齐天林来说不算太繁重,每一箱笔记本大小就是二十公斤,七八箱叠着抱出去装在装甲车上,来回也就几十趟而已。

每一抱就是几百近千万美元的黄金,这种感受似乎也很让人享受,齐天林口中念念有次的给自己计数:“

七千二百万……八千一百万……”也很陶醉。

中途还好心的提醒安妮查看那个堆砌在墙角的小神龛,自然也是把箱子都搬下来摊开给未婚妻考古,安妮敷衍的送了个吻给他,小惊喜的就凑上去看东西了……

于是,等齐天林都搬运完成了,安妮的瘾都没有过完,小心的挑选了一部分不会被追查到来历的顶级珠宝首饰:“这些可以拿去王宫里面慢慢洗白,最后混杂在博物馆里面展览,这些精美绝伦的艺术品,还是要见诸天日才能符合存在的意义。”如果是玛若,肯定毫不犹豫的就拿去拍卖了,也只有公主这号儿的,才会站在这么高的人文高度。

齐天林也不着急,本来测试几天都没什么问题,两人经常这样玩点浪漫不是什么不合常规的事情,就算培训中心里面有哪个方面的探子也不会格外的怀疑。

只是给养、油料跟伪装布,沙铲之类的都是图安事先就藏在外面的,所以晚上齐天林搭好野营帐篷,还得做饭给废寝忘食的科考姑娘端过去,哪里有跟蒂雅在一起的时候什么都被服侍得妥妥帖帖的样子?

还真是每位夫人都能带来不一样的生活方式。

安妮的确不是一般人,夜幕下,用迷彩布支撑起来的一个小棚里面,一边是两支步枪当支撑杆,另一边就固定在B20的车体上,安妮戴着头灯一手拿着小毛刷一手拿着镊子,在几名德军军官的干枯尸体上仔细的掸开沙尘,搜寻每个细节,跟齐天林那种大大咧咧的非洲式翻找天差地别。

齐天林端着用金属盘装着的奶酪蛋糕和水果沙拉:“你中午都没吃了?”不得不再次跟蒂雅一起出来做个比较,那姑娘无论单兵口粮还是炭烧生肉,能吃什么吃什么,从不计较,安妮偶尔这样出来探个险,就必须携带伦敦车站附近那家艾薇蛋糕店的蛋糕,还得是用了无菌小保鲜箱装着的,虽然小银匙不夸张到必须是多少温度,但也得格外消毒,决不能在这个阶段影响了胎儿发育。

安妮脸上除了头灯还带着一副透明防护镜,单边可以拨过一个放大镜的那种,总之看上去就跟个外科医生一样,随意的摇摇头:“很有趣,很有趣……这会儿没法吃饭,你先吃,待会儿等我弄完再吃!”面对这样几具在夜幕中头灯光线下异常狰狞的干尸,大多数人不惊吓也不能提吃字了,她的脸上就只有刚得到新玩具的那种热忱。

齐天林摇着自己的头做个晕厥的表情,快速的几口吞掉蛋糕,实在是觉得这样的蛋糕在尸体中间放久了自己都觉得有点恶心,艰难的把松软如新的蛋糕咽下肚子:“有什么发现?”

粗胚完全难以理解,这种尸体的论文写出来有个屁用,继续呈有点昏厥的状态,一撩迷彩布就打算回车边喝点小酒吃点烤肉什么的,公主小叉腰:“你不陪着我?”

齐天林就只好找了酒瓶,靠在B20越野军车的轮胎边,自己喝两口,看看爱人专注的查看研究过程,姑娘不时跟他念叨自己的成果,感叹人文情怀上的东西,越来越深奥,齐天林就只能当做是一种比较另类的恋爱方式吧,以他的文化水平和修养,的确很难理解,只能迁就。

都到半夜,安妮嗑药似的的兴奋了一整天的钻研精神才开始消退,把刚才用过的工具都拆下来,用个小型野营喷灯烧掉,才平躺在垫子上,让齐天林帮她轻轻按摩发酸的全身肌肉:“这就是我爱的生活……能有超越常人的经历感受和平常姑娘一样的爱情,这种几乎是不可能存在的矛盾方式真的拥有了,所以我才会对你那三个老婆容忍一下,太完美就不真实了,对吧……”

齐天林倒是明白的笑笑:“换了别人没法给你这样做按摩?”姑娘笑笑眯上眼睛,就在爱人的按摩中入睡了。

第二天两人才又驾驶两部履带式“越野车”返回,安妮跟在后面,看着深深的履带印,哧哧的在通讯耳麦里面笑:“看你怎么掩饰这个重量!”她的车上居然加装了两个强力鼓风机,对着履带印使劲的吹,所以她才专心的压着履带印走,后面真看不出什么痕迹,撒哈拉的沙子实在是太细腻干燥了,吹得她的车后风沙滚滚。

齐天林还真不为难,等接近培训中心附近,图安就带着另外两部轮式越野车跟七八个本族小黑等在路边,一言不发的把那些沉甸甸的小木箱转移过去,等这两口子开着拆掉鼓风机的新车回去,他们才在夜间把单部重量已经超过七吨的装甲越野车开回培训中心,开上自己那两架C27,跑道起飞能够达到九吨负荷的C27只是略微拉长了一点起飞距离,就不起眼的升空,四位苏威典飞行员也不问为什么飞机会这么重,就直飞迪拜!

押机的小黑开进专门指定的迪拜专用仓库,却不跟对方做任何的交接,只是陪着战车,直到看见阿卜杜拉亲王亲自出现,一点不尊重人的拿出一个电子瞳孔比对仪,确认无误以后,也不要任何收条儿,就撤离了。

近十个小时以后,齐天林才接到曼苏尔有些激动的电话:“十吨……完全无误,全部收到了,我们会经过重新熔铸进入市场,其中的误差以及火耗都由我们负责,作为您的投资专门成立一个不具名的户头,进出都会放在苏黎世的多个银行户头中进行,阿卜杜拉那边会有专家为

您操作金融投资,抹去所有的痕迹,请您放心的把精力用到您的事业中去,这边我们会倾尽全力为您经营资金……这是我们的专长!”

谁说阿拉伯富豪们只会花钱了?

他们投资的能力真不比犹太人差,只是还需要强大的武力来保证而已,就好像二战前后犹太人孜孜不倦在做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