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24章 无妄之灾

第六百二十四章 无妄之灾

不知不觉期间,齐天林就营造出了一个广泛的利益圈子,为着各种的目标,并不完全紧密的串联起来,通过这样那样的环节,居然就真的把看似不可能的纳粹黄金转移到了市面上转变成了钱!

最重要的是,齐天林以一个前线作战人员的心态,从来都不认为精密复杂的计划很可靠,他所有的环节都不是那种一环扣一环的感觉,只是让每个部分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他自己再看似不经意的把这些部分连接起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安妮很欣赏的鼓鼓掌:“不错不错,有种举重若轻的感觉,这种很有大将之风的东西,不是随便谁可以学得来的,你很有做这种大事情的天分嘛。”

齐天林没有故弄玄虚:“我哪有想这么多,要达到一个目的,我不那么着急,一点点的往前面做,就好像玩填字游戏一样,当一个个步骤都完成了以后,结果自然水到渠成。”

安妮笑着摸头:“这就是天分了,这种稳得下来的心态才是最根本的,我很看好你以后做的事情……可以送我回宫了。”

真的是要回宫,安妮权衡再三,还是决定要回到苏威典王宫里面去待产,她现在愈发的把这个当成事儿了,齐天林却嘲笑她是打算回去躲着清理那些价值不菲的珠宝。

所以等C27回来以后,一家人搭乘自己的军机直接返回欧洲,柳子越跟玛若带着孩子就相当于搞一次北欧旅行。

陪着安妮坐在王宫里面的齐天林,现在也能有点礼仪感觉的操作刀叉,斯条慢理的吃点牛肉,却听见古斯夫塔很随意的询问:“最近华国跟英法两国的贸易订单,你知道么?”

齐天林是真不知道:“前段时间跟安妮到北非沙漠游了,怎么回事?”

古斯夫塔虽然不实际操控政治,但所处的地位能看到的东西非常多:“一贯对华国的技术壁垒你是知道的,这一次突然英兰格和法西兰都向华国提供了一些以前禁止的技术设备,特别是法西兰居然直接把一套他们淘汰下来的美国产航母蒸汽弹射器以军备废品的名义卖给了华国,你知道这有什么样的意义吧?”

当然知道,稍微关心一点军备的人都知道,航母这种战略性的舰船之王,美国人是现在唯一掌握了蒸汽弹射器技术,可以完美的把满负荷重型战斗机快速弹射上天,就因为这个瓶颈,全球所有国家的航母都没法跟美国航母抗衡,华国现在已有的航母都是利用滑跃起飞的形式,有很多限制,起码油料弹药都要少不少。

而法西兰最近两三代航母都是采用的美国蒸汽弹射器,这种具有重

大战略意义的物资,居然被堂而皇之的卖给华国,这隐约就是在挑战美国打造的针对华国技术壁垒政策了。

但最奇怪的就是美国人除了悻悻的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官面话,提醒华国不要把这种东西用到不该用的地方,却没有对法西兰人做出任何举动!

瞎子都知道,华国现在作为全球最大的制造国,这种六七十年代设计发明的设备,虽然具有极为复杂的结构,但在华国那冠绝全球的反向山寨能力面前,迟早都会成为人家的囊中之物!

这简直就是给华国送大礼!

谁听说过这种交易额过上千万美元的废品?要知道华国第一艘航母从乌克兰买的空壳也才两千万美元好不好?!

英兰格的大礼虽然没有这么离谱,但是超过三十亿美元的高科技项目合作同样会让一些华国急于得到的技术壁垒被打破。

齐天林能明白,这也许就是华国抓住了法西兰跟英兰格被美国在马里挑拨生事以后做出的回应,你膈应我们,我们没法跟你闹腾,不敢跟你翻脸,卖点东西给华国,恶心一下你也是可以的……

老吕他们看来是真的抓住美国人被抓了现行,跟英法两国有些隔阂的机会搞到收获了,齐天林摇头哂笑:“我在MI6可没有得到跟这个有关的消息,我只负责给他们搞情报做事,可从没给我看过什么资讯,看起来华国今年算是收到大礼包了。”总之把自己推得干干净净。

但古斯夫塔却接着好似不经意的笑着拿餐巾压压嘴:“没有谁愿意看到一个独大的强者,但是美国人现在是有点把柄不好开口,可这些合同都是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完成的,政策随时都可能变化,这样的先例也不少,别竹篮打水一场空。”

齐天林被提醒到,禁不住多看了两眼自己这个老丈人,还是那句话,这个层面没有谁是傻子,苏威典一样有自己的诉求,有自己的定位,同样在国际上也有自己的利益,笑着点点头:“就算华国请我来帮忙完成这件事,我也不敢搀和在里面,事情太大就是不是我这种小兵参与的层面。”

古斯夫塔居然笑着点点头:“要摆正自己的位置,你现在的局面不错,不要因为国别体制的问题给复杂化,才能游刃有余!”手指却在那张几百年的老餐桌上画了几个有点间隙的圈,再把指头在间隙中滑来滑去。

齐天林就只能笑着给老国王敬一杯红酒……

果然,当齐天林晚间通过加密电话拨通老吕电话的时候,那边的将军声音很洪亮:“我需要感谢你么?我都得到了提拔,哈哈哈,我想我现在是真的

不太在意这个职务了,看看你做的事情,我算是能明白那种本源的赤子之心了,我期待你让我得到更大的提拔,我也会在各个层面尽可能的配合你,为祖国做出哪怕是微不足道的一点贡献!”

齐天林隐约也有点感慨:“我们也许在政治上面有很多不同看法,但是不阻碍我们为着国家利益共同努力,个人的看法跟争论在这个大前提下面都是可以放在一边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老吕算是真的了解他了:“我来厚着脸皮冒领你这份功劳,也会把你牢牢的藏起来,我甚至组建了一个情报部门,用他们的情报来源来掩护你的讯息,这个情报部门已经被欧美国家注意到了,这次英法的事情,他们都认为是我们在欧洲的情报人员敏锐的把握到了什么细节。”

齐天林确认自己现在获得了一个真心需要的跟华国合作渠道,确认能够保证自己的安全了,才交出一份潜藏的礼物,报上一个北海道的详细地址:“深挖两米左右,就能看见一个三防箱,也许还有比较重的核辐射,但我相信你们的人员能够解决这些技术上的问题,把箱子搬回国去,那里面是日本人核武器研究和核试爆的所有文件资料。”

吕将军有点惊呆的感觉:“你……你怎么弄到的?”

齐天林抑制住自己心里有的那点得意,尽量平静的摆酷:“这,你就不用操心了,我还有不少类似的东西,一点点来吧,别吃撑了……具体的内容我就不在这里跟你啰嗦,看过里面的硬盘上数据文件,你们就明白了,希望做出些有利于国家利益的事情来。”

电话那边的老吕沉默了一下,清了清嗓子,似乎自己在那边做了个动作,语调都变了点:“齐天林同志,我不知道你是否喜欢我这样称呼你,但我在这里,谨以我个人,一个华国人的名义,向您正式的说一声感谢,向您的努力敬礼!”伴随这句话,似乎真的有脚跟并拢,高举右手到头边的动作出现在齐天林脑海里。

轻轻挂上电话的他,觉得自己的眼眶也略微有点发热,流浪在外面这么久,不为名不为利,为祖国做了这些事情,就这么一声感谢,他就觉得心里暖洋洋的了。

无声的站起来,看着王宫阳台边的玻璃上黑夜中自己的倒影,挺直了胸膛,并拢穿着拖鞋的脚跟,给自己敬了个礼:“我也给你敬礼,奥塔尔,是你让我得到了这种新的生活跟战斗,我会……”笑着就给自己一小巴掌,放松了这个有点怪异的姿态,呐呐的在嘴边漏出一句:“做个国际主义战士?”

那还不如说成是和平的使者了。

但是要

达到目的,有些事情肯定是没有那么光彩的。

从马里那个军机被击毁在边境线,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法西兰的境内真的出现了极端宗教分子报复法西兰方面派兵马里的恐怖袭击,只是还好安放的炸弹很“偶然”的被人发现报警,虚惊一场,不然这个安放在巴黎地铁系统里面的背包式炸弹,只要被经过的地铁压到钢轨就会触发,在早上上班的拥挤状态下,十公斤的C4炸药带来的剧烈爆炸肯定会导致难以想象的后果!

但不是每一次都有这样的好运,一个郊外“无意”被引爆的院子引来了警察勘察,邻居只能说看见过几个黑人在这里进进出出,但里面明显的爆炸品制造包装工作间,还是让法西兰国家安全部门的人倒吸几口凉气,残骸中只言片语的手写记录也说明不少的爆炸物已经流向了全国的各个方向!

难道那些被重创的非洲人真的要在法西兰乃至欧洲掀起一场规模浩大的报复性爆炸么?

法西兰除了加大在马里的搜寻武装分子力度,也只能含恨归咎于是美国人挑起了这场无妄之灾!

一场持续了近半年时间的严防死守,耗费了法西兰政府大量的人力物力的本土防御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