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25章 唯恐天下不乱

第六百二十五章唯恐天下不乱

齐天林当然没有在法西兰,这种小事情自然有亚亚特别召集了一个本族群的小组来干,反正又不要求杀人,时不时引爆点什么吓唬人而已,难度真不大,效果却特别好。

老板跟全家都经常呆在伦敦……

主要是安妮在王宫煞有其事安心养胎的日子没过多久,就有点受不了,呼吸过外面自由的空气,哪里还在金丝鸟笼里面呆得住,所以肚子刚大起来,就还是决定到伦敦呆着,所以一家人都还是住在了伦敦郊外的那个乡村庄园别墅里面。

另外就是太多的生意上事务需要齐天林跟个白领似的,经常坐在SGM公司的办公室里面处理了。

距离这个来自非洲短命总统的乡村庄园和玛若购买的那个伦敦西区近郊小别墅不算太远,都在一个方向上,红色砖墙的独栋三层SGM办公楼,因为洛克跟维拉迪都有自己其他的主营生意办公室,所以这边基本就是齐天林待得比较多的地方。

除了用磨砂不锈钢做的SGM字样公司名称在楼下草坪上,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异型办公楼外观没有任何现代化气息,跟众多驻扎在伦敦的大型公司没有两样,楼下停着一溜顺的员工车辆,齐天林自己的路虎发现越野车也停在里面。

玛若本来是要安排一辆带司机的房车给男朋友的,安妮和柳子越也很赞成这种彰显身份的老板派头,齐天林嗤之以鼻:“我还没有到这种需要人服侍的地步。”蒂雅当然是打算自己来当这个司机的。

所以这些日子就他自己开车上下班,庄园那边自然有几名黑妞还有雷斯特带着阿里一帮人操持家务跟安全,顺便说一句,雷斯特在了解了老板的房地产状况以后,就抽时间自己全球巡查了一遍,陆续的开始各处房地产别墅都招聘维护人员,让这些价值可观的别墅庄园荒芜下去可不是一个称职的管家应该做的。

公司这边有三十多个员工,从品牌管理、产品销售、售后保障到产品信息反馈等等一系列除了设计跟生产之外的实际营销工作,都集中在这里,当然其中有半数都是财务人员,这还只是SGM公司的初期,随着波兰的工厂已经逐渐建设完成,最终样车也已经确认定型,第一批超过二十辆同款的六轮装甲轻型越野巡逻车就要交付给阿汗富的特别行动队,接着马里的援助培训队二十辆,奥塔尔军团五十辆,两个培训中心各五辆,这些自家的队伍很快就要在载具上鸟枪换炮了!

更为振奋人心的事情就是,洛克确实有比较过硬的人际关系,他组织了成功把苏威典AT4火箭筒打入美军成为制式装备的游说团队,利用麦克提

供的机会,居然抢到了十辆阿汗富美军步兵师的试用资质。

虽然只是试用,这在军用产品界就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各个国家生产的各种军需品,只要是美军试用过的,就算最后不能获得大批量装备订单,就凭这个资质就一定能够得到其他国家订单了,而且美军的试用确实会暴露出车辆的优缺点,人家也会认真的提供一份详尽的产品回馈,对于产品本身,真的有很大帮助。

从手套到弹匣包再到各种枪械,都是这样,美军拥有一个完备的全球采购系统,而不是让某些具有垄断地位的军工企业生产一些糊弄人的产品中饱私囊。

所以对于麦克这样的将军,洛克简直就是熟悉到极点,也没有什么回扣或者股份赠送之类的贿赂行为,只是利用自己的游说关系,为麦克在华府介绍了好几位议员的人脉,帮助他在军政界有机会展示自己的理念。

因为西方国家对于钱财之类的往来看得非常严苛,没有一些发展中国家那么普遍的贪污。

所以连带麦克跟齐天林之间打起电话来,关系似乎都有更紧密的感觉。

齐天林不但要在办公室里打电话、开会处理这些事情,那些欧洲贵族也经常过来跟他探讨业务往来,共同操作一些有发展前景的投资项目,顺带曼苏尔或者阿卜杜拉也会受邀过来进行商务洽谈,当然次数没那么频繁,但显得这种往来也是符合常理的。

齐天林逐渐有种往商务人士转变的感觉,可只有回家以后在草坪上劈柴或者闷头清理庄园的灌木丛时候,肆意发散的力量才让远远看着的玛若低声给安妮探讨:“他还是有点憋着了,想去上战场。”

安妮抚摸着已经圆滚滚的肚子耸耸肩:“有什么办法呢,他现在的规模已经这么大,再只是冲锋在战场上,已经不现实了,必须要经营公司,要把战斗队伍企业化,也不能只靠着战斗挣钱……”

玛若看着儿子跌跌撞撞在草坪上攀爬,自己手边的椅子上其实也有不少沙漠鹰公司的文件:“是啊……光是跟这庄园一起的那次收入都是九位十位数,看起来我也是一亿万富翁了,可下面上千人,坐吃山空也要不了多久,看来这有钱人当起来也不是那么轻松的。”

安妮不嘲笑她:“这就是从富翁还要向贵族转化的过程了,贵族不光是要有钱,还得有心态,他现在不过是在调整适应,很快就会变成真正的贵族的。”

玛若看看一头黑发的儿子,实在觉得自己要转化为贵族是不太可能了,看看儿子能跟当爹的学几分吧。

随着齐天林来伦敦的

,除了阿里这样的家人,还有在索马里弄出来的那个恩怨二人组,德让跟迪达。

乞丐一般蜷缩在沙漠鹰公司本部的德让很快就被法国安全部队的人辨认出来了,自从沙漠鹰的人在索马里成功解救了人质回来,周围还是陡然增加了一些这样那样的监视目光,毕竟一个拥有强大战斗力的军事公司,是需要有一定的监控的,这才符合法西兰国家的利益。

所以本来也没有掩饰的德让就被认了出来,找上门来的时候,苏珊理所当然的出示了那些船上拍摄的照片,把关于德让在被索马里青年军抓住的日子里面发生了什么讲述一遍,从法西兰军方就来了几个人,估计其中还有认识德让的战友,找到德让进行问询,这个已经化名活得行尸走肉一般的突击队员精神更加崩溃,嚎啕大哭……

法西兰还是一个比较人文浪漫主义的国家,对于这种情况没有过多追究一个战士的行为,搞清楚了事情经过,就讨论一番,真的正式把这名已经不适合服役的战士交给了沙漠鹰公司管理,苏珊就决定让这名精神上已经极为脆弱的战士到英兰格利物浦公司挂钩的那家圣玛丽安医院进行战争创伤心理治疗。

迪达就是自己要求跟随过来的,因为他在法西兰的法语课程有点艰难,还是想过来直接跳过语言学习,直接到英兰格上课,顺便也可以在课余时间为齐天林做点什么,这个有自己独立思考能力的黑人还是相信对等交换,不愿意欠齐天林什么,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不然心里不踏实,觉得自己失去了独立的尊严。

齐天林也毫不在乎,安排了一家伦敦附近的学院让他去学习政治经济学之类的东西,每天晚上骑着自行车的迪达都会回到公司守夜做护卫,从来不参加同学之间的娱乐活动,如饥似渴的学习各种知识到了疯狂的程度,连晚上值班的时候都抱着书在看。

所以原本只是跟随一起飞到英兰格,休整一下再到利物浦,一直一声不吭远离迪达的德让,却咬着牙给齐天林说一声,自己也要留在这边公司做护卫,要看着这个从索马里来的奸细!

齐天林下班的时候小臂上搭着自己的高级定制西装,右手提着一个文件包,看看一身警卫服装气色却好了很多的德让:“你该不会是嫉妒他吧?”迪达还没回来,这小子下午都会在学校蹭了晚饭再带着书回来。

神情还是蔫儿嗒嗒的德让抬眼撇一下老板:“我嫉妒他?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黑鬼!”

齐天林对他的心态感同身受:“他有理想,你现在什么都没有……”

德让就不嘴硬了,定定的看着他:

“我……我要看着他有什么阴谋!他是恐怖分子!”

齐天林乐得多个便宜护卫,还是法西兰的高手呢:“嗯,随便你,现在公司包你吃喝拉撒睡,你什么时候想干工作了涨工资什么的,再跟我谈吧,我只有一点要求,别杀了他,你脑子还没他好使!”

也许就是齐天林随口说了这一句,第二天来上班的时候,就看见骑自行车走的迪达一脸带伤,问他是不是跟德让发生了打斗,黑人一脸的鄙夷:“他神经病!之前的事情我们都是处在敌对状态,什么都有可能,仗着比我能打老想欺负我!”

齐天林看看门口得意洋洋,却也有点一瘸一拐的德让,心眼真的有点坏:“那我送你去学搏击好不好?”

迪达估计是昨晚真被教训了,咬咬牙点头:“好!”

齐天林就真的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心态,打算看看自己到底能够培养出个什么人才来!

要知道无数国家的民族独立领袖,都是在法西兰这样的国家成长起来的,其中就包括华国那个著名的邓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