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32章 荣幸

第六百三十二章 荣幸

齐天林现在找到点感觉了,叛徒或者卧底只是自己生活工作中的一个节点,偶尔关键性的行动一下,其他时间一板一眼按照自己应该有的轨迹行动,这样才不会留下什么不正常的痕迹。

就好比现在,他只安排传递出了这次访问视察的讯号,引起袭击,除此之外,他就尽可能当做不知道这回事,专心致志的履行自己作为一个VIP护卫的职责,不管最后的结果是什么,他都能够不被怀疑。

奥尔马的人在搞袭击这种事情上面还是显现出来他们的专业性,不是在器材跟方式的专业,而是操作这种事情前后关系的专业,很明确的就利用了早上的另外一次针对征兵站的爆炸来掩盖,搞得这次袭击似乎跟这个视察团没有什么关系,只是适逢其会而已,最关键就是那个炸弹的埋放,显然的确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说明奥尔马的爪牙们早就到处乱埋炸弹,需要用的时候就把哪个地方的连接起来炸就是了,多方便!

但在从援建项目完毕以后回程时,奥尔马的人还是露出了一点不是马脚的马脚,他们表现出了针对这个车队的行为!

刚刚上车,那名显然是负责这个区域的中将指点齐天林把车台转换到了一个频道,齐天林第一次听见北约预警系统的内部通讯,也就是那架捕食者所属于的监控系统:“车队前进正常,前方情况正常,没有大量人员移动情况……”

“前方G3区三小时区域地形自动比对结束,没有任何异常……”

“前方H7区三小时区域地形自动比对结束,新增一个圆柱体……放大图像……汽油桶?”

什么叫高科技,这就叫高科技!

当国防部长这样级别的高官在阿汗富的土地上行进的时候,看起来下面寥寥无几的护卫队伍车辆,其实在空中是有多少双眼睛多少颗卫星,以及多少枚导弹看着的,刚才那样的袭击,就算没有齐天林他们这样的团队护卫,就在原地驻守,第一波的无人机打击抢攻以后,轮番上阵的还不知道有多少,也可以足保防长的安全,所以看上去这些高官们脸上才那么笃定。

这才叫低调吧?

不过这个时刻的脑筋容不得这样的胡思乱想开小差,汽油桶这个词立刻就引起了齐天林的警惕,转头看看后面的将军们,果然那位中将听见也在看他,四目相对,显然都明白对方的含义点点头,那位将军就伸手抓起送话器:“攻击……H7区抢先攻击。”

齐天林也在耳麦系统里面吩咐:“四号车,到H7区做前卫引导,关注那里的一切动静,任何动向,都可以开火……”

美军还没法抵抗!

因为IED对六十吨的坦克都能产生极大伤害,RPG面对斯崔克这样的装甲车,就跟戳窗户纸似的,士兵身上的防弹背心在一个认真瞄准的枪手面前,人家不可以打脖子腿部么?

所以外国联军总结出来的最佳方式就是高速,以超过八十码的速度高速巡逻穿过,这对于没有计算机控制提前量的土鳖反政府武装来说,命中率就下降了一大半,所以这就杜绝了大多数履带车辆,这就是为什么在伊克拉跟阿汗富到处都是轮式车辆的原因。

轮式车辆的装甲外面不用什么高科技的反应式,陶瓷式装甲板,就加焊一圈钢条格栅架,就能抵挡RPG,因为火箭弹还没打到装甲上就被钢筋引爆了,造成聚能破甲弹无法有效击穿装甲,所以说那么多高科技的东西,还不如这个几十美元的铁笼子有效。

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针对这种火箭弹打不穿的铁笼子装甲车,反政府武装就有了新的招数,那就是汽油桶!

谁叫轮式装甲车全都是橡胶轮胎呢?

这种花费巨资研制出来的防弹轮胎,单个售价都是上千美元的,就算被打穿了,不但能自己加气,还能在低压状态下坚持个一百公里到基地再说。

可再高科技的车子也都是橡胶轮胎吧,甭管是实心还是空心,是真空胎还是内外胎,不管什么轮毂扁平比,遇上汽油火,就很容易出事儿。

这种汽油桶战术很简单,就是一两个装满汽油的油桶上安装一个定向爆破的装置,让爆炸以后的油桶定向喷射大约一两百公斤的汽油,覆盖路面十几米,一旦燃烧起来,呼啸而过的硫化橡胶轮胎在这个死亡距离上很容易软化溶解,最后燃烧,甚至引爆发动机!

没了轮子还跑个屁?

所以说当年毛太祖说一切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真有道理的,上百万美元的高科技装甲车只要找到其弱点,花几百千把块钱的汽油就能搞定。

说起来华国人才是最喜欢搞这种作战方式的,从抗战时候的地道战地雷战到解放战争的轰天雷什么的……

所以现在有经验的前线人员听见汽油桶都有点敏感……

果然一架死神抢在四号车前面,不问青红皂白就先发射一枚导弹击中了油桶那个区域,掀起多高的火苗,抵近到三四百米的四号车也在报告:“导弹引爆了油桶……上面的确有爆炸装置,溅了一部分到路上,但不影响……”

中将也明了:“这应该才是针对我们的临时袭击准备……”这是回头路了,应该是发现来的时候是一群轮式装甲

车,估摸着要回去的时候,才准备了汽油桶战术等着……

齐天林也点头,自行命令:“关注周围区域的车辆,随时允许开火!”因为汽油桶通常都只是第一步计划,为的把车停下来,攻击是在后面,等得就是车内人员下车,一般都是一两个人各控制五六架以上的火箭筒,飞快的在一两分钟内打空所有的火箭弹,然后在五分钟内窜上自己的接应车辆,十五分钟内扔掉这部车分开逃之夭夭,隐藏到人民的海洋当中去,这种流程敌我双方都很熟悉。

接着车台里面传来应该是预警系统里面无人机操控人员的回应:“隐患已经消除……并清除掉周围一百米半径内的一辆可疑交通工具,完毕……”但没有人员消息,也许没有引爆车辆就没有人露头。

齐天林却听见身后的防长还是那种满带自嘲的口吻:“看见没……他们也许就不知道我在这里,就是来用一千块的汽油跟一辆九二年的丰田皮卡车,换取了我们三枚导弹,这样的事情天天都在上演,如果不用这三枚导弹,我们损失的就是一辆一百八十七万美元的装甲车,先生们,你们能想象到我每天上班的时候看见这些账单有什么感觉嘛?”

将军们不难堪,还嘿嘿嘿的笑,这本来就是现实,当然可以说这是在维护美国的利益,美国能够获得更多的控制权跟利益,但是从这个局部来说,真的是个赔钱货,还更别提美国人为了重建这个政权提供了多少美元资金了。

国防部长当然不会反战,也不会反对获取美国的利益,他是要推销他那一套作战理念,拍拍膝盖:“先生们……我很高兴今天能看见这样现实的经过,更加坚定了我推行新作战方案的想法,你们也多思考一下吧,我们的战争应该只限于在打倒阶段,而不要陷进去,这个尺度的掌握非常重要!”

后面将军们的回应,齐天林也能听得一清二楚,其实说白一点很简单,这位新防长格外强调成本,强调美军威慑的作用大于实际作战,击垮进攻才是美军的主要功能,而不是倒霉催的变成防守的活靶子。

真有点与荣有焉的感觉,居然可以坐在一群美国将军跟美国国防部长的旁边听他们讨论美军最核心的东西,这哪里还是那个曾经在荒漠上被美军一个不知名的小计划就折腾得要死要活的小佣兵?

当然随着这样的小感慨,齐天林却把注意力都放到观察周围的情况上面,随时通过耳麦跟自己的部属之间讨论提醒各种周围的情况,他没有去倾听或者刺探这些军事政治政策的念头,这些东西从来也都不是他关心的。

他只关心,在下

一个路口会不会出现一个狙击手或者自杀性人体炸弹,每个人操心的层面不同,自己只擅长这个部分,就不会得陇望蜀的去做不应该自己操心的事情。

所以他这种专业的态度,也被别人看在了眼里。

当他的步枪一枪未发的回到坎大哈的军营,刚刚卸下弹匣,退出弹膛里面的那颗子弹,准备让自己的员工轮流到士兵餐厅用餐时,一名美军中尉过来礼貌的敲了敲门:“保罗先生,黑格尔长官邀请您过去共进晚餐。”

无论是对他辛勤而专业的服务做出的感谢,还是对他这个有点特殊的PMC身份感兴趣,这都说的上是一份真正的荣幸,齐天林笑着就解开自己身上的战术背心,卸掉绝大多数装备,仅仅在腰部斜插着一支手枪就跟着中尉出门了。

虽然这不太可能是鸿门宴,齐天林手臂上的战刃还是被他不经意的调整了一下角度,方便在也许的状况下可以顺利的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