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33章 毒蛇

第六百三十三章 毒蛇

出乎齐天林的预料,在黑格尔的房间里面没有高朋满座,国防部长先生正坐在一张很简陋的三合板钉成的临时桌边,桌子上摆满了文件,两名秘书不是端着牛排,而是拿着好几份文件和几部电话在旁边帮助他处理工作,看见齐天林被中尉带进来,黑格尔才招招手:“嗨……保罗,陪我一起吃个饭,聊聊天,不耽搁你的工作吧。”

齐天林笑着耸耸肩:“一般这种我们不会额外收费的……”

秘书们也笑着把文件换成了两个不锈钢餐盘,基本就是从军官餐厅端过来的套餐,只是用一次性的杯子装了两杯葡萄酒,喝酒的两个人显然都不在乎,顺手把桌面上的文件稍微刨开一点,摆开餐盘和杯子,轻轻碰一下:“切尔斯……”

部长大人匆匆的拉起塑料勺子,还是那种半边是叉子的军用多功能一次性餐具:“很好笑吧,我这个位置,却不敢跟将军们随意的吃饭,一贯都只能一个人,不然谁都会猜疑谁谁谁又在站队,我又在准备拉拢谁到我的阵营来,是不是我现在很艰难的需要获得哪些人的支持。”

齐天林恍然大悟,身上大约有三分之一紧绷的肌肉也放松下来:“处在您的位置当然不一样,我也接触过不少顶尖人物,哪个不是这样的?”这就是顶级VIP护卫们的便利了,他们在工作中接触的都是顶级人物,很容易跟这些人物套近乎,因为只有这些身边的保镖有时候才能让头面人物们放弃那种一贯让人很累的防御伪装。

部长确实也就是在极为繁重的工作和难以抗拒的危险刺激中寻找一个放松聊天的人,一个不太关紧的人:“是么,说说你跟哪些人接触过?”

齐天林笑:“英女王了……我说我跟007是一个部门的,老太太认为我是演员呢。”

这个小笑话果然让部长哈哈大笑:“看不出来工作之余你倒是个有趣的人。”

齐天林苦心找来一场袭击,不就是想有眼前这么个跟部长先生能建立点个人关系的机会么,没想到无心插柳的这样:“工作已经如此的艰难,如果还不自己给自己找点乐子,那就真要憋死了。”

谈话很轻松,齐天林从头到尾都没有瞟桌子上那些角上标着绝密字样的文件,部长先生也一直都没有问过齐天林的那些SGM越野车或者PMC承包合同的事情,只谈谈阿汗富的风土人情,战争中趣闻,直到两人都吃完饭,齐天林看看在板房外面晃悠了好几次的秘书,笑着起身帮忙收拾金属餐盘:“您又要开始繁忙了,不是吗?”

部长就好像一个课间休息了十分钟不得不垂头丧气又要开始

上课的小学生:“谁说不是呢,我梦寐以求的工作呢……哦,很谢谢你,保罗!”

齐天林还是笑着伸手拿过所有的餐具和葡萄酒纸杯:“这是我的荣幸……”端着出去时候就跟秘书们擦肩而过,听见他们迫不及待的开始通报:“国务卿先生要求您晚上参加一个视频会议,总统先生也要出席的……”

齐天林把手里的餐具端到军官餐厅那边放到桌上,黑色的夜空下,周围川流不息的美军士兵,以及武装流动的岗哨,遇到刚从部长平方出来的他,有位上校还跟他笑嘻嘻的敬了个礼,都表明他也是其中一份子,不知道老鹰要是看见这样的场景会有什么感想。

好久都没有他的消息了……齐天林只是想得到一个堂而皇之到华盛顿,甚至去访问一下那个刻骨铭心的PMRI公司,去看看那个老鹰所属的地方,也许大家有个正式见面的机会……

当齐天林在缅怀一个叛徒的时候,法西兰的那个自诩为叛徒的德让则是有点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他跟迪达抵达这边的初级训练中心不过一周时间,迪达直接到公司找到苏珊,提出自己是齐天林信任的非洲裔学者,他有一个为齐天林的非洲裔员工进行忠诚度培训的教程要做实验评估,苏珊笑着就答应了。

德让简直是睁大了眼睛看着这条毒蛇的一举一动,赶紧提醒苏珊:“他不是什么学者!”当然用的是法西兰语。

苏珊当然也用法西兰语回应他:“你作为他的副手,看着他的一举一动,随时给我汇报了就是了,这作为你在公司的第一份职务?”一直都是混迹在军队的德让有些迟疑但坚决的答应了,他自己感觉已经被扭曲的生命里,这个可恶的黑人显然占据了很大的原因。

迪达就作为教官进入到这个几乎随时都拥有五十到一百名小黑的基础培训基地,廓尔喀因为目前大多数还都是从部落里面招收这几年的退伍兵,所以都是直接到乌克兰参加高阶的培训,这边基本都是索马里黑人。

迪达的培训方式非常奇特,一天一个花样,第一天就是对这些一贯散漫的小黑要求简单的服从,简单到不像是在军队,而仅仅就是不停的在培训操场上按照口令起立坐下,凡是有问题必须要起立出列叫阿SIR,回答问题必须言简意赅,口齿清楚,一旦漫不经心就得不停的重复……

借助于他来自老板的培训教官头衔,这些刚刚离开非洲大陆的小黑服从得很快,这太简单了。

第二天,迪达发明了一个见面的手势,右臂平举横在胸前,右拳正在心脏的位置,要求所有

人必须在见面的时候做这个动作,并高喊“为了沙漠鹰!”作为这个团体一份子的必备动作,反复通过这个动作强调所有人只有团结,才能铸造胜利!

得益于前一天的简单服从,高效遵守纪律,这个动作的重复更让小黑们觉得新鲜,动作做得很带劲……

第三天开始,突然就变味了,迪达先是进行了一场鼓动演讲,从索马里荒原上,只有大家合作才能捕杀猎物,只有部族之间的团结才能生存下去,到自私自利相互残杀只能导致大家被敌人各个击破说得那叫一个天花乱坠,等小黑们被鼓动起热烈情绪的时候,甚至那些留在这边做培训的小黑教官和培训庄园的后勤人员都加入到这个极具集体荣誉感的活动中来的时候,迪达拿出一个抽奖箱,随机抽取了三个人,这三个人成为检举监督所有人不遵守严苛纪律和行礼标准以及言行的执行者,专门向他打小报告,气氛一下子就从热烈变得谨慎猜疑起来。

第四天迪达却宣布所有人也可以向他告密……

可以说,整个培训庄园,近百人都有点疯狂的投入到这个活动当中去了!

连食堂掌勺的大师傅都在冷冷的观察小黑们在饭厅有什么不妥的举动,仅仅这一天,迪达就接到了超过四十条告密消息……

唯一没有参与进去的,就只有德让,这个好歹是在特种突击队里面训练了好些年的专业军士,心理防御能力还是有,而且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监视迪达,导致他从一开始就排斥迪达的所有言行,于是他是免疫的。

但是在第五天,仅仅是第五天,当他一身不吭的跟在迪达背后走进培训操场时候,所有人整齐起立,向着齐天林的大幅头像,抬起手臂齐声高呼为了沙漠鹰的场景让他总感觉似曾相识!

迪达却站在看台上,毫不留情的把告密者提供的消息一条条拿出来批驳得体无完肤,这个前索马里青年党的骨干头领,真的具备大多数索马里黑人没有的那种煽动性和领导能力,心性更是如同德让说的,有点毒蛇的感觉!

几乎所有人都感觉到一种身在集体的热烈感,却同时又有种不寒而栗的惊悚感,一方面急于把自己融入到这个集体中,生怕被抛弃,一方面又不停的审视周围的每个同伴,积极的表现自己不被抓到把柄,专注于观察别人的疏漏好去举报赢得先进的称号!

第六天简直让人难以置信的整齐、刚毅、果敢就出现在这些刚刚开始培训的小黑身上!

第七天苏珊过来视察的时候,面对不到一百人却表现出的山呼海啸般的整齐态势,还有那种诡异的手势

加口号,特别是随处可见的齐天林头像,也惊讶得合不拢嘴,最后不得不也跟着做了几个动作才得以退场!

德让站在她面前把自己看到的所有细节原原本本的复述了一遍……

苏珊真的很想问齐天林都带了个什么人回来!最后她干脆把迪达叫到办公室来询问:“这就是你的忠诚度培训?究竟你想表达什么?”

迪达的表情没有任何的波动,似乎他也沉浸在其中:“这是一种强权下的服从性实验,其本质就是用最短的时间,塑造出……”在这个时候他停顿了一下:“塑造出忠于老板的……民族社会主义分子!”

民族社会主义的另一个更有名的说法就是……纳粹!

苏珊还算知道点:“米尔格拉姆服从实验?”

迪达点点头:“老板送我去学习,我想我已经找到一条路来解决非洲大陆现今混乱状况的路线……这只是我做的一个小实验,我会更加顺着这条道路去研究,寻找一条介乎于白色恐怖和民族主义之间的道路,去展开我们席卷整个非洲的革命!”

革命!还放眼整个非洲的革命!?

苏珊现在才真的怀疑齐天林是不是打开一个潘多拉的盒子,眼前这个看起来面色坚毅的黑人青年难道真的是一条百年难见的大毒蛇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