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35章 例行

第六百三十五章 例行

当家里的姑娘们决定用消费带动世界经济发展的时候,齐天林依旧穿着一身旧布袍子坐在全黑色的SGM越野车里面颠簸,地面不是很平坦,豪华级的真皮坐垫倒是没有什么名贵的说法,就是很舒适,提供了适当的腰部支撑,宽大的尺寸也能够保证座椅有足够的包裹性,另外贴心的在两侧留出了武器安放空间,毕竟相比一般的车辆,SGM足足多了一米左右的宽度,放门迫击炮都没有问题的。

齐天林没有这么夸张,只是专心的从自己跟驾驶之间五十厘米宽的扶手冰箱里面取出两瓶冰镇苏打水,打开一瓶递给驾驶员,自己拿着一瓶慢慢的啜,偶尔在耳麦里面提醒自己的部下注意周围的环境。

外面已经不是坎大哈周围比较常见的荒漠丘陵,而是阿汗富北部地区的山脉,这边是美军的重点控制区域,也是从首都往北部乌兹别克邻国撤离的主要通道,所以在国境线一带,基本就是美军的严管地区,安全系数相当高,黑格尔就把近距离观察阿汗富北部地区的行程放在了这边,这基本上就是他在阿汗富视察的最后阶段了。

他毕竟是大国国防部长,这为期一周的巡视已经算是相当费时间了,也就是因为他才刚刚上任,好多事情并没有正式接手,所以才有这样比较完整的时间做一个考察,借以完善自己的工作纲领方针。

将军们没有在车上,轮流跟新任防长谈话最多的就是在这部车上,几乎整个战区的各级将军都来这里跟巡察的防长见面交谈过,毕竟是为战斗化准备的车辆不像高级贵宾房车那样有前后隔板,所以这些天就算齐天林没有故意倾听,耳濡目染也听了许多算是美国军方核心的谈话……

今天就只有四位幕僚兼秘书一类的工作人员陪着防长在后面,翻下车壁上原本设置为应急的折叠救生床当做办公桌,把各种各样的文件排列在上面,打开天窗,俨然一副把后面作为移动办公室的状态,脱了西装松开领带的黑格尔也坐在后面宽大的皮沙发上紧锁眉头看着各种文件。

有位幕僚看见保镖这样舒适的行为,忍不住叫了一声:“保罗!给部长也拿一瓶饮料过来。”

齐天林还够着头看了看外面,确认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况才起身拿了几瓶跨过座位到后方,只是他刚刚把前脚迈到后面,驾驶员突然喊了一声:“RPG!”就拉动方向盘猛烈的一个侧转!

这个状况用最形象的比喻来说,就是小船航行在波涛中,船头突然撞到一个大浪的样子,不知道是枪弹还是车头的撞击,总之就是在挡风玻璃前面一下就蓬开了一大堆的尘土!

齐天林没有掉转头去看发生了什么,手中只是顺手一下就扔了所有的饮料瓶,顺着自己往后迈步的动作,干脆扑过去,一把抓住身形不算太胖的国防部长,牢牢的把他摁在了皮沙发上,免得他被弹起来撞到车厢,已经有一名幕僚的头狠狠的撞在防弹天窗上,闷哼一声就昏厥过去!

这一次不光是五辆SGM越野车出行,还有六七辆装甲车,以及十来架ATV四轮摩托车,除了十六七名廓尔喀驾驶员和VIP护卫,全部都是美军特种部队的虎狼之师,因为这一带用他们的话来说,已经是被他们控制得很严密的地区了,所以要不是齐天林他们的合同还没到期,估计所有的护卫都要被美军接过去,今天下午就可以一起越过国境线,从齐天林曾经和麦克会合飞往乌克兰的那个机场直奔伊克拉了,那里是后半段行程,算是把美国现在陷入得最深的两处地区都实地观察一下,可能会修正美国接下来对待这些国家的方式方法。

所以齐天林事先都不了解这条路线,他现在基本就只是一个贴身护卫队,行程时间跟路线安排都是美军那边的人在操作,于是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一边用右手摁住不惊慌但还没能习惯战时状态,伸手在座位上寻找安全带的国防部长,一边用左手就高举抓住车尾部壁面的一个内藏式金属把手,只要他使劲的这么一掰,车后挡板就会一下被掀掉,齐天林已经反手抓住黑格尔的领口,随时可以抓着这名位高权重的部长跳车!

他可不愿意在这么一个乌龟壳里被人用火箭筒烧烤成鳗鱼丸!

照旧还是中控台上的一台车载通讯电台传递美军频道声音,身上佩戴的耳麦系统是护卫队自己的频率,车台里面并不慌张,井然有序的传递各种指令:“敌袭!敌袭!B小队直接到两点钟方向三百米处进行突击!”

“所有人员以黑色车队为中心点,自行向周围呈放射状扩大警戒范围到两百米!”

越野车肯定已经是冲下了路基,在两侧不太平坦的坑洼地面甚至于田地里面穿行,车速还不慢,毕竟在受到袭击的时候,第一时间避免成为最显眼的攻击目标,然后一定要保持较快的机动速度,这是VIP车辆驾驶员的基本原则,所以所有在SGM越野车里面的人,都跟嗑了摇头丸一样剧烈的不停点头,齐天林也不例外,伸手过去帮部长斜倚在座位上,这样舒服一些,感觉没有会被马上击中那么严重的状况,就松开了那个手柄,拨开旁边的一扇射击窗,从带有外凸镜的巴掌大小孔里面往外打量。

外面确实就有点山峦起伏的感觉了,高低错落的两侧山脊上已

经有ATV在往上面冲,重机枪的声音突突突突的为散开队形的小突击队们提供准确的方位,一些轻武器已经开始在快速的射击,从枪声的爆发方式,明显是这些特种部队的成员们压制性的控制了局面,齐天林看看地面环境,索性要求自己的部下们:“不用沿着公路开过去,就在左侧比较平坦的田地里打圈就好,等他们收拾了袭击者我们重新回到路上。”

他最重要的职责就只有一个,保护身边的防长,其他的事情,都不需要他去处理,所以基本也就没有他挺身而出作战的机会。

眼角余光看见自己的手腕是不是把部长的衬衣领口攥得太紧,就放开一点,黑格尔抬抬眉毛:“我还以为你要一把拉紧我的领带,把我勒死在这个地方呢!”

齐天林感受一下车辆已经没有颠簸得那么厉害,就完全松开手顺便活跃一下有点紧张的气氛:“这个事情得记下来,后面的贵宾座位还是要设置安全带……原本的意思是怕紧急行动的时候,安全带误事,现在看来,您还是很需要这样的东西。”

黑格尔看看自己身上被颠得到处都是的文件散页,半俯身检查自己那个被重撞了的下属,口中却随意的回应:“你都已经拥有这么大的企业,能够运作这么大的竞投标项目了,你还一直在一线作战?”

齐天林帮他伸手把人扶起来坐到座位上稍微检查:“没什么大碍,还是撞晕了,运动少了点,泼点冷水就能醒……您也上过战场,有些人真的很沉迷在这些作战的感觉里面,我显然也很喜欢……”

黑格尔靠回皮座位上,话中有话:“似乎有些人也很沉迷在这样的作战里面……”

齐天林不接这个话茬儿,稍微挺直点腰板,站在舱室里面,抓着顶部的扶手,头部贴在天窗上,看着周围已经驾驶四轮越野摩托车冲上半高坡的美军特种战士在后座直立起来开枪的飒爽英姿,似乎能够回忆起那个同样是在北部山区被自己带着小黑们伏击掉的美日对外应援队,只是他这种审视周围武装人员的行为带着专家范儿,一点不会让人生疑,反而有种同行之间意味深长的味道:“您的勇士们战术很具有观赏性哦?”

黑格尔坚持着也半起身从齐天林的这个角度看出去:“观赏性?哼哼……”部长的眼光更悠远的看着那些快速向周围扩散的小队成员,没有再继续说什么。

齐天林随口指挥,让五辆黑色越野车不用再继续翻山越岭,而是在这片比较开阔得好像足球场一般的山谷间田地上转悠起来,高速的转悠,用8字形的转悠,还不停的转换相互顺序,反正这些战

地越野车都没有车牌的,看上去也差不多样子,就好像洗牌一样,很快就没人知道谁是谁,或者说部长先生在什么车上,最后齐天林索性让几部车散开点距离,别扎在一起,这种山野地区比荒原危险多了,万一有个什么不怕死的武装分子发射一枚火箭弹就很容易炸个灵魂出窍的。

黑格尔默默的抓着把手,看看幕僚们已经尽量坐在座位上开始收拣周围散落的文件,山野之间的枪声通过那些射击孔传进来,再看看外面那些前后左右保持速度消耗柴油的越野车,突然轻声开口询问齐天林:“怎么?你也感觉到不对,有点警惕性了?”

齐天林莫名其妙,他这都是例行的护卫行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