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36章 换汤不换药

第六百三十六章 换汤不换药

齐天林有点诧异的看着自己的大客户,再看看正在躬身收拾文件的幕僚们,也压低了声音:“我们不光是面对塔利班?”

黑格尔松开了一只手,随意的点点天窗外面的战斗人员:“有些人是认为留在伊克拉以及阿汗富,才是我们的使命,这样的干涉行为才能把美国利益最大化……”话有所指的味道很明显,想了想,稍微提高点音量招呼自己的秘书:“你们换到另一辆车上去……万一袭击是针对我来了,可别拖累了你们,保罗也方便抱着我避难?”有点开玩笑的语气,但要求却毋庸置疑。

齐天林就真的用自己的耳麦呼叫了一辆越野车临时停下来,让几位幕僚躬着身快速的在两位跳下车来迎接的廓尔喀帮助下换车了,这边就只有一位廓尔喀司机和齐天林陪在他身边。

齐天林这个时候才敢真的惊讶回应之前的话题:“美利坚合众国……不会有人背叛吧?”这几乎是一种共识,背叛美国的情况真的很少,当然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但是背叛美国就好像比尔盖茨找到路边的叫花子说我特么不当富翁,还是当叫花子晒太阳最自在,极为凤毛麟角,这又不是什么电影里面的情节,难道这些特种作战司令部的官员还敢对防长先生下手?

黑格尔笑着摇了摇头:“一切都在美利坚合众国的利益前提下,看法不一样,我登上这个位置就是很艰难的从两党博弈中产生的,我的政策也有很多人不以为然,我不排除前些日子的袭击,也是我们内部有些人促使形成的,只是为了向我表达现在并不是美国人撤离的好时机!”现在没了他的下属,说话似乎也随便了一点。

齐天林要不是双手都抓着扶手,真的要腾出手来鼓掌喊您真是孔明再世了!居然洞察先机的发现这是内部搞鬼,脸上还是做着更惊讶的表情:“内部?”

哪知道黑格尔一直看着他呢,居然哈哈大笑:“你看你,你确实不适合当政客,这句话表情明显有点违心!你是不是专业上感觉有点不对劲?”

被这样解读了自己的伪装?齐天林还是有点讪讪:“没有吧……只是,我觉得您看看那些冲上去的特战队员大可不必这样去,如果没有他们围在周围,我们只会朝那边用重机枪打上几个梭子,快速撤离就行了。”其实他有这种感觉还是在华国军队军演的时候得来的,那种汇报表演的感觉他见得多了,美军可能还不熟练,在他面前这么一捣鼓,就觉得似曾相识的感觉。

黑格尔很有点知己的感觉拍拍他的肩膀:“专业就是专业,你是从不同的角度观察出事件的表面现象不对劲,而一个成熟的政

客最擅长的就是从表面看本质……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表明这些花费巨资的行动计划存在都是有必要的!对不对?这不是反对我或者反对政府,只是政见不同,表达不同,希望得到的结果不同!”

齐天林有点嘴角抽抽悻悻的看着有点谈兴大发的防长:“SIR,您看,我……我就在桑赫斯特脱产培训了三个月,之前也就是个中学文化程度,只懂打仗作战,连指挥都是勉勉强强,您跟我说这么深刻……”

这种感觉其实让满腹经纶的新任国防部长更爽,更加哈哈大笑:“你们这些武夫啊,就是瞧不起我这种选举出来的文官,我也是上过战场的,最明白你们这种心理……好了,叫你的车队都回到公路上去,我们往前走,我判断都是虚惊……这土坷垃颠得我都要晕车了!”

齐天林一直听着车台里面的作战对话呢,里面眼花缭乱,不,是耳花缭乱的指令跟代号热闹非凡,确实是训练有素的样子,但是却没有听见抓到什么袭击者,他也不知道真假,总在这里转悠也不是个事儿,就用耳麦呼叫自己的一部车上乡村公路:“去靠近前面的装甲车开道车,让他们决定是不是继续向前?”

部下得令一声就看见二号车轰鸣着冲上公路往前窜,齐天林指挥剩下的四部车也回到公路上,但不用这么急慌慌的,自己就好整以暇的转过头看着部长:“以我专业的角度来说,我们现在回到军营是最好,今天这位部族长老确实有必要去看看么?”

部长笑着指指那些黑色越野车:“随行记者必须要拍摄到我跟部族长老谈论的画面,我也必须要有跟当地民众部族接触的环节,缺一不可,就好像作战的时候你手边的每一样武器都不能少,道理是一样的……”

齐天林做个恍然大悟的表情,不建议了。

部长就顺着自己的被迫害思维提醒齐天林:“从政治上来说,美国的对外政策,一直都是在现实主义跟价值观之间博弈,我现在就是代表着现实主义的上台,所以你在保护我的工作中,谨记防守任何一个方面,我不想成为利亚比那个倒霉的大使……”

齐天林眉毛跳跳:“还有这么惊悚的内幕,我可是参与了利亚比大使馆防卫作战的,还曾经护卫CIA的调查人员贯穿整个大使馆事件……”

防长不给他透露什么泄密的内容了,也许他就是内心有点紧张,找齐天林这么个不相干的人叨叨一下,转身在自己的下属幕僚前面又是比较泰然的模样:“真相永远都是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就看你怎么去运用了……来,往前走,我是有胆量的!前面不过

就是些枪声跟提醒罢了!”

这国防部长也不好当啊……跟走平衡木似的!

这真有VIP的越野车是被藏在第二的位置,按照常规如果不在第三就是第四,齐天林不得不多留个心眼,不过他也知道这种小花招要真对着美军内部的话,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也就糊弄一下土鳖塔利班跟部长了。

剩下的路程果然没有任何问题,部长坐到了背靠驾驶座的沙发上,脸上却没有什么得意的表情,有点疲惫,直到车尾的齐天林看见前面已经到达了目的地,两部装甲车已经呈外八字警戒到一个镇子边,他才伸手拍拍闭目养神的部长膝盖提醒一下,自己就开始在耳麦里面指挥下属的越野车散开队形迎上去,两部车先放下幕僚随从以及记者,再向前驾驶到镇子另一边做警戒,并且迅速选定一个高点去放下廓尔喀狙击组。

然后齐天林才提着部长先生的西装,等他整理好衬衫领带,帮他穿上,自己也撩下袍子,抓起那个用别针锁好的包包头戴在头上,在袍子下面用单点枪带挂好自己的折叠托马萨达步枪,伸手抓住后面的门内把手看着部长,等到一个肯定的点头,才推开门把手,自己先跳下去,略微停顿一下,等待两名已经他所有廓尔喀里面身材最高的一米七左右的部下同样当地人大胡子打扮的围上来支援,用手指轻轻敲两下金属门板,示意已经安全,黑格尔才一身笔挺西装带着微笑走下来,虽然外面只有三名摄影摄像记者跟两三名文字记者,该有的排场一定要有,齐天林立刻就带着当地人仰慕表情的低着头站在防长身后,好像当地护卫一样,和另外两人呈V字形,簇拥着他往镇子里面走……

黑格尔的幕僚们也早下车准备好,站在长老的院子前面迎接,只是因为这个时候的镜头又是需要表现黑格尔在大量的当地人中间,所以他们也不上镜了,然后似乎就像黑格尔预言的那样,一声清脆的枪响突然传来,齐天林原本就在身后,单手一把摁在黑格尔的左肩上压低,自己就团身而上的展开袍子挡住,另两名廓尔喀也毫不犹豫的撞在他的肩膀上,三个人就好像三块木板似的,瞬间搭建了一个人肉安全屋,把黑格尔围在中间。

接着其他廓尔喀护卫立刻就拉过另外几名西装革履的幕僚做出煞有其事的护卫动作,换来幕僚们有些感激的道谢,让自己享受到了跟部长一样的待遇,却不知道这些居心叵测的护卫们只是为了让这些西装客混淆场面,故意露出点西装身形,帮助老板那边隐藏唯一的中心目标!

自从八一年里根遇刺那次以后,对于VIP护卫就衍伸出了很多形

式,这种被称为安全屋的招式是最常见的,只是美国总统那种唯一级别护卫有个最大的不同就是,一旦有事,护卫队就会不顾一切的带着美国总统撤离现场,摆脱任何被对方预先设计伏击的场面。

这位来到战地的美国国防部长不但不能马上撤离,还得顾及美国国家的尊严,尽可能的完成自己所有的工作,谁叫眼前这种兵荒马乱的场面都是美国人一手打造出来的呢,虽然黑格尔打算改变一下方式,但是本质其实都一样,只有让那些对美国不利的地区保持混乱,那些能为美国人提供输出的国家保持驯服,这才是美国军队为美国利益做出的贡献。

这就是美国军队对于美国利益的义务……

政策都是换汤不换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