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37章 南部

第六百三十七章 南部

枪声证明不是狙击手,首先是齐天林的耳麦里面传来自己三号车驾驶员的汇报:“枪声定向系统表明步枪声音在您的七点钟方位,山脊另一侧距离我们三百二十米,射击指向性不是您这边……”这种利用声波传递衰减的声学技术还是英美两国占据了顶尖研究地位,SGM能够安装一套车载系统都是洛克通过自己的关系搞来的,他们暂时还不能研发类似的东西。

两名在周围的美军校级军官挥动手里的步话机:“山头那边有武装分子的踪迹,已经被控制了……”

齐天林才轻轻的扶起只是蹲下的黑格尔,在他耳边汇报:“三百二十米外的枪手,但是现在没有监测到更多的枪声。”不否认包括他在内,几乎大多数特种士兵的步枪上都装了消声器,一方面可以随时执行隐秘任务,同时可以掩盖枪口焰,另一方面才是这些专业士兵们之间的迷信,总觉得消音器加长了枪管的延续,可以保证子弹更精确,这纯粹是个大家的心理作用,没有任何的研究表明靠谱,反而有些研究认为消音器泄掉了一些枪口动能,降低了子弹的有效射程,但欧美军队日常使用的消音器并不是完全无声的,还是有点声音,这同样会被那个精确的车载定向系统捕捉到,单兵携带的型号功率不够。

黑格尔肯定知道齐天林能报出准确数字是依赖的什么工具,脸上没有什么不愉快的表情,笑笑就起身,齐天林还帮他把裤腿边的一点尘土掸掉,黑格尔就带着笑容迎着那边的几位军官簇拥的两名部族长老热情的过去握手了……

别以为美帝国主义就是铁板一块,人类的天性就是拥有自己的思维想法,这个思想的问题上是走两个极端的,一边是文化教育层次很高的阶段,另一边是几乎没有文化教育的低级阶段,这两部分都最容易各自为政,闹不和,前者是因为人人都有较高的思维能力,强调独立思想,譬如很多欧美国家,后者是因为没章法,完全本能的自己按照自己的思路来,典型的就是非洲大陆,只有中间的部分,才是最好管束的,所以搞愚民政策的都得掌握好这个分寸。

既然有自己的思想,美军还是能强调统一在一个大的思想下面,但总有那么一些军官将领认为自己的东西才是最棒的,其他人都是狗屎,远一点的巴顿到麦克阿瑟,近一点最有名的就莫过于海豹的创始人马辛克,特别是后面这位,典型的低级军官无法无天的代表,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说好听点当然是战功昭著,难听点就是不把长官跟政府放在眼里,所以这货最后被军事审判两回还坐了牢。

眼前的袭击是有点蹊跷,不一定就需要

将军们参与,一个特种小队的指挥官都可以发动,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吓唬一下五角大楼的高官,告诉他们阿汗富还远远没有控制住,需要更多的预算或者人手……诸如此类的动机都可以……

不管怎么样,却间接的帮了齐天林,在这个看起来危机四伏的阿汗富战地上,对于一个刚刚上任,非国防系统内部步步升迁上来的,还在熟悉业务跟下属的美国国防部长来说,任何一个自己管辖内的人似乎都没有齐天林这个没有任何利害关系的PMC来得可信!

齐天林是真的在认真护卫这位客户的,就好像演员演戏到了极致就会把自己沉浸到角色中去一样,当他没有在打那一点点自己的小算盘时候,他都尽量的把自己融入到新角色中去,相当投入,低着头依旧跟两名廓尔喀呈V型包在黑格尔的背后。

这边的会谈就周围挤了很多人了,黑格尔本来也就是做秀的,哪里需要真的来跟个语言都不通的部族长老谈什么国家大事,所以脱了皮鞋坐在地毯上,跟周围挤得满满当当的当地人交流,齐天林坐在他身后,旁边有一位普什图语翻译也躲在黑格尔背后低声同步。

所以在摄像机照相机镜头中间,除了防长本人,周围全部都是布袍的当地人,气氛很热烈,场面很和谐……

其余几部越野车上还是有十多名幕僚跟记者的,防长装模作样进行交谈访问的时候,他们也在一两名廓尔喀的引导下给周围的儿童散发点糖果饮料,总之形势一片温馨。

只有齐天林通过自己的耳麦一直不停歇,耳中能传来那个狙击小组的不停汇报:“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移动目标,植被非常荒凉,这是一个很利于防守发现狙击手的环境,没有任何问题……只有几组美军特种人员在到处巡逻,也到我们这里来做过检索。”

齐天林的回应就是:“做好自己的,不管他们的行动,切记注意任何朝向我这里的射击行为……”停顿一下:“二组,你们做个简单的爆炸物清理测试……”

那边回应得令……

一部五号车就被启动,慢吞吞的围着镇子里面外面凡是能够进出的道路走了一遍,特别是宽敞的下车接待地区,这辆车载的爆炸物元素分析探测系统也就是类似狗鼻子科技化的版本,技术掌握在德国人手里,精度非常高,能达到地下二十厘米左右,缺点就是距离非常近,稍微拉远一点就没用了。

最后得到的结果也是非常安全……

黑格尔是能感受到齐天林一直在不停歇的捣鼓些什么,只是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廓尔喀语,他也听不懂,所

以偶尔会回头看看齐天林的表情,齐天林都耸耸肩摇头,表示没有情况。

直到所有戏都做完,黑格尔起身,齐天林才稍微拉下半步正对在他身后,两名廓尔喀不露神色的又挤过当地人中间贴到黑格尔的两侧,三个人才拱卫着防长重新出门,这个时候齐天林就格外小心了,眼睛一直扫视着周围较远一点的地方,几十米外就是美军人员组成的二级护卫圈,百米以外才是他的狙击组跟四个美军狙击小队构成的三级护卫圈,再加上其实在空中云层外盘旋的无人机,防卫其实很严密了。

看似随意,实则精心选择路线的查看了两处低矮破旧的民居,黑格尔的访问就算是结束了,齐天林一声低呼,那辆一号车就滑过来,齐天林送黑格尔上车以后,正在看着部下把几位幕僚也送上后厢,却听见黑格尔要求:“我需要休息一下,你们到另一辆车上去……”幕僚们只能留下几份备忘录,说明刚才的时间有什么样的外界联络跟接下来有什么事情要做,就换车去了,齐天林关上门,站在副驾门边等待所有人都上车以后,给远处的美军现场指挥官做了个大拇指,自己才跳上车,要求SGM车队出发。

这个阶段其实是VIP护卫最紧张的阶段,因为如果有线人躲藏在那些围观当地人群当中,就亲眼看见国防部长登上了哪一部车,所以,齐天林一边让那部五号车启动无线电干扰波,不但能屏蔽电话或者步话机传递讯息,还能阻止无线引爆器,一边掏出自己的手机看实际效果。

一出了镇子上了路,齐天林立刻用手势要求转换队形,自己这辆本来第二位的迅速落到第四位,车队看上去根本就没有停歇,很娴熟的就前队变后队,几秒钟之间就变了位置,拉起速度,跟在几部装甲车后面疾驰……

这个时候,齐天林才算是稍微放下一点心,伸手到窗外又做了个手势,五号车就关闭了干扰系统,无线电通讯立刻就恢复了,转头看后面的部长,却发现黑格尔目光炯炯的看着他,想来刚才的一系列的行动都看在眼里。

既然都掉头对上眼了,齐天林随便找个话头:“您要水么?”看黑格尔点点头,就打开中间的冰箱取出一瓶,探着身子递过去。

黑格尔也探身接过来,他已经脱了外面的西装:“怎么样?压力大不大?”

齐天林笑起来:“在您面前,我们敢说压力大?不过都是些流程,做熟了就没什么压力。”

国防部长有些放松的靠在长排皮座位上喝点水,给了他一个很正面的评价:“你们不错!做得很专业,设备也很不错……”

黑格尔哈哈哈的笑起来:“这个倒不错,我的广告费也不便宜!”

剩下的路程当中,再也没有发生过任何意外,回到国境线那一头的美军基地,黑格尔没有表达出对刚才行程中的任何诟病,若无其事的召集了这边还等着他的两位四星将军,算是阿汗富的最高军事长官了,就在这部车上,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因为是在从这个基地到旁边的机场之间转换,齐天林也坐在了副驾驶上,终于听到了他真觉得有必要注意的一件事。

“南部地区的确需要加强跟英兰格人的合作,加强打击塔利班在巴勒坦斯国境线一带跟伊琅这边的活动,就算是摆出攻击伊琅的态势也要死死的抓住这边,英兰格人的算盘是在南部地区的矿产,我们的目标是巴基坦斯国境线,这两者不冲突,这是我从参谋长联席会议上得到的重要决定,必须达成!”

这些天在后面车厢反复被提到的南部究竟发生了什么?

要知道他的特别行动队,奥尔马的贩毒路线还有华国-巴基坦斯-伊琅石油通道都在那边……

为了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