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38章 痛饮

第六百三十八章 痛饮

迪达显然非常满意自己的实验,对这一期的小黑们培训在十天左右的时候完成,最后给苏珊做了一个陈述报告,希望苏珊以后能够把这一部分的小黑都集中在一个团队里面,并且按照他留下的规则继续要求他们比一般的战斗队伍,多一个精神层面的纪律管理。

苏珊可不会完全按照他的说法行事,几下就把人手打乱,从利亚比到阿汗富还有阿联酋都派了一些人过去做第二期的技战术培训以及实习,却也留下了二十余人的队伍打包派到乌克兰的培训中心去,把管理这些人的职责交给了萨奇,并叮嘱说关于这帮不太一样的小黑进行的训练是齐天林要求的,让他多留意观察。

其实也还是都好奇,谁知道这些与众不同的小黑,以后会不会成为什么种子呢?

挺期待的……

搞完这一期的培训,迪达立刻就返回了伦敦,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还有很多细节需要完善,现在只是拥有了一个骨架,他还有很多知识需要填充,但他已经找到了方向。

德让一声不吭的又跟着他返回了伦敦,回到公司继续当保安,只是经常到迪达就读的那所学校去观察迪达的一切活动,他才是找到了自己人生的方向。

而齐天林这边,因为他接触到的国防部长已经属于太高的层次,反而他听到的就只有结论,没有缘由……

但也对他没什么影响,他没有尝试着把自己探听到的任何讯息传递出去,无论是传递给英兰格还是华国,都不会,就像一开始他就给吕将军表述的过的那样,他只有在确认自己安全的情况下才会做点什么,而且绝不做情报传递等目的性很明确的事情。

他只按照自己的节奏去处理事情……

坐在C17的巨大机舱里面,这虽然不是世界上最大的飞机,但也是常用的各型运输机当中最大的了,五辆黑色的SGM越野车牢牢的用锁链固定在带孔铝合金机舱地板上,因为车身过宽,原本可以并排两部悍马的C17内部也只能一溜排开,最后一辆甚至挂在了跳板舱门上。

但是两侧就留下了较宽的区域,廓尔喀们无声的占据的了一侧舱壁,利用贴在上面的椅子固定好自己,吃饭、整理装备、玩贪吃蛇,或者回到车上去睡觉,总之就是没有一般美军士兵那种活力无限的感觉。

幕僚们就在另一边的舱壁边,他们更繁忙,几乎人手一台电脑、打印机和无线电话一直都没有停歇过。

齐天林歪头看了看机头的方向,那边要上两层楼才是驾驶舱,所以有一个VIP室,现在当然就是留给防长先生的,原本是安

排一架C130只携带护卫队人员的,是黑格尔要求把这些他觉得很好用的护卫车也带上,立刻就换了一架C17来,毕竟C130跟齐天林自己的C27尺寸差不多,只能装一辆。

他当然觉得对自己以及公司来说是好事情,所以没有任何异议,脑子里却在转悠阿汗富南部的状况会不会跟自己有什么联系,现在基本处于一个信息半封闭状态的自己,没法把具体情况串联起来做出什么推测,只能等到事情结束以后再说,现在他可不能远离部长半步。

但是在伊克拉的访问却出奇的顺利,无论那个方面都没有对国防部长的到来做出过什么威胁性的行为,黑格尔甚至有闲心在齐天林的陪伴下到伊克拉北部库德尔人地区视察了一下,才心满意足的返回了美国,没有给齐天林多说什么,只是在离开的时候握了一下手:“很感谢你们的专业护卫……我们会很快有见面机会的!”

齐天林送走了自己迄今接待过最有实力的客户,直接就在巴格达把这批已经引起了很多方面注意的轻型装甲越野车以五十万美元一部的二手价格卖给了另外一家PMC公司,带着自己的部下返回了欧洲。

直到坐在苏珊面前,他才明白大概发生了什么事情,华国已经在阿汗富南部开始伸手了!

怪不得美国人要慎重其事的在那边加重砝码,即便是在美国从阿汗富全面撤军的大环境下,他们还是要想方设法的在阿汗富南部,靠近伊琅跟巴基坦斯一带的地方去表现自己的存在。

华国采用了一个有点偷梁换柱的方案来解决石油管道的事情,他们最后并没有完全在巴基坦斯到伊琅之间建立石油管道,毕竟在全球都在对伊琅经济制裁或者管制的时候,华国一贯不做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情,他们以民间资本的名义拿下了靠近伊琅巴基坦斯边境线的一个港口城市瓜尔达,这个距离伊巴边境线八十公里左右的深水港,根本就不需要管道运输,直接用油罐车往返,成本就很低廉了。

然后这个港口才是所谓的能源管道走廊的起点,没有了三个国家之间的复杂状况,方案就很多了,可以直接从瓜尔达港口铺设管道到华国的维疆,也可以用铁路连接现在著名的青藏铁路,还可以修建高速公路穿越喜马拉雅山脉,局面一下就豁然开朗,不但为华国获得一条新的能源补给线,更重要的是让华国60%的海外资源补给避开了从马六甲海峡这边兜大圈子,必须要从印度以及别的东南亚国家控制区域经过的战略危险。

当然苏珊拿一支笔点点屏幕上打开的文件以及地图:“更重要的是所有人都

明白,这个瓜尔达港就是华国理所当然的第一个海外军事基地……”

什么时候华国也逐渐强大到能建立海外军事基地了,好像是从那艘二手航母进入海军之前,就逐步扩展自己的海洋领域了,从亚丁湾护航开始,华国海军就一点点的往外挪动,现在终于达成了一个标志性的目标。

齐天林不算太惊讶,但也没多少欢欣:“嗯,很艰难的一步,以后还有更多未知的艰难,祝愿他们走得好吧。”美国人肯定不会让华国轻轻松松就获得这样一个重要据点,之前针对巴基坦斯总统的刺杀,还有吕将军提到过华国海军的这条线上另一个补给点马尔代夫的政变,都说明了斗争还残酷得很。

苏珊就笑着打开另一份文件:“我所知道的就是,华国现在不但是用民营公司名义拿下港口的经营权,还第一次出现了一家华国私人防务公司来负责这家港口公司的安全问题,喏,这里有点东西我想你是感兴趣的……”随着鼠标点取,啪啪啪的几声之后,几张明显就是近距离拍摄的照片出现在屏幕上,西装革履的一帮华国人正在跟另一帮华国人签合同,环境也是华国人最喜欢的那种大红色帷幕前面白色台子红色地毯,后面醒目的华文大字“珠江港务有限公司与黄埔防务技术咨询有限公司签约仪式”。

不等齐天林哂笑着发出点什么评价,苏珊打开其中一张,放大一个局部,站在那个签合同的防务公司老板背后的两面企业高管打扮的男子面部非常清晰,赫然就是刮干净了胡子,收拾好了头发,再认认真真洗了脸换了干净衣服的冀冬阳跟向左!

这俩王八蛋出来认真的学习了大半年,搞清楚了状况撤了回去,换了长相更西化的买买提等人过来,原来老吕是憋着坏,要把这俩用在这个地方呢!

那个防务公司老总一看就是有点肥头大耳的政府官员退休挂职的,这后面站着的一顺黑西装才是正儿八经控制这家防务公司的打手。

华国现在终于也迈出了这一步,当拥有一个“民营”的海外港口,还是具有重大战略意义,一定会招来各种各样“试探”和“挑衅”的港口时候,派出这样一个“民营”的PMC公司来保护,既没有直接派兵的政治敏感性,又避免了鞭长莫及的无力感,堂而皇之的就把武装力量摆到了这颗印度洋明珠上!

当然明面上的说法是因为那一带本来也是塔利班、宗教冲突以及分裂分子活动的区域,作为一个拥有三座两万吨级泊位的超级大港,驻有一些民营的护卫人员简直天经地义。

苏珊饶有趣味的看着齐天林的表情:“一般西

方人是认不出这俩的,这是在华国首都举行的签约仪式,两家民营公司之间的合同,却故意这么大张旗鼓的举行,华国现在的胆子也真不算小了。”

齐天林终究还是没能忍得住自己嘴角的笑容,何况他对苏珊本来就没戒心:“步子也许是急了点,但总归是个尝试……”

苏珊娴熟的鄙夷他:“笑吧!你就笑吧……你敢说这里面没有你的影子?你敢说你不期望看到这样的局面?你敢说你没有憋着劲还要维护这样的局面?玛若刚刚跟我说,公司已经获得了一个巨大的融资渠道,具体的还要我来问你,你彻底跟华国拉上了线?”

齐天林认真的摇摇头:“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新的渠道是私底下跟阿联酋建立的,具体的事情我还不清楚,但阿拉伯世界会成为我们的臂助,至于华国,有些事情上面还不如阿拉伯国家来得可靠,所以相互照应一下就不错了,不管怎么样,还是值得庆祝的,毕竟我可是亲眼看见黑格尔脸上有点焦急的味道……”伸手从桌子上拿起红酒杯,跟自己的丈母娘碰杯。

其实真值得痛饮几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