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40章 特权阶级

第六百四十章 特权阶级

齐天林今天可是穿着一套深灰色的高级三件套,安妮指定款式价位,玛若选购的,不是手工定制的那种,因为安妮说上班或者在同僚之间,就不能过于招摇,太过明显的暴发户痕迹也是不可取的,所以柳子越就只能帮忙打理一下发型跟胡须了。

就算是已经回了欧洲,头发比以前长了一些,胡须更加蓬乱,还是被柳子越娴熟的染成了花白色,看上去成熟的气质倒是很厚重,现在翘着二郎腿斜靠在椅子上的表情很是闲暇,咋一下被点到名,还吸引过来这么多目光,才略显尴尬的坐正:“办公室的椅子实在太舒服了,我都习惯坐石头的……”引来周围人的小哄笑。

接下来继续延续自己那种善打不善说的风格:“北爱问题在我的印象中太复杂了,我都接触过不少爱兰尔共和军老兵,说起来头头是道,所以今天突然跟我说到这个,我还要回去恶补一下这段历史,所以具体怎么做,我听令就是了,现在……现在我这边还有两百多名非洲裔员工可以调用。”老妖,那个最爱阴阳怪气叼着雪茄的爱兰尔咸湿伯伯,四十多岁了,据说就是在北爱的腥风血雨中长大的。

说实话,家里的女朋友夫人什么的,个个不是省油的灯,听说他要到情报部门这边来开会,最深谙这些办公室政治的柳主播一边帮他弄头发,一边叮嘱:“多听少说,别跟在家里似的这么话痨,别主动展示你的看法,不要自己张罗出什么方向,你不是核心,就别逞能,懂得尽量引导别人去表达你的思路,引导话题……知道怎么引导么?”说话这事儿,柳主播是太擅长了。

所以齐天林这么一说,旁边一位MI5的成员脸上就有点喜色:“非洲裔?那是不是可以制造点什么,转移注意力,毕竟现在移民一直都是社区之间的大问题。”

茅塞顿开说的就是这个时候,立刻就有几个人鼓掌称快,特别是那个军方的上校:“非常好!让这些移民在社区中间发生一些矛盾,如果事情闹大了,我们再以这个名义进去镇压!”

搞情报的显然比他阴险得多:“不用镇压,光是多出来这么一股势力,就已经可以牵制分裂分子了,现在已经不是四五十年前,没有什么地方还能搞单纯的地盘!”

年纪大一点的更谨慎一些:“要不露痕迹的进去,不能突然一下爆发,那就会联系到我们这里来了,这些人会不会不好控制?”

齐天林更谨慎:“他们半数都只会阿拉伯语,其他能懂少量的英语,半军事化成员,应该还是会服从指挥的,但是我要提醒各位,非洲裔士兵的破坏能力是惊人,就算是在控制范

围内,只要给出一个任务范围,他们很快就能把那里搞得一片狼藉,没有任何的建设性。”

几位衣冠楚楚的绅士对看一眼,却带着冷漠的笑容:“相比一片狼藉,仇恨分裂大英帝国的炸弹才更可怕……”

来的都是各个部门的实权人物,既然找到了办法,就事不宜迟,要求齐天林赶紧把人手弄过去,甚至要求他不光是非洲裔,东欧人员也可以成编制的撒进去,廓尔喀就算了,历史上他们的英兰格烙印太重了,痕迹太明显,北爱本来也不是一个多大的地方,主要集中在首府区域效果就很明显了。

这一次其实是因为北爱自治区域的政府在试探是否能够脱离英兰格政府,宣布议会部门的大英帝国国旗以后都不用每天挂了,特定时间挂挂即可,这顿时就引发了反对独立跟要求独立的民众之间骚乱打斗。

英兰格不是一直都标榜自己是民主典范么,所以也不好不顾民意的过去直接镇压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只能背后出歪招了。

于是在几个实际操作部门通气以后,齐天林就打电话要求亚亚回来轮休,顺便带着一百五十名小黑以旅游团的名义进入英兰格,然后分散踏上北爱的首府贝尔法特斯,那个萨奇的侄儿,之前在利亚比培训中心服务的波波维奇带着五十名东欧籍成员慢一点,先驻扎在伦敦郊外MI5找的一个训练营地里面。

因为非洲裔的行动人员跟东欧成员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前者基本上只问做什么,后者就要多问两句为什么要这么做,而且齐天林直言不讳的说自己也不能完全保证这些东欧成员的背景干净,所以这边的行动要稍微复杂一些。

这都是三四天以后的事情了,齐天林还在等待下属们逐渐到位,大多数时间都在家里陪着家人,蒂雅则是看见自己身边的两个黑妞都被调走参加北爱的行动,自己也有点厉兵秣马的味道。

齐天林回家也稍微提了两句,说自己最近的任务不会太远都是在英兰格境内,姑娘们很安心,柳子越就有点好奇的看蒂雅整理她跟齐天林的枪械,坐得远远的,大概有三四米的距离,探讨暴力女孩儿的心路历程:“你就这么期待用这些东西……总归是危险的东西吧?”

蒂雅不跟不上路的外行人白话:“你不懂!”

柳子越多能采访人的,循循善诱:“你这究竟是因为你自己喜欢这样的环境,还是因为想跟他一起?”

已经是大姑娘了,身高已经堪堪超过了玛若和柳子越,正在往安妮进发的蒂雅可不是以前那个傻乎乎谁都好骗的小姑娘了,绿色猫眼顾盼两下,真

有点熠熠生姿的味道:“这就是我跟他的秘密了……”

玛若端着茶杯过来:“不用问她的,他们这些长期在战场上的人都这样,提起回到战场上都是这样兴奋得很。”

柳子越还是无法理解:“那都是关乎生命危险的事情啊……”

玛若算是比较了解自己这家公司员工们的心态:“那是另外一个世界,不用遵守现今社会的普世法则,对于他们这种自信能够保护自己生命的人来说,除了冒险的刺激感就是对律法的践踏,很容易产生高人一等的感觉。”

柳子越感觉好遥远的世界……

其实没多远,过了几天,齐天林带着蒂雅出发去北爱的时候,华国姑娘就小心翼翼的申请能不能跟着一起:“这一次不算是去到很远的地方,我也去看看?玛若答应帮我看着天骄的。”一般情况下她很少打探这些跟齐天林有关的危险事情,柳成林也提醒过她要避嫌,不要让她的华国国籍身份影响到齐天林的事情,可这次纯粹是一个媒体人的好奇引起了她的兴趣,毕竟类似北爱这样的环境比起阿汗富或者伊克拉来说,更接近正常社会,怎么也会有玛若所说的那种状况?

安妮就靠在门边挥挥手:“早点回来,我可不想没有丈夫在身边陪着完成这个重要时刻……”

齐天林允诺一定很快,毕竟他只是作为指挥官过去看看现场情况,具体操作都不是他的事情,所以一家三口驾驶那辆很普通的路虎越野车,去搭乘轮渡,穿过英兰格本岛到北爱之间的海峡登上爱兰尔岛,主要是携带了不少的枪支武器,齐天林虽然拥有MI6颁发的特别通行证,也不想去接受那些繁琐的航空检查,索性自己开车过去。

从伦敦出发到海峡口有四百多英里的路程,既然陪伴自己的是家人,这一路也可以当初外出踏青旅游的行程。

说起来英格兰的景色确实不错,因为口岸是在北部地区,一路行去,没有太多大城市的拥挤高楼大厦,最多还是清新自然的山野风光,让柳子越在后座上啧啧称赞,不停的要求齐天林放慢速度,方便自己拍照拍摄。

蒂雅就完全对外面的美丽风景熟视无睹,反复的查看自己手中的行动项目清单,用阿拉伯语找齐天林询问其中的关键点,还用彩色记号笔在上面到处做批注,真认真!

齐天林从后视镜里看看兴趣完全迥异的两位姑娘,伸手打开点音乐:“越越,你也别太乐观,做好心理准备,我们这是过去完成任务的,如果你觉得太残酷或者价值观无法认同,先行回家是最好的选择。”

柳子越摇头:

“我的生活中也不能都是工作吧,现在我觉得还不错,到处走走看看的风景都不一样,而且你们的事情,玛若还是给我敲了点边鼓的,她说她是不会来看的,我想……既然我的爱人在从事这种工作,我怎么都要了解一下。”有些时候,她跟安妮还是一类人,虽然没有那么高端,毕竟条件好很多,没有玛若跟蒂雅那么现实。

齐天林也只是提醒,然后劝慰另一位姑娘:“主要执行任务的是亚亚,波波维奇的分队都是外围支援,你跟我也只是过去看看热闹,而且这边是有限度的作战行动,不用搞得跟拉达村那样,作战计划详尽到……你还准备了卫星地图的?好吧……当我没说!”

无辜的姑娘看看手里的军用卫星地图,外面蒙着的透明塑胶袋上已经被她画了不少的标记点,对她来说,这就好像是个很有趣的游戏,一直都在玩的游戏。

所以带着这样完全不同的两位爱人,齐天林驾车接近了一座最接近爱兰尔岛的海边轮渡港口,鉴于那边现在闹腾得比较厉害,港口的查验也比较严格,特别是很多英兰格新教徒过去支援,更是让警方如临大敌,近似于机场检查的仔细程度了,可轮到齐天林展示一份MI5的情报官证件,立刻就通过一个免检通道登船……

他现在都是特权阶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