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41章 黑暗世界

第六百四十一章 黑暗世界

轮渡船上都能感觉到一种有点诡异的气氛,不少年轻人开车越海过去,虽然竭力控制,但那种跃跃欲试的兴奋是怎么都抑制不住的。齐天林熟悉这种感觉,招呼两位姑娘不要下车,尽量都呆在车内,因为外面清一色的基本都是小伙子,女性很少!

爱兰尔岛当时独立成国的时候,北爱兰尔是有机会跟着一起独立的,但就是这部分地区当中的新教徒决定加入英兰格,让天主教为主的独立派失去了这个机会,所以近百年的斗争中,也被赋予了一些宗教斗争的含义,只是随着现在欧美国家年轻人对正统宗教越来越没兴趣,参与北爱争斗的年轻人很多还是因为对社会现实不满,借此发泄,或许也有玛若说的那种不服从于律法社会的刺激感,总之就有大量的英兰格年轻人涌入到北爱去滋事,英兰格政府有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放过去。

我不能明目张胆的来干涉你,恶心你不可以么?

所以局面真是有够乱的……

其实从齐天林旁观者清的角度来看,怎么可能就这么放北爱独立?上世纪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死了那么多人,英兰格都紧紧的咬住不松口,这些北爱兰尔的人真以为就是民主政府,投票公决要独立就能独立了?以为好像加拿大、澳大利亚这样的英联邦国家说摆脱就摆脱了?他可没看见大不列颠的名号上面有加拿大、澳大利亚的字眼,北爱倒是一直牢牢的固定在上面,这个就在身边的土地跟那些遥远的国土不同,国力已经一而再再而三衰落的英兰格,无论如何都会保住自己这块最后领地的!

在轮渡上都还好,似乎这里还有那么一点点约束力,等到船一靠岸,好多车都不停的摁响喇叭,似乎这些人都不是那些平时还算彬彬有礼的英兰格人,一下子就化身为暴徒团体的样子,要知道在伦敦大多数时候都听不见车喇叭的声音,禁止鸣笛是个很基本的要求。

柳子越已经从山野美景跟海景中转换过来,有些若有所思的看着外面喧闹的场景喃喃:“我想我有点理解玛若说的那种没有约束感的意思了……”车窗玻璃是亨克在俱乐部那边就全部换成了防弹的,门板自然也是在内部加了一层陶瓷板的,加上单向贴膜,所以外面基本看不到车内,还算安全。

但蒂雅已经开始在磨刀霍霍了,翻到后座来从最后一排提过自己的装备包,开始往身上披挂枪支,还间或拿出一支小巧的手枪递给柳子越:“要不要带一把在身上,防身很好用的,双动结构,不用开保险……”一贯在家里最沉默寡言的姑娘,一回到这样的动乱之地,浑身都在散发出灵动的感觉!

蒂雅越发活泼:“有时候不是你想不参与就不会被卷入的,身不由己是经常的事,而且危险随时都在你身边。”

柳子越有原则:“我不要!”

齐天林顺口分配:“蒂雅,你的任务就是寸步不离的跟夫人在一起,这样起码我做事的时候就不会分心了。”

蒂雅看看身边的拖油瓶,柳子越还奉上一个讨好的笑容,无奈的摇头:“好吧!”

其实也没有战地的感觉,北爱兰尔总的来说感觉跟英兰格的城镇感觉差不多,红砖红瓦的传统建筑较多,两三层高,但这些建筑物几乎都被大树淹没了,茂密的树叶很轻易的就把窗户都遮住了,品种繁多的各种大树开着不同的花,花开花败,花瓣洒落遍地,让人很有置身于森林中的感觉,哪里是传说中的那个血火之地?

齐天林没有急着去找亚亚他们,随意的把车开着在有些安静的城市街道之间穿行,这也是他的习惯,在到达一个新的地方时候,最好先到处看看,算是了解一下大概的格局,亲身走过跟在地图上看完全两码事。

蒂雅不由自主的减缓了身上整理枪械的动作,外面的场面跟她以前经历的那些战地完全不同,哪里有一点硝烟气息?有些迷惑的姑娘甚至看了一眼坐在她旁边的柳子越。

柳主播都比她更了解一些:“北爱二十年前就宣布停火了,这里现在是还能听见新闻上说的骚乱,但都是局部的小争斗,没有你这样荷枪实弹的战斗了,只是……这也太美丽了一点吧?我觉得我们完全就是来观光的……”一旦车辆脱离那些年轻人的范围,真的没有一点混乱的感觉,除了偶尔能看见那些其他地方绝对看不到的政治性涂鸦墙,彰显出有些与众不同的政治压力,可惜蒂雅这没文化的姑娘又看不懂这种东西。

齐天林深刻一点:“隐藏起来的暗流更危险……走吧,我们先到酒店,我们这辆车也不太合适……”实在是从他的敏锐目光来说,街上寥寥无几的本地行人在看见他这部明显的伦敦牌照车辆的时候,都有种不善的表情,不是进攻性的不善,而是那种戒备的感觉,在这个非常时期来自英兰格本岛的车辆似乎都是别有用心。

入住的酒店一下就让柳子越似乎被呼唤起了什么记忆,用华语小声介绍:“我知道这家!我知道,新闻上经常听说……是不是经常被爆炸的那家?”她毕竟还是一个很称职的媒体人

齐天林都没她了解得多:“是么?”

柳子越再打量一下,有些肯定的点头:“据说被炸了四十多次!全球被爆炸最多次的酒店。”

以蒂雅下车的时候就仰着头看这座高楼,口中就念念有词:“这都是什么蹩脚的爆破手,这种楼炸了四十多次都炸不掉?”没什么出奇的坚固感觉吧?看样子要是给她足够的炸药,一次就搞定。

柳子越捂着头小声解释:“哪里是这个意思,这种爆炸一般都是带有政治性的示威含义,并不是非要炸塌的。”

迎接齐天林的居然是波波维奇,当然他这样的东欧游客在这里看起来也更合理,亚亚他们都是散居在一些情报部门租用的建筑里面的。

波波维奇过来给老板打个招呼,递上一个房卡信封,就接过车钥匙派人去把车停到地下停车场,顺便换套当地牌照,自己就帮蒂雅提着沉重的装备包,顺便给齐天林解释他们这边的状况。

除了他以及几个亲信知道是来做什么,所有人都是通报这次是过来跟着齐天林干点不太守规矩的事情,现在东欧分队的人散住在周围的几家酒店里面,五十来个人分开也不怎么显眼。

波波维奇的脸上有点鬼头鬼脑的笑容,跟他那个萨奇叔叔差不多:“叔叔挑选的人手都是原本底子不怎么干净的,对打家劫舍的事情不反对,所以就当成我们是个国际犯罪集团搞外快的,我们没有携带枪支,但所有人都是通过了三级野外生存训练和二级城市作战训练的。”

齐天林很满意:“那就保持联系,等待命令……你们到了两天,有什么感觉没?”

波波维奇回答很简单:“白天的天使,夜晚的恶魔……”

真的是这样。

等一家三口进了事先定好的一个豪华套间,分别换洗了一下衣物,来到战场就格外兴奋的蒂雅甚至还拖齐天林到卫生间速战速决的打了个短平快,外面的天色已经有点慢慢落幕时候,三人才换了一身休闲装,从酒店大堂出来,在大堂经理的再三提醒建议下,到旁边的一家著名饭店吃饭,但千万不要尝试夜间步行太远的距离范围。

在波波维奇派来保镖的四个汉子远远跟随下,走出去没多远,外观很像华国沪海外滩的某一座大楼迷你版,就是那种有点塔尖的感觉,餐厅里面有个冒着真火苗的壁炉,绝对不是内地那种声光模拟的假炭火,让周围的座位都有一种很温暖跟安全的味道。

保镖们也乐呵呵的跟着老板蹭饭吃,坐在靠窗的地方,齐天林也从来不吝啬对下属,多汁的三文鱼、香浓的土豆汤、心形的烤蘑菇,还有暖暖的空气和慵懒的背景音乐,哪里是报告上那布满伤痕的城市,只有随眼从饭店落地窗看出外面的街道,玻璃前面设置的防砸格栅,清冷街道上的

幽幽灯光,似乎都在提醒人们,这里不是常见的旅游胜地,这里是贝尔法特斯,一个高傲而又自律的地方,一丁点多余的殷勤都不会献给你,只会冷冷的看着你……

柳子越刚把自己这种充满文学女青年的浪漫主义感怀表述给埋头大吃的两个粗货,就听见一声爆响,哗啦一声,街道上一家没有设置金属格栅的商店橱窗就被砸掉!

吓了柳子越一大跳!

蒂雅慢条斯理的把自己面前的浓汤喝得干干净净,跟齐天林一样,甚至还舔了一下碗底,才心满意足的吸了一口气,转头看着外面幽灵一样冒出来的黑影:“如果没有刀枪的保护,这些黑影才不会只是看着你,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扑上来,把你撕成碎片!”看一眼有点惊吓的夫人,这姑娘真有点恶趣味的舔一下自己嘴唇边:“嗯,是把你的衣服撕成碎片!”

柳子越只能看自己的丈夫了!

齐天林耸耸肩放下羊排骨头:“她说得没错……所以,黑暗世界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