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43章 分寸

第六百四十三章 分寸

总的来说,其实是归顺英兰格的联合派占据上风的,无论民意调查还是政治党派,大多数还是都愿意保持现状,起码最近十来年停火以后,相对风平浪静的生活没有谁不愿意,但是总有些人希望在现行的自治状态下摆脱,要求跟爱兰尔合并成独立的大爱兰尔国,这中间当然有各种经济诉求,但在齐天林看来,无非就是些政客为了自己或者党派的利益煽动民众的,事情闹得越大,不管最后怎么收场,受苦的都是民众,得益的都是政客,要么上台,要么被对方用大价码收买。

所以这不过都是政客之间的游戏罢了,自己不过是游戏的中一个NPC。

地面上其实非常干净,和伊克拉阿汗富的城市不同,这里有完善的社区城市建设系统,到处都收拾得很整洁,导致根本就找不到什么砖头碎石块,所以在巴勒坦斯最常见的扔石头游戏不容易产生,也许贝尔法特斯的市政部门就是故意这样搞的吧。

柳子越已经被齐天林紧紧的抱在了怀里,双脚离地,因为奔跑起来,柳主播就完全跟不上趟了,强壮的左臂扣在姑娘的腿上,柳子越双手抱住丈夫的脖子,终于感到一种莫名的安全,悄悄的从齐天林肩膀上探出一点点头看后面,那些被情绪挑动,密密麻麻追喊在后面的年轻人终于被她看见了!

几乎都是把套头衫拉到头上,用围巾或者面具遮住了脸,防止遍布街头的摄像头捕捉到自己的身份,手中挥舞着棍棒或者闪亮的刀具,大声叫喊着跟在后面,没有表情没有面孔的模样显得那么狰狞和疯狂,那种摆脱了社会身份的群体性活动轻而易举的就让这些人抛弃了数百年的延续法则,变得跟非洲大陆的小黑们没什么区别!

蒂雅才不看,每天都要进行体能锻炼和枪械练习的她没什么不适应的,身上也贴身穿着防弹背心,快步奔跑起来,她那一双愈发修长,跟身体比例甚至超过了安妮的长腿就好像羚羊一样蹦跳着往前窜,口中还有余力跟齐天林交流战况:“前方五十米左转,亚亚他们的聚集点就在那边……加油!”甚至还腾出自己的右手去摸了一把柳子越的屁股,实在是她现在还没这么丰满,有点嫉妒,平时她是做不出这样动作的,也许只有在这种时候她才会格外的为所欲为,换来柳子越的一声轻呼,吓一跳的看着她。

齐天林的脚步自然也不慢,但还得控制速度,他的本意只是看看,但是既然来了,招惹上了,那就不介意实施行动,所以别跑太快,若即若离的把这帮人带到亚亚那边去才是目标。

果然一转过街角,齐天林的耳麦就能联系上亚亚他们:“你们在

预定位置么?”这句话都是废话,不在的话,通讯器材都联系不上。

亚亚的回应很清晰:“这边有一部分非裔居民区,面积还不小,组织了社区保护,我们混在其中……”

再跑了一小段,就看见几十名男女老少的非裔人群站在路边,听见这边的嘈杂看着这边齐天林带着两个姑娘跑过来,后面一大群的白人年轻男子在追赶,借着路灯,蹦跳得比齐天林还快半步的蒂雅典型的北非长相被看见了,加上满脸胡子的齐天林,黑发背身的柳子越,这边立刻就认为是针对非洲裔居民的攻击,义愤填膺的冲上来驱赶。

头脑发热的暴徒们都跟着跑了两三百米了,哪里会收手,叫喊着狠狠的迎上这些非洲裔人群,口中的叫骂也迅速变成了黑鬼之类的词语,这个时候他们需要的打、砸、烧来发泄,才不管是什么对象,所以两帮人就好像两桶水一样撞在了一起!

但出乎两帮人同时的预料,他们刚刚冲撞到一起,打斗都才开始第一个回合,有些人甚至刚刚举起自己的家伙,就从街道两侧黑暗的巷道里面冲出来一大群黑压压的青壮年!

真的是黑压压的,一水儿的黑色运动衣,加上面孔也是黑的,运动风帽一拉起来,路灯下不用面具都分不清长相,到处都黑乎乎的!

但是这帮人动手就完全不同了,三五成群,训练有素,分割包围,手中基本都是四五十厘米长的木棍树枝,挥舞起来得心应手,下手也极狠!

一般白人青年还没有做出防卫的姿态,两三个黑人就包围上去专朝关节劈打,包括咽喉在内都是攻击目标,效率和杀伤力都很高,一边打还有人用英语大骂:“叫你们闹事!叫你们到我们的地区来闹事!”

总之就是明显的带有种族主义口吻,还是黑人对白人居高临下的那种!

真是没见过这么嚣张的黑人,白人一贯以来不才是最高高在上的么,几百年来白人至上的理念不是主流么,关键这还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在欧洲的土地上,这些白人青年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齐天林得到的任务命令就是要尽可能的制造种族混乱,让事态的发展改变成另外一种状态,而且不介意他把事态变得更严重,这样英兰格政府才有正大光明的借口介入此事,不然只是温吞吞的等待联合派跟分裂派这样自己斗来斗去,迟早会酿成跟当年一样的恐怖之城,看着所谓的民意朝着未知的方向变化,那就太晚了。

齐天林是真乐于来做这件事的,就好像一百年前,英兰格人带着爱兰尔人以及八国联军在华国做的事情一样,

风水轮流转,自己居然有机会在他们自己的国土上面撒野,还有酬金拿,为什么不干?

小黑们是得了精心安排的,下手确实很重,原本这些都是各个部落里面出色的猎人,又经过了战场的洗礼,技击搏斗,擒拿格杀无一不是好手,再加上极为娴熟的军事作战配合和已经愈发严格的战斗纪律,对付这些只知道上网博客、推特的白人男青年,太轻松了,十分钟左右,几十名白人青年,不知道是从英兰格岛上来的捣乱分子,还是本地人,就被结结实实的放倒在地,而且小黑们还不收手,一个劲的用手中的棍棒击打,充满嘲弄的把那些对方携带的东西堆在一起,倒上一瓶汽油,焚烧成火堆,中间还作势要拖上一两个人丢到火堆里,真是把对方从肉体到心灵都狠狠的嘲弄了一把,然后才在周围越来越多人偷偷打开门窗观看的情况下,一声唿哨,全都消失了!

柳子越也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面张大了眼睛看着眼前从来没有看见过的一切,齐天林轻声在她耳边把这件事的前后缘由给她说了一遍,免得这有道德洁癖的姑娘会不会心里有什么疙瘩,另一只手就还得抓住脸上表情时而咬牙,时而皱眉,总之就是手痒痒的蒂雅不要跟着去做什么。

柳子越是明白一点政治的丑恶的,但没想到能丑恶到这种地步,齐天林给了一个总结:“这里是不可能独立出去的,这就是大的政治前提,与其说重新陷入几十年前的那种恐怖主义斗争,不如用我们这种局部小手段带偏道,毕竟时代不同了,那个时候的思潮跟现在也不同,现在更大的还是因为经济原因,我们带偏道以后,英兰格政府才有机会介入,那样的流血可能才是最少的……”一边说着一边就自己也从黑暗中撤离了,柳子越一直保持那样的姿势,紧紧的抱住丈夫的脖子,把自己的脸贴在他的脸上,齐天林抱着她也不觉得累,就好像抱着个孩子坐在自己臂膀上一样,只是觉得妻子贴着自己的脸也太滚烫了一些。

好不容易才把低声咒骂着完全进入状态的蒂雅也拖走,耳中能听见亚亚跟他汇报情况:“这些基本都是反对分裂的本地青年,明天我们会继续在这一带准备……”耳机里也能听见其他小队长约束管理自己队员的呼叫声,这种全副装备的战斗队伍打对方,真的是成年人打小孩,不要太轻松。

他们无论哪一方都要收拾的,其实现在骚乱闹得比较凶的反而是反对分裂的人手,当然其中也不乏英兰格政府故意从本土放过来的人,这是以前的方法,尽可能的用反对分裂的人压住分裂派,但是现在当地人的反弹情绪似乎有点变化,所以跟齐天林

有个协议,明天所有的轮渡、航线都要全面封锁,当然借口就是,今晚要闹得比较凶。

确实闹得凶,今天晚上在街头的各种年轻人**团体,或多或少的都遭到了袭击,以前他们以为到夜晚就是他们的天下,军警碍于所谓的人权也不好来收拾这些并没有太过打砸大闹的年轻人,现在突然冒出来的几帮人,就如同秋风扫落叶一样,所到之处,无一不是打倒遍地!管你人多人少!

所有人能总结起来的特征就是,这些人绝对不是英兰格人,非裔或者东欧俄罗斯移民的成分比较重!

无论谁都不会怀疑到英兰格政府上面,有种格外的排外情绪在开始滋生……原本的初衷确实发生一点点变化。

但不管怎么样,这一晚贝尔法特斯的各大医院真的是爆满,全都是打架斗殴受伤的年轻人,却都没有生命危险!

专业人士下手都是很能掌握分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