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44章 难得

第六百四十四章 难得

柳子越才不关心医院的生意好不好,只是听见齐天林回酒店的路上,一直不停的切换在耳麦通讯系统跟手机之间,MI5肯定在这边有大量的情报人员,第一线的情报也会传递到齐天林这边来,有些现场调动也要他分配给亚亚和波波维奇……

有人说,专心做事的男人最吸引女人,而在做事的过程中体现出强大力量的男人,就更容易让女人产生异样的情绪,这是动物本能来的,柳子越就是典型的进入状况了。

从面对有些纷繁复杂危险的场面,丈夫就牢牢的抱住自己,用宽厚的身躯挡住危险,再到后面指挥若定的样子,让从来都是在办公室、演播厅职场出没的柳主播怎么不感到刺激万分?这是那些高谈阔论,叶公好龙的出没在一些所谓探险之地的地产老总们比得上的?

带着这样放纵自己的情绪,回到酒店,就毫不客气的把满心不愿的非洲姑娘踢回房间,拉着齐天林就开始亲热,亲热得真的有点狂野!

齐天林真有点摸不着头脑,但怎么会不喜欢呢?只是时不时得注意自己手机上的讯息,还真是有点辛苦……

这一晚一共爆发了二十六起街头冲突,其中十四起是齐天林的队伍分成好几帮在不同区域挑衅或者防御造成的,另外有八起是被他们羞辱的一方回头又召唤纠结了人手上街闹事,跟别人打斗起来,只有两起是跟他们完全无关的当地冲突。

清晨时分,市政环卫部门就上街开始清理残局,冲洗街道,反正这种层次的冲突还不会有太难收拾的地方,但是自治区警方已经得到了不少报案,宣称事件是由市内的新移民造成的,所以不少的警车都停在那些新移民区域周围,让这个一贯在白天大家都装着没有发生过事情的城市有点一反常态。

齐天林起床靠在床头,跟妻子探讨她这种来势凶猛的情绪:“我还怕你反对我做这些事情,所以一直都没有让你接触过实际的细节……”当年他跟柳子越坦承自己杀过不少人的时候,柳子越的反应还是很震惊的。

柳子越没靠在他怀里,盘膝坐在窗台上,外面明亮的光线透进来,形成的剪影很好看,主要是那种曲线美很吸引人:“结婚在一起,总会试着了解自己的丈夫在做什么吧?随时都能看见枪支在眼前,慢慢的也就能习惯了,当然我最担心的就是你的安危,不过要都是昨晚那种层次的事情,我最喜欢!”又有气势还不危险,当然是上上之选了。

齐天林**上半身,昨晚柳子越给他身上很落下点痕迹,笑着看看:“哪有这么好,不过出来出差还能陪你这样,也算是难得了。”

齐天林使劲在妻子丰满的胸前捞一把,才推开忿忿的老婆:“哎呀,最难消受那个什么来着,我还要上班呢!”

柳子越是真不满:“这小老婆!在家都从来不这样,怎么出门就完全变样?”

齐天林一边穿衣服一边能理解:“估计觉得你抢了她的地盘,哈哈……”他这紧急穿衣可是一绝,柳子越都还没把内衣给扣上,齐天林就把多袋裤跟衬衫套上,随意的从枕头下面摸出手枪插在后腰开门出去了,柳子越也跟着跳起来,把打算挂在齐天林身上一起下楼的蒂雅拖进屋:“三个大老爷们儿说事,你跟着干嘛!好好给我交代一下,你们阿拉伯没有规矩面对大太太不能随意打搅么?”现在她就不得不摆谱,要教训一下这个没大没小的家伙了。

谁料到,身高已经超过柳子越,苗条靓丽的姑娘手一叉腰:“本来出来就是我的,你偶尔出来玩一玩……在家我都不跟你们争的。”

谁心里都有杆秤……

齐天林不管这些家里的小事,坐在咖啡厅看自己的两个部下,波波维奇居然还挂了彩,很不好意的躲避齐天林观察:“不小心,不小心,被自己人挥动家伙的时候误伤了……”

齐天林看看是真没什么问题,才坐好喝一口亚亚给他倒好的咖啡:“怎么样?难度大不大?”

都摇头:“太轻松了!”

齐天林提醒:“今明两个晚上才是最重要的,肯定会有一定的反扑,无论哪一方面,所以你们也别分拆得太散。”

亚亚是真不在意:“要是有枪,我们都可以占领这座城市了,就好像我们在那个什么国家搞的那样,我还得反复要求不许做弓箭跟长矛,不然杀伤力才大,但是今天还是准备了一些弓箭,就是预防对方会出现什么武器。”

波波维奇的着重点不一样:“我的人已经散开住到那个区域的那些东欧居民家中,现在他们的恐惧心理消除了很多,毕竟之前对他们的威胁也不少,本来移民问题就是骚乱的一部分。”历来就是这样,就连在二战前,德国纳粹的上台就是靠着反对新移民,要把所有非德国人赶出去获得广泛支持的,特别是在经济危机的时候,当地人总会有一种对外来人口的排斥,这种情况就连在移民国家美国现在都对拉美移民格外歧视。

齐天林告诫:“不要牵涉太多私人和种族感情,说难听一点,既然他们选择移民到这些国家来,也就要做好这个被歧视的心理准备,我们不过是在挑动一下这种情绪,把分裂主义情绪转化到民族主义情绪上面来吗,后者更利于英兰格政府大张旗鼓的进入……”

两名领头儿的都点头,亚亚他们是在MI5找的两所学校住宿,不住在酒店旅馆里,这么多黑人也太扎眼了一点,但是他们自己有车辆,还在学校安排的警卫放哨,更严谨隐蔽一些。

齐天林最后再三摆足了商人模样叮嘱:“没必要付出伤亡,这不是热兵器的战斗,只是颠覆活动,尽量保存自己,每天五百美元的酬劳,也就只能是这个样!”其实每人每周也有三千五百美元,差不多算是阿汗富的防守任务级别了,也不便宜,两百来人呢。

亚亚跟波波维奇拍着胸膛保证了才离去,齐天林坐在那喝完了咖啡,好一阵打电话问姑娘下楼,用华国博大精深大老婆文化跟阿拉伯更复杂婚姻习俗沟通得鸡同鸭讲的两位姑娘才姗姗来迟。

白天就真的只有旅游项目,齐天林觉得这样的情况带着妻子来也不错,所以喝咖啡等待的时间里面也整理了一下周边的旅游景点,确实是不少。

看两位姑娘不声不响也不交流的吃过早餐,三人才接过侍者开过来奉上的汽车钥匙,路虎车已经换上了本地牌照,齐天林凭借自己对地图的熟悉,没多一会儿就把车开到一个临海口的地方停靠,一般人还进不来呢,全靠齐天林有一份在英兰格绝大多数地方通行的MI5情报官证件,才能有别于其他游客那样一直开到景点旁边,当然现在没有多少游客。

邀请两位姑娘下车,柳子越还好点,看见这种宽阔空灵的船厂风情,也能有后现代工业主义的感叹,回到车上翻出一个单反相机,要齐天林给她拍点那种带艺术性的照片。

等齐天林给她介绍这就是泰坦尼克号当年生产建造下水的地方,柳主播就更来劲了,可是连续看了齐天林拍的几张照片,她都只能皱眉头,齐天林侦察做现场记录还行,拍艺术照么,真没那个天分!

蒂雅从一开始就不没兴趣,荒凉的感觉利亚比哪里不是,还要跑这里来看?

柳子越那点不可救药的小资风情已经勃发出来,一定要在这个很有纪念意义的地方留下点什么,这也是华国人旅游的一个恶习,就好像做算术题一样,齐天林拍摄技术不好,自己很好,蒂雅看上去估计也不行,那怎么办?

最终就只有把蒂雅从车上拖下来当模特儿,自己拍照……

有鉴于早上蒂雅终于弄明白了华国的大老婆是怎么一种恐惧的存在,柳子越还拿浸猪笼之类的封建残余半开玩笑的吓唬小姑娘,非洲姑娘才真的知道华国计算排名榜是依据婚姻日期的前后,而不是阿拉伯世界按照两人在一起的实际时间决定前后关系,对

柳子越就是一种不想理又不得不理的矛盾心态。

现在被迫按照柳子越的要求摆姿势,还拉上齐天林陪着才有点勉强,可也许女人对于在镜头前面的感觉真是天生的,看过几张柳子越立刻输入到搁在打开后备箱上笔记本屏幕的画面,非洲姑娘顿时有种重新认识自己美丽的感觉,有些迟疑的询问:“这是……漂亮么?”

柳子越其实才真是对这几位姑娘没什么芥蒂的,现在的生活没什么不如意,早上的事情不过是欲望被打断的羞恼,笑着指引:“要是换套袍子……再把头发这么打理一下,效果会更好!”

蒂雅顿时就有点兴奋起来:“我有!袍子、伪装布我都是一直携带的!”立刻就跳上车去换衣服了。

最后连齐天林都被无情的抛弃,模特跟摄影师在这片极具创作灵感的地方拍摄了很多照片,几年来一贯都有些井水不犯河水的关系似乎在这一刻是最融洽的。

所以晚上齐天林要求蒂雅在酒店陪着柳子越保证安全,正在电脑前兴致勃勃做PS的两位姑娘都有些不耐烦的让他快去快回!

好难得的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