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45章 火光

第六百四十五章 火光

穿行在黑暗的巷道里面,齐天林这个时候才真的有种《勇敢的心》里面华莱士跳跃在爱兰尔山巅之间的感觉,只是他是来破坏这种独立运动的,从他的角度来看,也宁愿这可定时炸弹埋在英兰格的后院,随时都可以调动爆发。

他还是只携带了一支手枪,冷冷的在各个街道巷口看着自己的部下们毫不留情的击打那些来自各个方面的白人男子,似乎在排外这个浪潮下面,无论哪种政治态度的团体都取得了一致性,从夜色刚刚落幕,就不断有人开始整齐的集结,然后向东欧移民以及非洲裔移民的居住区域进发。

经过一天时间的发酵,越来越多的当地人被牵涉进来,之前争论的那些关于独立分离的事情似乎已经被抛到了脑后,反正其实都是要寻找一个由头来发泄闹事,那个几十年前老掉牙的独立运动口号根本没有排斥外来移民更实际,几乎没有人动员,很快超出前面规模好几倍的人员就被调动起来,男女老少都有……

当然其中都还是比较壮硕的那种。

可是专业人员哪里会束手待毙?

一支支五到十人的小分队,携带棍棒就好像游击队一样在城市里面到处袭击那些落单的暴徒,只要对方也是提着棍棒武器,就毫不客气的冲上去打翻在地,而且是一直打到没有战斗力瘫软在地上才撤离,把对方东西泼点汽油烧掉,有些调皮的小黑还要剥掉人家的衣物一起烧,至于东欧组的人就有点手脚不干净,连打带抢,那种顶着完成任务的名义搞抢劫的感觉,真的是太愉快了!

这几天贝尔法特斯的晚上,是没有一般人敢在街上行走的,所以走在街上的就不是什么老实人。

英兰格方面的配合就是尽可能的运用在北爱警方系统里面的人手让整个警方疲于奔命,甚至把警方活动讯息及时反馈到齐天林这里,亚亚他们一直就游走在警方跟越来越愤怒的暴徒之间,到处好像绣花针一样,这里刺一下,那里拨一下!

他们可是把整个城市街道都当做作战规划图来精心研究过的,较少的人数,极强的作战能力,让他们可打可躲,非常灵活,让贝尔法斯特的这个夜晚,到处都燃起了火苗!

是愤怒的火苗,越来越多原本是打算攻击别人反被攻击的暴徒们发现自己成了目标,伤员也越来越多,只有聚集在一起才会比较有安全感,所以不知不觉之间,他们的人也都汇集到了一起,开始大声嚷嚷着口号,好像游行一样朝着外来移民居民区进发过去,人数很快从开始各处十几个,到几十个,上百个,最后汇集过千!

人都是有从众心态的

,越是人数众多,就会愈发的觉得自己强大到可以为所欲为,原本当地暴徒一贯针对人而不是建筑或者街道的行为模式也在变化,鉴于贝尔法特斯夜间都不喜欢把车停在外面,越来越躁动的暴徒们开始沿路洗劫,砸门窗店铺,找到更称手的工具砸路灯,有几个运气不好的警方巡逻小队撞上了这股狂流,警车立刻就被掀翻点燃,警员们只能远远的逃开呼叫支援!

事态已经迅速的超过了之前的那些小打小闹的场面,开始失控了!

这就是英兰格政府要的结果,温水煮青蛙才是最危险的,天晓得那样会演变成什么结果,从一开始就把这种事态按照自己的方向去引导,才是最保险的,齐天林真的是跟这个老牌的帝国主义头子又学到了一课,虽然是个天天都在走下坡路的家伙。

自治政府警方终于开始放弃处理四处火起的报警局面,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到眼前这股骚乱人群中来,他们现在的破坏力已经相当惊人了,经过的三四条街道都好像被蝗虫过境一般的狼藉一片,手中挥舞着棍棒刀具,有些人已经开始成箱的散发燃烧瓶,无论是用高度数的酒精还是油料,要制作这种东西都太容易了,现在他们距离非裔聚居区只有一个街口了!

因为之前被袭击的经历,没有人敢随便冒进的离开这个庞大队伍,所以速度不算很快,集结着往前碾压的速度也很慢,所以警方终于在最后关头来得及组成了一道防御阵线。

数百名严阵以待的警察拿着那种透明的大型盾牌在街道上排成了人墙,闪亮的警灯,大型警用车辆,还有高音喇叭都说明,警方的部署终于在明确了方向跟重点以后,正式介入目前的态势!

如果说之前遍地开花不好收拾,面对教派、政见不同之争警方也不好随便介入的状况,眼前的局面显然让他们也简单明了化了,现在就完全是当做暴乱来处理,高音喇叭毫不客气:“请各位保持克制!放下手中的一切武器,疏散人群……重复一遍……”

东欧人也是白人啊,大家都是蒙着脸的啊,所以波波维奇带着几个心腹也混在其中,毫不客气的就带头扔出了燃烧瓶!

这专业选手制作的燃烧瓶就绝对不是光拿点汽油装在酒瓶里面,然后插上根布条点燃扔过去就叫燃烧瓶!

军用燃烧瓶最起码有两个要素,一是高爆高燃,就是要在瞬间产生大量的高热量,二是附着力,必须要能够附着燃烧,因为这玩意儿是可以用来对付主战坦克的!

解决前者最简单的就是加入镁粉铝箔之类的东西助燃,后者就是洗衣粉橡胶颗粒之类的

东西让油体变得黏糊糊的。

这几枚燃烧瓶飞出去,砸在盾牌上瞬间爆发出的高亮火光和持续不断黏在盾牌上的火焰,上千度的高温很快就让能防弹的复合有机玻璃盾牌开始变形变融!

就好像绚烂的烟火一样顿时激起了暴徒们的兴奋冲动,无数的燃烧瓶就跟着扔出去!

有一部分燃烧瓶就是波波维奇他们散发的!

当然大多数的燃烧瓶就是不够格的,甚至有在飞行的空中把燃烧的油料撒到自己人头上的乌龙事件,总之场面顿时就混乱起来,暴徒们开始正面冲击警察防线,燃烧瓶的威力显然也出乎了警方预料,一个缺口很快被打开,暴徒们开始冲击打斗,警察们一边把盾牌组合成堡垒,一边调动防爆车过来用水龙冲击,顺带灭火,已经有警察的身体被燃烧瓶袭击到了!

暴乱其实最重要的就是怂恿,在背后推波助澜,先袭击,帮助这些暴徒汇集起来,然后哄抬气氛,散发武器,最后主动打响第一枪,波波维奇这几个有额外任务奖励的家伙就阴悄悄的撤退了,但是已经被撩拨起来的暴徒们彻底兴奋了,生活中的不如意,经济的不景气,对政府的不满,对任何的不满都可以导致他们疯狂的开始攻击挡在眼前的一切!

齐天林就坐在附近一栋尖顶楼的塔楼侧面,高高的俯视着自己一手导演的这一幕闹剧,虽然编剧不是自己,但他还是感到一种难以言表的畅快感,原来所谓的操纵感,掌握权势以后操纵民众的感觉就是这样的,这和军队中带领自己部下是完全不同的感觉,后者是自己的袍泽,自己的每个行动要求都要深思熟虑保证部属的安全,而现在呢,完全就是冷冷的看着这一切,哪管这些人的生死,只要那个最终的目的能够达成!

这才是黑暗的深渊……太容易让人沉迷进去了!

从他的角度看过去,警方三四排警力构成的防线在上千人的暴徒冲击下,显得是那么单薄,被冲断以后只能用透明盾牌包自己包裹起来连顶上都盖住,好像两个乌龟壳,三四部防爆车跟后面赶来支援的其他车辆一起步步为营的靠过来把那些暴徒用高压水龙头冲得东倒西歪!

有些车辆上的警察已经开始在使用发射橡皮子弹的步枪射击了,顺口说一句,橡皮子弹的最早出现就是在北爱,北爱可以说就是一切非致命武器的最早发源地跟试验场。

齐天林再满带嘲讽的看看空中盘旋的几架直升机,用大型探照灯照着下面的场景,把自己往阴暗处躲了躲,却没有管那架一直在工作的高清摄像机在角落里记录着街面上发生的一切。

没有!

当波波维奇他们扔出燃烧瓶的时候,亚亚这帮熊孩子也在扔燃烧瓶,他们针对的目标就是警署和政府大楼!

因为自治政府是民选政府,英兰格也不好伸手太多,但是一切的根源其实还是在这个自治政府身上的,是他们没有坚定不移的跟着英兰格走,才会导致这样的局面,所以教训他们以及他们领导的警方本来就是齐天林得到的任务范围之一。

齐天林在高处,就能听见耳机里面传来各处的汇报,他也能够在高处看见城市里面到处都跳跃起来的熊熊火光!

嗯,说起来就跟当年在圆明园烧起来的那把火一样,他还真没有一点心理负疚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