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46章 万万想不到

第六百四十六章 万万想不到

当群情激昂的时候,当面对阻碍的时候,反应无外乎就是两种,开始逃避,或者迎面而上。

而火焰开始熊熊燃烧的时候,是最容易勃发起人类心中那种狂躁的战斗情绪的,这也是高等动物跟其他爬行动物的一个本质区别,也是几乎所有暴乱都会燃起大火的原因,那种火苗似乎在跟人心底的情绪呼应,召唤人冲上去!爆发吧!

所以当贝尔法特斯的大街上,身边的同伴已经开始在倒下,无论是被橡皮子弹击中还是被高压水龙头冲翻在地的时候,越来越多的游行人群开始选择狂暴的冲锋!

这其实是欧洲最近数十年的游行当中比较罕见的……

和有些国家严格管控游行集会不同,欧美大多数国家对游行还是持一个允许的态度,当然也是在警方的管控之下,所以见得更多的还是和平游行,而发生骚乱的游行只要警方介入,绝大多数都会偃旗息鼓,一冲而散,但是眼前的这场骚乱,也许是之前的火焰烧得太旺盛,也许是这两天被“新移民”收拾得太厉害,警方的做法就如同火上浇油,这成群结队的游行人群愈发的冲动起来,越看见自己的同伴倒下,那种愤怒的情绪就越大……

其实齐天林在上方看得再清楚不过,还是因为他的撩拨战术,把人尽量都集中起来,上千的骚乱人群,面对数百个警察,主力还被围在盾牌房的警察,寥寥几辆水炮车外加十多名用步枪射击的警察,还是单薄了一点,那种人数力量上的悬殊对比,又没有重火力武器的射杀威慑,哪里压得住?

人群很快冲过两堆盾牌警察,开始选择后方的警车跟射击警察进攻,而且大量手中的棍棒开始狠砸盾牌,双方已经开始胶着起来!

空中警察的直升机中也许有什么长官,有些着急的降低了一些高度,用空中扩音器高声警告:“你们现在已经是在冲击警方合法防线,你们已经触犯法律,请立即退到安全距离之外!”

下面的人群置若罔闻,潮水般的蜂拥上去……

警车很快就被推翻点燃,无数的警察开始被击倒在地,场面已经失去了控制,警方已经从解决问题开始转向怎么才能救出自己的同僚……

齐天林看看场面,调整一下摄像机,准备再拍摄一点暴徒冲击民宅的画面就关机收工,那些民宅会做出什么样的反抗或者说会受到什么损失,就不是他关心的事情了。

所以在这个百无聊赖的时刻,他不禁从楼顶的角落伸头出去观察一下下面的场景,因为无数次幻想过西方社会被这样的暴乱**的时候会怎么样,今天算是个比较难得的机

会,多看看……然后他就看见下面的骚乱人群中出现了一个比较特别的局部,有那么一小撮人,并没有很激昂的在冲杀,而是有条不紊的站在后方,相互交错川流不息,也许在地平面上是感觉不到的,只有在空中俯瞰才会感觉到那种跟立交桥似的分分合合,和其他地方的暴徒们强烈单方向冲击完全不同的态势,似乎……就好像一个指挥所一样!

前面就说过,齐天林这种狙击手在现今的作战模式中,最主要的攻击顺序第一位是反狙击手,第二位就是寻找指挥官,这种长期训练的结果让他很容易在纷乱的局面中找到一些特点,难道这样的动乱还是某个地区性政党的行为,又或者这是带有有组织的犯罪行为?

想到这里,齐天林把摄像镜头对准下方拍摄了几下,算是交代了这个细节,就还是对准那边的民宅,因为警察已经被彻底冲翻,暴徒们高呼着开始冲击民宅,燃烧瓶没有了,但点着火把扔过去还是可以的……

齐天林固定好摄像机,自己却悄悄的从楼宇后面的落水管飞快的顺着滑下去,在四层楼房后面的背街小巷里面无声穿行,靠近自己观察到的那个指挥群落,探头看看外面的距离差不多了,拉上自己的运动服拉链,翻起风帽罩住头部,缩着点脖子,随意的把衣领锁到鼻孔的高度,遮住了半张脸撩起袖子就冲出去,这样的路灯下,黄皮肤跟白皮肤是没区别的,只要不是黑色皮肤就好,那太扎眼了。

跟着外面混乱的人群,齐天林简直有种如鱼得水的感觉。

其实骚乱的人群人流有个最大的特点就是会裹着人不由自主的去往一个方向,这个时候逆着人流行动是最没有好处的,又费力,又会被人群认为是逃兵,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斜着走,顺着人流的方向选择自己要去的方向,走中间的间隙,虽然有点兜圈子,但是很省力,甚至比自己走还省力,因为周围有无数人在推着你走……

对他来说,也就好像是兜了个圈子去靠近那个所谓的指挥圈,更有伪装性……

作为MI5的外围情报官员,齐天林其实每个月还是要领取一点俸禄的,他觉得自己既然接了这个单子,还是要有起码的职业操守,为客户了解到底有些什么细节是值得注意的。

所以当他不停移动着脚步,逐渐靠近那帮人的时候,就听见里面的确是有人在指挥:“可以了!叫他们可以了,今天怎么会这样的不好控制?不要去冲击民宅,那样会让社区民众产生反感的,我们不是来针对外来移民的,我说过很多次了,我们的诉求是政治诉求,不是这种民生问题!”

齐天林摸出一部手机打开摄像头,挥舞着慢慢靠近,实在是没有预计到会有这样的侦察行为,所以没有特别的设备,反正现场也有不少人在拿着手机拍摄,他只是举得有点高,方向没有朝着前面,而是对着这个不为人注意的角落。

可是他这样的行为在周围人多眼杂的时候,刚拍了不到两分钟就被发现了:“你!你在干什么?!说的就是你……”

旁边突然有个声音响起,手都已经伸到了齐天林的手腕上,齐天林觉得自己隔空拍摄应该已经捕捉到一些镜头,就适可而止,手一张开,手机掉下来,另一只手接住就塞裤兜里,然后顺着抓自己手腕的手这么一拨拉,不等他做下一个动作,前面突然就传来轰隆一声,然后红光冲天!

趁着几乎所有人都被这个火光吸引注意力的时候,齐天林一近身一拉,一拳打在这位的颌下颈部,指关节重重的尖突,一下就让对方失去了知觉,摔倒在地。

齐天林顾不得那么多了,看见街道上场面一片大乱,他干脆退远一些,绕道重新回到那栋楼下,爬上去找到自己的摄像机,收拾好东西,赶紧撤离,就在他收拾的时候,自然也看见那边的民宅外面火海一片!

从楼顶能够看见那些暴乱分子被烧得鬼哭狼嚎,街道上一条熊熊的火焰,那是波波维奇事先找到瓦斯管道,安装了一个小型爆破装置,在这个时候引爆,形成更大的瓦斯爆炸。

亚亚跟波波维奇他们这几天混迹在这些新移民区域,没少传递一些防守技巧,反正过了今天他们都会偃旗息鼓躲起来,又不怕警方查找他们,所以诸如燃烧瓶,防火带,简易爆炸物,拒马,甚至街道花园里面的陷阱都一并传授,总之就是要把事情闹大,让这些进攻新移民的暴乱分子损失惨重,一方面能够激起当地人更大的愤怒,树立起更多的敌对情绪,另一方面让场面更加混乱,当地政府无法收拾,只能求助于英兰格政府,因为当自治区警察不能解决问题的时候,就只有国家军队才能保证局面了。

要让暴乱的人深切的体会到,一旦乱起来以后,他们所能过上的生活,比他们乱之前更不堪!要让他们为这场动乱感到深深的后悔!

现在足够狠了,但还不够乱……

所以亚亚他们就开始无差别的随意在城市中间到处扔燃烧瓶,搞破坏,就是要把整个城市都撩拨起来!

齐天林回到酒店,在自己的套房落地玻璃窗前,就已经能够看见整个城市已经到处都泛着红色的火光!

电话里面传来亚亚跟波波维奇汇报自己人手都已经撤离回到一

起的消息,准备开始安心睡大觉了,哪管外面火海滔天,警笛齐鸣的混乱场面。

蒂雅跟柳子越自然也是披着睡袍站在窗边看着,柳子越还轻声询问齐天林:“这……就是你们搞的?”

正在快速检索那台高清摄像机内容的齐天林头都没有抬:“嗯……英兰格政府掏钱请我们来搅合的……拿钱办事,天经地义的。”说着就去翻开柳子越的那台笔记本电脑,把自己用手机拍摄的那段视频拷出来看看大画面,实在是他那个直板机的屏幕太小了。

柳子越还在感叹:“政治真的是太肮脏了……谁能想到那些政客在台前说得是那么冠冕堂皇,可是背后下起手来这么黑……”

齐天林嘿嘿笑:“你们那些房地产老板还不是也……”话说到这里,他的声音突然就噎住了,因为在这段两分钟不到的视频里面,齐天林突然看见了一张自己万万想不到的脸!

老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