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47章 巨无霸

第六百四十七章 巨无霸

夜色如水,沉似霞……

齐天林站在街头,尽管已经接近深夜,到处的火光映照着天际,依旧跟晚霞一般染上一层淡淡的橘红色,刚才那一处蜂拥人潮的街道现在一片狼藉,就在他离开的这半小时左右的时间里面,束手无策的警察们大量投掷催泪瓦斯,利用这个被包围警察也都携带了防毒面具的特点,终于驱散了集结在一起的暴徒。

又因为齐天林的人都已经撤离回去睡觉,所以没了外围一直最忌惮的针刺,这些没了约束的暴徒就好像水银泻地一般散布到全城,借着那些火势,到处作乱!

这一切都在齐天林的计划设想中,完全完成了他的这一单业务目标……可是,那个有些魁梧的半秃顶中年男人也就在这上千人的人潮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真是一个让齐天林很有点束手无策的结果,好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明明知道老鹰就在这座城市里面,却杳无音信的不知道从何寻找,大量的警察在街头穿行,同样他们也不敢散开兵力,因为人数比他们更多的暴徒也分成很多股依旧在打砸烧……

齐天林就这么跟那只飘渺的老鹰擦肩而过!

整整一个小时以后,连续逮住多个暴徒询问,都一无所获的齐天林很有些悻悻然的回到酒店,这家被炸过四十多次的著名景点已经是严阵以待,警察直到看见齐天林那份代表英兰格情报机关的证件才放他进入,柳子越已经蜷在沙发上睡着了,蒂雅倒是一直坐在窗前,远远看着那些火光跟警笛声,齐天林招呼她去洗漱睡觉的时候,抱着柳子越上床,这姑娘才迷迷糊糊的询问了一句:“回……家了……?”

是的,只有回家了。

当晚齐天林就把那段手机视频传回了MI5请他们辨认其中的人员是谁,希望能够找到一点其中的蛛丝马迹,自己能顺藤摸瓜,可是一贯合作的MI5在开始很激动的答应尽快辨认出来以后,却突然就沉默了,只叮嘱齐天林把高清摄像文件带回去,这次的行动就算是结束,剩下的就是英兰格政府出面解决暴乱问题,任务完成得非常好。

一早驾车在轮渡码头离开的齐天林就已经看见大量的运兵船把英兰格的军队装载上岸,打开车上的收音机也能听见新闻里面英兰格政府义正言辞的抨击种族主义,排外主义,宣称英兰格是一个开放的自由的国度,决不允许这些新纳粹主义分子在北爱改头换面的滋生,所以应北爱自治政府的请求帮助,才开始进入云云……

民众在经历过十来年难得的安宁以后,突然又这么来一把地狱般的洗礼,遭受了惨痛损失以后,才

猛然醒觉为什么要自讨苦吃,为什么要要去搞劳什子的分裂,有这么个有力的英兰格政府才能保得平安啊……

这一切都让坐在后座的柳子越很有转行去做政治主播的冲动,齐天林笑着劝妻子:“你要是到了安妮那个视线高度,估计你就真没兴趣做什么主播了,民众永远都是民众,他们只会按照舆论导向来判断事情的,而舆论导向都是掌握在政治手中的,你还是别搀和了,好好做好你的经济舆论吧。”

一贯对自己专业很自傲的姑娘,听了丈夫的话,真的有点服气。

齐天林的心态算是不错了,他肯定是要找到老鹰的,这么擦肩而过也不会让他很气馁,就好像他一开始就秉承的态度,自己刻意去寻找,不但不容易找到,还会露出自己的痕迹马脚,就这样保持一颗平常心,按照自己既定的计划去推进,慢慢的接近那个主体,去压缩老鹰可能存在的空间,只要那家伙不死,总有一天自己会站在他的面前。

只是他没想到这个机会来得这么快……

坐在MI5的会议室里面,齐天林的拍摄材料跟手机视频都被播放出来,观看的人基本都是情报部门的高级主管以上人物,要不是素材是齐天林弄来的,估计他都没资格坐在这里。

北爱的局势现在很清晰明了,借着搜索那帮非洲裔非法移民的由头,英兰格特别空勤团的精锐部队在整个贝尔法特斯的城市里面挨家挨户的搜查,凡是身上带伤的全都记录在案,清查跟那一晚的暴动是否有关联,两个步兵团则在北爱全境内到处设卡检查,所有在路面上移动的车辆都会受到他们的检查,总之就是把分裂分子的活动空间进一步压紧,也破坏掉北爱的正常生活跟经济秩序,在北爱顺理成章的制造出了类似几十年前的压抑气氛,让民众怀念之前的安宁,接着就由民众开始以对移民问题掌控力不够为由,开始掀起针对自治政府的投诉,准备在很短时间里面把这个有些倾向于独立分裂的政府清洗掉,难度不大。

前面播放的夜间场面是获得了掌声的,这样的做法难度其实不小,既要能发起暴乱,又要能控制在一定的程度上,英兰格也不愿意看到一片废墟,所以这一次英兰格方面的行动计划前后每一步都值得写进教科书,当然是绝密的教科书,可接下来MI6的首席情报分析官最后展示的齐天林的那段手机视频:“这段画面,就有点苦涩了……”

一帧帧的画面被放大单独列在投影画面上,那是一个个头像,有些还经过了技术修补,也许这帮人是为了保持自己的指挥身份,要让被指挥者看到他们是谁,所以

面部的遮挡有时会打开,就在这两分钟不到的视频里面,一共有五个人被面部清晰的完全罗列出来:“这位就是新近窜起来的民族派政党社会自由工党头目,他们在北爱的议会现在只有两个席位,但是来势非常迅猛,扩大的趋势非常明显,我们一直怀疑他们跟新芬党或者别的党派有什么交易,现在,各位先生……事实说明我们还是太仁慈了……”

剩下的四位当中包括了老鹰,齐天林第一次听见关于他的情报评述,通过英兰格国家情报机构梳理出来的内容,自然跟他得到的那些只言片语不能同日而语:“很遗憾,这两位都是我们的盟友,美利坚合众国的特工!”

下面的情报官们没有任何的惊呼,只有冷冷的哂笑和不屑的哼声,但也有点无奈,搞情报的人就是这样,他们才是对很多事件真相一清二楚的人,所谓三观尽毁,应该就是这些人吧。

“卡罗拉.亨特尔, 啧啧,这个家伙有人认识吧?NRO跟PMRI的双重身份,地位不高,却经常出现在捣乱的地方……”有人就点头呼应:“颠覆活动经常有这家伙。”

齐天林忍不住小声询问旁边人:“NRO是什么?”

旁边这位情报官员多惊讶的抬头看他一眼:“美国国家侦察总局……你不知道?”

齐天林只能满头黑线的点头:“不是很清楚,我回家谷歌一下……”

情报官好鄙视的眼神:“你认为谷歌不是NRO的下属民营单位?”

齐天林只好闭嘴,听台上的人论述细节:“关于他的资料,我就不一一论述,大家回头可以在各自的情报系统里面找到,这另一位安德森.亚当斯也是隶属于PMRI的雇员,我是否可以理解为这一次的北爱事件是我们亲爱的盟友对我们最近在多条外交战线上取得进展的警告呢?”

齐天林才明白为什么自己把讯息传递回来,解读以后英兰格方面就反而偃旗息鼓不追查了,背后是美国人在捣鬼,你能奈何?

就跟马里的事情一样,无论美国出于什么样的动机,总之做了就是做了,就算被发现他也可以梗着脖子不承认,就算是跟他最亲密的英兰格人,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面吞,还能怎么办呢?

有位齐天林不认识的情报官员举手:“这次不是有少数民族裔的行动人员过去挑拨引导事件么,为什么不把这些人用到美国本土去?”

随之就在会议室里带来了一阵哄笑:“你认为SCS跟DIA会跟海岸警卫队一样,注意不到这几百人的偷渡行为么?还有你觉得在美国那么大的国土上面,

区区数百人的行为能跟北爱那么小的面积相比么?回去好好钻研一下纵深论吧!”

齐天林身边的情报官看他又在挠头,好心提示:“SCS是特殊搜集服务总局,DIA是美国国防情报局……你究竟知不知道美国有哪些情报机构?”

齐天林真的很无奈:“我是行动人员,从来都是只从情报机构拿情报的,只知道FBI跟CIA。”

身边这个情报人员简直就觉得他是把无知当无畏,摇摇头不再说话了。

齐天林还不敢去询问老鹰,也就是亨特尔在英兰格情报系统里面有什么资料,因为要是他主动联系靠上去,难免会把注意力放到他的身上,把自己跟老鹰曾经在同一家公司共事过一两年的经历暴露出来,那就得不偿失了,这些情报老手都是人精。

所以直到开完这个情报通气会,各方算是明了美国人最近居心叵测的在四处点火制造麻烦,都要打起精神注意各自的领域以后,齐天林回到家里,才开始查询自己在会议上刚刚听说的这些名词。

才知道原来大名鼎鼎的中情局跟联邦调查局年度预算都不如侦察总局,才知道这位打着卫星侦察管理旗号的机构,才是美国十七家情报总局单位中最大的一个,美国超过大半的情报都是这位NRO收集的,它的雇员才是真的遍布全球各地以及外太空密密麻麻的卫星。

真正的巨无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