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48章 打造

第六百四十八章 打造

现在的齐天林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孤身战斗的空架子了,自身已经拥有一个具备相当作战能力的雇佣兵团队,还隐隐的跟一些国家建立了往来关系,譬如说阿拉伯世界那个有些隐蔽而卓有成效的情报系统。

以前的他对老鹰真的是一无所知,除了那张导演留下来的名片和那个再没有看见启动的电话号码,苏珊不过是民间情报网络一个节点,也不敢贸然去寻找一个美国现役情报特工人员,而现在仅仅是一个比较明确的身份,将姓名所属公司以及那张自己切屏下来的照片传递给曼苏尔,两天时间,一份详细到应该不亚于英兰格情报系统的个人资料就摆在了他的面前。

曼苏尔坐在旁边,静静的看着下面的比赛,他在英兰格的办公室也设在伦敦,所以说起来他的球队在曼彻斯特,他却不怎么过去看主场比赛,而是在伦敦几家英超球队的主场定了几个豪华包厢,曼城来客场比赛的时候过来看看。

资料上的图片很多,从亨特尔学生到军人生涯一系列的照片都有,他的履历也相当美国化,青年时期就读于一般三流大学,却在获得一个商学学位毕业以后转入了著名的海军学院继续念书,最终进入海军,参军以后立刻体现出完全不同的上进心,但在这里就出现了一个注释,他进入海军学院是遵循一个很少见的传统,他是一名军中荣誉勋章获得者的子女直接入校的,换用华国的说法来说,这可是个根红苗正的美国军二代!

看着A4大小亨特尔穿着海军军官服装的正式照片,一脸的正气盎然,脸上也收拾得干干净净,浑然没有当时大家一起混迹在北非时候乱七八糟的样子,齐天林却出奇的没有什么恨意,这是一个站在自己国家利益上自认为问心无愧的特工吧?

只是午夜梦醒会不会想起那些被他出卖的冤魂呢?

冷笑一声,继续翻翻后面,就显得很一般了,老鹰从军校毕业从军之路没什么出彩的地方,毕业就是少尉,一直到五年的服役期满以后也不过是中尉,原本可以继续留下来服役升职,他却选择了辞职,这个时候资料上又列出了一个旁注,这是一个不太符合规范的地方,因为美军军校毕业必须最少服役五年,成为军官就必须最少服役八年,就算能辞职也必须担任后备部队军官,除非是出了大问题,这个没有任何战绩或者污点的家伙却直接转入了PMRI公司,用齐天林那颗华国人的思维模式来看就是这货上面有人……

在PMRI期间,亨特尔才被吸纳进入了NRO担任很一般的前沿情报人员,也就是以卫星侦察为主的NRO一旦发现什么比较特别的

情报,就会调动相近的前沿人员去做勘察,一个月的薪水是五千美元,加上他在PMRI的情报搜集人员工作,也就一万美元左右,作为一名海军学院的毕业生来说,算是混得很惨的了。

所以他加入过好几家承包商公司捞外快,资料上都称是他的特工身份掩盖,这在PMC当中也非常常见,于是直到他混迹在沙漠鹰……

资料没有断档,称他参与了利亚比的政变活动,为北约一方提供了有限度的战术支持,注意到“有限度”这个词的时候,齐天林真的是很自嘲的摇了摇头,沙漠鹰在利亚比的战局中真的是个很有限度的小卒子,他真的有点无法理解,老鹰为什么要出卖掉这支无足轻重的小雇佣兵队伍,只要把他们撵跑,什么都解决了,不是么?连这些情报资料里面都不觉得这是个多大的成绩。

接下来当然就是齐天林隐约知道的那些在各个热点地区的奔波,有时候似乎跟齐天林还有很近的刹那,两人却都恍然不知的交错而过,直到这一次,当然这份资料还没有收录关于北爱的事情,但也足够详细了。

看完这份资料,齐天林终于对自己一直在追查的那个叛徒有了一个清晰的轮廓,包括老鹰的家庭,冷笑着随手把资料扔到桌面上,曼苏尔点点手指,后面一名白袍跟随就上来拿走,直接在包厢里面的一架壁炉里面一页页慢慢当面烧掉,伦敦是有点潮湿,可也不至于在这么豪华的包厢里面搞个壁炉啊,有钱人的感觉还真好!

曼苏尔看着齐天林的表情慢慢放松,目光无意识的集中在外面的球场上,才开始说最近的事情:“位于阿布扎比海岸边的营地跟生产线都已经初具规模,船坞建设现在是重点,您夫人转交过来的苏威士银行户头,我们也已经彻底转入主权基金,正在通过各种渠道逐渐分离成为现金流转入那些夫人们的企业中,但数量确实有点大,有个过程……”

齐天林摇摇头不关心这些事情:“这些钱的事情,女人操作就好,我关心的是之前在马里就接触到美国人对英法两国的挑拨,这次在北爱我也发现了美国人才是始作俑者,在美国人的眼里,没有谁是盟友,只有棋子,当英兰格人跟欧洲比较紧密的时候,为了不出现一个强大完整的欧洲,美国人就要挑拨英兰格跟欧洲大陆之间的关系,所以英兰格一直才游离在欧盟边缘,而当英兰格人表现出对美国人的不满之时,美国人就会毫不留情的在北爱制造事端,这些事情英兰格人其实都是心知肚明的,但是却没有办法,我希望能够扶持英兰格人……”

这种带有政治经济学的东西,曼苏尔他们

才是更擅长一些的:“我们之前一直在做的事情就是在美国跟犹太人争夺经济权利,希望能通过这样占据控制权,所以我们的很多资金都流进了美国,这也是美国对我们和沙特等国家有些忌惮的原因,您说的就是另外一场战争了。”

齐天林说得很明白:“我是个粗人,我不懂这些经济上的东西,但是美国人就好像在吸血一样吸走我们的钱,我想让他衰弱,而不是持续的给他输血,这些东西你们去思考,怎么样才能做到让美国人经济逐渐衰弱,这才是我们的重点,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我可以发动一些必要的暴力袭击配合你们的经济行动……”说到这里,他突然想起来有点笑容:“你们就不要搞什么武器装备了,那样容易引起美国人的警觉,你看看你们搞那个约巴龙系统,是在开玩笑么?”

曼苏尔却有点满不在乎:“那点钱无所谓的,就当是拉着那些美国公司围在我们周围玩儿,总能泄露一些科技含量的东西出来,他们以为我们没有科研基础就没什么用,可不然伊琅为什么能够发展军工基础?”这老小子脸上露出点老奸巨猾的表情:“何况我们现在把这些技术一股脑的甩给华国人,他们更加如获至宝,也给了我们不少好处……”

齐天林也不打听华国到底在这一拨儿当中得到了什么具体的好处,不过既然约巴龙的系统交给华国军工来改进,那么那个奥斯卡斯公司的重型运载系统总是暴露在华国军工面前了。

曼苏尔倒是把最近跟华国的往来再谈了一下:“因为您的关系,我们有一个新的计划,就是通过跟华国之间建立比较频繁的经济往来,帮助华国占据大国地位,但是有些长老也比较反对,因为我们没法像犹太人控制美国那样控制华国,所以风险也非常大,而且华国的政治口碑可也说不上好,真要是美国人收拾我们,他们可是会看着不伸手的。”说这话的时候,还小心的看了两眼齐天林。

齐天林却点点头:“这个我都知道,怕当出头鸟嘛,都已经被美国人当成靶子了,还在推推托托的搞什么不结盟运动……好了,这些事情你们思考一下怎么办,我就一个目的,希望能够适当的提高伦敦的地位,加深伦敦跟美国之间的矛盾,逼得他们之间的裂缝越来越大。”

曼苏尔频频点头:“我会回去把意见转告给长官,请他跟长老们来商议这个事情的。”

齐天林才起身去扶着包厢外的安妮回家,要临盆了,这姑娘却一点不停歇,频频曝光,用柳子越的话来说,就是要扩大影响卖个好价钱。

齐天林有点不太理解:“还缺这点钱么?”

玛若都比他了解一些:“这是个价码,档次问题,凸显身份的,而且出高价买这个的是玛利亚姆公主,这是我们洗钱的事情,你别管。”

的确是……

虽然未婚生子在欧洲,特别是北欧不是什么稀罕事情,也不会有什么舆论压力,但是王室毕竟有王室的传统跟脸面,这种事情基本上不会出现的,可这一次,在安妮的前期铺排下,事情总算是尽量沿着她制定的轨迹在发展,一心把自己向民女看齐的索菲亚公主在这种事情上都居然敢冒王室之大不韪,其实还颇得民心的,到处都在关注这件事的情况……

苏威典王室适时的发布了一则不痛不痒的消息,首先是祝福自己疼爱的公主殿下能圆满的诞下双胞胎,但是鉴于婚姻法则的关系,还是尊重议会的建议,剥夺了安妮的第二王位继承权,以示惩戒,活脱脱的把这姑娘打造成了爱汉子不要江山的正面形象。

当然等齐天林驾车一路闲话的跟安妮回到家,迎接他们的就是磕着爱尔兰特产巧克力豆的老太太,笑眯眯的模样让人很难联想到这是苏威典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