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49章 不敢苟同

第六百四十九章 不敢苟同

安妮当然是承诺要把自己卖双胞胎采访版权的钱,转给慈善基金会的,这才符合她一贯的亲民形象嘛。

但是中东人士还真是不太在乎女性,过了几天当齐天林心急火燎的跟古斯夫塔国王夫妇一起把呼天抢地的安妮送进医院以后,突然就打过来一个电话,说是有人想约见一下齐天林。

齐天林对阿卜杜拉亲王态度还是温和:“我太太正在分娩,对我来说是个很重要的时刻,请那边等一下?”

阿卜杜拉倒是有点笑意:“我明白我明白……他不明白,好的,我尽量拖延一下,也祝福您……”

齐天林才不关心那边是谁呢,只是他挂上电话看见古斯夫塔对他有个赞许的表情:“说起来安妮的姐姐都还没有孩子呢……”意思就是说,除了玛丽公主,安妮又被剥夺了继承权,这孩子生出来就可能是第二继承人或者下一代王储了。

齐天林明白他的意思:“那就看孩子到底偏我多一些还是偏安妮了,总不能顶着个黑头发亚洲人面孔吧,国民都不会同意的,我也不愿意。”

古斯夫塔看来也是在尽量想让自己放松一点,双手拇指交叉在小腹前转动:“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很好奇,你的家世很一般,生活的层次更是不算太高,却隐隐有种很不在乎地位的傲气,我不排除这是个好事儿,可是你的底气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不光是能打或者善战就可以吧?我问过安妮,她倒是笑眯眯的说她心里有底。”

齐天林没必要跟老丈人炫耀什么:“这些东西都是安妮教的……其实我就是个粗胚,安妮这些年还是教会了我很多东西。”

古斯夫塔摇着头觉得还是有隐情,不过没等他再询问,老太太的声音就传过来:“来了来了!”

怎么说也是苏威典流传数百年的卡尔玛家族的嫡系生子啊,虽然血统朝着华国歪了一下,门一开,一直陪伴安妮生产的老太太跟两位女性侍从官就抱着俩宝贝出现在门口,一溜的苏威典王室护卫站在这家著名医院的走廊头上远远堵住大量的记者,只有玛利亚姆公主的传媒公司特派记者能扛着摄像机跟照相机稍微近点拍摄,他们可是花了两千万欧元的价码!虽然其实都是齐天林家里的钱……

齐天林的人没那么帅气能上镜头,就只能负责外围,把医院里里外外都散布开来,毕竟记者跟围观民众太多了,连医院大门对面都还有来祝福或者来抗议的民众,用玛若有点酸溜溜的话来说,就是生个孩子都几乎是包场了!

面对镜头,老太太很自豪:“大小平安,先诞生的是哥哥亚历山德森,接着就是妹

妹爱丽娜……”

齐天林都没资格伸手抱自己的孩子,只能跟国王一起看着被两位侍从官分别的一双儿女,刚出生的婴儿呢,哪里能看出偏向谁多一点,只是隐约能看出儿子的发色似乎比女儿淡很多,跟齐天林一样是黑发的王后悄悄对这边眨眨眼睛,招呼着侍从官抱着孩子去巡场了,玛利亚姆的摄像师这时还获得了陪伴齐天林去看望安妮的权利……

齐天林握着安妮的手,这姑娘身体素质是真不一般,一边强撑着跟齐天林摆出那种元首之间见面的场景,还叮嘱摄像师不要把齐天林的面部给拍进去,让齐天林很有些啼笑皆非,伸手把她扶着送进被窝:“你就好好躺着吧……”

安妮还竭尽全力的伸脖子:“这个镜头不错……很能表现恩爱,换个角度,要多个角度切换一下……”

真有点走火入魔了。

稍晚一点,柳子越和玛若才在蒂雅跟亨克的护卫下,从专为名人设立的后门通道悄悄溜进来看望安妮,碰见古斯夫塔夫妇还多局促的,当然蒂雅没什么心理障碍,上去熟稔给两位敬个宫廷礼,就好奇的伸脖子去看孩子了。

柳子越小声提醒齐天林:“刚从国内给你寄来了一个邮包,是跟着我的摄影器材设备箱过来的,你有空可以去看看,藏家里蒂雅的武器柜里。”

古斯夫塔也招呼他:“走吧,你不是还有什么事情,有人在等待和你会面么,快去快回……我们也得先离开医院了,你送我们……”实在是镜头太多,连窗边都不敢去。

所以当齐天林半个小时以后,坐在一间宽大的会客室里面,看着眼前这位表情很不好的中东白袍,也有点不耐烦,想赶紧废话完了回去陪老婆孩子。

阿卜杜拉有些艰难的在中间调停介绍:“这位是沙特阿拉伯的阿尔.费萨尔亲王……因为今天我们在沟通关于阿联酋主权基金的事务时候,亲王觉得有必要了解一下关于您……”一边说一边轻轻眨着眼睛小摇头,自然是在表达这位不知道齐天林的真实身份。

齐天林有点费解,自己跟阿联酋之间的经济往来关沙特什么事情,但是很谨慎:“我这边的财产还是很信任阿卜杜拉亲王殿下来经手打理的,当然我们最近在阿联酋的合作项目也比较多,不知道费萨尔亲王有什么指教?”

一身白袍比阿卜杜拉年长许多,接近长官那种六七十岁老人的费萨尔亲王摇摇头,开门见山:“从阿卜杜拉他们那里了解到你现在握有一支不错的武装力量,又对阿拉伯比较亲善,我想知道你有没有兴趣为阿拉伯效力,推翻魔鬼的暴政……”

费萨尔亲王明显就表现得非常急切:“我们急需一支有战斗力的部队到美国本土作战,去搅乱美国人的正常秩序!”

齐天林被惊讶到:“我们从来不提供这样的服务……”攻打美国本土,脑子被烧坏了么?

亲王的话语就很有些不客气了:“为什么不能投入这样的力量,你不是亲美派吧?难道是畏惧美国人的力量么?真主在上,我们就应该联合起来反对美国人对伊斯兰世界的侵袭!我们付得起钱!”

齐天林只能是猜测这估计就是阿拉伯世界里面最强悍的瓦哈比教派那边的主战派,可这劲头也太强硬了吧,扎紧篱笆顾左右而言他,就是不承认自己跟反美势力有什么关系,直到这位亲王有些气冲冲离开,阿卜杜拉才也有点擦汗的开始对他解释。

毕竟沙特才是整个阿拉伯世界的中心国家,三大伊斯兰圣地,就有两个在沙特,而最主要的强硬教派瓦哈比也隐隐就是整个阿拉伯世界的背后骨架,主力也在沙特,所以长官要求现在担任外交部长的阿卜杜拉还是要逐渐的向沙特阿拉伯推荐齐天林,让齐天林能够逐渐被沙特接受,可今天刚刚跟这位费萨尔亲王稍微提到一点齐天林之前探讨的扶持英兰格,衰弱美国的方案,这位亲王就有些跃跃欲试的希望发起暴力行动,当然阿卜杜拉再三解释,他只是说方案是他们的想法,只是想着齐天林说不介意动用一点暴力手段,这位费萨尔亲王就打算只用暴力解决问题了。

齐天林皱紧了眉头:“这样的主战强硬派不是坏事么?”

阿卜杜拉也有些呐呐:“他们……这位费萨尔亲王本来是沙特情报部长后来是驻英大使,他跟这些西方人打了一辈子的交道,有些耐不住性子了,一九九六年就是他策划了沙特美军爆炸案,911也是他跟拉登一起操作的……联邦调查局在一九九七年就起诉通缉过他了。”

吓!

这样的人居然都还能活下来?按照齐天林的理解,这样对美国大逆不道的人,不应该早就被美国人千刀万剐了么。

阿卜杜拉耸耸肩:“当时的美国总统克林顿跟联邦调查局的关系不怎么样,沙特在美国的经济利益也非常大,加上还有伊琅的问题,几经权衡,美国人最终还是妥协了……也就是这件事才让我们彻底的决定了用经济来制衡美国的方案,但现在看来,的确是有些为美国输血的感觉。”

齐天林关心一个细节:“费萨尔亲王为什么这么急迫?你们的经济计划不也是徐徐图之么?”

阿卜杜拉没什么犹豫:“从国家的角度来说,沙特的危险状况比

我们更加厉害,虽然他们拥有更多的石油蕴藏量,但是跟美国几十年的交往下来,他们已经彻底被美国演变成了一个产油地,现在沙特虽然依旧是全球第一石油蕴藏量,但按照目前的开采进度只能维持八十年了……当然他们自己也有很大的责任,他们的投资以及运作有很大的问题……嗯,沙特一共有五千多位亲王,一万七千多位王室成员,负担非常大,他们的国有银行已经巨额亏空……”

看到齐天林张大了嘴,阿卜杜拉才做了个总结:“这就是我们的长官最为高瞻远瞩的一点,早早的就开始清理我们的财产,没有像沙特王室那样就好像一个被美国养得肥胖得完全无法自理的废人!所以费萨尔亲王这种主战派才会这么急躁……”

齐天林只能摇头,不敢苟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