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50章 出差

第六百五十章 出差

血管里流着奥塔尔血液的齐天林,也许继承了奥塔尔的数百年积怨的一个后遗症就是不太相信人,对于阿拉伯人他是真的不太能够全面相信,特别是这种比较极端的分子,让他有些敬而远之,所以再三叮嘱阿卜杜拉他们不用把自己牵涉到沙特去,淡化自己的存在,尽可能保持独立性就好。

出来登上蒂雅开着的车,齐天林就拿起电话跟苏珊联系,询问关于这位费萨尔亲王的事情,毕竟从阿拉伯的方面反馈信息带有他们的主观立场,这可跟老鹰的情报不是一回事。

苏珊对这位简直耳熟能详:“相当危险的人物!你千万不要沾……这个人就完全是个为着宗教信仰随意转换政治立场的豺狼,谁都能咬一口,911肯定是他资助的,塔利班也有他的影子,可是他又在美国跟美国人策划攻打萨达姆,他个人跟布什家族的关系很深,所以美国方面也有点纵容他,总之如果你跟他搅合,总有一天你会被他卖掉……”

齐天林延续了之前对这位人物的诧异:“如果说跟美国高层的关系到了一定的地步,美国人真的容许这样一个明明白白的美国敌人存在?”

苏珊笑起来:“美国人还不是由一撮顶级的政客跟阶层所代表,如果个人的好处超过了美国利益,有些例外总是存在的,不然你去查查看克林顿总统下台以后他的总统图书馆是谁捐资建立的?口号谁都能喊,美国总统也不例外……都是人嘛。”

齐天林雄心勃勃了:“我能不能争取做到这个地步?”他可不是人,算半个神了吧?

苏珊哈哈笑:“嗯,你可以试试,我的女婿要是能这样,我也算是心满意足了,我已估计也能去爱丽舍宫做做客。”老太太很看好齐天林,可也不太相信会有这样的地步,当他开玩笑。

可其实齐天林心里却有了另外的盘算,这个费萨尔……必要的时候可以当成自己的台阶来用吧?反正都是个两面派,自己也没什么心理负担。

不过他没想到这个时机很快就到来了。

回到家里,蒂雅念念有词的打开自己那个一人多高的加厚金属保险柜,齐天林再三提醒她把里面分成很多个小格子,免得什么时候把这姑娘或者自己的儿子锁在里面就悲剧了,所以里面整整齐齐的靠着各种这姑娘收集的长短枪爆炸物,甚至还给这柜子设了一个小型爆炸装置,说是经历过那个德国人的藏宝洞的灵感,谁要是暴力切割这柜子,就会爆炸,威力不算太大,但周围两三米半径这个房间里是没什么活口的。

小心翼翼的从里面捧出一个红酒包装大小的盒子:“夫人说

是随着她的设备一起过来的,经过了海关检测的,只是到了以后才有人打电话说这件东西是给你,具体的说你看了以后不明白再打电话。”

齐天林拆开包装,看着这件确实类似摄像器材中液压支架的小东西拿在手里摸不着头脑,方方正正的盒子一样,但是周围又有几个小型液压臂,液压臂的头上还有橡胶隔层,总之看上去就是不太起眼,却又没有说明书不知道哪来干嘛,想想只能给老吕打电话询问。

老吕有点得意:“算算时间你也该收到了……你的事情只有我知道,但是总想为你做点什么,这是个我让人设计制作的应力测试仪,简单点说,就是用来测试金属应力疲劳强度的,这玩意儿构造跟材质都是非常特殊的,但如果你自己琢磨一下用处,也可以来毁坏金属件而看上去是因为应力疲劳的,就是可以夹住某个金属件,逐渐施压,直至金属件看上去是完美的因为材质或者结构受力问题损伤……”

齐天林一下就明白了:“类似冲绳那样的事情?”

老吕笑着回答:“建造一个东西很难,但是毁掉一样东西,可以动的脑筋就太多了,反正我们的军工企业做点这些小东西又不费力,我还是想尽量给你提供点方便的,当然应力疲劳的事情不能太频繁发生,你自己斟酌用在刀刃上就行了。”

齐天林真有些意外的惊喜,这种小玩意儿对他的作用其实还更有趣一些,毕竟他自己憋手蹩脚的伪造痕迹远比不上这些专家做出来的东西管用,也不跟老吕承诺自己什么时候会用,乐呵呵的就收下了,希望能有更多类似的东西,人家007不也有个什么博士给他做些稀奇古怪的工具么?

当然这种东西把玩一下就算了,现在的重心还是公主殿下以及两位王子公主,一方面得安排好医院得意洋洋的新妈妈跟两个婴儿,另一方面还得照顾家里两个儿子以及他们母亲的情绪,还得应付唯一没有生孩子的小老婆不满的偷袭,总之在战场间隙当奶爸的生活也没那么简单。

但显然齐天林现在已经不是那个一无所有的小佣兵了,他牵扯到的关系跟利益已经太多了,当他还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关心SGM公司的销售业绩时候,就接到通知不得不出差。

这次连公主殿下都没有资格限制他的出行,因为是黑格尔部长邀请他作为证人出席在美国国会的听证会!

听证会的议题听起来非常庞大“美国政府是否应该立即停止在阿汗富的作战行为”。

齐天林拿到这份邀请函的时候简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什么时候能参与美国政府的这种

事情了?

安妮躺在逍遥椅上,旁边是个小小的摇篮,两位王子公主躺在里面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世界,当妈的伸手接过邀请函,瞥了几眼:“这是立法听证会……估计是黑格尔上任以后打算烧几把火,当然他的这种行为肯定是跟总统心照不宣一边的,你跟着他走,应该也不会吃亏,去吧……”

齐天林纠结的是自己的身份:“我是个南非人,又是个作战人员,能对这种美国政府的行为说什么?”

安妮嗤笑一下:“立法听证会的证人从国会成员、政府官员到利益团体还有学者精英都可以挑选,你……在阿汗富前线战斗这个问题上,算是最权威的学者精英吧?哈哈,要不要苏威典国家军事学院赶紧给你颁个什么学位,免得你被美国人挖去了。”

哦,那就明白了,齐天林摸摸下巴一本正经:“那我应该是利益团体吧,我应该说美国政府在阿汗富的战斗还应该继续进行,我好卖车啊!”说得自己好像个二手车经纪一样。

安妮鄙夷他:“这些事情还要你操心?你注意这不是调查听证会或者监督听证会,而是立法,说明黑格尔是有野心的,通过这一系列的动作,他是要留下点什么,让美军在以后的军事行动中能遵循的法规,这种立法难度很大的,但是他在逆流而上,说明这个人的政治抱负不小的,你得紧紧的抱住了,他说不好,你就得千方百计的帮他证明不好,至于美国人是不是真的退出阿汗富,或者你的车能不能卖出去,还不是黑格尔在招标的时候一句话?你以为就你们华国有黑幕?”

齐天林受教了,问问家里面,蒂雅听说不是去战场,犹豫再三放弃了同行,选择回岛上去搞训练,因为新来了一批黑妞跟东南亚女兵,她俨然有种要把所有女性战士都搜刮到自己名下独立成军的想法,决定还是去干正事,游山玩水的事情真没兴趣。

安妮当然还在坐月子,本来欧洲人是不太在意这个事情的,柳子越现身说法的介绍,对女人以后的身体有多么多么的影响,听得公主一惊一乍的。

玛若振振有词:“北爱都是夫人你陪着去的,这一趟不就该我们一起出去了?”柳子越想想也对,但是建议带上孩子,毕竟一家三口一起出去的感觉又不一样,玛若也接受了。

所以齐天林奔赴美国的时候,手里抱着的是已经拥有一支军团的儿子小奥塔尔,父子俩都穿得很休闲时尚,齐天林戴着奥克利的墨镜,一件黑色T恤绷紧了上臂肌肉,肩膀上搭着一件灰色绒衣用袖子在胸前打个结,两岁不到的儿子头上戴着毛线帽,身上牛仔装可爱死

个人,年轻妈妈跟在旁边青春靓丽,真是让人羡慕的一家。

走出美国纽约肯尼迪机场时候,玛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觉好像是不一样,似乎能够摆脱欧洲那个家庭,就我们仨的样子……我要好好的玩够了才回去!”

齐天林也纵容:“上次跟蒂雅去看过迈阿密的别墅,另外两栋也值得去看看,反正回家也是给亚历山德森和爱丽娜洗尿片,我着什么急?”

笑得玛若花枝招展:“胡说八道,人家专门有侍从官服侍,哪里要你洗什么?”

齐天林做个讪讪的表情:“安妮说是看你们折腾了我做这些家务事的,叫我一定也要做,说是才能培养父亲的感觉……”

玛若挂在他的手臂上笑得更欢实了,她为了准备这次美国旅游,可是精心给自己挑选了一套打扮,一改平日比较多的白衬衫小套装打扮,一件深色皮夹克里面宽大的围巾,加上卡在长发里面的墨镜,典型的法西兰风格,充满说不出的浪漫气息。

不过你们一家三口的服装分别是夏秋冬季,从火星来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