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52章 震动

第六百五十二章 震动

当然是偷来的车,而且在离开旅游城市的时候,齐天林重新购买了一张电话卡,装进一部廉价直板机里,这辆十来年车龄的日本车一启动,他就开始拨打影子的电话……

也许就是这个类似本地号码的电话,让那边的人非常激动:“您来了?!我就知道您不会放弃我!”

齐天林脑子里面还在转悠这是不是一个圈套呢,但墨哥西的这段公路非常好,让他能够提到很高的速度,因为完全摆脱了自己原来的生活轨迹,所以齐天林也不怕这个电话被监听了,何况这种华国山寨的直板机也不具备GPS功能:“怎么回事?你的具体方位坐标,对方有多少人手?我还有半小时到达地点。”他现在等于是眼前一片黑。

影子却唯唯诺诺的不敢说,也许是怕被监听,又也许他现在处于一个极度惊弓之鸟的状况,马上挂了电话。

滴的一声,依旧还是一封彩信,看看地图上的坐标,齐天林咬咬牙加快速度,比之前的已经移动了大约两三公里,这说明影子没有躲在什么地方,而是在被追逃,可半天的时间也只移动了两三公里?

等这一百来公里开过去,在夜色中,齐天林就大概明白了为什么……

从他跟玛若顺着伯利兹过来,就基本上是沿着公路两边到处的山地跟热带雨林在行进,只是由于城镇开发,在路边平整了不少的土地和房屋,但是他原本以为是在路边的小镇,现在已经远离这个住宅区二三十公里外,全都是黑压压的丛林!

怪不得,影子这半天只移动了两三公里,丛林里面的移动速度和搜索速度本来就极为艰难。

远远的发现了这个情况,齐天林就把车开下了公路掩藏在一片树林里面,用战刃割下大片的树枝遮挡一下,大概的用手机判定了一下方向,就开始往丛林里面进发了。

不得不说,他这个时候浑身逐渐开始有点兴奋的气息了……

齐天林终究还是个战士,别的事情不过是他现在不得不去应付的事情,他的内心还是最渴望这样的战斗,无论前面是个陷阱还是去救人,这种丛林里面潮湿静谧又带点诡异的气息,让他刚刚呼吸了一下,就开始有点跟磕了药一样!

这才是属于他的地盘!

绵延的丛林很远,但是信号坐标点距离公路并不远,也许这就是影子一直沿着公路获取手机信号的原因,没有任何枪支跟设备,齐天林只有几根在卖电话卡时候顺便买的廉价领带和一双洗厕所的橡胶手套,一边咬着战刃在丛林之间穿行,一边戴着手套把领带拆开接起来,合成一根十多米长的布带

,就这么顺手缠在左手手臂上备用,这一带,齐天林是没有发现什么车辆在路边的,天黑了,不知道是不是也跟自己一样把车藏起来了,但是在经过刚才那个路边小镇的时候,的确看见不少的警灯和喧哗的人群一闪而过。

墨哥西警方?

那能有多专业?

步行一段以后,自己距离坐标点已经在一公里范围内了,齐天林看看手机上不太充足的信号,开始攀爬周围看见最大的一棵雨林乔木,这种中南美洲的热带雨林树木很轻易就长到二三十米乃至五六十米高,上面布满各种滑腻腻的藤蔓跟绿叶,只有在这样的区域呆过的人才明白那种浓密得让人窒息的丛林感。

在一个能够俯瞰周围黑压压林区的高点,齐天林再一次拨打电话:“我已经接近你……随时可以救援你……尽量制造一点动静让我知道你的具体方位。”

那边影子的声音甚至有点颤抖:“我一直没有动……我怀疑是美国人,我已经被追击了五天,从墨哥西北部就觉得有人盯梢,我一直往这边逃……后来发现墨哥西警方也加入进来,我只有一个人,我怀疑是什么地方露了踪迹,他们现在根据我的手机定位,在找我……求你了,赶紧救救我……”

为了召唤齐天林来救援,手机一直是开着的,也许正是这个基站定位能够确定影子在这个区域,但是没有影子自己做的GPS定位那么精确,毕竟这一带就一个镇子,离开二三四公里外的镇子,所有的手机基站都是沿着公路进行的,误差范围应该都在五百米以内。

齐天林咬咬牙,最后一次把直板机拿出来反复比对现场,先取掉手机卡才打开自己另一部智能手机上的GPS,看看周围全都是黑黝黝的树冠,选择好方向,挥动战刃开始在丛林的上部飞掠!

因为他倚仗的其实还是他对热带雨林的熟悉,作为一个华国滇南地区服役过的边防战士,虽然现在身在中南美洲,但是热带雨林的大体结构特征却是一样的。

这些高高的乔木都有三层,他现在所处的就是树冠上面比较自由生长的不连续生长树尖部分,下面才是最为茂密的中下层树冠,几乎能够茂盛得连绵起来的树枝让丛林地面纵然是在白天都遮天蔽日,所以只有他这样高来高去的能力才能保证不被下面发现。

但这种他在非洲丛林跟塔塔的爸妈学来的猴子飞掠技巧却不是连续跳跃,每一次无声无息的攀附在树枝上,随着摇曳的树枝晃动,齐天林都尽量的把自己的听力用心到最大程度,倾听身下的丛林里面有什么不一样的声音!

当他没有

任何高科技的设备可以利用的时候,还是老老实实的用这些最原始的方法去探知吧。

眯着眼睛,反正在这样的丛林里面也看不到下面的什么场景,齐天林随着风摇树洞,感觉自己的感知能力就好像大树的树根一样顺着树干延伸下去,感觉着里面的虫鸣鸟叫,还有动物的移动,夜间反而是热带雨林比较热闹的时候,习惯了城市的喧哗,在这里的夜晚中有一种很容易就让人感到恐惧的诡异,特别是影子那样一个人躲进来的情况。

已经很接近那个点了,感觉应该就在一两百米范围之内,齐天林的动作也越来越小心,停下来静静倾听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终于在他即将又一次跳起来的时候,耳中忽然听见一个很轻微的卡塔声!

这种非自然的声音在这样的环境里面就好像一大群村姑中间站了个摩登女郎那么显眼,齐天林一下就屏住了自己的呼吸,那是金属的拨弄声,准确的说是来自枪身上的某个零件,所以一直处于最茂密丛林上端的他,咬着战刃,开始默默的在枝叶中间寻找间隙,把自己的上半身埋进去,让自己的听觉跟视觉,尽可能的沉入到下面的世界中去,虽然他现在眼中黑茫茫的……

错了,当齐天林把自己探下去以后,他就发现,PMC良好的习惯,真是帮了自己的大忙!

就算是出来旅游或者办公事,按照自己的着装习惯,他依旧戴了一副奥克利的墨镜,原本只是想遮挡自己脸上的相貌特征,现在却让他透过浅棕色的防红外线镜片,看见了两根细细的红线!

齐天林的枪支都是从来不使用这种红外线激光瞄准器的,因为他面对的敌人,大多数都有佩戴类似夜视仪,防红外线战术眼镜的习惯,而很多国家的特种兵、特警包括美国大兵,在面对装备不对等的敌人时候,很喜欢用这个玩意儿。

原理很简单,固定在步枪或者手枪的一个红外线激光发射器,发射肉眼看不见的极细直线,投射到枪弹射线上,只要校调好弹着点跟发射器的轨迹,带着墨镜或者夜视仪,就是光点落在哪里,子弹就击中哪里,敌人不戴墨镜就看不见,多方便?

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就是说的这个时候吧,齐天林立刻把握到了两名持枪者的位置,如同蛇一般的附着在树干上慢慢游动,他是头朝下的,双脚倒扣在树枝上,如果不是战刃帮他提高了身体的灵巧性,真的无法做到。

这样的动作极为缓慢,因为从眼镜里面都能看见,那两根红线并没有行进,而是小心的在周围扫视移动,应该是在通过头戴夜视仪或者热成像仪搜

索寻找,齐天林只能尽量的借着树干的掩护靠近其中一人,这个时候他已经无法去确认周围是不是还有别的人没有开启激光瞄准器了。

因为在这样的丛林里面,胆敢进来搜索,一方面说明了这些人的战斗力颇强,另一方面也肯定还有别的人,就这样两两成组的进行搜索,随时有可能找到影子,也随时可能把他击毙。

齐天林可不想自己又花费力气去找这么合适的一个家伙来搞鸦片战争了。

比较幸运,一直到齐天林降到地面,和其中一名枪手几乎背靠背在同一棵三四人环抱的粗壮大树两边,他都没有被发现,口中叼着的战刃已经滑落手中,黄芒被蒂雅用遮光贴布细心的贴在刀刃上,只有两刃有那么一点点不易察觉的细微黄线,被齐天林提起来,无声的伸向背对他的这名枪手,隐约能看见一个带着头盔的枪手……

突然自己胸前一阵手机震动传出来!

虽然是震动,但是在这个格外静谧又神经紧绷的密林黑夜里真不亚于和尚在敲钟!

何况他跟这名枪手只有堪堪的二三十厘米距离!

这该死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