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53章 负担

第六百五十三章 负担

两根红线的始发点,距离大概有八九米,这也是丛林作战两个人之间最合适的距离,刚好能够发出一些悄声被听见,又不会太近不利于包抄策应。

齐天林是眼睁睁的看着另外一根红线立刻就转向朝这边的,那种感觉就好像被死神的镰刀刮到脖子上一样,子弹随时都会顺着这根红线倾斜过来!

他面前的红线也有一个激烈的反应,在转身!

原本标准的捕俘摸哨动作,锁喉捂嘴抹脖子已经不适用,伸出去的左手半途就改变了方向试图去抓住那根红线的发射端……步枪。

右手的战刃却在左手的掩盖下,无声无息的快速前捅,有一个从胸前到喉部的上挑动作!

因为密林中的白天光线都很暗,更别说夜晚了,黑漆漆的只能隐约看见对方很小的几个局部反光让他判断轮廓,这样去抹喉咙已经有点碰运气,还不如直接开膛破肚,但这样的结果就是毙命的时间会比较长,反抗的几率比较大,所以要控枪。

但齐天林几乎马上就看见那根红线被放掉,急剧变成了下垂挂在胸前,耳朵里面能听见那种PVC尼龙粘扣的撕拉开扣声,心中大骂:“高手!”

这说明对方就在这么一瞬间就放弃了步枪,选择在自己身上拔手枪或者刀具,但却奇怪的没有对同伴叫喊,同伴也没有任何叫声。

军队里面关于匕首的使用,是有专门培训的,齐天林的动作也还是习惯性的按照军方动作,那就是左手一定会在右手上方做一个掩盖的动作,就算对方知道他下面有把刀,也不能判断刀刃前刺的角度,因为所谓空手入白刃,对付匕首最重要的就是瞬间判断匕首的来路,然后扣锁手腕做下一步动作。

所以齐天林这个横向抢抓步枪的动作就是个两部曲,能抢抓到最好,不能的话,掩盖下面战刃的上挑才是正题,所以他的这下动作得逞了!

只是战刃入刺的时候,刃尖明显感觉到坚硬,被他的力量一推才顺利刺入,如果换了一般的刀刃,这样的正握前刺估计就抵住了!

特么的陶瓷板!

这就是齐天林那一瞬间的感觉,脑子里真是百转千回闪过了好几个念头:“装备精良、战斗力过硬!”针对以前他在墨哥西亲眼看见被消灭的缉毒警察,他可不认为自己正在动手的这位会是那种小喽啰。

对方的反应也印证了他的猜测,真是说时迟那时快,齐天林的刀在刺,别人的一把垂直固定在左肩,刀把向下的军刀也被拔出来,就跟廓尔喀们喜欢把刀这样挂在心脏位置,一方面可以防弹击中心脏,一方面可以

用最熟悉的右手直接下拉刀刃,顺手就是一个劈挂!

而且拔肩部的刀,几乎都有一个下意识的习惯动作就是收腹弓腰,好像把肩部凑给自己的右手一样,其实是训练有素的反应,因为一旦抓住刀就要低肩收头,做出防卫动作。

齐天林的这一刺顿时就被降低了伤害,对方几乎是本能的上半身收了一下,而且还有反击,齐天林都堪堪是在对方的刀刃似乎挥舞过来,才感觉到那种冰冷的寒光闪过,右手刀根本来不及收回,只能继续前压加强那种手上的压力感,听见对方一声闷哼,同时左手却突然上提,就好像上勾拳的动作,用整条左手手臂去迎接对方的刀具!

当然是对准那道寒光稍微靠后一点,用一条手臂去拦截那个握住刀具的手腕!

手机的震动声戛然而止,其实从响起到停止,也就是一般铃声两声的时间!

这边无声的搏斗就已经持续了三个回合!

几乎每一下都都是直奔对方的命里去!

齐天林是必须要对方的命,手肘外侧突然就感到被撞击了一下,不是绷紧了承受的刀口,心中就是一喜,撞上了,右手却又是一推,这一次他前倾的身体左臂撞到了对方,也相当于是个支力点,右手终于可以上挑了,闷哼声似乎还在耳边,就持续的传来一声难以抑制的低嚎声,齐天林感受着刀尖上的阻碍,似乎都能看见战刃的刀口划拨陶瓷板,划破对方的胸膛,刀尖一停一顿的阻碍正在割断对方的肋骨,又似乎在挑断了对方外面防弹背心或者战术背心的肩带,一下腾空,一股热流冲到自己的手背上,是血!

对方终于放弃了静默,一声低嚎,也许是太大意轻敌,也许是刻意的不想惊动什么,总之这个时候才在齐天林上挑刀尖的时候挥动右手的刀,齐天林的左手臂现在能感觉到对方的角度,一把擒住,就听见对方另一只手已经滑出一声金属的轻响,终于拔出了手枪!

这确实是高手,两人几乎是在双手互搏,胸部挨了一刀,除了痛呼没有任何的逃避或者惊慌失措,立刻就拔枪,齐天林已经打发了性,浑身被战刃搞得轻飘飘的灵活至极,听见这上膛的声音,脑子一激灵,左手拉住对方抓刀的手就是一拽,脚下还有个牵绊的动作,右手战刃在指间有个挽花一样的动作,就从正握变成了反抓,然后狠狠的顺着左手大力拉扯的方向扎下去,匕首的杀伤一定要伴随扭转或切割,不然锐器刀口的杀伤力还不如钝器呢,战刃太锋利,切割就很容易像刚才那样脱离身体,于是齐天林一感觉刀扎中了对方,就有一个手掌的翻腕,战刃在对方的

身体不知道什么部位飞快的剜了一下,再拉再剜!

一声怒吼紧接着刚才的低嚎!

现在切实感觉到对方身体的齐天林再也不给对方任何机会,右手刀还在动,右手肘就跟着压上去,接着是右肩,上半身,右膝!

总之就是全身从一个接触点到另一个接触点开始依次贴上去,紧紧的压住对方,能感觉那具还在怒吼的身体剧烈的翻动了两下,发出沉重的撞地声,就一动不动了!

仅仅是从拔出手枪顺便单手上了膛,连击发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压住夺了命!

黑暗中的这几秒钟快速搏杀,就好像让齐天林已经在家带孩子掩盖住的野性一下就爆发出来,纵然他知道自己身上没有任何伤口,也忍不住的从鼻腔憋着气吼了一声,浑身的毛孔都激发开来!

左手已经顺着攥着的对方手腕前摸,一个纺锤似的圆形无缺口刀柄就让他放了手,基本这就不是军方成员了,绝大多数常见国家军队的制式刀具为了能上到步枪上做刺刀,都不会是纺锤形刀柄,手指已经摸到尸体的胸前,刚才自己不光是刺中的陶瓷板,还有弹匣!

这是个把弹匣挂在从腹部到胸部的家伙,也就是说一般战术背心携带六到八个弹匣,这货超过了十二个!

弹匣是M16系列的,尸体被自己俯身压在身下,再探就是一支M4步枪枪托,拿着战刃的手终于拔出来,在另一边一摸,一支很少见的USP手枪被齐天林轻巧的掰开手指抓到手上!

这种手枪齐天林用得不多,但是是德国军队的制式装备,虽然一名德国军人出现在这里的概率极低,但USP却有个非常大名鼎鼎的兄弟就是名噪一时丢了脸的MK23手枪,耗尽研制心血跟政府资源关系才拿到的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配发手枪的大单,却完全不受一线战士的青睐,最后草草收场,很多MK23的优点却集中在了USP身上,所以只有有些在特种作战司令部服役过的战士习惯于使用这个系列的手枪,才会在退役之后使用USP。

美国人?还是德国人?

齐天林最后才摸到对方的面部,因为之前他觉得这里是最不重要的,先摸刀,再摸枪就能大概判断对方的来源,这是一个PMC的基本功底,只要对方不是刻意隐瞒,大多都能判断个八九不离十。

可是这一摸,他就大骂自己浪费时间,怪不得这货撞倒在还算松软的林间地面上发出那么大的声音,怪不得这货跟自己搏斗的时候,总有点那么不太得心应手的感觉,他把手顺着头部摸到头盔,在前方就摸到一大堆挂载!

真的只有美国人才会在脑袋上挂满这么多东西,这已经是PMC界的一个共识了,好端端的头上就应该只有一顶头盔保护安全,齐天林这样追求轻便的人,更习惯于什么都不戴的,只有美国人会在头盔上还做出无数的安装导轨,然后安上夜视仪、小型显示器、电池、雷达、定位系统,那不如学印度人在头上顶个罐子好了!

更何况自己的手接着摸到的就是传说中被戏称为四眼天神的全景夜视仪!

不知道这种东西的人一定不知道那个假拉胡子是怎么被干掉的,那个传遍世界的画面里面最耀眼的就是这种戴在头盔上,重达一公斤啊!

连齐天林这个在欧亚地区已经隐隐成为最有名PMC的土鳖,都还没有机会用到这种只有美国最精锐部队才有资格试用的GPNVG18全景夜视仪!

怪不得这货刚才面对自己的偷袭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拔刀干掉自己,人家是真有这个自信,要不是战刃的能力超乎常人想象,要不是齐天林自己的战斗力也冠绝于人,在对方的战斗力加上完全能看见他的动作前提下,他还真可能会就像他刚跟蒂雅逃出利亚比遇见那个海豹一样落下风了!

不过戴着这个六万多美元的夜视仪跟齐天林玩儿肉搏战,这位估计也是下意识的忘记了自己头上有这么重的负担了,也太自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