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54章 优势

第六百五十四章 优势

但身侧应该还有一名差不多战斗力的家伙,齐天林现在有点背上冒冷汗,匍匐在地面,迅速的拖住尸体上半身的战术背心就往那棵大树背后躲。

那名同伴显然是信任战友的战斗力,但是在这十多二十秒听见战友怒吼却没有任何接下来回应以后,显然有点发慌,树后的齐天林在尸体身上摸索步话机,那些缠绕的耳麦线,就是自己穿戴都很麻烦,他也没兴趣去摘下来,直接全部拔掉拉出那个步话机,立刻就听见那边用英语在呼叫:“史蒂文?!史蒂文?!”

除了第一声有点大,后面都被齐天林关小了音量,不知道不到十米外的那个战友听见没,把步话机轻轻挂在自己的领口上,这时的齐天林才确认一下手枪有弹上膛,开始在尸体身上摘对自己有用的东西,整个头盔拿过来带上,真的很沉,但是两对有机玻璃片一般的弯折目镜在齐天林的防护眼镜前,立刻给他呈现出一片淡绿色完全清晰的世界!

固定好头盔的下颚带才能保证这个玩意儿稳稳的顶在头上,齐天林就好像一个得到新玩具的孩子一样,左右打量一番没有看见任何人体,才放下手枪,开始观察身前的尸体,衣服典型的白人长相,超过三十岁,非常健壮,摘下他的步枪,掏出他身上的弹匣放进自己的裤兜,装不下的干脆插到腰带上,手枪弹匣直接插在自己的高帮战靴帮里,两枚进攻震撼手雷和烟雾弹放在卫衣兜里,最后再确认了一下他的衣服,在手臂上看见一个DEA的标志,才明白这多半就跟自己在阿汗富遇见的美国缉毒局驻外应援队差不多,都是从美国特种部队退役以后转聘到美国缉毒局抓毒品贩子,而墨哥西跟美国有个特殊的协议,缉毒局是全美唯一一个单位可以随意进出墨哥西自行其是的武装单位,连美军都不可以!

同样曾经担任过缉毒战士的齐天林,只是对这位同行轻轻的敬了个礼,就起身准备去干掉另一个缉毒同伴了,这已经不是单纯毒品的问题了,就跟老鹰说的,各为其主!

齐天林过来的时候,穿着深咖啡色的套头衫加牛仔裤登山靴,现在戴上了头盔,调整一下步枪枪托的长短,无声的拉开一下枪机确认上膛,关掉那个卡在步枪护木上的激光瞄准器,慢慢的从大树后面伸出头去,整个密林在他的眼前,虽然说不上是纤毫毕现,但也是清清楚楚了!

那根激光瞄准线也不见了!

现在想来,自己摸过来的行为还真是幸运!

哦,这时齐天林才想起刚才那个电话,摸出来戴上耳机回拨,立刻被接通:“你在哪?!”

那边的声音愈发恐惧

:“树上……刚才周围有动静!”

齐天林的四眼继续在观察周围:“我干掉了一个,是缉毒局的……”

影子感谢一下上帝:“好几个……我是在小镇突然发现有直升机过来就赶紧步行离开的。”

齐天林表扬毒品贩子:“你还真是警觉,好了……你不要动,我就在你周围,要把人都干掉才能离开。”声音小得就跟在和情人呢喃一样。

挂掉电话,这个时候,齐天林才开始从自己的手臂上解下那根长长的领带索,这是他在丛林单人作战最喜欢用的小手段……

想一想还是放弃了继续利用那具尸体的打算,死了就不用再折腾别人了,弯腰挑选了一丛灌木,把领带索绑在根部,然后才蹲着身体慢慢的移往附近的另外一棵树,还把绳索在刚才那棵树底部转折了一下,自己才趴在另一棵树下面,然后开始轻轻的拉动绳索……

悉悉索索的声音,立刻在这一带的林间响起!

和刚才齐天林移动时候刻意压制声音不同,随着齐天林手上绳索的一松一紧,灌木丛的声音也忽大忽小,领口卡着的步话机里传来极低的声音:“史蒂夫……是你么?”

齐天林不回应,这种步话机里的陷阱小把戏,他也会,随口胡说一个名字,只要一答应就会露馅,那边也就知道自己的战友遇害了,所以他只是静静的听着,手上的动静可没停……

然后步话机里面就传来一个另外声音:“B2”

之后齐天林这部步话机就再也没有声音了,同伴发现不对,已经通知所有人更换了频道。

齐天林依旧不为所动,继续有耐心的在那里趴着偶尔轻拉一下绳索。

丛林作战就是这样,进攻方永远都处于劣势,要不是刚才幸运的发现了激光瞄准线,他永远都是猎人枪口前的兔子,和他自身力量无关,没枪就是活靶子,何况他还在视觉上处于劣势。

现在他端着枪移动去寻找隐藏在茂密丛林里面的对方枪手,同样是极不明智的,要么回到树冠上,要么就只能这样静观其变。

终于在一个半小时以后,也许是那些缉毒局成员在通讯系统里面商议好了,开始行动起来,齐天林的寒毛都立起来了,那种周围有人开始移动的感觉,非常清晰!

这纯粹是一种久经战阵,对场面掌控能力的感觉,但也没那么玄乎,就是原本脑海中,所有感知系统好像突然被打乱,有人开始在进入这个范围的感觉……

特别是齐天林清晰的听到远处有几声移动中不小心折断树枝的声音,因为可能远

离他们判断齐天林所处位置,所以移动没那么小心,但却不知道齐天林能听得比较远。

但是一旦靠近了,就跟齐天林刚才小心翼翼移动一样,也非常轻微了……

这个时候,齐天林也不能再移动了,他已经成功的从猎物转化为猎人,手上的动作也愈发轻微,但还是在拉动那根贴在地面的绳索,只是其中一根格子领带的花纹在夜视仪下面,让齐天林觉得分外抢眼!

希望不会被注意到吧……

他已经把带消音器的步枪放在了左手边,手中还是抓着手枪,毕竟这种密林里面有时候长枪的调转枪口的过程,都会让对手开好几枪了,这也是那个被他干掉的家伙第一时间就放弃步枪的原因,齐天林离他太近了!

持续的轻微动静声,无论对方理解为是诱饵还是不成熟的动静,终归都会给对方一个包围的中心,何况南美洲的这些毒贩们,在跟警察对战中,抓到警察,也不排除把俘虏绑在某个地方的方式,他们也许会以为是他们那个失去联系的同伴呢?

所以必须过来看看……

趴着的齐天林的绳子缠在右手掌上,手枪也在这边,慢慢无节奏的晃动,左手却在地面慢慢刨起潮湿滑腻的落叶,这些落叶日积月累的掉在泥泞的地面上,都会慢慢化作淤泥营养植物,地表面很多,不经意间就在齐天林面前被堆起了人头高的一堆,就跟堆雪人似的。

齐天林手上的动作没有停,继续一点点拨弄树叶另外又堆一堆起来,四眼天神却缓慢移动头部,扫视周围的场景,只有越慢移动的东西在密林里面才不会被同样戴着夜视仪的家伙们发现,而且他是大半个身体都隐藏在极粗的树干根系沟壑中的。

终于……

当有一个身影谨慎的靠在一棵树后出现在他的视场里面时候,齐天林就把自己的脖子缩了缩,把头部挡在已经有好几堆的落叶堆中间……这纯粹是他自己习惯于的防范,因为夜视仪镜片有时候在相互看的时候分外反光!

如果是个从没使用过这种东西的菜鸟,估计很快就露馅了!

所以齐天林没有一直盯着外面看,只是偶尔从落叶堆里面抬起头飞快的观察一下场景。

两个……三个……

六个人出现在了他前方,散开在二十多米直径的包围范围内,距离他最近的一个人,仅仅在两三米外,齐天林早就没有拉动绳索了,他已经无声的解开了手掌上的领带绳还有下颌上的头盔固定扣……

这玩意儿戴着实在是太沉了,齐天林都想去找个盲人按摩师帮自己按摩一

下颈部了,特别是刚才这么昂着头紧张的观察着前后左右的场景,太累了!

右手握着手枪已经伸进了一堆落叶中,里面冰凉腻滑,感觉很不舒服,但是能够适当的掩盖下枪口焰。

齐天林的左手抓住那枚震撼进攻手雷,压住手柄,拇指轻轻的拉出保险环,慢慢的放开手柄……

默待三秒半接近四秒,才扬手扔了出去,这是一种极为危险的方式!

手雷刚刚离开他的手,刚飞跃到空中就发生了爆炸!

齐天林的左手扔出手雷就抓住头盔扔掉,在最后一瞬间看了一下那个淡绿色的场景中,各个人的位置,右手的手枪已经在落叶堆中开枪了!

爆炸、枪声、扔掉头盔,几乎是在同时!

手枪瞄准的是距离他最近,几乎是后侧方对着他的一名枪手,湿漉漉沉甸甸的落叶并没有被子弹的冲击炸开,齐天林也顾不上维护会不会对套筒退壳产生影响,右手连续不断的进行发射!

左手扔掉头盔就去抓那支步枪!

手雷爆发出夺目的光芒!

这一刹那,弹片爆炸带来的杀伤力,其实都没有爆炸光芒对带着夜视仪的双眼带来的爆盲有用!

这才是齐天林一个人面对好几名战斗力都比自己差不太多的高手时候,能够争取到的最大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