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55章 强悍

第六百五十五章 强悍

对于一个熟练掌握射击技巧的枪手来说,无论手枪还是步枪都不一定是要放到瞄准基线上的,特别是有些老手,还格外强调射击手感超过了瞄准本身。

也就是很多影视剧或者小说里面提到的抬手一枪……

这其实也是在熟悉了射击之后,身体能够形成一定的记忆效应,手脑指向性命中度都能达到一个很高的程度。

齐天林很显然是达到了这个程度的。

USP真的是一把好手枪,德国人做的这种东西真的有自己独到的地方,嗯,齐天林在伊克拉曾经护卫过的莎琳娜主演的古墓丽影里面可就是用了两把这玩意儿,比一般手枪略重的分量拿在亚洲人的手里有些偏大,但是清脆的枪声中,这种沉重感会给持枪人很好的心理安全感。

当然齐天林仅仅是用这支手枪来干掉第一个枪手,借着爆炸的闪光,他似乎感觉到自己的肩头被弹片击中,但已经极度亢奋起来的他毫不在意这个伤势,他顶着自己都可能被炸到的危险,就是要这个瞬息即逝的机会。

来不及起身,扔了手枪,抓住左手的步枪,甚至都来不及转移到右手上就开始射击了!

爆炸的一瞬间,除了那名被击中的枪手,几乎每个人都立刻趴下了,但是空爆的手雷相比落在地面的,最大区别就是没有爆炸仰角,散布开的弹片几乎命中了每个人,原本二十来米的包围直径,在齐天林投掷的时候,已经缩小了几个人在十多米范围,其中两人明显伤得很重,齐天林也就是根据那瞬间的光亮跟自己最后在夜视仪中看见的位置,做了一个脑海中的比对,步枪就进行盲射。

在他的战斗生涯里面其实很少进行这样的射击,只能凭借大概的范围就射击,而且还得不到任何的命中回馈。

但也只能这样,飞快的用单发射击,在十来秒钟内就把三十发弹匣清空,尽量把弹道控制在比较密集的角度范围内,还尽量贴近地面,保证那些伏倒的枪手多少也要被子弹扫射到。

更重要的是,他必须要在这个极短的时间内彻底的压制住这些枪手,让他们抬不起头,然后才能逼出他们也许有的后援,让所有对手都暴露出来。

这是个很简单的战场法则,当同伴被对方压制的时候,其他人必须也只能参与进来,而不是静悄悄的躲在旁边继续藏匿。

所以消声器并不能完全掩盖住M4步枪的枪口焰,齐天林这几秒钟时间终于被发现,两三个外围枪口开始朝他射击!

再看看,很明确的是三处!

好吧,那就开始吧!

天林抓起地上的头盔,全身往后一倒,只听见身后的树干上噗噗噗的传来子弹打在上面的声音,有些弹头更是擦过树干带着那种穿越空气特有的嗖嗖声,从齐天林的两边飞过,打在周围的枝叶上,乱作一片!

齐天林一边戴紧头盔一边拨打电话:“爆炸在你的什么方向?有多远?”山寨机配用的耳机音量是相当大,影子的声音在枪声中都非常清晰,却没有了那么多的害怕:“感谢上帝……在……”也许在斟酌是用东南西北还是自己的前后左右里表达方位。

齐天林才醒觉对方不是军事人员:“几点钟的方向,表盘上的几点!”这才是最直观的方位指示。

影子很聪明:“三点!三点……二十的样子!”

哪有精确到三点二十的说法,齐天林听他说是大约五十米,心里就有了个底:“不要挂电话!”手上却没有停歇,带好头盔就换上弹匣,深吸一口气,突然从刚才射击的那边探出头去,现在他的四眼夜视仪中清晰的看见两名枪手在地面一动不动,另外三人有两人正在艰难的爬动,但手中的步枪都稳稳拿在手里,指着他的方向,另外一人已经瘸着腿起身,正在坚持半跪着去拖一动不动的同伴。

齐天林的脚踩住那根绳索一拉,还是那种悉悉索索的声音让那三人有个条件反射的半转身,然后齐天林的新一轮射击就在夜视仪的帮助下进行,格外精确,这三人可以说是应声翻覆,再没有动静!

但另外三处射击就愈发暴躁起来,其中一人更是从之前的密林丛中冲了出来!

齐天林抱着步枪半躬身在地面一滚,抓起那支地面的USP手枪就跃入了另一边的灌木林中!本来他的习惯是在翻滚的时候,射击一下他看见的那个冲出来枪手的,可重重的头盔后面还挂了一个半斤多重的电池盒,让他很不习惯的在地面撞了一下头,失去了这个机会,保存自己才是第一位,所以他只能先扑进去。

就这么一个动作,还让他的屁股挨了一枪!

外围的三个人应该也是打完了一个弹匣,他才决定这个跃出行动的,可显然对方的战术能力在那摆着,绝对不会有三个人同时打完的情况,相互交叉掩护几乎是本能的措施,同样也有夜视仪的帮助,在他闪出来转换的时候,击中了他!

紧靠在一棵树干上的齐天林强行平抑自己剧烈的喘息,这是身体机能的正常反应,无论血液还是大脑都需要大量的氧气来支持身体思维运动,正了正被撞歪的头盔,掏出那枚烟雾弹扔出去。

这对他其实没有任何帮助,他也只是用这个同样会

发出爆发声的家伙吓唬对方的夜视仪,让他们有个躲避或者闭眼的动作,然后就端着步枪重新一个滚翻又回去了!

只为利用对方的惯性思维,以为他不会返回原来那个已经暴露位置,同样也是为了利用刚才这个战斗位对对方方位的记忆。

果然当他一起身,就先瞥见了那个冲出来的枪手正有一个下意识的遮挡眼部动作,他却没有开枪!

战场一下就安静了!

齐天林又把自己的头埋藏在了几个落叶堆中间,夜视仪都是单色的视场,里面只有绿色跟黑灰色,很难分辨不动的物体。

他似乎……逃走了?

那个冲出来试图挽救战友的家伙已经趴在了地面,没有听见爆炸声,才慢慢的撒开手,警惕的观察周围……

齐天林的目的是全歼对方,忍住了自己扣动扳机的冲动,静静的看着,有个镜片似乎撞到过湿漉漉的落叶泥土,糊住了,他也不敢伸手去拨弄,就那么安静的趴在地面。

耳机里面能听见影子的声音:“你……没事么?”

齐天林用喉音回复:“没事……你继续在树上等待……快了。”

确实是快了,因为他对对方的伤亡已经造成,对方不得不去查看那些倒伏在地面的人员,还是那个冲出来的家伙,匍匐着接近每一个地上的家伙,连看两人都没动静,终于发现一个还有气儿的时候,忍不住立刻翻身,打开腰间的一个医疗包,然后喉咙里的声音都稍微放大了一些,不知道是在用通话器还是直接叫喊:“格雷特活着!但是已经意识不清了!”

他只能趴在自己人的身上,企图用止血带先堵住伤口,但一个人显然不太好操作,静默了几秒钟终于求援:“来帮我一下……”

摸摸索索的从他的背后十来米,出现一名同样打扮的枪手,同样带着头盔却是单目夜视仪,过来不说话就伸手跟他一起拖伤员,顺带还看另外一人的死活。

这基本上是每个狙击手都会的伎俩,留下伤员,引导对方的战友去援救,然后再杀伤,所以齐天林只会把这个伎俩再发挥一下,步枪带着轻巧的颤抖,扑扑扑的两个点射,把两名出来救援的家伙撩翻在地,而且趴在地面的齐天林这次有充分的时间瞄准,都没有杀死!

全都是奔着大腿跟胸腔去的!

这是人体受枪伤最难受的两处地方!

因为胸腔有肺叶,一旦击伤,很容易伤到呼吸系统,导致呼吸困难,而呼吸急促是最容易导致人失去理智的,而大腿的肌肉会使弹头翻滚撕扯,很大几率伤到股动脉

,让人失血最快的枪伤……

终于有个家伙忍不住大喊起来:“布莱克!布莱克!杀了他个狗娘养的!”

另外一人却一声不吭的咬住不叫,抬起步枪朝着这边猛烈射击!

很悲壮!

但战场,就是这样,没有任何的怜悯心,齐天林甚至都不觉得自己的情绪有任何波动,顺着对方的枪声在地面打滚,滚到树干后面,摸摸屁股已经没有那么疼了,就站起身,背上步枪拔出战刃爬上树,飞快的上树!

然后在十来米的高度俯瞰下面的场景,看着下面已经被自己全面击倒,痛呼血流不止的一队人马!

期待那唯一的幸存者……

刚才他是看见过这最后三人的枪口焰的,有个大概方位的记忆,现在夜视仪的帮助下,一点一滴的搜索下面的场景,很难分辩,但是他远比对方有耐心,因为他是一个人,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对方的战友正在惨叫,没有人会觉得这种叫声是懦弱的表现,疼痛起来谁都会叫喊,只是另一个人的忍耐力可能更高,不做声的打空了一个弹匣,又掏出一个装上,也许最开始的疼痛过去了,现在他更有章法的开始朝齐天林可能存在的方向短点射!

这还是他被齐天林击中受伤的状态下!

强悍可见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