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56章 自愧不如

第六百五十六章 自愧不如

叫喊的那个不知道是给了自己一针还是最开始最疼痛慌张的时候过去了,也偃旗息鼓的不喊了,咬着牙抓过枪,也开始射击,跟另一名伤员一起交叉射击!

其实这也是在救自己,这样的射击压制中,也许才能给那唯一的战友提供一点机会,靠过来救人的机会。

这对那名战友的心理煎熬是相当的大……

救还是不救?

真的是个很大的问题!

齐天林就好像是个在拷问对方的魔鬼一样趴在树冠上,趴在一根差不多有他身体宽度的主枝干上,看着下面的枪声爆起……

这就是作为雇佣兵磨练出来的心理承受能力,不问对错,不问立场,只看作战敌我,有丝毫道德洁癖的人,也许在面对这些只是在搜索一名毒贩的缉毒队员时候,就会手软甚至自责,齐天林却能做到熟视无睹,他只知道这些是自己的敌人,武器精良,随时可以杀死自己的敌人,他那一点点善意也许只会留给平民,而且只是在可能的状况下。只有赶紧解决掉这些人,他才能带着那个该死的毒贩离开这里,回到自己女朋友的旅程中去。

所以在这样的不同心理状态下,齐天林下方八点钟方位,那名最后的枪手,终于在战友已经打到第三个弹匣的时候,开始移动了……慢慢的趴在地面移动,那种用肘部跟膝盖交替移动的轻微方式……

如果齐天林还是躲在之前那棵树的背后,纵向观察,也许就不会看见这个地表面好像蠕虫一样的黑影,但是在空中,大片被压倒的植物很轻易的就指出了方位。

齐天林甚至能看见他端着的一支EBR自动步枪,嗯,这应该就是这个小队的精确射手了,这也能解释为什么他是最后出现的,作为类似狙击手的职责存在,一般都会相对远离交战位。

EBR是款很有意思的步枪,前身就是在越南战场表现很差而被M16取代的M14步枪,但在伊克拉和阿汗富战场M14却仗着比M4步枪更远更精确的射击能力,在广袤的荒原地区重获新生,而一部分较好的M14就被转换了枪身,从一支二战后土拉吧唧的步枪变身为时髦的铝合金骨架枪装备到美军的很多部门。

近能连发,远能狙击,几乎就是一支完美的步枪,除了有点重,两三倍于一般步枪的重量,使齐天林看见的这名最后的枪手果然是个大汉!

下面的大汉在爬行,齐天林也在爬,他利用树冠上面遮天蔽日的交叉纵横树干,咬着战刃无声的爬行到了大汉的上方,解下步枪,就放在树上,才从后腰摸出那支USP手枪,换上新弹匣,深

吸一口气,反握匕首,把自己对准那名大汉翻落下去!

就好像一个麻袋从天而降一般,重重的砸在这名精确射手的背上,容不得对方有任何的反抗,因为战刃第一时间就直接反插进了他脖子后面跟小脑连接的部位,没有一点反应就把生命机能跟运动神经都切断了!

两名伤痛射击的枪手,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这沉闷的噗通一声意味着什么,让原本以为要快速射击的齐天林被重重的颠儿了一下,也不用那么着急,慢慢的顺过被震荡的这口气,才半蹲起身,双手端枪,就在两人身后六七米的地方,跟打靶似的,直接命中头部!

接着就站起来快步上前,将躺在地面的每个枪手头部都补上一枪,包括最早被他干掉的那名枪手,正好是十个人,这似乎是美国缉毒局的标准小队人数,回身摘下那名精确射手的背上远程步话机,拿起他的EBR步枪跟几个弹匣,才循着影子的那个八点二十方向去了。

电话一直没有挂掉,而另一边的步话机里面传来沉稳而焦急的呼叫声:“飓风?!飓风小组请回答?”有可能是远程指挥人员或者中继台。

整个小组应该就是全部覆灭了,没有任何回音……齐天林随手就扔下了这部步话机。

这边电话里面回应影子:“出来吧,已经解决了对方,看看我的方位。”摸出手机摁亮屏幕挥动几下。

被自己干掉了十名战术能力过硬的武装人员,基本也能排除影子这里是个圈套的可能,所以齐天林才会大喇喇的暴露了自己的方位,果然几米外就传来影子的喊声:“我……我在这里!”一条黑影慢慢的从树上爬下来,还是有点胆怯,毕竟这个智脑型的家伙并不擅长战斗。

齐天林没有让他接触任何跟刚才战斗有关的东西,走过去:“走吧,赶紧离开这里……”

影子脚下一软,简直就想上来抱住他的脚:“您……真的感谢您!”赶紧在地面捡了一支M4步枪,可看他拿枪的动作也确实是个不熟悉的。

齐天林没好气:“你让我来救个毒贩,还杀了这么多警察,真得需要点心理自制力。”解下那根枪带自己牵一头,另一头让影子抓住,这家伙居然准备用手机屏幕照着地面行走:“可以关掉手机取出手机卡跟电池了,别扔在地面上。”这一带最后都会成为搜索的重点。

影子有点絮絮叨叨的用说话缓解自己的情绪:“我就知道您会来救我……我是个毒贩没错,不过那么多货,我还不是因为您才搞到的……从在圣地亚哥我就觉得不对劲,刚刚过境我就发现被盯上了,虽然我化了妆

,还是被跟上了。”

齐天林不回头的在前面抠掉自己的手机电池跟手机卡:“那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干掉你保证自己的安全?”

影子誓言旦旦:“他们从头到尾都没有发现我是谁,我跟这里也没有任何关系,明天!您送我离开这里,我马上再去整个容,缉毒局到现在还是不知道我是谁。”

齐天林忍不住讽刺毒贩:“你挣了多少钱……值得让你宁愿在自己脸上动刀也要做这行。”刚才他在夜视仪里面是看见这位脸上好像有点不一样,还以为是晚上不清楚。

嘿嘿嘿的冷笑几声,影子终于在背后开口:“我……我所有的家人都死在毒品上,可我们本来没有一个人沾毒品,却被美国缉毒警一锅端全部抓到监狱,一个个都染上了毒瘾……就因为我们住在贫民区,有贩毒的可能……是美国人自己需求这个东西,却跑到我们这边来种植!”

回头看看这个有些消瘦的男子,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人人都是有故事的,齐天林不去争辩这些每个人角度看法不同导致的差异:“古斯曼……怎么样了?”那个他最早认识的毒贩,其实还跟他打过照面,本来是准备选择那人作为总代理的。

影子也不愿回忆那些东西,有点笑了:“干掉了,去年就干掉了……我挑动人干掉他的,我觉得他挡了路,这一次,我打算完全放弃原来的网络,不再跟原来的人联系,再重新搞一张网络,您放心,我会再小心一点的……我准备搬到美国北方去住,那边的环境更好,我也打算跟加大拿的黑帮做一些交换……他们也许以为我舍不得现在这个局面这些货,其实我哪里在乎?”

齐天林不管他的唠叨,两人步行了一段就直接上了公路,然后沿着公路往回走,翻起夜视仪,看着深夜凌晨的夜空,密林中的杀戮恍若另一个世界。

但逃出去的过程还是出乎了他们的想象,仅仅是在步行到那辆汽车的路上,他们就遇见了两拨儿警车,很明显刚才那帮追击影子的美国缉毒局成员跟墨哥西警方是联动的,这又引来影子咬牙切齿的仇恨,总之浑不觉得自己是个毒贩,毒害了多少人,看来也是一敬岗爱业的专业人士。

遇见警车,两人都是远远的就跳下路基躲在水沟里,一直到步行两三公里后才到达齐天林藏车的地方,不先急着上车,把一人背着的一支步枪扔到车上,齐天林打开后备箱找出准备更换的衣服,把沾满自己跟敌人血渍的衣服全部换下来,连内衣都换了,浇点汽油都烧掉,连灰烬都装在了车上,天晓得这一带最后会被检查得多仔细,万一验出点DNA都不

是什么好事儿。

等接近那个二十公里外的小镇时候,远远就看见公路上设了关卡,齐天林看地头蛇:“怎么办?”因为他在卫星地图上早就看过这周围,最近的镇子也在好几十公里外,这又是唯一的公路,要是弃车步行,他倒是没什么问题,一来影子不一定受得了,二来也耽搁了女朋友的旅游是不是?

影子显然也熟悉地形,咬咬牙:“要不……冲过去?”

这显然也符合齐天林的心意,停了车:“你来开吧……我用枪。”打开天窗,拿过后面的两支步枪跟两三个弹匣,还有那顶夜视仪头盔,站起身来,把上半身探出去摆好EBR在车顶,把M4靠在副驾的椅背上,拍拍车顶,示意影子可以开车了。

一边检查EBR上的瞄准镜,调节到倍数较小的4倍,一边才随口询问:“你这两年找了多少钱?”就跟街头邻家隔壁的俩小贩问收入似的。

影子不隐瞒:“那边现在没有加工成海洛因的能力,前期估计是他们的存货,后来都是鸦片,价格就从八千美元一公斤降到一百七十美元,我自己在墨哥西组建了三个厂来提炼生产,估计就是这个暴露了,我得把厂改到……非洲去!”

这气魄,这才是国际化大毒枭的手笔,齐天林都有点自愧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