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57章 演习

第六百五十七章 演习

齐天林不耐烦听过程:“我是问你找了多少钱!你别东拉西扯的,我又不找你分钱。”

影子却拍拍方向盘,缓缓加油,前面已经能看见警察在挥动电子警棍指示停车了:“钱……我永远都是五五分账给您和我分开存起来的,我不知道您为什么愿意给了我这个机会,却不要钱,对我来说,钱拿来除了再购买,再生产,再销售,我都不知道能做什么……”

不等齐天林追问,他就报出一溜数据:“光是去年一年,我出手了二十一吨海洛因,市场售价将近五十三亿美金,但是我为了巩固销售网络和隐藏自己,把其中接近一半都当成了渠道利润,分散给了我那些不知道我是谁的下家……”

千辛万苦从利亚比运了十吨黄金到阿联酋才换了五亿美元的齐天林,站在略微有些颠簸的车顶天窗里,手一哆嗦,差点没把那支加上脚架瞄镜八公斤重的EBR步枪给掉下车去!

梗了一下口水才催促:“加速……准备撞,谢特!这么多钱?”毒品真是个赚钱的生意,怪不得那么多人前仆后继的去送死。

其实不需要瞄镜,五十米的距离,已经足够齐天林指哪打哪了,这个时候夜视仪里面是能看见路边有几名端着重武器步枪的警察,但只有一人在值班,懒洋洋的把枪对着这边,就是这了,扣动扳机,因为车身毕竟在移动,连续扣动三下,将那支步枪枪身击中,树脂玻璃钢的枪身炸开,这个时候,影子也轰大了油门,恶狠狠的朝着两部警车横放在路当中,只留下一辆车勉强通过的路障中间撞过去!

齐天林随手拔出手枪,对着周围的警车前挡玻璃开始射击!

对于现在的车窗玻璃,只要打碎了前挡崩裂,开起来就几乎无法看到前方了,当然可以砸掉玻璃,不过高速行驶的风可不是好受的!

枪声也吓住了警察,第一时间选择躲避,打空了一个手枪弹匣的齐天林扔下手枪,端起EBR开始挨个点射车辆,力求压制住躲在车边的警察开枪,而且尽量集中射击警车后部,希望能引爆一两个油箱……没能得逞。

但是墨哥西一般警方的能力确实有限,甚至这一冲之后,都没有警车追上来,让端着步枪准备狙击个车辆的齐天林很有点怅然的感觉:“二十一吨?你知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意思?有多少人死在这个上面?怪不得美国缉毒局要到处找你,官方数据美国全年才二十多吨的毒品。”

影子哼哼两声不讳言:“吸毒的都是该死的,别跟我说什么被人骗了吸毒,现在五岁小孩儿都知道吸毒是个什么后果,有自制力的人永远都不会沾

,你去看看现在的美国年轻人,都堕落到什么地步了,**、吸毒,毫无廉耻心,我不过是帮他们早点进地狱罢了。”

这件事也是自己一手促成的,这总让齐天林这个缉毒出身的人有点不习惯,虽然他知道这是一种战略上的东西,可他总是只擅长点小局部不是?

是的,他有百般理由来说服自己,特别是当他在伊克拉还有阿汗富或者利亚比穿行的时候,看见那些苦苦挣扎求温饱的人,美国人肆无忌惮的去干涉他们的生活,却没有想过同样的事情落到自己人身上是怎么样……

可他还是对毒品这种事情有忌惮:“我……不会沾这种钱,一分都不会沾,太肮脏了……人总要有点底线对不对?你怎么做怎么想,我没有权利置评,但是我只希望你既然这么做了,就应该把这些你不知道该做什么的钱,拿去做点什么有益的事情,现在你也有这么多钱了,尽量做点弥补的事情也好。”

影子也不吭声了,闷头开车,齐天林被风吹着也收下身子,蹲在副驾点燃两支烟递过去一支,两个男人在车灯都没有开的轿车里面。

好一阵,影子才低声说:“我的姐姐马上就要出嫁了……也被抓起来,不问缘由的拘禁起来,他们信誓旦旦的说是在打击毒品,其实就是保证美国的利益,不管不顾我们这些墨哥西人的死活,等我再看见她的时候,一个手臂都是针孔!而且……这些年我一直在做这行,美国也不光是个受害者,他故意放中南美洲毒品泛滥,严防自己的国境线,你认为他们的缉毒警是在灭绝毒品么?我可是不止一次在南美洲看见被美国查禁的进入美国毒品,重新进入南美洲市场……相信我这个已经进不了天堂的家伙吧!”

齐天林不说话了……

直到车头都有些变形的轿车开进一座略大的城市,两人在外围转了一圈决定还是换部车前进,直到天色渐亮,才回到两百多公里外齐天林离开的那个旅游城市,对影子来说,他又重新汇入了人海中,拉拉头顶上的帽檐,对齐天林挥挥手:“您说的我会思考的……您保重。”

转身就消失在人来人往的街头。

齐天林早就把枪支分拆扔到一条河里,衣服灰烬也撒到河里,连新买的手机跟手机卡都扔掉,清理身上任何的痕迹,在纷繁喧闹的街边给儿子去买了点新鲜的牛奶,才到酒店房间去敲门请太太起床。

玛若的脸上,虽然有点掩饰,可疲倦跟担心总归还是写在眸子里,齐天林捧住她的脸:“再这么担心,下次就不带你出来玩儿了。”

玛若想戏谑的笑一笑,却有

点做不到,伸手抱住齐天林:“就好像船员的老婆,千百年来都是这样,挥挥手送别你出海远航,在家总是担心……”

齐天林展一展肩膀,感受一下昨晚的弹片似乎没有给自己留下什么感觉:“我也好像那些老水手一样,你叫我天天憋在家里办公室,也真是要了我的命。”

玛若把头靠在他的胸膛上,静静聆听心跳声,口中轻轻:“这也是我的命吧……”

好吧,痴男怨女的旅游才真的重新开始,不过齐天林对于那些排队照相的景点真没有太大的兴趣,草草的跟玛若看过两处所谓神庙,就打算走人,让玛若终于忍不住母老虎气质爆发,叉着腰站在路边批评齐天林就是骗她过来,结果又不认真旅游!

齐天林抱着儿子唯唯诺诺,就看见旁边有块指示牌“前行十六公里,玛雅水晶池,传说中通往地下世界的入口”总之就是搞得神神秘秘,赶紧指给女朋友看:“这才是最有意思的,这些地方有什么看头,我们去看看这个地下入口好不好?”

玛若明显撒泼得有点过瘾,趾高气扬:“我来开车!”等上了车才扑哧一声笑:“没了安妮我才会觉得正常一点,有她在,怎么都摆不出这样的架势来。”那倒是,有谁能在她面前趾高气扬。

剩下的都是小路,宽大的车身过去很小心,远远的就被招呼停在了路边的停车场,只能步行过去,因为剩下的全部都是浓密丛林里的小路,抱着儿子,牵着女朋友,终于有点旅游的样子,跟着人数还是很多的旅游人慢慢走过去。

其实走到近处,看上去没什么出奇,就是一连串的小型湖泊,旁边的文字介绍说是石灰坑,还是什么陨石撞击形成的云云,齐天林觉得就跟华国那些生搬硬造的神秘传说景点差不多,但不敢出言讽刺,乖乖的抱着儿子当奶爸,玛若的心情就出奇的好,一路要求照相,游览,还跟众多欧美游客聊天,最后得到一个更有趣的消息:“他们说这些湖泊的下面都是联通的,前面有一个池子是可以提供下水深潜的。”

齐天林不抵抗:“你去水下看看就是了,我抱儿子……”无非就是个骗钱的旅游景点罢了。

玛若踢他:“人家说那边有专业机构提供设备……儿子也可以代管一下吧?赶紧的!陪我下去看看,难得有个不一样的乐子。”

齐天林真觉得没什么出奇:“你在岛上跟游艇上不也有潜水装备?还专门到这里来潜个什么劲?”身为拥有一个岛的姑娘,迷雾岛上的各种玩意儿都被她开发出来,真有必要来这么一个热带密林中的小坑潜水?虽然这里的水看上去

确实清澈透亮得跟蓝宝石一样,但齐天林还是认为那不过是下面有些蓝绿色藻类植物罢了。

但玛若显然不这么看:“宝藏!每个人都说这里有宝藏!”的确是,从踏进这个地区,所有有关阿兹特克文明和玛雅文明宝藏的故事就贯穿所有导游的嘴,俨然就是这一带旅游的最大卖点。

齐天林正要反驳,玛若就踢他:“你跟安妮还有蒂雅去搞了什么宝藏,为什么就不能跟我一起?!”

齐天林对着这个正在享受肆无忌惮的女朋友,表情配合:“我还以为你开始玩潜水是准备配合我跟维拉迪先生的海底寻宝呢,原来是要用在这里?”

玛若乐得笑,笑得都有点喘不过气:“你管我!你不在岛上的时候,我多无聊,海底寻宝我肯定要去!这里也要去!就当是演习!”

好吧好吧……齐天林就当是陪着她玩乐,不过确实得先想办法把儿子给寄存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