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58章 善变

第六百五十八章 善变

其实在这里扎根的人还真不少,正儿八经的科研机构都有四五个,潜水俱乐部和度假村都有,稍微转悠一下,小奥塔尔就被自己爹妈给了一位白发老太太。

他们俩是选择住在这家家庭旅馆的,老太太的子女在外面干导游赚钱,家里有俩小孩儿在婴儿床里乱爬,齐天林两口子就是看见这个决定住这里的。

放好行李,跃跃欲试的玛若就拉着齐天林出门:“岛上就体验过了,海里潜水跟我们那个深洞停船下潜水感觉完全不同的,一个开阔得心慌,一个又觉得很压抑,完全不同的感受!”不得不说欧美的女孩子在有些冒险和探索精神上,确实要旺盛得多,也许跟她们从小接受的教育和环境有关。

玛若是能出示自己经过了法西兰潜水机构认证的资格证的,齐天林呢,他只摸出了一个情报机构的证件,遮住自己的姓名跟机构,露出下角的一个STT标志给对方看:“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吧?”

对方立刻满脸的仰慕:“知道知道!不过您二位还是得签署免责声明跟保险合同。”公事公办其实才是最可靠的事情。

玛若好奇的问问:“什么意思?”

齐天林若无其事的收好证件:“说明我接受过海上战术训练,包括潜水作战……”其实这不过是苏珊帮他杜撰的资历,方便做业务而已。

玛若咬着手指犹豫一下,还是把保险受益人写成了柳子越:“我觉得夫人应该会好好照看奥塔尔的。”

齐天林呸她一声,也随意的跟着写成柳子越,两人就去挑选设备了。

不差钱的好处就是,在租用设备的时候,尽量选择新一点,实用性强一点的拿,齐天林这种全能型选手还为了讨女朋友开心,从自动推进器、水下摄影机、照相机、多头探照灯到鱼枪,乐呵呵的玛若甚至还租了一个大潜水袋,说是要装满鱼才出来,眼睛却偷偷的不停给齐天林做点生动的眼色,好像是真要装一包宝藏回来。

所以这姑娘一出来就要求去最大最深的那个看看,齐天林赶紧推着小推车跟上,东西实在太多了,过去还有好几百米呢,不过两人都已经换上了潜水服,玛若一身的浅果绿加墨绿色紧身潜水服,身材这么一勾勒,真说得上是玲珑有致。

姑娘低头看看也觉得自己身材不错,回头看看齐天林就是土不拉几的一身黑色橡皮潜水服,健壮的身材倒是衬出来,可是跟自己不配啊:“你要不去换一身?回头还要在水下照相呢!”

齐天林不在意的敷衍:“一定配一定配……”

果然等两人到了最深的十六号湖

泊,从管理员那里租用了一艘人力小艇,慢慢的划到指定的深水处,先扔下带着潜水深度标签的指示长绳,两人才相互检查着戴上潜水器具,戴上脚蹼,齐天林啰里啰嗦的把那一大堆装备用绳子连接起来放到水里,两人才相对坐在两边的船舷上一起向后翻落到水里……

真的很清澈透亮,据说这里都是雨水和地下水,但是由于周围都是岩灰坑,海绵一样的石灰石过滤了水源,格外的干净,轻灵的感觉让人惊讶。

所以掉下来的玛若顿时就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尾鱼儿,欢喜的试着游来游去。

齐天林就忙了,头上固定了摄像机,背上背着鱼枪,手里提着推进器跟探照灯,还要掌握照相机,最后一把拉住撒欢的姑娘,示意还是到边上选择个好看的地方照相完成任务。

玛若是真有点欢喜的,抓过那个鱼雷似的水下推进器就往深处潜,齐天林只好抓住她的脚踝尽量不要偏离那根指示的深度绳。

真的有鱼,还不少,成群的窜来窜去还能形成小小鱼旋风,虽然不能跟海洋里面相比,也很有看头了,让玛若逐渐忘记了寻宝,沉迷在周围的奇异美景里面。

确实很奇异,就好像姑娘说的那样,这些岩洞性的水坑并不是湖一样开阔,下面周围有很多凹凸不平的岩面,长满了藻类,水质的清亮加上藻类的颜色,呈现出水晶一样清澈迷人的晶莹,也许这才是水晶池名称的由来。

齐天林要做的就是把探照灯架在旁边的岩石上替姑娘拍摄,有时候玛若还会只戴着潜水镜,取出嘴里的氧气呼吸器做个鬼脸。

齐天林就没打开过氧气瓶,只是背在背上做个样子,

可这样的景色最终还是没能让玛若消除了自己的攀比之心,一定要去找个什么宝藏,虽然不能说话,却锲而不舍的要往下钻。

齐天林看看这些纯粹是被腐蚀穿透的地下岩洞,对于一个潜水者来说,危险性简直不言而喻,再看看旁边那根深度绳,已经接近八十米,对于使用呼吸器的姑娘来说已经算是很极限了,再往下水压就是另一回事,而且她的技术也不一定能保证在这些地方自由穿行。

又没法说话交流,只好就在旁边的岩石上卸下氧气瓶跟呼吸器,啥都不带只是把潜水服里面的的战锤跟战刃调整一下移到外面来佩戴,才在已经惊讶得睁大眼睛的姑娘面前手把手的让她抓着自己的氧气呼吸器,示意她等等自己,然后顺手抓过深度绳塞在她的手上,做了两个绳索通讯的不同节奏抖动给姑娘,看玛若神叨叨的点头了,才连鱼枪探照灯推进器什么都不带,就

抓着深度绳转身往那个看起来深幽得好像蓝黑色的深处潜游过去!

挥动战锤被重量拖拽着下沉的齐天林打算一口气潜到水底,随便找个什么玩意儿拿回来交差,反正下水之前标示这个水深是在一百八十米左右!

每下潜十米就轻轻拉一下绳子,另一头的玛若也回应一下,齐天林头上的摄像机是带有一个小LED头灯的,但是照射范围就远远没有那个多头的大型探照灯那么明亮了,只能说是尽量看清周围一两米的范围,没有那么多鱼了,开始出现一些怪模怪样的水下爬行类小生物,齐天林还凑上去拍个特写,打算回头给玛若或者安妮献宝,感觉却没有上次在日本海底那种有些让人心里发毛的死寂,总之就是另外一番生命的迹象。

关于这里的藏宝他是不太相信的,因为这里只是以前祭祀的时候往水里扔点啥东西,现在开发出来,稍微重型一点的潜水装备都能支撑到快两百米,刚才两人一路经过的那些岩洞下面都干干净净,早就被清理过了。

可当齐天林顺着绳子再下降到一百六七十米左右,他自己都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强大压力从四面八方挤压着自己的时候,下面的场景让他知道也许下面是真没有人去过了,因为还算干净就好像一个大井底一样的岩洞底部,一个更小的洞呈现在眼前,还下去么?

以绝大多数潜水者的能力,到了这个地方就得打道回府了,而只身潜入这个也许未知的地方,可能会发现所谓的宝藏……

齐天林居然就在这里停住了,只是专心的找了一圈,拣到一个有点刻纹的石头,就大松一口气,连续拉两下绳子,收好战锤,挥动战刃快速上升了!

这次看起来很不成功的寻宝活动,在他看来却有非同寻常的意义,刚才他几乎没有什么犹豫,在也许可能传说的宝藏跟家人的担心面前,立刻就选择了后者。

果然,当他隐隐看见水中光亮,窜出去看见含着呼吸器坐立不安靠在水边岩石上的姑娘,心中的满足感远远超过了找到宝藏喜悦,快速的游过去,卖弄的给玛若扬扬石头,换来的却是满含嗔怪的一拳,虽然在水里有些轻飘飘的。

齐天林就着探照灯跟头灯,隐隐看见姑娘的潜水镜里有水雾在升腾,赶紧收拾东西牵着她开始出水,还得控制速度,每隔一段停留一下,免得玛若的身体承受不住。

最后浮出水面,玛若这才真是迫不及待的就摘下潜水镜和呼吸器,一把紧紧的抱住他,伸嘴到他的脸上乱亲:“担心!担心死我了……”

齐天林抱着她先送到小艇上,接着把价值不

菲的这些设备都放上去,自己才跟着翻上来:“不是你非要去寻找宝藏么?要不要我给你看看要不是为了怕你担心,我都错过了什么?”

玛若一阵摇头:“你潜下去以后,我就只有感觉那根绳子,周围什么都是死的,心里就开始发慌,要不是怕影响你,早就猛摇绳子要你回来了,再也不搞这种事情了,太难受……对了,你怎么……”

齐天林做个神秘的表情:“我们家的秘密……安妮跟蒂雅知道一点,这下你知道我不是一般人了吧,所以不要这么担心,当然你这种担心让我还是觉得心里很满足的。”

玛若估计是真情绪有点波动得比较大,又踢他:“你就是在吓我!故意的!”

齐天林就到处找那块石头:“那么深找出来的,没准儿是什么文物呢……”

玛若也帮着找一阵,还真不见了,估计是刚才一激动就不知道扔哪了,齐天林这趟深潜真是白费劲了,还得安慰女朋友:“快了,快了,维拉迪那边的寻宝船要完工了,我们一起出去找好东西,这次一定给你个惊喜!”要是这姑娘能坐在潜艇里面,可不就安全得多?

玛若有些心不在焉的点头答应了,可晚上一家三口在水边住宅纳凉的时候,这姑娘用电脑看着齐天林买下来的摄像机记录卡视频,又开始舍不得了:“洞口!洞口啊……说不定就是宝藏!明天我们再去?”

齐天林抱着儿子送她好大个白眼,女人真是太善变了。